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六百九十五章 一招错
    五号到十号小莫有点事情需要外出,先是去上海参加年会,然后还要转道去武汉弄一下银行卡,所以更新可能会有点慢,我尽量不断更,诸君见谅……

    …………

    杨开摇头道:“这话你与我说没有用,还请谭长老直接告诉花青丝,这阵法既然为你所用,你应该能联系上她吧?”

    谭君昊闻言眉头一皱,显得有些不耐,开口道:“杨小友这个要求,请恕老夫无法答应。”

    “为何?”杨开眉头一皱。

    谭君昊道:“如今那一号包房,隔绝在老夫的阵法之外,不受老夫掌控,老夫的声音是传不到那边去的。”

    若是刚才,这事他还可以做到,但是随着龚泰的施为和布阵手段的展开,那一号包房已经彻底脱离他的控制了。

    一个阵法大家的能力可窥一斑。

    “有这事?”杨开讶然。

    心中却是一喜,如此说来,就不必担心花青丝他们的安危了,本来他还在想,花青丝等人中了催心蛊,生死随时掌控在谭君昊手上,让他处处受制,如今听得谭君昊这般说法,自是欣喜不已。

    既然一号包房不受他的控制,连声音都传不过去,那想要控制催心蛊害人性命恐怕也是奢望。

    看样子,随手将那龚家主救下,也是积了个福报啊。

    “好了,小友的要求老夫也尽皆满足,如今轮到小友满足老夫的愿望了。”谭君昊看向杨开道。

    杨开重重叹息一声,无奈道:“但愿我没有信错谭长老。”

    说话间,他仿佛认命一样,屈指一弹,将玄界珠朝谭君昊弹去。

    谭君昊眼前一亮,急忙伸手朝玄界珠抓去。他并没有看到杨开在这玄界珠上动什么手脚,换句话说,他似乎是真宁愿交出玄界珠也要赎回自己的岳母了。

    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即将抓到那玄界珠的时候。谭君昊竟忽然生出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实力到了他这个程度,对自己的直觉尤为依赖,一察觉到不对,忙催动帝元守护周身。眼睛死死地盯着玄界珠,以防不测。

    便在这时,玄界珠前方陡然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似一条虚空甬道,连接了两片天地。

    紧接着。从那黑色的漩涡之中,一只巨大无比的拳头悠然探出,那拳头之上,一根根宛若骨刺般的存在倒竖,狰狞可怖,仿若一根根尖锐的长矛,随着拳头的轰击直朝他袭来。

    谭君昊脸色顷刻间大变,一双眼珠子瞬间瞪圆,匆忙抬起双掌朝前迎去。

    “哈哈哈哈!”一声大笑传来,却是杨开紧随在玄界珠之后欺身而上。“饶你奸似鬼,也要喝本少的洗脚水,谭老狗,受死!”

    生死危机关头,谭君昊脑海中灵光一闪,一下子认出这巨大拳头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了,惊呼道:“石傀!”

    从花青丝透露出来的秘密中,谭君昊知道杨开这玄界珠内,常年有一只石傀藏身在其中,据说那石傀高大无匹。宛若一座小山。

    不过花青丝也说了,那石傀虽然力大无穷,真正实力却也不过堪比帝尊一层境的武者而已,只要利用身法速度与之周旋。并不难对付。

    所以谭君昊一直以来并没有将那所谓的石傀太放在心上,他好歹也是个帝尊三层境,就算石傀力量再大,打不中他也是无用。

    刚才乍一看到那巨大满是倒刺的拳头,他竟没能想起来。

    此刻虽然想起,却也为时已晚。

    更让他感到惊悚的是。这一拳之威何止是帝尊一层境武者能打出来的,那上面狂暴的力量,便是他这个三层境也不敢轻缨其锋,不但如此,这石傀的拳头上似乎还掺杂了另外一种力量,一种让他胆战心惊的力量。

    谭君昊并不知道,石傀已经在炼化石火本源了,一旦炼化完毕,它便可以成为圣灵石火。

    如今虽然没有炼化完全,但这一击之力已经有了一丝圣灵的力量,那是足以碾压一般帝元的力量。

    石傀本身还在沉眠炼化石火本源之中,没有一两年时间根本不可能炼化完毕,但它本就是杨开的法身,与杨开心意相通,杨开以心神连通玄界珠控制它偷袭一下谭君昊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从玄界珠中轰出来的拳头,本就是杨开控制的结果。

    所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识海之中神念如泄闸的洪水一般朝外流淌,竟让杨开都生出了一丝头疼欲裂的感觉。

    本就震惊那拳头的威力,再一听到杨开的呼喊,谭君昊心神大乱,双手一挥间,无数五色光刃在他面前汇聚,朝法身的拳头迎去,同时急速朝后方退去。

    轰……

    五色光刃齐齐崩碎,那巨大的拳头余势不减地往前轰去,锋锐的倒刺破开谭君昊的护身帝元,插进他的体内,入体三分,狂暴的力量倾泻而出,直接将他轰飞出去,半空之中喋血无数,生死不知。

    杨开那边却是直奔武鸣而去。

    他口上虽然喊着谭老狗受死,其实压根就没打算去找谭君昊的麻烦,为今之计,最优先地自然是先将赤月给救回来,其他的都可以徐徐图之。

    所以当杨开扑到武鸣面前的时候,武鸣还没反应过来。

    四目相对,武鸣大叫一声,脸色陡然苍白,厉喝道:“别过来,再过来我杀了她!”

