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六百九十四章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第两千六百九十四章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知道本少了得就赶紧放人,否则待会把你脑袋拧下来当尿壶”杨开压下心中翻滚的气血,咬牙喝道。

    谭君昊微微摇头。

    那武鸣见有师尊庇护,心中怯意大减,冷声道:“小畜生,你不是狂么?你再狂一个给我看看。”

    说话间,伸手一把抓住赤月的长发,将她往后一拽,赤月顿时惊呼一声,身形微扬起来,酥胸高耸。

    武鸣狞笑着,帝元运转,指间绽放光芒,慢慢地朝赤月胸口衣衫处点去,瞪着杨开道:“这可是你的岳母,让咱们一起来欣赏下你岳母大人的身材如何?”

    话落之时,那手指竟猛地往下一划。

    刺啦一声,赤月的衣衫一下子裂出一道缝隙,衣衫崩开,露出一道宽逾三指的雪白肌肤,似乎是因为愤怒,还有一点点羞怯,雪白的肌肤上浮现出一片淡淡的殷红。

    这武鸣也就罢了,关键杨开是扇轻罗的男人,她是扇轻罗的义母,当着杨开的面被人如此凌辱,甚至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暴露在杨开的视野中,即便赤月是个妖族,也有些忍受不了。

    杨开眼帘猛地一缩。

    武鸣却是肆无忌惮地欣赏起来,可惜衣衫虽破,却依然阻挡住了关键部位,让他无法看个透彻。

    一脸激动地伸出手,似是想将那衣衫挑开,仔细欣赏那最精美的部位。

    “你够了”杨开大喝一声。

    武鸣不为所动。

    杨开怒道:“你再敢动手动脚,今日你们休想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

    一直冷眼旁观的谭君昊眉头一皱,抬了下手。

    武鸣的动作立刻顿住,面上浮现出一丝遗憾的表情。

    赤月也是忍不住松了口气,若真叫武鸣将自己破损的衣衫挑开,那她日后只怕也没脸面去见杨开和扇轻罗了,如今处境虽然也尴尬,但好歹只是露了些肌肤而已,对一个妖族来说,这其实并不算什么大事。

    “杨小友应该知道老夫的诚意的吧?”谭君昊好整以暇地朝杨开望去。

    杨开冷笑道:“堂堂星神宫长老。行事竟如此卑劣,真是叫人大开眼界。”

    谭君昊道:“小友不必讽刺,行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个道理你应该懂。”

    “我只看到两个卑鄙小人在欺辱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妇人。居然还敢大言不惭什么不拘小节,真是笑死人。”

    谭君昊轻笑道:“无妨,只要你能将龙岛令给老夫,一切都好商量。”

    说着话,便朝杨开伸出一手。

    杨开咬牙哼了一声。将一身帝元灌入龙岛令中,狠狠朝谭君昊投去。

    事到如今,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再不妥协,只怕赤月真要被武鸣剥个精光,暴露在自己眼前,日后见了扇轻罗该如何解释?

    区区一个龙岛令,他确实没怎么放在心上,若非花青丝之前提醒,他几乎都快忘记这东西了。之所以不肯交还,无非是想先把赤月弄回来。

    龙岛令化作流光。夹杂着沛然莫御的力量,谭君昊却是一伸手就将它接住,仔细摩挲了几下,颔首道:“不错,正是此令。”

    杨开叫道:“龙岛令还你了,人也该放了吧?”

    谭君昊微笑道:“不急。”

    杨开立刻瞪大眼珠子,道:“老狗你居然出尔反尔。”

    武鸣大笑道:“师尊可没说过,你交还龙岛令便放人,之前师尊说的是你还回令牌,一切都好商量。商量都没商量,又何来出尔反尔。”

    见杨开一副吃瘪的样子,武鸣心情大爽,好似报了一箭之仇。

    杨开闻言。脸色变得难看至极,好一阵阴晴不定,懊恼地拍着大腿,一副上当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武鸣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老狗你还要怎样?龙岛令都已经还给你了,莫要再逼迫本少,否则定跟你拼个鱼死网破。”杨开咬牙切齿。

    谭君昊道:“老夫想找小友讨要一样东西。放心,只要小友满足老夫的愿望,这位夫人老夫立刻还给你。”

    “什么东西?说来听听。”杨开神色不安,似乎有些慌乱的样子。

    谭君昊微微一笑,嘴唇一动,传音道:“一枚珠子,一枚据说自称一片小天地的珠子”

    花姐果然将玄界珠的存在暴露出去了,不过看谭君昊这般神神秘秘的样子,似乎并不想要武鸣得知啊。

    想想也是,玄界珠本身就是一件极为珍贵的秘宝,更不要说它里面还有不老树这种天地至宝存在,即便是师徒,谭君昊也不打算让武鸣知道不老树的信息,免得让他心生觊觎。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杨开板着脸,一本正经地道。

