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五百一十四章 罗刹女
    一股不服输的念头萦绕在杨开脑海中,让他夜以继日地研究着那蓝色的石头,浑然忘记了一切。

    最开始的时候,住在隔壁的张若惜还隔三差五地过来看看,想问问杨开什么时候离开紫岳城,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发现杨开一直没有出现,她估摸着杨开应该是在闭关修炼什么,所以也不敢贸然打扰。

    待在客栈里无所事事,闲着无聊了,她也会离开客栈,去城内转转。

    如今她道源三层境的修为不低,尽管紫岳城内有一些武者实力与她相当,但她也丝毫不惧,这一逛,立刻让她发现了一个新奇的玩意,鼓起勇气去尝试了一次之后,立刻喜欢上了,在杨开闭关研究石头的的这段日子,她每天都要去一个地方,并且在那里停留很久才会回到客栈。

    时间一晃,一个月过去了。

    某一刻,杨开深吸一口气,神情古井不波地抬起头,将自身神念从那石头中收回。

    双目之中,布满了血丝,好似殚精竭虑,心神透支巨大,但杨开的眼神却是灿若星辰。

    一个月毫不停歇地研究,杨开总算是将这石头中蕴藏的奥秘全部吃透,他亲眼见证了李无衣的成长历程,并且从中收获不菲。

    在空间力量的造诣上,他往前迈进了一大步。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之前所领悟出来的种种空间秘术,都不尽完美,还要很大的改善空间,这让杨开欣喜不已。能够改善,就意味着自己的空间秘术威力还可以增加,正是他如今所需要的。

    晋升帝尊境,日后所面对的敌人肯定也会随之变强,空间之力一直是他依仗的本钱之一。很多时候都发挥出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哗啦一声。

    手上那蓝色的石头忽然碎裂开来,化为齑粉,如一滩流沙般从杨开手指间滑落。

    这石头内本就充斥着无数空间裂缝和一个黑洞,杨开在研究的过程中也不断地释放神念查探,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好在杨开已将李无衣留在石头中的所有精华全部吸收干净,所以即便它此刻碎了。也没有太多的遗憾。

    蓦然间,杨开一拍额头,低呼道:“糟了。”

    他直到此刻才想起,自己似乎太过沉溺于空间力量的奥秘,导致忘记时间的流逝和来到这里的初衷了。

    稍稍算了算。杨开才发现,自己这一闭关,居然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月时间。

    他连忙放出神念,想招呼张若惜一声,让她跟自己离开紫岳城。

    却不想隔壁厢房中,竟是空无一人。

    倒是桌上还有一杯茶水,还冒着袅袅热气。

    杨开身形一晃,破碎虚空。直接来到了隔壁房间,伸手试探了下茶水的温度,自语道:“离开应该不足半盏茶功夫。这小丫头,去哪了?”

    自己这一闭关就是一个月,张若惜会出去走走逛逛倒也正常。

    不过既然确定她没有危险,杨开倒也不是很担心。

    他放出神念,一瞬间就将整个紫岳城笼罩了起来。

    很快,杨开就在城中某一处高台上发现了张若惜的身影。而且是极为矫健的身影。

    “咦……”杨开不禁表情古怪起来,想了想。随手丢下一些源晶放在桌子上,权当给这客栈的房钱。这才施展出空间秘术,直接离开了房间。

    下一刻,在紫岳城一处叫升龙台的擂台旁,杨开的身影显露出来。

    他出现的毫无痕迹,神不知鬼不觉,除了附近几个武者感觉古怪瞧了他一眼之外,再无旁人注意到。

    即便是瞧他的那几个武者,也只是露出不解的表情,旋即移开了目光。

    这一处擂台建造的极为结实,擂台四周布满了禁制光幕,可以让在擂台上比试的武者尽情发挥。

    这样的擂台,在许多城池中都有存在,武者修炼,快意恩仇,锐意进取,自然免不了会有诸多冲突发生。

    若是在野外,发生冲突自然是一番火拼,胜王败寇,理所当然。

    可是在城池这种地方,就不能随意取人性命了,除非是那种极为混乱的城池。

    每个城池都有自己的一套规则,所谓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紫岳城虽然地处荒漠边缘,但也不能免俗,在城内发生冲突的武者,可以去擂台处签下生死状,一较生死。

