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六百八十九章 大方圆五行阵
    十三号包房内的禁制阵法还完好无损,所以众人的神念都被阻挡在外,根本无法查探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但那一句句对话却是清晰无比地传入众人耳中。

    只听到十三号房内的帝尊境求饶不成似乎是想要拼死一搏,可却根本没传出什么争斗的动静便被制服,随后一阵呜呜的声响传出,紧接着又是几声咕嘟咕嘟的怪异吞咽声

    尽管看不到任何东西,可众人似乎都能想象出那十三号包房内的帝尊境到底遭遇了什么。

    “呕”

    大厅内,一个女子率先支持不住,张口吐了出来。

    这声音似乎是个导火索,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些还在苦苦支撑的武者再也撑不下来,个个都扭开脑袋,吐的一塌糊涂,霎时间,整个大厅内一片乌烟瘴气,直让其他人大皱眉头。

    包房内的其他帝尊境也都是满面不解,七曜商会好歹也是南域两大顶尖商会之一,出了这样的事,怎么也没人来管。隐隐地,不少人觉得这一次的拍卖会有些不简单,似乎不小心蹚进了一片泥潭之中。

    好大一会功夫,杨开才从十三号包房内闪身而出,拍了拍手道:“活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奇葩的要求,真是大开眼界。”

    背后不断地传来一阵阵呕吐之声,给人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继续”杨开抬眼望着高台上的花青丝。

    花青丝微微颔首,心知杨开这次怕是被自己师尊给惹恼了。正满腔怒火无处发泄。那七号房和十三号房却主动撞了上去,他哪里会轻饶。

    十三号房能捡回一条性命已是运气,不过以他的遭遇来说,那种待遇只怕还不如被杀了一了百了。

    环视四周,花青丝道:“一号房出价一亿上品源晶,还有要加价的么”

    众人漠然,心想人家都开价一亿了。这还加个屁啊

    花青丝颔首道:“既然没有,那这第三件拍卖品就归一号房所有了。”

    伸手示意了一下,那婢女立刻捧着托盘朝一号房走去,小脸上满是苍白,腿肚子打颤,仿佛要去的不是一号房,而是什么幽魂炼狱。

    杨开重新回到房中,将第三件天傀收好。

    高台上,花青丝再次开口道:“第四件拍卖品。千叶宗天傀”

    “一亿”杨开朗喝道。

    花青丝抿嘴一笑,环顾大厅道:“没人加价了吧”

    说完之后便给那刚从后台中走出来的婢女打了个眼色,这下她连场面话都懒得说了。

    接下来的拍卖简直就是杨开与花青丝两人的互动,但凡有拍卖品呈上,杨开便不假思索地报价一亿,花青丝也是干脆至极地让人将天傀送到一号房来。

    各大包房内。诸多帝尊境的表情既无奈又难看。自己等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参与拍卖会。没想到全都成了陪衬,别说竞拍到拍卖品了,就连竞拍的资格都没有,人家开口就是一亿,谁能与他竞争。而且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杨开这个人有问题,似乎不是来参加拍卖会,而是刻意来砸场子的。

    先不说他刚才杀了七号房的人,羞辱了十三号房的人,单是这个报价就有些耐人寻味。

    他确实资本雄厚。手上好几亿的上品源晶,但就算这样也不至于如此出价吧那些上品源晶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唯一的解释便是杨开压根就没打算支付。

    来此的帝尊境都不是傻子,看了这么久,哪还咂摸不出滋味来,内心深处隐隐涌出一丝不安,似无形的枷锁缠绕在心头,让人心神不宁。

    偏偏那个台上的拍卖师居然也及其配合,让人感觉怪异至极。

    前后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千叶宗九件天傀便已拍卖完毕,也不出所料,所有的天傀尽落杨开手上,转交给了叶恨。

    叶恨激动的无法自已,根本没想到这些天傀还能失而复得,他本以为千叶宗被灭,宗门传承只怕真要断绝在自己手上,这些日子一直愧疚万分,觉得对不起千叶宗的列祖列宗,心死如灰,即便是李青云将他完整无缺地送回来了,叶恨也依然打不起什么精神。

    可是如今,九大天傀重新收回,让叶恨忽然又涌起了一股斗志。

    千叶宗在他手上被灭,也一定要在他手上重建,再现祖上辉煌,被他安排进帝天谷的五百弟子便是希望,还保存完好的秘术典籍也是希望,这九大天傀更是希望。

    霎时间,叶恨精神焕然一新,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叶菁晗与杜宪将这一切瞧在眼中,也都暗暗振奋不已,对杨开的感激又深了一层。毕竟天傀这种东西实在是了不得的东西,任何一具都堪比帝尊境,旁人若是拍到了,只怕会留着使用,可杨开却是全都还给了叶恨,此举堪称一个高风亮节,让人想不感激都难。

