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八百章 上古蛮族
    四周一间间木屋林立,一如此地男子的长相,简陋粗狂。杨开眺望远方,只见不远处还有圆木和石块制成的篱笆墙竖立,这里应该是一个村落,而且看起来是个很原始很古老的村落。

    而那一阵阵令人心悸不安的兽吼声,正是从篱笆外面传出来的。

    篱笆墙上,不少村民立足其上,或抱起巨石往下方投掷,或手持弓箭,拉弦射出。

    战火纷飞,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气味,让人闻之几欲作呕。

    蓦地,杨开眼帘一缩。

    只见那篱笆墙的一处,一只体型长达三丈,健硕无比的豹子旋风一般窜了上来,张开血门大口,一口咬住一个村民的脑袋,那村民虽然也生得魁梧如铁塔,奋力挣扎,却怎敌的过这样的存在?

    只挣扎了一下,便被那豹子一口咬掉了头颅,颈脖处鲜血如喷泉一般高高喷起,在烈日的光辉之下刺眼至极。

    篱笆墙四周的村民们又惊又怒,纷纷大吼地朝豹子扑了过去,与此同时,十几根利箭嗖嗖地飞来,尽数插进那豹子的身躯之中。

    吃痛之下,豹子咆哮不已,脚下也有些立足不稳,被一个村民一下扑下了篱笆墙,而那个村民也掉落下去,结局如何不得而知。

    这一番变故,让篱笆墙的一角瞬间缺失了防御,剩下的村民们颇有些手忙脚乱,个个都疾吼不断。

    “快快快!”阿虎扯着杨开一路飞奔到那篱笆墙下方,伸手一用力,便将杨开抛上了篱笆墙,冲站在篱笆墙上的一个健壮女子道:“阿花,阿牛交给你了。”

    那叫阿花的女子闻言瞥了一眼阿牛,浓密的眉毛微微一皱,似有些嫌弃,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阿虎已经朝村子大门处飞奔了出去。

    “算了,有总比没有好。”阿花不耐地嘀咕了一声,把手朝杨开一伸,言简意赅地道:“箭!”

    杨开微微怔了一下,老实说,自进入这秘境到现在,杨开还有些发懵,根本回不过神,这一番眼花缭乱的变故让他根本没办法理清自己如今所处的局势。

    他只知道自己莫名地出现在这个有些原始古老的村落之中,莫名地拥有了一个叫阿牛的名字,莫名地被卷入了一场******的大战之中。

    秘境他也闯荡过不少次,可从没有哪一次的局势有这一次复杂。

    隐隐地,他感觉自己这一次所经历的秘境似乎有些非同小可,暗暗决定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对待,或许会有些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

    至于这些村民到底是自己的幻觉还是什么,也无暇他顾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

    “箭!你耳朵聋了?”眼看杨开还在发呆,那叫阿花的女子忍不住怒吼起来,一双眸子也如阿虎那样赤红无比,满是血丝,愤怒仇视的情绪宛若实质一般,几乎凝结。

    这种愤怒仇视倒不是针对杨开,而是眼见许多村民丧生在野兽之口下,尸骨无存,己身却无力报仇的无力。

    被她吼了一嗓子,杨开这才缓过劲来,连忙左右看了看,在脚边看到了一堆不知用什么木头削成的木箭,那木箭每一根都长达一丈,婴儿胳膊粗细,看起来极为骇人。

    伸手拿起,杨开惊咦一声,因为这木箭竟沉重无比,比起那些精铁锻造的箭失也毫不逊色。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元气的普通人如何能驾驭。

    “你的任务是将这些箭送到我手上!”阿花严肃地望着杨开,厉喝道:“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杨开老老实实的点头,趁机打量了一下这个叫阿花的女子。