    即便没有恩怨,也可以去擂台处一比高下。

    渐渐地,擂台这种存在就成为许多武者闲时消遣的地方,在擂台处,武者们可以尽情与旁人争锋较量,提升自己的战斗能力。

    不上擂台比试的武者,也在可以四周的席位上观战,从中学习经验。

    杨开来到这里的时候,整个升龙台附近的席位坐的满满当当,不但如此,还有许多武者没有位置,各自祭出秘宝停留在虚空中,朝擂台上瞩目观望。

    此地最起码聚集了上万人之多,一双双目光都火热地朝那擂台上正在比试的两个武者打量过去,时不时地发出赞叹之声,偶有惊险时,更是惊呼一片。

    一般的武者争斗是不可能吸引这么多人来观战的,只有那些威望极高,名声极大的武者在比斗时,才会引起上万人的兴趣。

    此时此刻,在擂台上比斗的两人,一人赫然便是张若惜。

    不过与平时在杨开面前表现的柔柔弱弱的形象不同,张若惜身穿一身劲装,将一身发育不错的曲线勾勒的纤毫毕现,一头秀发也被她束在脑后,显得极为干练。

    她的气息也是凌厉至极,仿若一头从笼子里放出来的猛兽,浑身上下弥漫着让人心惊胆战的煞气。

    而她的对手则是一个中年男子,同样有着道源三层境的修为,也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秘术,通体笼罩着血红的光芒,气势也是不俗。

    此刻两人正在擂台之上拼的极为激烈,源力碰撞间,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将擂台上的禁制都冲击的光芒狂闪。

    张家这丫头,竟然跑来打擂台。

    若非杨开亲眼看到,只怕还真不敢相信。

    她哪来的勇气?平时跟个陌生人说话都要红着脸,怎么有胆子来这种地方,被万人瞩目?

    而且,她的气息与平时判若两人,让杨开极为在意。杨开知道,张若惜的血脉之力很古怪,她的所有变化,都与那血脉有关。

    倒是她的这个对手,似乎是个极为厉害的人物啊,在这紫岳城肯定名头极大,要不然如何能吸引这么多人来观战?

    果然,就在杨开暗暗揣测之时,一些人的议论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今日这一场争斗可是龙争虎斗啊,也不知道最后到底是谁胜谁负!”

    “这有什么悬念,自然是血手固山了,固山虽然无门无派,但自五十年前就在紫岳城附近闯荡,在这里可是有极高的名望和实力,尤其是在擂台战中,他从未有过敌手,所有与他争斗的敌人,统统都被击败,他可是紫岳城的一块金字招牌。”

    “无门无派竟也能修炼到道源三层境?这个固山真是了得啊,若是让他加入一个大宗门,晋升帝尊岂不是指日可待?”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听说固山当年在紫岳荒漠中找到一处古人洞府,在那里面得到了一种极为奥妙的传承,所以他根本不需要加入什么宗门。前几年,有个出身阿含殿的道源三层境路过此地,也不知道与固山发生了什么冲突,两人在擂台上大打出手,结果你猜怎样?”

    “怎样?”

    “还能怎样,固山当然赢了,打的那阿含殿的武者晕头转向,不到十招就被轰出擂台。”

    “嘶……固山这么强,连阿含殿的弟子都不是对手?”

    阿含殿可是东域的顶尖宗门,地位只在幽魂宫之下,出身其中的武者必定也是实力不俗的,更何况是一位道源三层境的精英弟子。

    “那是当然。几年前他就能战胜阿含殿的精英弟子,几年下来,他的实力似乎又有增进,打一个小毛丫头还费什么事,要不然你以为今日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来观战?大家可都是冲着固山的名气来的。”

    “小毛丫头?”又一人的冷哼声传来,“这位朋友说话可真是有意思,你敢在那罗刹女面前称呼她一声小毛丫头么,你若敢,我叫你一声祖宗。”

    “咳咳……”那极力看好固山的武者一阵猛咳,险些把泪水都咳出来了。

    “罗刹女?”这人闻声朝说话之人望去,似乎有些不解地问道,“这女子难道也是名气极大的人?”

    那第三人瞧了他一眼,道:“朋友来紫岳城没几天吧?”

    这人嘿嘿一笑,道:“才来三天,听说紫岳荒漠里机缘不少,便来碰碰运气,正好赶上这盛事,就来看看热闹了。”

    “三天,怪不得你不清楚。”第三人微微颔首,道:“那擂台上的女子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不过大家都叫她罗刹女,也不知道她真名叫什么。”

    “她很厉害?”

    “何止厉害!”第三人冷哼一声,“简直是无敌!二十天前,她忽然出现在这擂台上,只有了三招,就将一个同等级的武者打的吐血三升,直接晕了过去,手段干脆利索至极。”

    “这、这不就是碾压?”

    “对,就是碾压!”(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