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五百五十章 太乙玉桂碗
    “琳儿小姐,还请出手相助!”华飞尘眼看天罗封绝大阵即将被破,再也忍不住,转头冲红衣少女爆喝一声。

    琳儿噘嘴道:“什么破阵法,二十多个人出手居然连一个人都困不住,还好意思说这阵法如何如何厉害!本小姐之前说要帮忙的时候,你们不是还说不用么,现在晓得求我了。”

    华飞尘听的吐血,心想这可不管阵法的事情,完全是敌人太过强大,而布阵之人的实力不足的原因。

    这天罗封绝大阵,布阵之人的实力越高,黄泉炼狱幡的等级越高,威力就越大,否则也不至于能成为黄泉宗的护宗大阵。

    他与尹乐生本以为这次出手万无一失,毕竟杨开才刚晋升帝尊,能厉害到哪去?只要封锁了空间,那不是随便他们蹂躏。

    可事实跟想象的完全不同,这杨开的实力根本不是能用常理来推断的。

    “琳儿小姐莫说风凉话了。”华飞尘急的额头冒汗,道:“这杨开若是逃了,琳儿小姐的事情恐怕也要落空。”

    琳儿这才猛然惊醒,道:“也对!那就帮你们一次。”

    说话间,她手上忽然出现一只晶莹剔透的玉碗,那玉碗并不大,被她一只纤纤玉手拖在掌心中,散发出洁白的光芒,碗%▼中还有一株古桂图影,那古桂也不知道何人雕刻,看起来栩栩如生,甚至还在微微摇动,仿若活的一样。

    琳儿娇叱一声,一抬手,将那玉碗跑出,口中低喝道:“去!”

    玉碗一下子化作一道白光,飞射到黑球上方。迎风便张,眨眼功夫便成了一个半圆形的洁白光幕,直接倒扣着笼罩了下来,将黑球罩在其中。

    不但如此,那玉碗之中的古桂虚影也化作真实般的存在,扎根在大地之中。成为一颗参天古树,奇香阵阵,飘荡开来。

    轰……

    与此同时,杨开的攻击再至。

    那黑球猛地再度膨胀开来,可是有玉碗所化的洁白光幕在外阻挡,黑球这一次竟没有涨大多少就被压制了下去。

    二十多个黄泉宗弟子本来都面色苍白,以为这次大阵肯定要被破开,受到反噬,可一见那光幕笼罩之下。大阵安然无恙,都惊喜交加起来,愈发卖力地鼓动自身源力,催起大阵威能。

    华飞尘瞧的一阵眼热,吞着口水道:“这便是那太乙玉桂碗?”

    这件帝宝可是有极大的名头,东域强者鲜少有人不知,只是见过它真面目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华飞尘也是头一次见到,以他的眼力和见识自然知道这帝宝的威能可怖。

    “怎么。你想要啊?”琳儿扭头瞪着他。

    华飞尘一脸惶恐,连忙道:“不敢不敢。只是今日琳儿小姐让老夫大开了眼界,真是不虚此行啊。”

    “那么多废话,赶紧动手,我奴驾不了这东西太久的。”琳儿脸色微红,一身源力如泄闸的洪水一般不停地往外流逝,看的出来。她祭出这帝宝的消耗也是巨大无比,确实无法长时间维持。

    华飞尘如梦方醒,肃然道:“还要请琳儿小姐配合一下。”

    说话之时,他冲尹乐生打了个眼色,两人心照不宣。齐齐晃动身形,朝那黑球扑去。

    琳儿手掐灵决,待到两人靠近,这才忽然将洁白的光幕打开一道缺口,让两人通过。

    那二十多黄泉宗弟子自然也如法炮制,让华飞尘和尹乐生顺利冲进天罗封绝大阵之中。

    大阵内,杨开轻咦一声,表情古怪至极。

    因为之前他几乎快要将这狗屁大阵给破开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又多出一股及其坚韧的力量,将紊乱的阵法重新稳定了下来。

    不但如此,连四周的空间也被封锁的更加紧密了,他整个人更是生出一种被压制住的感觉。

    身在这鬼蜮一般的大阵内,杨开就如置身那奇雾,神念也无法延伸太远,自然不知道外面有琳儿从中作梗,使用了一件威力极大的帝宝。

    他还以为自己小瞧了这个阵法的威力。

    嗤嗤嗤嗤……

    四周不断地传来破空之中,一只只面目可憎的阴魂鬼物游弋在他的四周,瞅准机会便发起攻击。

    天罗封绝大阵是以黄泉炼狱幡为根基布置下来的,封锁天地的黑雾也是黄泉炼狱幡中释放出来的,大阵加持之下,自然能极大地提升黄泉炼狱幡的威能。

    杨开身处在大阵之中,等于要与二十多个手持黄泉炼狱幡的黄泉宗弟子为敌,这根本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那一只只阴魂鬼物的实力似乎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杨开虽然极力将其振开,但也没杀掉几只,先前他一心破阵,导致此刻竟被围困了。

