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四百二十一章 婚事作罢
    封溪将那戒指抛给杨开,眼巴巴地望着他,急急道:“戒指给你,这下总可以让我们走了吧?”

    杨开伸手接过,嘿嘿冷笑不迭,望着封溪的目光充满了戏谑。

    封溪心中一个咯噔,心想这人该不会说话不算话吧?顺着他的目光,封溪又瞧了瞧自己手上的戒指,一狠心,咬牙将自己的空间戒也取了下去,抛向杨开道:“这个也给你,绕过我!”

    “少宗主如此盛情,这怎么好意思呢。”杨开连忙将他的空间戒也接了过来,看都没看直接塞进了兜里,话锋一转,冷哼道:“本少先前说了,只要贵宗副宗主的空间戒便放过尔等,可少宗主如今平白无故硬塞了第二枚戒指给我,这不是要陷害本少于不仁不义?”

    “啊……”封溪一下张大了嘴巴,怎么也没想到杨开会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

    冰心谷众女也都表情怪异到了极点,一个望着杨开的目光复杂至极,今日这个青年在表现,实在是刷新了他们对道德底线的认知程度,在遇到杨开之前,她们还从未想过这天下竟有人能这么无耻。

    也不知道封溪是不是脑袋瓜子忽然开窍了,见杨开这般脸色不善,连忙接道:“兄台误会了,我那枚空间戒仅仅只是封某送与你的,并不在先前的条件之内,兄台器宇轩昂,行事不凡,来日必成大器,封某只是……只是想与你交个朋友!”

    杨开大笑,道:“少宗主出手这般阔绰,这个朋友交得,交得!”

    封溪嘴角抽搐不已,讪笑道:“那……我们可以走了么?”

    杨开眯眼道:“少宗主还想留下来吃早饭?”

    “不了不了。”封溪闻言如蒙大赦,连忙站起身来。将姚卓拖拽起来,跌跌撞撞地朝冰心谷外驰去。

    而自从被封溪硬生生地夺去自己的空间戒之后,姚卓就仿佛失了魂魄一样,整个人双目无神,似乎为封溪的表现感到绝望,此刻被拖拽走也是半点反抗也没有。

    少顷。姚卓和封溪两人便不见了踪影。

    直到此刻,冰心谷众女才不由自主地呼了一口气,先前杨开手持祖师令,号令她们击杀问情宗那两人,她们还真是暗暗捏了把汗,唯恐真的把事情给闹僵了,好在杨开虽然最后打劫了两枚空间戒,但事情还不算无法收场,最起码封溪和姚卓没有性命之忧。

    “这位小少爷。我师傅她如今在哪里?”安若云直到这时才有功夫问自己关心的事。

    杨开扭头看了她一眼,道:“安前辈放心,冰云前辈现在很安全,只是这几日不太方便见你们。”

    “不方便?”孙芸秀闻言,黛眉一皱,急急道:“为什么不方便!”

    杨开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道:“不方便就是不方便,没有为什么。”

    孙芸秀被他给噎了一下。若是按她的脾气早就爆发了,可杨开是师傅派来的人。又手持着祖师令,她也只能忍气吞声。

    长孙莹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师傅?”

    杨开想了一会儿,道:“两三日功夫吧,你们等着就是。”顿了一下,他转头看向孙芸秀,冷笑一声道:“希望大长老见到冰云前辈之后。能将紫雨的婚事解释清楚。”

    孙芸秀神色一黯,不过还是沉声道:“师傅要打要罚,我一力承担,与其他姐妹没有关系。”

    杨开嗤笑一声,虽然孙芸秀刚才的表现还不错。就算是被自己给扇了一巴掌也没有记仇的意思,但就凭着她做主答应了紫雨嫁于封溪之事,她也少不了一顿责罚。

    将自己门下最优秀的弟子推进问情宗那个大火坑,她这个大长老也做到头了。只是这毕竟是人家的门内事,杨开就算愤慨也不好多说什么。

    安若云却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脸担忧地望着杨开问道:“小少爷一直说师傅她不方便,又说两三日功夫,难不成……师傅她受伤了?此刻正在疗伤?”

    听她这么一说,众女齐齐变了脸色。

    当年冰云离开冰心谷的时候就已是帝尊三层境的修为,三千年过去了,冰云的实力肯定愈发雄浑,即便放眼整个星界也绝对是顶尖的存在,可这样的强者怎会受伤?普天之下又有几人能让她受伤?