    这里的村民普遍长的粗狂老成,不过这个叫阿花的女子看起来却是五官清秀,身材火爆,胸前兽衣裹覆,露出深深的沟壑,蛮腰妖娆,小腹平坦,屁股挺翘圆润。

    恩,若她不是生的这么高大,倒也是个不俗的美人。

    不过在这种物竞天择的环境下,注定无法生出小家碧玉的美女,没有力量的凡人,终究是死路一条。

    阿花这样,也有别样的美感。

    箭失在手,阿花立刻弯弓拉弦,那巨大的弓胎瞬间被她拉成了一个满月,让杨开看的眼角直跳。

    这一张巨弓可是要射出一丈长婴儿胳膊粗细的箭失,可以想象其本身有多么巨大,可在阿花的手上却是轻若无物,信手拈来。

    嗡……

    铮鸣声响起的同时,那箭失旋转着朝前突进,杨开清楚地看到在箭头前方有空气爆破的气流。

    这一箭的威力竟是如此恐怖。

    一头飞扑而来的巨兽身在半空之中,被箭失钉进眼眶中,一丈长的箭失穿颅而过,带起一蓬热血,巨兽重重地摔在地上,勉力挣扎了几下就不见了动静。

    “厉害!”杨开由衷称赞着。

    阿花却又冷冰冰地朝他望来,伸出一只手。

    杨开连忙从地上拿起一根箭失,递到她的手上。

    阿花再次弯弓拉弦,箭失飞射。

    每一箭都能击杀掉一只巨兽,阿花的箭法极为精准,几乎箭箭都是冲着那些巨兽的眼眶射去,直接穿透巨兽的头颅,简直可以说是箭无虚发。

    篱笆墙上,如阿花这样的射手还有十多位,每一个都箭法精湛,让杨开瞧的叹为观止。

    如此恶劣的环境下,这村落的村民们若无这身难得的本领,只怕根本无法在此地立足生存。

    篱笆墙上的战斗还算比较平和,阿花等十几位射手弯弓搭箭,有条不紊,无需与那些巨兽正面搏斗,可在村子外面,却有上百位村民手持着形形色色的武器,在与那些巨兽血拼厮杀。

    兽吼之声,人怒之声,交织一片。

    鲜血飞溅,血肉分离,一只只巨兽倒下,一个个村民毙命,******在这无名的村落前上演了一场难分难舍的生死之战,似乎彼此都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只有将其中一方灭绝,另一方才会善罢甘休。

    战场之上,有苍老的声音响起古老的旋律。

    一个身形佝偻的老者,手持着一根拐杖,信步行走在满是血肉的大地之上,伴随着他抑扬顿挫的吆喝,那拐杖之上闪烁起一道道莫名的光华,如有灵性般涌入那些正在奋战的村民体内。

    每一个被光华笼罩的村民,忽然间都变得勇猛无比,力大无穷,似打了鸡血一般,浑身肌肤忽然变得通红,体表处更是有一层殷红的光芒笼罩,怒吼声之中,将那些巨兽打翻在地。

    奇异无比的是,那身形佝偻的老者看起来虽然弱不禁风,但他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走在战场之中,那些巨兽竟对他视若无物,仿佛根本看不到他一样。

    杨开眼珠子瞪圆,失声道:“蛮术!蛮族?上古蛮族!?”

    他本来还不知道这看起来有些原始古老的村落到底是什么地方,可在见识到这老者的神奇手段之后,顿时灵光一闪,隐约意识到了什么。

    传闻在那上古时期,武者还未盛行的年代,天灾人祸不断,人类为了生存,与天抗争。

    蛮术因此而诞生。

    上古蛮族,注重修炼肉身,传闻肉身修炼到极致,几乎可以肉身成圣,不死不灭,比之今日的大帝也毫不逊色。那个年代,没有层出不穷的秘术功法,没有让人眼花缭乱的秘宝道具,人们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力量的血肉之躯。

    那个时代的人类,被称为上古蛮族,也是如今人族的先祖。

    蛮术之中,最为出名也最为实用的,便是嗜血之术。

    就如老者如今施展的一样,以莫名的力量激发人族体内的力量,燃烧精血获得飞跃般的提升。

    但是嗜血之术隐患巨大,一旦使用,事后不但要陷入长时间的虚弱,还会影响寿命,次数多了,说不定就会直接死亡。

    因为嗜血之术,燃烧的是人体内的先天精血。

    怪不得这里的村民一个个看起来都极为粗狂老成,看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施展这嗜血之术了,先天精血被消耗,人无疑会苍老的更快。

    而在上古蛮族之中,只有极少数一部分人才能有机会掌握蛮术,大多数人都只能苦修肉身。

    能修炼蛮术的人,被称为巫!

    蛮术,也被称为巫术!

    那老者无疑就是一个巫了,只是他到底是什么层次的巫,杨开就不得而知,这些东西毕竟年代久远,杨开也只是在星界闯荡时间久了才偶尔耳闻,遥远年代力量的划分,他又哪里清楚。

    居然是上古蛮族,竟然是巫术!

    换句话说,自己如今所处的地方是上古时期?

    这怎么可能?上古时期距离如今的时间太久太久了,早已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可是这秘境中却保持着完整的上古遗风。

    此地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

    自己难道真的叫阿牛?那杨开又是怎么回事?自己做梦了么?

    “村长是个巫徒,你今天才知道?你这些年都在活些什么?”阿花听到杨开的话后,忍不住骂了起来,唾沫星子劈头盖脸地飞来:“你给我记住,村子里不养废物,要不是阿虎一直分给你食物你早就饿死了,今天你就给我证明自己生存的价值,别给阿虎丢脸!”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