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八百三十四章 花样百出
    (今天有点事,要外出,所以只有一更,见谅)

    巫池大吃一惊,根本没想到这个大巫师真的能做到这种程度,连忙把手一神,飞舞出去的骷髅头立刻便像是得到了什么召唤,急骤缩小,被他拿在手上。

    低头望去,巫池怒火中烧,脸色陡然狰狞。

    自己的巫器,竟被劈出了一道裂缝!

    这可是一位巫王的巫器啊,莫说是一道裂缝,正常情况下无论对方怎么攻击,连一道痕迹都不会留下的,可现在,这细小的裂缝却像是一张裂开的大口,在肆意嘲笑他的无知。

    而就在他查探那骷髅头的时候,忽然又察觉到心神猛震,抬头望去,顿时大吼一声:“够了!”

    那个其貌不扬的大巫师,竟又飞到了另一个骷髅头面前,扬剑砍下,吃过一次亏之后,巫池哪还不知道对方的本事,连忙将正在喷涂阴寒死气,准备将这个村子化作一片死域的巫器全部召了回来。

    六个骷髅头纷纷飞回,犹如流星一般环绕在他身边,都已缩成了本来的大小。

    没有骷髅头肆虐,覆盖在村中的死气很快就如骄阳下的雪花,消融殆尽。

    杨开将百万剑抗在肩膀上,大大咧咧地望着巫池,嘿然一笑:“不是我吹牛,你最好全力以赴。”

    巫池的眼角跳动了一下,换做其他大巫师这般跟他说话,他肯定不屑一顾,但眼前这个……有些不同。

    “尤,真的是你杀的?”巫池冷声问道。

    杨开道:“算是也不是,他最后是自爆而亡!”

    “竟真的是你!”巫池大怒,之前他就有些怀疑,以尤的本事,怎会轻易被人杀掉,而且连石堡都被血洗了,毕竟那个赤和竹根本没有击杀尤的本事,他先前还以为狂风部或者怒焰部的巫王出手了,可现在领教了一番杨开的手段之后,他便知道对方所言不虚。

    尤真的是死在他手上,否则不可能知道这么清楚的细节。

    尤的本事大多建立在那血海之上,血海是他的巫器血葫芦所化,而杀掉尤的这个大巫师,似乎也有一件威能不俗的巫器。

    等闲的巫器,又岂能伤到自己的骷髅头?

    不过……毕竟只是个大巫师啊,就算有些手段,自己都亲自出手了,他还能逃出生天不成?

    “你要为你的猖狂付出代价!”巫池低喝一声,忽然双手一扬,那六只骷髅头彼此纠缠呼啸,朝杨开直扑而来,不过这一次骷髅头却没有变大,虽少了些威势,却无疑更加灵活多变了。

    只是一瞬间,六只骷髅头便将杨开上下左右全部封死,然后个个把口一张,从口中喷出一道道阴寒的气息。

    这气息似能冻结万物,便是巫王沾染一点也绝不好受,杨开持剑而立,抖开朵朵剑花,将己身防御的滴水不漏。

    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六只骷髅头的全力攻击竟无一奏效,全被杨开的剑气挡开,连带着那些骷髅头也被打的浮沉不定。

    巫池却是不慌不忙,对此情形似是早有预料,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微笑,嘴唇蠕动之时,咒言默咏,屈指一弹,一道威能莫大的巫术已无声无息地发动,朝杨开悄然袭去。

    侧对着他的杨开对此似乎毫无防备,巫池内心深处冷笑不迭,静待杨开被干掉的场景出现。

    可就在这时,一道透明的巫术之盾诡异出现,在那巫术之盾出现的同时,一只呈现出半透明模样的厉鬼撞在巫术之盾上,发出一声惨嚎。

    杨开看都没看,只是咧嘴一笑,右手持剑抵挡六只骷髅头的同时,左手一个脸盆大的火球朝那厉鬼轰了过去。

    更加凄厉的惨叫传出,无影无形的厉鬼一下子被化作虚无。

    巫池瞠目结舌!这小子,竟还有余力抵挡自己的偷袭?他哪来这么强的神念,在如此高强度的战斗中防备自己暗中的手段。

    巫池脸色铁青,有一种被莫名羞辱的感觉。

    自己可是巫王,对付一个大巫师竟然还被他见招拆招?