    “杨少,他们似乎在拖延时间。”鹰飞忽然开口说道。

    杨开点点头,道:“我知道。”

    他都已经表现的如此强势了,每一件拍卖品都尽收囊中,可武鸣那边居然也没有出面阻止,反而默不作声,这不是拖延时间是什么

    宁愿割舍九大天傀也要拖延时间,可见背后筹谋之大。

    “要不要让那位花夫人将拍卖的速度提快一些”鹰飞皱眉问道。

    杨开摇了摇头道:“花姐被钟下了催心蛊,也是身不由己。”

    “催心蛊”鹰飞脸色一变,明显也是听说过这种东西的。

    “既来之则安之,看他们想耍什么花招吧。”杨开淡淡地抿了一口茶水。

    高台上,花青丝忽然皱了皱眉,朝后台处望了一眼,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上半场拍卖到此为止,还请诸位稍事休息一下,接下来还有更好的拍卖品出现,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闻听此言,杨开不禁眼帘一眯。

    而那各大包房内的帝尊境却都是一阵猛撇嘴,这一次的拍卖会,若是没有杨开这个妖孽存在的话,倒也是一个不错的拍卖会,可如今出现了一个杨开,简直就是在一锅浓汤里丢了一粒老鼠屎。

    害群之马说的就是这种人了,有他在,其他人哪还有参与竞拍的资格

    千叶宗九大天傀被他一个不落地收入囊中,接下来就算有再好的拍卖品,恐怕也没有他人插足的份,只要他开口竞拍,势必又会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一念至此,不少人都意兴阑珊起来,知道这一次的拍卖会就算有再好的东西也只怕与自己无缘,纷纷从各自的包房里起身,欲要离开这里。

    一时间,三十多个包房竟有一半人朝外行去,剩下的一半人留下来大概也只是想看个热闹,至于拍卖品什么的,都已经不报指望了。

    待到拍卖会门口之时,众人才发现此地居然已经被封闭了,似乎有一座坚固的阵法笼罩着整个七曜商会的分会,让他们根本无法离开。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让我们走。”

    “七曜商会真是胆子太大了,这是要将我等一网打尽”

    “早就感觉这个拍卖会有点不对劲,现在看来果然有阴谋。”

    “诸位莫慌,大家一起联手,区区一个阵法自能破开。”

    十几位帝尊一两层境,真要联手起来也是一股极为不俗的力量,简单地商议一番之后,众人纷纷施展手段朝那阵法轰击起来。

    一炷香后,十几人脸色难看地停手,望着那没有丝毫变化的禁制,一颗心都沉入了谷底。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阵法居然如此了得,硬抗了十几位帝尊境联手攻击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反应。

    “龚兄,你们天河谷龚家乃是阵法大家,可看出这阵法的名堂来”一人忽然扭头朝一个半大老者望去,这半大老者身穿一件皂衣,混在人群中平淡无奇,可却是天河谷龚家的当今家主。

    放眼整个南域,天河谷龚家名声绝对不小,因为这个家族人人都精通阵法,不少宗门的护宗大阵都是这个家族带人布置起来的。

    当年杨开在四季之地中碰到的龚文山,便是龚家的弟子,龚文山不过道源境,那阵法之道在他手上便已出神入化,更不要说龚家的家主了。

    论在阵法之道上的造诣,这位龚家的家主与北域的南门大军都有的一拼。

    “什么,阁下居然是龚家主真是失敬失敬”有人惊呼一声,显然早就听闻这龚姓老者的大名,今日第一次见到,当即抱拳行礼。

    大多数人都如此,一时间都冲龚姓老者寒暄不已。

    现在回想起来,刚才众人联手攻击阵法的时候,这个龚家主似乎一直没有出全力,原来并非是在磨洋工,而是在观察。

    龚家主眉头微皱着,思索一阵道:“如果老夫没看错的话,这是大方圆五行阵。”

    “此阵有何讲究”旁人一人问道。

    龚家主道:“这大方圆五行阵,汇聚五行之力,相生相克,生生不息,非蛮力能够破除的,一旦布置起来,有镇守天地之效。”

    “镇守天地”惊呼声传来。

    “这是一套极为高明的阵法。”龚家主面色凝重,“而且”

    “而且什么”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