    说话间,手腕一翻,手上出现一柄帝兵宝刀,狠狠朝赤月斩去。

    “凝!”杨开爆喝一声,空间法则跌宕,武鸣与赤月所在的空间瞬间凝固。

    那朝赤月斩下的宝刀也微微一滞,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功夫,杨开已经一把将赤月从武鸣的控制下夺了回来,飞起一脚卷在武鸣的脑袋上。

    一声惨叫,武鸣应声飞出,半空中不断翻滚,重重摔落在地上,一嘴牙齿不知道掉了多少颗。

    真要说起来,武鸣一个帝尊两层境,生死搏杀就算不是杨开的对手,也不可能在一个照面就被打飞出去,可他之前被杨开狠狠教训过一顿,心中早就对杨开有了忌惮惊恐之意,此刻眼见自己师尊都吃了大亏,哪还有与杨开争斗的心思?心中怯战,自然毫无还手之力。

    “前辈你没事吧?”杨开神念扫过赤月,查探她的情况。

    赤月脸色微红,紧了紧身上破烂的衣衫,摇了摇头:“没事,只是修为被封印了。”

    杨开还想说些什么,忽然脸色一凛,抬头朝某个方向望去,咬牙道:“命还真是硬,不愧是帝尊三层境!”

    那边,一股极强的气息忽然弥漫开来,黑暗之中,谭君昊一步步走出,早已没了之前仙风道骨的模样,脸色狰狞犹如要吃人一样,一双眼珠子都满是憎恨愤怒之色。

    他身上破了几个大洞,胸膛都微微凹陷下一块,应该是刚才被法身一拳打中的结果。

    法身那一拳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接下的。

    不过此刻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止住了鲜血的流逝,那一身皂袍却满是血迹。

    “小辈敢欺我,你该死!”谭君昊咬牙低喝,声音犹如九幽炼狱中刮来的寒风,让人不寒而栗。

    说着话,双手微微变动法决。

    站在杨开身边的赤月忽然闷哼一声,发出及其惨烈的呼喊。

    杨开大惊,扭头望去,只见赤月颈脖处一个凸起迅速在肌肤下穿梭,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正在游走一样。

    “催心蛊!”杨开低呼,赤月如今的情况跟之前花青丝一样,分明都是被种下了催心蛊。

    谭君昊如今暴怒,显然是打算先杀了赤月报复一番。

    “卑鄙!”杨开怒骂,伸手一招,玄界珠立刻飞回,神念微动,身边的赤月立刻消失不见,已被他送进小玄界之中。

    正在施法催动催心蛊的谭君昊眉头一皱,感觉自身与催心蛊的联系忽然中断了,咬牙骂道:“该死!”

    小玄界自成一方天地,杨开屡次收集本源之力完善小玄界的天地法则,那催心蛊固然了得,但分处在两片天地之中,谭君昊也无法驱使催心蛊为自己出力,除非他有能力破开小玄界的天地法则封锁,将自己的意念传递到小玄界中。

    这种事,便是大帝都不一定能办到,更何况他谭君昊。

    “哈哈!”杨开大笑,神念连通小玄界,发现被送进来之后,赤月果然神情安详了许多,那颈脖处涌动的催心蛊也迅速安稳下来,心知自己的做法没错,再无后顾之忧。

    谭君昊却是脸色铁青,仿若死了爹娘一样。

    他将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哪知真的面对杨开,却是处处吃瘪,心情大为郁闷。

    “该死的龚泰!”他心中又骂了一声,早知道那龚泰有那样的本事,就应该早点出手将他擒了,如今龚泰以阵法之力稳住了一号房的空间,他对那里面的人也无能为力。

    如今的一号房,就跟小玄界一样,成了一个空间,非他能够掌控的了。

    若非如此,那边还有几个人质,随时可以弄过来要挟杨开。

    这也是之前拍卖会他没有干扰花青丝将那几个人质送过去的原因,反正随时可以弄回来,送过去便送过去了。

    一招错,满盘输,真是人生如棋!

    “谭老狗,你还有什么手段,不妨都使出来,免得待会死不瞑目!”杨开心情大好,出言讥讽起来。(~^~)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