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七百三十九章 龙族的东西也敢抢

第两千七百三十九章 龙族的东西也敢抢

    “龙血丹……”杨开喃喃了一声,面上一片意动之色

    按嵇英所说,这龙血花能炼制成龙血丹,而龙血丹不但可以淬炼龙族的血脉,甚至对提升肉身力量也有显著的功效,更不要说还有其他的效用。╪┟.[。

    他本身肉身素质就极为强悍,若是能将这一株龙血花炼制成龙血丹服下的话,势必会如虎添翼啊。

    杨开不由动了心思,望着嵇英道:“嵇兄有龙血丹的丹方?”

    嵇英挠了挠脸颊,干咳一声道:“有是有,不过……”目光瞥了祝晴一眼。

    这里可是有一个龙女啊,他也不敢跟杨开去探讨龙血丹的炼制问题,毕竟龙血花对龙岛的意义太过重大。万一惹的这龙女毛,他妙丹大帝弟子的身份也不一定管用。

    “你想要龙血花?”祝晴望着杨开。

    “你有?”杨开眼前一亮。心想也对啊,祝晴就是龙女,身上搞不好有不少龙血花,若是能让她将龙血花拿出来,自己再多炼制一些龙血丹服下,岂不妙哉。

    “有。”祝晴颔。

    杨开大喜,不过还没开口,祝晴便道:“不过都留在龙岛上了,族中禁令,龙血花不允许带出龙岛。”

    激动的心情瞬间被泼了一盆冷水,杨开不满道:“那你说个屁!”

    想想也是,上此祝晴的空间戒他都检查过,若真有龙血花的话,早就现了。

    嵇英的额头又冒冷汗了,杨开对这龙女的态度如此随意,甚至可以说毫不客气,让他心中直打鼓。

    祝晴微微一笑,美眸中闪烁着一丝狡黠之意:“你随我去龙岛,我给你龙血花,我那里还有差不多十株的样子!”

    嵇英眼珠子一瞪,震惊的无以复加。

    这龙女……居然邀请杨开去龙岛?真的假的,自己没听错吧?

    龙岛。.(?。c〔o[m可是星界之中最神秘的地方了,寻常人别说去一趟,便是位置在哪都琢磨不清,而龙族自诩万灵之长。也从来不会邀请旁人前往龙岛,唯有那几位大帝,有资格踏足龙岛,但也不可能常去,更不可能从龙族那里得到龙血花。

    可如今。这个龙女不但邀请杨开去龙岛,还说要送他十株龙血花……

    嵇英脑袋有些懵,尽管这不关自己的事,却还是连忙朝杨开打眼色。

    这可是难得一遇的机缘啊,还有什么好迟疑犹豫的,自然是赶紧答应要紧。要是换做自己,保准屁颠颠地就去了。

    “你提这个我要翻脸了啊。”杨开板着脸,瞪着祝晴。

    祝晴撇嘴,冲杨开伸手道:“那把盒子还给我。”

    杨开手一翻,盒子就不见了踪影。别过头道:“什么盒子,没看见!”

    祝晴道:“龙血花是龙岛的,你拿了不嫌烫手么?”

    杨开道:“什么龙血花,不知道!”

    祝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杨开这摆明了就是吃了不吐出来了。若是旁人夺了龙血花,祝晴必定会直接动手,可说起来杨开虽然不是龙族,但身负祖龙本源,倒也有资格享用龙血花这东西。

    皱了皱眉,祝晴也没在这件事上与他多做纠缠。

    嵇英都看呆了。这世上……居然有人敢抢龙族的东西?

    他只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受到的震惊都没今日的多,脑袋有些不太够用了。

    “晴儿啊,外面天气不错。出去晒晒太阳吧,闷在屋子里对皮肤不好。”杨开忽然又笑眯眯地望着祝晴。

    祝晴冷哼一声,知道他这是把自己赶走,脚一跺便窜了出去。

    杨开又冲花青丝和三大妖王打了个眼色,众人齐齐告退。┞┝┠.<。

    一瞬间,大殿内就只剩下杨开和嵇英。还有他那依然在打坐中的大弟子了。

    随手一抛,将木盒重新抛给了嵇英,杨开道:“劳烦嵇兄替我炼制一炉龙血丹。”

    “啊?”嵇英一呆,木讷地接过盒子。

    杨开笑道:“嵇兄不会忘了吧,如今你可是我凌霄宫席炼丹师!”

    嵇英怔了下,苦笑道:“嵇某愿赌服输,自不会赖账的。不过此事我需先回药丹谷禀明师尊……”

    杨开颔道:“无妨,嵇兄自去处理自己的事情,待到有空了再来我凌霄宫便可。”

    “多谢杨兄了。”嵇英道谢,心中也是感慨万千,来这凌霄宫之前,他还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可来了一趟之后居然就成了人家的席炼丹师。

    这可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结局。

    不过再转念一想,杨开本身的炼丹术也极为了得,甚至隐隐触摸到了大道至理,若是能有机会时常与他切磋一二的话,对自己也有莫大的好处。

    念头一通达,对成为凌霄宫席炼丹师的事也没那么排斥了,反而还隐隐有些期待。

    “杨兄,有一事我想与你求证一下。”嵇英神色忽然一肃。

    杨开微微一笑,未卜先知道:“是关于我那丹炉的?”