    杨开诧异地瞧了一眼安若云,有些意外她的蕙质兰心,他可什么都没说,安若云竟能猜到这一点,显然心思玲珑。

    这里都是冰心谷的高层,有许多人更是冰云的亲传弟子,所以杨开也没再隐瞒下去,而是正色颔首道:“安前辈说的不错,冰云前辈确实受伤了。”

    刷地一下,冰心谷众女脸色全都苍白起来。

    杨开连忙道:“不过诸位放心,冰云前辈伤势不算严重,此刻便在冰轮城内疗伤,两三日之后便可恢复如初!”

    “师傅在冰轮城?”安若云惊呼一声。

    长孙莹也激动道:“你能不能带我们去见见师傅?”

    杨开皱眉道:“冰云前辈正在疗伤,你们现在去打扰不太好吧?”

    安若云道:“我们不会打扰师傅的,我们只求离师傅近一些,小少爷,求求你了。”

    她一个帝尊两层境,此刻表现的就像是守家无数年的孩子听到了父母归来的消息一样,又是激动又是期盼。其他人也俱都是眼巴巴地望着杨开,满脸的恳求之色。

    杨开被这一双双美眸盯的有些受不了,只能道:“好吧好吧,我带你们去见冰云前辈。”

    “多谢了!”众女全都面色一松,欣喜若狂。

    当下,安若云吩咐谷内弟子将冰心谷的禁制大阵全部开启,让众弟子守护好宗门,这才与杨开一道朝冰轮城飞去。

    十几个人,独独杨开一个男子,场面浩浩荡荡,而且除了杨开和紫雨之外,其他人清一色的帝尊境。

    这样一股力量行走之时,自然免不得引人瞩目。

    来到冰轮城城门前,那守城的武者正准备上前盘问一二,可一见杨开身后的帝尊境们,顿时惊的退到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冰轮城本就是冰心谷的基业,这城内许多店铺都是冰心谷弟子负责经营的,所以安若云等人一进城内,不断地有冰心谷弟子从两旁的店铺内飞窜出来,恭敬行礼。

    这一折腾,不消片刻时间,整个冰轮城的人都知道冰心谷高层倾巢出动,也不知道来城内做什么。

    那冰心谷扶持起来的傀儡城主,更是满头大汗地跑来问好,战战兢兢,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导致冰心谷高层们前来责罚自己了。

    可安若云等人只是与他打了个招呼,便没再理会他,让这傀儡城主又是心酸又是庆幸。

    “扈某见过安谷主,孙大长老和诸位长老,恭贺冰心谷与问情宗喜结连理,真是可喜可贺,普天同庆。”一人忽然从一旁飞身而来,落到冰心谷众人面前,笑眯眯地一抱拳。

    这人是个中年男子打扮,有着帝尊一层境的修为,看样子也是出身北域哪个宗门的实权人物,瞧他这样子,显然是来此等候那大喜之日去冰心谷贺喜的,这时应该是听说安若云等人来了冰轮城,所以主动来问个好。

    安若云顿了下步伐,还没来得及答话,这四面八方忽然窜出来一个又一个帝尊境,都如这扈姓男子一样,道喜不断。

    安若云无疑都认得这些人,简单地寒暄了几句。

    那第一个现身的扈姓男子待她寒暄完之后,这才狐疑道:“安谷主怎么有闲情雅致,来这冰轮城了?”

    冰轮城虽是冰心谷的产业,也是冰心谷与外界交流的中转站,但冰心谷高层一般情况下不会现身在这里的,更不要说一下来了十几个。

    众人都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平白一种风云将起的错觉生出,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

    “我们有点事,诸位自便吧!”孙芸秀冷着一张脸,毫无感情地回道,“另外,我冰心谷弟子紫雨与问情宗少宗主封溪的婚事从今日开始作罢,诸位不必待在这里了,从哪里来便回哪里去吧。”

    “孙师妹话语直接了些,诸位见谅,劳你们不远万里跑来一趟,是冰心谷招待不周了!”安若云温婉一笑,这才带着众人朝城内行去。

    留下一群帝尊境这原地目瞪口呆。

    好一会功夫,待安若云等人消失不见了之后,这才有人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吞了口口水道:“扈远兄,我刚才没听错吧?那安谷主和孙长老是不是说……婚事作罢了?”

    “我也听到了。”

    “坏了,这下坏了,冰心谷这群女人到底在搞什么东西啊?”叫扈远的男子也是一脸冷汗,紧张的不行。

    一人道:“不知这婚事作罢是冰心谷单方面的意思,还是与问情宗达成了共识,若是单方面的意思……”

    众人全都表情一沉,陡然意识到不妙。

    如果是冰心谷单方面的意思,问情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啊。

    “问情宗弟子修炼问情无上功,以情入道,被他们看上的女子,绝不会轻易放弃的,更不要说这次关系到的可是问情宗少宗主封溪。依在下拙见,问情宗方面应该是不会放弃这亲事的。”(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