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五百八十四章 真不是假的
    ps:停电一天,在咖啡厅码字上传,好累啊这环境

    若是旁人敢说苍狗讨厌,他早已冲上去撕了对方。

    但面前这人却有这资格说,且不说苍狗本就及其喜欢对方,单是实力,也比不过鸾凤。

    圣灵之间,也有实力高低不同,远古时期甚至有一个圣灵排位榜,在那榜单之上,龙凤居首,傲视群雄!排在末尾的圣灵与这两大圣灵相比,实力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鸾凤乃是凤族的一支,虽然无法与先祖的实力相提并论,却也及其了得,尤其是那灭世黑炎,极为难缠。

    古地四大圣尊之中,若非要分个高下出来,鸾凤绝对能排在第一,这一点是其他三位圣尊无法否认的。只不过这四位常年生活在蛮荒古地,若无必要也不会大打出手,鸾凤虽然厉害一些,可真要是生死之战,其他三位也都不是吃素的,即便不能拉她同归于尽,也足以将她重创。

    四大圣尊,在古地之中勉强维持一个互相制约平衡的状态。

    被鸾凤狠狠鄙视一下之后,苍狗不免有些恼羞成怒,不服气道:“眼睛长在本座身上,本座想看哪就看哪。”

    鸾凤手上动作一顿,微微抬起眼帘来,美眸生寒,盯着苍狗瞧了一阵,忽然一张檀口,往他那边吹了一口气。

    一缕漆黑的火焰蓦然生出,如灵蛇一般朝苍狗袭去。

    “灭世黑炎!”苍狗脸色大变,意识到自己有些玩脱了。鸾凤居然真的对他出手。仓促之间急忙后退,同时双手猛地朝前拍去。

    一拍之下,虚空震碎,整个石亭都哗啦一下化为齑粉。

    几道身影依次从中窜出,临立半空之中。

    “你们两个搞什么?”梵蜈冷着一张脸,扫过苍狗和鸾凤,冷喝道:“怎么你们每次见面都要这样!”

    鸾凤抚了一下肩膀上的秀发。风情万种,淡淡道:“是他每次都来招惹本宫。”

    苍狗气结,怒道:“只不过瞧你几眼而已,又不会掉快肉,你便要痛下杀手?真当本座是好欺负的?”

    鸾凤冷眼瞧着他,道:“是不会掉块肉,只是你那眼神让人很不舒服,本宫不舒服,自然就要出手。”

    苍狗道:“好好好。本座忍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既然你这么瞧不起本座,那今日便分个高下出来。”

    “好啊!”鸾凤身子一转,一副求之不得的样子,冷笑道:“本宫想杀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既然你主动求死。那本宫成全你又何妨!”

    “你们两个……”梵蜈的脸上一片寒霜。咬牙喝道:“闹够了没有?”

    他在四人当中似乎有些威信,所以此言一出,无论是苍狗还是鸾凤,竟都不再说话,只是各自扭过头,冷哼一声。

    “如此多事之秋,你二人不同心协力也就罢了,竟还内讧!”梵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叫底下人看了笑话很好玩么?”

    一番话训的苍狗和鸾凤两人都表情讪讪,撇嘴不断。

    那石亭四周。一群守护在此的妖族果然都瞪大眼睛朝这边望来,似乎还不明白为何高高在上的圣尊们竟然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了。

    “还有你!”梵蜈扭头望向石火。

    “关我什么事!”石火摇头晃脑,一脸无辜的表情。

    “每次都只知道看热闹,你不知道拦他们一把?”梵蜈冷哼道。

    石火一脸不爽地嘀咕道:“他们打他们的,我看我的,两不相干。”

    梵蜈眼角抽搐了几下,一脸无奈的表情。好一会,才心情平复下来,开口道:“血门异变,血脉吸引之下,古地生灵皆有异动,若非我四人亲自坐镇此地,底下那些妖王们只怕都已在尝试进入血门了。诸位都传承了祖上的本源之力和记忆,应该知道那血门之内有什么秘密,当年那人手持一柄天刑剑,斩尽天下圣灵,我等祖上侥幸才逃过一劫。你们也不希望那人威风再现,我等狼狈逃命吧?”

    听他说起那人,其他三位圣尊都不禁脸色微变。

    古地之中,即便是那三十二路妖王,大多数都不清楚血门内的秘密,可他们四人不同,四人传承了祖上的本源之力和来自远古的记忆,清楚地知道血门之内到底封印了什么。

    那里不但有无数圣灵的本源之力,更有让天下圣灵闻风丧胆的天刑剑!