    谭君昊继续传音道:“我那逆徒已经将你所有的秘密都告诉老夫了,小友不必再藏掖什么,老夫这次布局针对你,龙岛令不过是其次,老夫真正想要的,其实是那枚珠子,只要小友能够满足老夫,老夫定感激不尽,日后小友但有所求,老夫也一定满足,老夫好歹也是星神宫长老,在这南域还没有老夫摆不平的事。”

    杨开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道:“我没有那种东西。”

    谭君昊脸色一沉,道:“看样子小友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他一直表现的彬彬有礼,可是在杨开三番两次拒绝交出玄界珠之后,竟是忽然有了翻脸的迹象,可见那玄界珠对他的吸引力有多大。

    一旁武鸣见谭君昊与杨开不断地神念传音交流,心中不免狐疑不解,不知道自己师尊有什么事情居然不能让自己知道的,心中顿时有些不满。

    但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将这一切憋在心,暗暗打算等会收拾了杨开之后再找机会查问。

    杨开一脸无奈道:“我没有的东西,你找我要,我怎么给你?”

    谭君昊冷哼一声,朝武鸣打了个眼色,道:“杨小友不愿满足老夫的愿望,这妖女你可随意处置了。”

    武鸣闻言眼前一亮,大喜道:“谢师尊”

    说着话,一把朝赤月胸前抓去。

    “等等等等……”杨开忙叫了起来。

    谭君昊一抬手,将武鸣的大手震开,武鸣一脸懊恼,却又不敢反抗。

    “小友可回心转意了?”谭君昊目光灼灼地望着杨开。

    杨开挠着脸颊,吸了吸鼻子道:“我好像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东西。”

    谭君昊眼中精光一闪,急切道:“既然想起来了,那便交给老夫吧。”若能得到那玄界珠,得到里面的不老树,什么龙岛令都无所谓了。

    传闻炼化了那不老树之后,可以成就不死不灭之身,到时候必能晋升大帝。

    杨开哼道:“可是你的信誉,本少有些信不过啊。”

    谭君昊当即回道:“放心,只要你能将那东西给老夫,这妖女你立刻带走。”

    “此言当真?”杨开皱眉问道。

    谭君昊举手道:“若有违背,天打雷劈。”

    杨开撇嘴道:“誓言若是有用,修炼做什么?不过……你好歹也是星神宫长老,本少就再信你一次”

    谭君昊笑道:“杨小友爽快之人,老夫也不会让你失望。”

    杨开叹息一声,手心一翻,掌心上立刻多出一枚龙眼大小的珠子,那珠子乍一看平淡无奇,却是跌宕出一股诡异的空间之力的波动。

    谭君昊一双眼睛立刻瞪圆,一瞬不移地盯着玄界珠,神念横扫过来,仔细查探。

    以他的修为和见识,自然一眼就看出这珠子的不凡,立刻明白这定是那所谓的玄界珠了,单是这样一件空间秘宝也就罢了,关键是里面的东西啊。

    空间秘宝并非人人都能炼化的,不过谭君昊自付以自己的实力,将之稍稍开启,取出里面的不老树应该不成问题。

    武鸣也在看,不过却是眉头紧皱,不知道这样一枚珠子为何能让师尊如此重视,甚至比那龙岛令还要重视数倍。

    他隐隐觉得,自己师尊这次的真正目的并非什么龙岛令,而是这枚古怪的珠子。

    “这东西自本少很早的时候就得到了,也是一位友人赠送,如今交予谭长老,还望谭长老能慎重对待。”杨开仿佛认命了一样,依依不舍地望着手上的玄界珠。就连对谭君昊的称呼都有所改变。

    谭君昊道:“你放心,此等宝物,老夫自然会慎而藏之,从今以后,小友便是老夫的朋友了。”

    杨开把手一握,开口道:“在此之前,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谭君昊眉头一皱,道:“什么?”

    杨开道:“我希望花青丝能脱离谭长老门下,成为自由之人。”

    武鸣哼道:“痴心妄想,那贱人做了对不起师尊的事,不杀她已是恩赐,竟还想自由?”

    杨开冷眼望着他,道:“你能做得了谭长老的主?”

    武鸣脸色一变,连忙冲谭君昊抱拳道:“师尊,弟子不是那个意思。”

    谭君昊摆手道:“老夫知道。”

    心中也是大定,他不怕杨开提要求,三番两次的接触,看得出来杨开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若非这样,他也无法单凭一个赤月便让杨开束手就擒,乖乖交出龙岛令和玄界珠。

    这个要求在谭君昊看来合情合理,以杨开的表现和为人,确实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点点头道:“此事老夫准了,从今以后,花青丝不再是老夫门下弟子,与老夫再无干系。”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