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五百六十章 血门之变
    漠然了许久,张若惜壮着胆子再次运转起功法来。

    这一次她倒是仔细感受了一下,发现在这里修炼的话,吸收进体内的除了天地灵气之外还有蛮荒之力。但是古怪至极的是,这两种力量都对她有极大的好处,尤其是那蛮荒之力,竟让她有一种食髓知味,欲罢不能的感觉。

    这是怎么了?自己的身体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这可是蛮荒之力啊……

    张若惜忽然害怕起来,也不敢再修炼了,断了功法的运转,默默地坐在原地,表情惊疑不定。

    这事她实在找不到缘由,唯一可能的解释便是自己的血脉,因为先生说过,她的血脉之力及其古怪,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传承。

    她自己也很奇怪,因为她修炼所用的功法是自己领悟出来的,并非张家传授,似乎这些东西就刻在她脑海深处,一修炼便知道该如何运功。

    呆坐在原地也没什么事,四周静悄悄的,一片安宁。

    张若惜想了想,将那空灵玉璧从空间戒取了出来。进这里之前,先生就将这东西交给了自己,让她多研究研究,说是有可能解开她血脉之力的秘密。

    此刻一拿出来,张若惜便忽然身躯一震,抬头朝某个方向望去。

    那种感觉又来了!

    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与手上的空灵玉璧发生了共鸣,正在遥遥呼唤着自己,让她浑身血液都加速流动。燥热无比。

    这感觉之前有过一次。此刻再次经历,让张若惜能够确定这并非是错觉。

    不过也仅仅只是转瞬即逝,等到张若惜再仔细感受的时候,却又什么都发现不了。

    空灵玉璧之上,依然闪过各种秀丽风景,张若惜拿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研究了好大一会,也是毫无头绪。不知道这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

    茂密丛林,古地深处。

    这里是蛮荒古地真正的深处,是从来没有人族踏足的地方。亿万年来,只有各种蛮荒遗种生活在此,繁衍连绵。

    这里俨然是另外一个世界,与星界四域完全不同的世界。

    巍峨高山之上,一个椭圆形正在散发着血红光芒的东西熠熠生辉,这东西一片血红,仿若由鲜血浇筑而成。却又散发着奇异的香味。

    血门!

    生活在蛮荒古地深处的妖族们都知道此地有个血门,只是没人能够进入其中,更不知道这血门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不过在古地之中,却传言这血门内有能让古地生灵进化成圣灵的奥秘。如今的古地生灵,体内或多或少都残留了上古圣灵的血脉之力,只是多寡不同而已。

    即便是看起来极为普通的一条小蛇。追溯远古之上。说不定也能与龙族牵扯上关系。

    那隐藏在体内的上古血脉一旦被激发,古地生灵便能拥有与祖上圣灵媲美的实力。古往今来,亿万生灵,又有几人成功挖掘出自身血脉的力量,进化成圣灵?

    满打满算,不超过两掌之数。

    可在古地各族的传言之中,那血门却是拥有神秘的力量,能让进入其中的妖族或者蛮荒遗种完全开发出血脉的力量,一旦成功,便有极大的机会重现祖上辉煌。进化为圣灵。

    正因这个传言,所以血门所在之地,乃是整个蛮荒古地各族的圣地,无数自以为有实力或者有机缘的生灵,前仆后继地想要通过血门,想要激发自身的血脉。

    却没一个能够成功。

    甚至连靠近血门都做不到,但凡靠近血门十里之内,大多数古地生灵都会化为一滩脓水,死的及其凄惨。

    曾有一位实力达到十二阶顶峰的强悍妖王在大限将至之前也来到此地,想要奋力一搏。因为他的寿元将尽,若不想想办法的话只怕会很快老死。

    血门是他最后的希望。

    十二阶顶峰,那可是相当于人族的帝尊三层境强者,整个星界,又有多少这样的存在?

    可他拼尽全力,也只来到血门三里之外,再也无法寸进,最后坚持了三天三夜,还是化为了脓水,魂飞魄散。

    从那之后,便再无古地生灵敢随意靠近血门了,连那十二阶顶峰的妖王都无法进入血门,开启血脉,其他生灵又哪有胆子尝试?

