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八百二十章 挠痒
    杨开看的神色一凛,这一手固然看起来简单,却也彰显出老者对力量的完美控制。

    他本以为凭借自己与蝶联手,就算不敌这个老者,最起码也能给他制造点麻烦,可如今看来却是自己想当然了,这老者的实力……简直深不可测啊。

    他若真对自己有恶意的话,就算自己与蝶联手,恐怕也不够他一口气吹的。

    而老者此刻对杨开炼制出来的药剂明显很感兴趣,嗅了一阵不满足,竟扣出一点放在嘴巴里尝了尝,旋即眉头一挑,转头望着杨开道:“这药剂是你配置出来的?”

    杨开颔首道:“不错!”

    “不俗的疗伤药。”老者不吝赞美,“不过却不能频繁使用,若是用多了怕是对根本有些损伤啊。”

    他一眼就看出这疗伤药的弊端,毕竟杨开这药只是以很寻常普通的草药配置出来的,按道理来说并没有那么强大的疗伤效果,可却能激发蛮族血液中的活力,让自愈的速度变快,嗜血术也是这个道理,一次两次倒也罢了,若是太过频繁定会损伤根基,让人苍老更快。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是外伤药,不可能有人频繁使用的。

    “没想到如今的药剂师都这么厉害了啊。”老者显然对那疗伤药起了兴趣,端着石罐开始辨别其中用到的药材。

    趁这个机会,杨开将蝶拉到一旁,悄悄地问道:“这位老丈,到底是何方神圣?”

    蝶笑眯眯地道:“青爷爷没告诉你么?”

    杨开摇头。

    蝶道:“青爷爷既然没说,那我也不能说。”

    杨开伸手道:“赶紧把你这段时间赚的青币还给我。”

    蝶大惊,警惕地往后跳了一步,瞪眼道:“你休想,那是我的。”

    杨开嘿嘿冷笑:“看样子你是想让你那小秘密闹的人尽皆知了。”

    一把被掐到七寸,蝶不禁有些咬牙切齿,鄙夷地望着杨开道:“可恶,卑鄙。无耻……”

    杨开嗤笑一声:“换点新鲜的骂词!”

    “小伙子心中已有猜测,何必为难小丫头?”便在这时,老者放下了手中的石罐,微笑地转过头来。

    杨开皱了皱眉。深吸一口气,眼中掩饰不住震惊的光芒,徐徐道:“我虽有猜测,却不敢肯定。”

    老者笑道:“你心中怎么想的,事实便是怎么样的。”

    杨开悚然一惊。骇然地望着老者,沉声道:“老丈真的是……长青神树?”

    这老者神出鬼没地出现在自己的树洞之中,而蝶又唤他作青爷爷,以杨开思维的缜密,若不能联想到什么那才出奇,只是他虽然有些想法,却真的不敢相信。

    老者微微摆手:“神树什么的,只是霜雪部对我的夸大,多年之前,我也只是一颗普通的常青树。”

    这个多年。大概要追溯到千年万年之前了……

    见他承认,杨开倒是松了一口气,想想也是,传闻这长青神树的树洞可是连巫王巫圣都无法擅闯的,对方忽然现身在自己的树洞中,除了长青神树本体,这世上又有谁能做到?

    正因如此,杨开才没什么好担心的,在霜雪部住了这么长时间,虽然不太与人交流。但长青神树的传说却听过不少,这是一颗和平之树,是一颗庇佑之树,自然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恶意。

    “青前辈见谅。适才小子口出狂言,有所冒犯,前辈大度,望不要与小子一般计较。”杨开肃然抱拳。

    青呵呵笑了起来:“不用如此,蝶得你照顾,我又怎会怪你。”

    杨开奇道:“前辈与蝶……”

    一个是长青神树。一个是浮游部的蛮族,两者看起来根本没什么关系了,可事实上,蝶似乎与青极为熟悉,甚至称呼青为爷爷。

    “十六年前,有人在树下遗弃了一个女婴!”青并没有解释太多,只是一句话而已,轻轻地拍了拍蝶的脑袋。

    蝶似乎也不在意,只是嘻嘻笑着,享受着难得的溺爱。

    杨开了然,这么看起来,蝶完全是青养大的啊,那般亲密的称呼倒也说的通了。而蝶那幻化之术,恐怕也是青的庇护。

    杨开之前还很好奇,蝶到底是施展了什么巫术,将自己娇小的身材改变成了魁梧的模样,毕竟只是一枚青叶而已,可现在看来,那并非是蝶施展的巫术,而是青的力量。

    在长青神树之下,青能主导一切,赐予蝶一片蕴藏神秘之力的青叶,掩盖她的模样本就轻而易举。

    “青爷爷,你去年不是才醒过么,怎么这么快又醒了?”蝶好奇地问道。

    闻言,青的目光投向杨开,开口道:“我感觉到一股亲切的气息……”