    到了这时,他才发现这阵法的诡谲之处。

    被阵法笼罩中,杨开发现自身的生机正在缓缓流逝,四周的黑气之中蕴藏了一种及其难缠的腐蚀之力,正在侵蚀自身的血肉和帝元。

    呜呜呜……

    耳畔边全是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鬼叫声,一只只鬼影隐藏在黑雾之中,不断地从四面八方发起进攻。

    杨开屈指连弹,一道道月刃四面八方地斩去。

    这一片天地虽然被隔绝开来,让他无法瞬移出来,但是在这黑球内部,他动用空间力量还是没有什么限制的。

    月刃威力恐怖,撕裂空间之下,一只只鬼舞被打成飞灰。

    就在这时,杨开忽然生出一种危机感,本能地反手一掌朝身后推去。

    可这一掌竟是打了个空,反而是右肩处被人狠狠攻击了一下,让他浑身气血翻滚,踉跄后退。

    幸亏他身体结实,否则这一掌便足以让他胳膊断裂。

    “杨开,天罗封绝大阵之内,我为主宰,我要你生,你便生,我要你死,你便死,你没有活命的机会!”尹乐生的声音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飘忽不定,根本无法断定他藏身在哪个方位。

    杨开眉头紧皱着,隐隐觉得事情有些麻烦了。

    尹乐生和华飞尘都是黄泉宗的人,此刻在这大阵之内简直如鱼得水,反倒是自己是被束手束脚,一身实力发挥不出来多少。

    再有这大阵吞噬生机,无数阴魂不断袭击,若不想想办法的话,这一趟可能还真走不出去了。

    杨开心思急转,身形还没站稳,便感觉一股寒意朝自己颈脖处袭来。

    他大惊之下,百万剑轰然祭出,迎着那寒意便斩了出去。

    叮当一声脆响,火花四溅。

    一声惊疑传出,似是华飞尘的声音。

    他明显没想到杨开身处在这种绝境之下,竟还能察觉到自己的偷袭,导致自己这一击毫无建功。

    百万剑在手上挽了个剑花,杨开举目四顾,虽然依旧看不清,却嘴角含笑,道:“尹乐生,碎星海放你一次你就该好自为之,不曾想你竟还跑到古地这里来截杀我,既然你这般急于求死,那本少说不得也要成全你了。”

    尹乐生大怒,道:“死到临头还这般嘴硬,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杨开嘿嘿笑道:“你拭目以待好了,等会可不要哭!”

    尹乐生怒火中烧,还想再说些什么,华飞尘却打断了他,道:“尹师侄慎言,他在查探你的方位!”

    尹乐生一听,觉得华飞尘说的不错,杨开分明就是无计可施了,所以才会不断地招惹自己说话,好方便查探自己的位置。

    当下闭口不言。

    杨开却轻轻冷笑,道:“以为有这狗屁阵法相助,本少就拿你们没办法了?一炷香之内,让你们跪地求饶。”

    “大言不惭!”尹乐生真是被气坏了,还是没忍住喝了一句。

    华飞尘也气的直哆嗦,他修炼到今日,还真没见过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明明死到临头了,还叫嚷个不停,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心中暗暗决定,等会擒住了他定要好折磨一番。

    几句交锋之后,黑球内再无话语传出,只有不断地咻咻之音。

    红衣少女和符老站在外面,虽然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如何,但也明白杨开现在肯定不好过。

    因为每隔一会儿,杨开都会闷哼一声,显然是被华飞尘和尹乐生给攻击到了。

    琳儿极力催动那太乙玉桂碗的威能,虽然消耗巨大,但小脸上却全是振奋之色,与华飞尘一样,都在暗暗期待等会儿折磨杨开的场景。

    只要能将杨开拿下,出了心头这口恶气,付出再大也值得。

    砰砰砰……

    黑球之中,隔三差五地传来交手的动静,不过很明显,杨开彻底落入了下风,只是被动挨打,若非他对空间力量的把握极为敏锐,每每有攻击到来之前都有所察觉,只怕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绕是如此,此刻他也是浑身狼狈,一身上下不知道有多少伤口,虽然都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势,可累积起来也是极为惊人的。

    “居然还不死!”尹乐生心中又惊又怒,杨开跟他一样都是刚晋升帝尊的,此刻居然展现出远超过他的实力,这让他实在难以接受。

    不过应该快了,大阵之内,生机流逝,阴寒入体,他又受了伤,肯定要不了多久就会强弩之末,到时候便会成为砧板上的鱼肉。(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