    嵇英浑身一震,面露惊色:“难道……”

    杨开颔道:“嵇兄的猜测不错,我这丹炉名叫紫虚鼎!”

    “果然是紫虚鼎!”嵇英神色一变,之前看到杨开这丹炉的时候,他就有些疑惑,总觉得这丹炉眼熟的很,可偏偏又从未见过这丹炉。

    后来与杨开炼制帝元丹,两人的炼制过程几乎如出一辙,愈让嵇英疑惑不解。

    想来想去,也只有一种可能……

    “这紫虚鼎乃我师尊赐予那三师兄之物,嵇某入门较晚,并未见过三师兄,不过对他也有所耳闻,如今既然紫虚鼎在杨兄手上,那敢问我那三师兄公孙木身在何处?”

    公孙木早年犯下大错,被师尊逐出了门墙,如今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星界之中也没有公孙木的半点消息,如今看到了紫虚鼎,身为师弟,嵇英自然是要打探一下公孙木的消息。

    他知道,师尊虽然将公孙木逐出了药丹谷,但这些年其实还是颇有些记挂的,再怎么说,也有师徒之情,而且那三师兄据说天纵奇才,在炼丹之道上的天赋无人能及,这一点便是大师兄二师兄都无法比拟,可惜走错了路,若非如此,此刻成就只怕在诸位师兄之上。

    杨开颓然一叹,道:“公孙木前辈早已仙逝了。”

    嵇英一震,苦笑道:“果然如此。”

    看样子他心中也有些猜测,不过被杨开证实之后还是感到哀伤,哀伤一代炼丹奇才居然提前陨落。

    杨开道:“我也是在公孙木前辈遗留下来的一个洞府之中找到紫虚鼎的,另外还有一些他的传承。”

    嵇英苦笑连连,也明白为何在炼制帝元丹的过程中,他与杨开两人的过程基本如出一辙了。杨开继承了公孙木的传承,自然是得到了他的丹方,而公孙木的丹方正是妙丹大帝所传授,与嵇英拥有的一模一样。

    说话间,杨开将一枚玉简取了出来,交给嵇英道:“这东西便是公孙木前辈所留,如今便交友嵇兄带回药丹谷吧,不过那紫虚鼎我想留下,还请嵇兄回去问一声大帝是否可以。”

    嵇英伸手接过,颔道:“杨兄高义,此事我会一并禀明师尊的,相信师尊也不会收回紫虚鼎的,有人继承了三师兄的衣钵,他老人家应该高兴才是。”

    杨开道:“如此最好。”

    顿了一下,又好奇地道:“前辈遗言之中,说他因为研究人丹之术,才犯下忌讳,被大帝逐出师门,敢问嵇兄这人丹之术,到底是什么?”

    嵇英脸色一变,正色道:“杨兄难道对这人丹之术感兴趣?”

    杨开摆手道:“我只是随口一问,既是犯了大帝的忌讳,定是不好的东西,我又怎会感兴趣?”

    嵇英脸色稍霁,思付片刻道:“其实告诉杨兄也没什么,我相信以杨兄的心性,定不会去研究这人丹之术。”

    杨开好奇地望着他。

    嵇英道:“三师兄研究的人丹之术,是以人为引,炼制灵丹,修为越高的武者,越能炼制出上好的灵丹。”

    “什么?”杨开脸色大变,“以人为引?”

    嵇英叹息道:“不错,正因如此,师尊大怒,当年若非大师兄开口求情,只怕三师兄当场就被师尊击毙了。嵇某入门之后,大师兄曾跟我说过三师兄的事,让我引以为戒。”

    杨开道:“公孙木前辈虽然走了弯路,但晚年亦有悔改之心,只可惜无颜去面见大帝,最后只能坐化在洞府之中。”

    嵇英苦笑道:“人孰无过。”

    说话间,嵇英那弟子忽然睁开了双眸,轻吐出一口气,一脸的振奋之色。

    “可有收获?”嵇英笑吟吟地望着他。

    大弟子连忙点头,起身冲杨开一拜,恭敬道:“多谢杨大师。”

    嵇英大笑:“他日你若能晋升帝丹师,可全是你杨师叔的功劳,莫要忘记他一番苦心。”

    大弟子道:“弟子绝不敢忘。”

    杨开笑道:“这也是他的机缘,无需谢我!”眼珠子一转,道:“如今你师尊已成为我凌霄宫席炼丹师,不如你也留在凌霄宫如何?”

    “这……”大弟子面色迟疑,这事他可做不了主。

    嵇英笑骂道:“杨兄你有些得陇望蜀啊,要不要我将大师兄二师兄和四师姐都拉过来?”

    “那最好不过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