    血门一时间成为了古地中的禁地,任何一个古地生灵都不敢随意靠近,唯恐不明不白的死掉。

    这事虽然年代久远,但古地生灵中,无论是妖族还是那些蛮荒遗种,都寿命极长,所以很多妖王或者一方霸主都是亲历此事的,也亲眼见证了那位十二阶顶峰妖王的悲惨命运,在他们的严厉告诫下,他们的手下根本不敢靠近血门。

    此时此刻,那矗立在高山之巅,无数年来没有丝毫变化的血门忽然绽放出耀眼的红光,那红光汇聚成光柱,直冲云霄,将天上的云彩都破开一个大窟窿。

    不过很快,这光柱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点点红芒,逐渐消散在半空之中。

    血门百里之外,一条通体漆黑的乌蟒正用那粗壮的身躯卷着自己的猎物,紧紧勒死,张开血盆大口将猎物吞在口中。

    它所面对的方向,正是血门所在之地。

    那红色光柱乍起而消的场景被它看的清清楚楚。

    乌蟒的眼珠子一瞬间瞪圆,死死地凝视着血门所在之地,眼中满是惊恐的神色。

    不怕不行啊,血门的传说太恐怖了,这么多年来血门一直都矗立在那里没什么变化,忽然来了这么一出,谁不提心吊胆?

    不过这变故发生的极快,倒也没有波及到它,总算让它心中稍安。

    等了许久不敢妄动,片刻后见血门再无异常,它这才忽然身躯一扭,伴随着一阵骨骼的错位声响,体长足有五丈有余的巨大乌蟒的体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前后不过眨眼的功夫,这乌蟒就化成了一个面色暗黑,身穿漆黑长袍,眼神阴鸷的中年男子。

    他的嘴巴依然是一张血盆大口,獠牙密布,嘴上还叼着自己的猎物,模样看起来要多吓人就有多吓人。

    哧溜一声,乌蟒所化的中年男子忽然将口中猎物吸入腹中,那肚皮一下子变得圆滚滚起来,仿佛十月怀胎。他又伸手在肚子上一拍,滚圆的肚子立刻瘪了下去。

    “出大事了啊,得赶紧禀告大人!”

    中年男子面色阴晴不定地嘀咕一阵,身上妖气翻涌,化作一道黑光急速朝远处遁去。

    看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竟是有十一阶的程度,差不多相当于一个道源境武者。

    一个时辰后,一座巨大的高山前方,山门外,一道黑光由远极近地驰来。

    两个守门的妖族顿时警惕起来,一人手上翻出一把骨锤,一人手上提着两支骨刺,冲那黑光虎视眈眈。

    “什么人!”那提着骨锤的妖族厉喝一声,指着前方道:“此乃犀雷妖王寝宫,来人速速现出真身,否则杀无赦!”

    “杀无赦!”那捏着两支骨刺的妖族也是大喝一声,气势汹汹。

    黑光一下子停在他们面前不远处,露出真容,正是那乌蟒所化的的中年男子。

    “自己人自己人,两位哥哥,我也是犀雷大人的手下,有要事禀告大人,还请通传一声。”那中年男子一拱手道。

    门口那两个妖族对视一眼,有些狐疑地打量着他,倒也不怪着两个守山门的妖族没眼力,只是此地妖族众多,犀雷妖王手下掌控十几万妖族,都散布在这方圆几十万里的地界,除了平时见过的那些,谁还认识谁啊。

    而且犀雷妖王也不是谁想见就见的。

    捏着骨刺的那妖族冷哼一声:“你说自己人就自己人?有什么证据?”

    那中年男子似乎早知有此一问,连忙伸手从自己手上的空间戒里取出一物,恭敬地递了过去。

    妖族自然不会炼制空间戒这种东西,但奈不住进来送死的人族啊,人族武者死在这里,那空间戒自然就被妖族抢了过去。

    中年男子也是杀过一个人族武者,才有一枚空间戒的,平时有什么东西都放在里面,倒也方便的很。

    人类的脑袋瓜子就是好使啊,炼制出来的秘宝和灵丹也都很不错,可惜妖族无人能够炼制。

    那提着骨锤的妖族接过,发现那东西是一块骨制的令牌,令牌正面有一个四蹄奔腾的犀牛的图影,背面有一个巨大的雷字。

    这正是犀雷妖王制作的令牌,虽然粗糙,但也不是什么人能够模仿的,因为制作这令牌的材料乃是出自同一只妖兽的骸骨。

    守门的两个妖族见多了这样的令牌,所以一看便知这令牌是真的。

    能得到这令牌的妖族并不多,十几万妖族中,只有约莫两千左右的妖族能够得到,这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所以一见中年男子拿出这骨质令牌,守门的两个妖族脸色倒也好看了不少,那捏着骨刺的妖族道:“虽然你也是大人手下,但也不能放你进去,大人说了,小事不要打扰他,你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可以代为转告。”

    那中年男子急道:“可不是什么小事,我得当面跟大人说才行。”

    这事搞不好是大功一件,中年男子怎能假借他人之手?(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