    若被人冲破血门封印,让此剑出世,这天下之大,只怕再无圣灵藏身之地,他们四位也必定要首先遭殃。

    正因为兹事体大,所以他们四位才会亲自出动,坐镇这里,命手下三十二路妖王守护四周,不让任何生灵靠近血门,就怕血门封印被破,让天刑剑重现人间。

    见三人缄默,梵蜈微微颔首,凝声道:“只要我四人一心同体,就算手下那些妖王们有心,也不敢擅闯血门禁地,撑过这段日子便可高枕无忧了,可你们若是真的动起手来,下面的妖王必定大乱,届时血门一旦有变,谁能负得起责任?”

    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其他三位圣尊也都纷纷颔首,苍狗与鸾凤也各自收敛了敌意,知道现在实在不是内讧的时候。

    ……

    血门之外三十里,谢无畏正带着自己手下一群妖将们分散在一块区域,阻拦那些企图进入血门禁地的古地生灵,目光时不时地朝某个方向望去。

    那边正是四位圣尊齐聚之地。

    他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时不时地冷笑几声。

    四大圣尊齐聚血门附近,他自然知道是因为什么,这四位大人明显是不放心手下的妖王们啊,生怕这些妖王也抵挡不住血门禁地的诱惑,所以才会亲自监视着这边。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若非那四位就在附近,只怕谢无畏已经出手去破解血门封印了。

    以他的本事,修炼到至今已经到了极限程度,此生再也不可能有成长的空间,这对于一个向往力量的妖族来说,无疑是极为痛苦的折磨。

    血门出现异变,让他看到了希望。他分明能察觉到血门内有一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正引动自己血脉的共鸣,那绝对是能让他得新生,返祖脉,化圣灵的力量。

    一旦让他得到这个力量,那他便可以成为与那四位圣尊平起平坐的存在,再也无需听从别人的号令。

    可惜……他没有这个机会!甚至连靠近血门都不能,在那四位的监视下,他相信还不等自己靠近血门就会被轰杀成渣滓。

    重重地叹息一声,谢无畏一巴掌拍碎了椅子的扶手,满心不甘,如此良机,如果错失,实在可惜!

    就在这时,他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扭头朝另外一个方向望去,心中猛地一跳。

    皱眉思索了一会儿,他施施然地站了起来。

    跟随在旁,那个叫鼠玉的妖族强者见此,忍不住问道:“大人要去何处?”

    “无聊去走走,你们继续监视,有妄图闯过去的,杀无赦!”谢无畏背负着双手,淡淡吩咐一声。

    “是!”鼠玉抱拳应道,目送谢无畏离开。

    待离开了手下这群妖族的视线,谢无畏才身形一晃,消失在丛林之中。

    片刻后,他忽然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一颗大树的树干之上,左右观望了一阵,一脸狐疑的表情。

    就在他一头雾水的时候,身边忽然人影一闪,凭空冒出一个人来。

    谢无畏大惊,一身妖元滚滚而动,仓促间便要出手。

    “妖王,是我!”熟悉的声音传来,让谢无畏一身实力硬生生憋了回去。

    “杨少!”谢无畏左右瞧了瞧,一脸惊奇地表情,“你从哪里过来的。”

    凭他堪比帝尊三层境强者的修为,竟没能察觉到杨开的行踪,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杨开微微一笑,也没去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开口道:“妖王,有件事要你帮个忙。”

    谢无畏顿时一脸警惕地望着他,忐忑道:“什么事?”

    杨开冲他招了招手,谢无畏一脸腻味,却还是不得不凑了上去。

    杨开轻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谢无畏当即脸色大变,骇然道:“你让我把这消息通知几位圣尊?这不是要我去送死么?”

    虽然是杨开的魂奴,但这种送死的事谢无畏哪里愿意去干,心中又惊又怒。

    杨开奇道:“怎么就是送死了?”

    谢无畏冷哼道:“这消息一听就知道是假的,几位圣尊又不是白痴,岂能查探不出来,一旦让他们察觉,本王哪有生还之理!”

    说话间,只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本王不去,打死我也不去!与其死在几位暴怒的圣尊手上,还不如死在你手上,你动手好了。”

    杨开失笑道:“谁跟你讲这消息是假的了?”

    谢无畏斜眼望来,撇嘴道:“你莫要欺骗本王,那口钟的事整个古地的生灵都知道,早在几万年前就已经被你们人类一个强者收走了,怎会无缘无故又出现在古地中。”

    杨开肃然道:“这口钟的事还真不是假的。”

    谢无畏神色一震,惊道:“本王只是个妖族,没你们人类那么多花花肠子,你可别骗我。”

    杨开咧嘴一笑,伸手拍了拍妖王的肩膀,道:“我骗你做什么,你只需要将这个消息透露给那几个圣尊,保证你没事。”(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