    他先前就这么说过,不过杨开并不相信,此刻说了第二遍,杨开自然不会再怀疑。

    “亲切的气息?”蝶也好奇地转过头,望着杨开。

    杨开心中一动,暗想不会是不老树的气息吧?若说有什么气息能让青感到亲切,那无疑是不老树了,不老树乃天地至宝,与长青神树虽有些区别,但说到底都是树啊。

    不过这也有些说不通,不老树还在玄界珠中,应该不会有气息外露出来才对。

    心中虽然有些怀疑,可杨开也不好多解释什么,不老树的秘密鲜少有人知道。

    青认真地瞧了杨开一阵,摇头道:“奇了,这气息与我似是同源,却又有很大不同。”说话间,他陷入了沉思,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神色不断地变幻起来。

    杨开与蝶大眼看小眼,也不好打扰他老人家,只能百无聊赖地等待着。

    足足半日之后,青才猛地回神,哂笑一声道:“老了,差点又睡着了。”他虽然年长,但其实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之中,这一次苏醒也是机缘巧合。

    蝶立刻撒娇道:“青爷爷才不老呢。”

    青微微一笑,道:“左右也是醒了,小蝶儿帮爷爷挠挠痒吧,身子又不太舒服了。”

    “好啊好啊。”蝶顿时有些两眼放光,仿佛捡到钱一样,转过头望着杨开道:“巫牛,你要不要一起来。”

    杨开一脸茫然,心想挠痒居然也要帮忙?不过念在青年纪一大把,他也没好意思拒绝,只能发挥出尊老爱幼的美好品德,走上前去,站在青的背后,伸手给他抓挠起来。

    蝶怔了一下,然后放声大笑起来。

    青也有些忍俊不禁。

    “笑什么?”杨开一脸不悦地瞪着蝶,自己都这般任劳任怨,这家伙居然在笑,而且一副嘲弄的嘴脸,简直太可恶。

    蝶笑的肚子疼,弯着腰道:“给青爷爷挠痒,不是这样挠的……”

    “你教我!”杨开后退一步,冲蝶示意道。

    蝶停了笑声,脸上却依然挂着憋不住的笑容,望着青道:“青爷爷,开始吧。”

    青点了点头,伸手朝前方一指,只见那并不宽敞的树洞居然忽然分裂开来,露出一条黑黝黝的通道,也不知道通往何方。

    蝶冲杨开道:“跟我来!”

    说话间,便走进了通道之中,眨眼不见踪影。

    杨开也不疑有他,径直跟上。

    进入通道的一瞬间,身子便不由自主地下滑,仿佛有一条滑道铺在自己身下,带着自己通往未知的领域。

    片刻后,当杨开脚踏实地时,先来一步的蝶已施展出一个照明术,将这四周空间的黑暗驱散一空,然后指着四周道:“青爷爷之所以感觉到痒,就是因为它们的存在,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将它们清理干净!”

    话落之时,四周忽然亮起一双双赤红的眸子。

    杨开抬眼望去,大吃一惊:“这么多妖兽!”

    蝶道:“它们都是青爷爷身上的寄生虫,繁殖速度特别快,以前我每年都要来清理一次,这次有你帮忙,也算是便宜你了。”

    杨开奇道:“你也说我是来帮忙的,哪里有什么便宜?”

    蝶抿嘴一笑:“我看你最近买了许多蛮兽的内丹,似乎是修炼所用,这里这么多蛮兽,你就没什么想法?”

    此言一出,杨开眼睛顿时一亮,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他的疗伤药如今已经卖不动了,正愁该如何赚取青币来购买内丹,却不想马上便有一个机会摆在自己眼前。

    青的本体内部,俨然就是一个大世界,而在这个世界之中,无数寄生的妖虫以汲取青的力量存活,成长速度极快,几乎可以说,这一只只体型不一,模样不一的妖虫,都是一枚枚内丹啊。

    两人说话之时,四周的妖虫已经按捺不住,纷纷从藏身之处游出,吐着丝丝的声音朝两人包裹而来。

    霎时间,杨开与蝶就仿佛掉进了妖虫的世界中,被包围的里三层外三层。

    “先说好,谁杀的就是谁的,到时候你可别抢我的!”蝶警惕地叮嘱杨开一声,抬手之时,三道破空的气劲已朝前方袭去。

    她这一出手,杨开便感觉到一股雄浑的力量波动传出。

    大巫师啊!杨开眉头一挑,怎么也没想到这段时间任劳任怨被自己驱使去卖药的蝶,居然是一位大巫师,虽然具体的品阶感受不出来,但她这样的力量绝对不是巫师能够展现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