    恼羞成怒之下,巫池一边控制着六只骷髅头不断地给杨开施加压力,一边双手飞舞,一道又一道巫术激发,劈头盖脸地朝杨开打去。

    能防备一次,不代表这小子能一直防备下去,只要干扰他的注意力,自己的巫器必能找到机会将他一击毙命。

    但接下来的场景却让巫池目瞪口呆。

    面对他那接连不断的巫术袭扰,杨开竟是处变不惊,左手上不断地绽放着各种各样的巫术光芒,有条不紊地应对着自己的袭击。

    霎时间,两位大巫在半空中竟是展开了一场巫术的较量。

    境界虽然几乎相差了一个大等级,但彼此释放出来的巫术竟似乎毫不想让,无论是频率还是杀伤都是同等水准,在半空中不断地碰撞消融,绽放出一团又一团耀眼的光芒。

    或许,在最开始的时候巫池还能感觉自己占据了一定的优势,对方偶尔有些手忙脚乱的感觉,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对方对那些巫术的掌握愈发精纯,释放的力量和掌控把握的分毫不差。

    见鬼了!

    这只是一个小村子而已,甚至都称不上部落的规模,这样的村子,巫池灭掉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每一个如这样的村子中,能出现一个巫徒就很不错了,可是这个村子却有一位大巫师坐镇。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这个大巫师能在巫术上跟他拼的旗鼓相当。

    他怎么可能掌握这么多的巫术?任何一个部落的巫术都不是能轻易学习接触到的,每一个巫,基本上都只能学习到自家部落钻研出来的巫术,代代口口相传。

    据他所知,南蛮部的巫术并没有太多的特色,属于比较中庸的那种,而到大巫师这个等级,能掌握十几二十种巫术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再多的巫术是没有精力去学习的。而在这十几二十种巫术当中,能用来攻击的,只有一小半,另外一大半主要是给部落的战士们加持的。

    自己一个堂堂下品巫王,所掌握的巫术也不过五十种!能拿来攻击的巫术,也只有二十七种罢了,这二十七种巫术他早已烂熟于胸,信手拈来。这样的成就,便是一些中品巫王都要甘拜下风。

    可是……与对方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这短短不到半个时辰的对拼中,巫池从对方手上最起码见识到了上百种巫术的绽放,每一样都不带重复的,而且对方似乎施展起来也丝毫不费力,好像练习过很多次。

    好多巫术让他看的眼红,因为那些巫术都是许多部落的不传之秘,只有是那些部落的大巫才能掌握的机密。

    这家伙真是一个大巫师?看他的年龄,似乎并不大,从哪里学来的这么多巫术?又怎会有时间将这些巫术融会贯通,共存一体的?

    如果说对手是一个耄耋老者,巫池还不会这么惊诧,年长者总能做出一些让人惊叹的事,偏偏对方看起来只有二三十岁左右。

    巫池越战越是心惊,平白生出一种对方是巫王,而自己是大巫师的错觉,因为这个大巫师的表现实在让他感到惊艳,惊艳的让他恨不得现在将擒住他,在他活着的时候一口口咬下他身上的血肉,去品尝那美妙的滋味。

    轰……

    又一次巫术对拼之中,两道巫术在半空中碰撞,却没有如一开始那样彼此消融,反倒是对方的雷击在突破自己的收魂术后,余势不减地朝自己扑来,那摇曳的雷光,仿若一条毒蛇,张开满口的獠牙。

    巫池大惊失色,自己的巫术竟被突破了,匆忙间只能凝起一面巫术之盾挡在面前。

    成功阻挡住那雷击之后,巫池的表情一阵青一阵白,默然了许久才道:“你……在拿本巫修炼?”

    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巫池忽然生出一丝不妙,如果自己的猜测是真的,那这次可就阴沟里翻船了。

    杨开大笑一声,一剑挥退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六只骷髅头,朗声道:“多谢巫王大人成全!”

    从青哪里继承了庞大的知识,杨开一直没来得及仔细消化,这一个月闭关苦修的同时,也是在消化青的传承。

    可惜闭门造车毕竟不如真刀实枪,难得有个巫王送上门来,杨开自然是要检验下自己这一个月修炼的成果。

    结果让他很满意,闭关之时的种种构思和想法,今日都得到了验证,虽有些许差别,但也无碍大局。

    得到了杨开的应证,巫池的脸色愈发难看了,巨大的羞耻感将他笼罩,浑身颤抖地道:“找死!”

    与他对拼巫术绝对是错误的决定,这家伙完全是在借助自己修炼,所以释放出来的巫术才会越来越强,逐渐让自己失去主动,然后突破自己的巫术拦截。

    这个大巫师真是恐怖,居然能在战斗之中迅速成长,那成长的速度已让巫池感到不安。

    所以他决定不再与他玩闹,速战速决。

    低喝之时,一直萦绕在杨开身边的六只骷髅头忽然往回飞去,眨眼功夫就回到了巫池身边。

    巫池神色凛然,口中咒言响起,六只飞舞在他身边的骷髅头飞舞的速度越来越快,逐渐化作一道碧绿的光芒。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