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四百零九章 问情宗很了不起?

第两千四百零九章 问情宗很了不起?

    荒野之上,杨开等人乘坐着一艘楼船,急速飞行。

    船上只有他和刘纤云,以及冰心谷的几个弟子。凌音琴早在回到内陆之时就已与众人分别了,按她所说,她要带自己夫君的骨灰返回东域天狼谷,将骨灰葬在夫君出生的地方。

    焦逸等人自然也跟着凌音琴一道去了。

    而杨开等人则是要去一趟冰心谷,梵馨和几个师妹对师门向往已久,如今来了北域,自然是要去师门瞧一瞧,看一看。

    冰心谷距离冰海不近,即便这楼船秘宝飞行速度很快,最起码也需要十天半个月时间才能抵达。好在冰云也算是此地的主人,对北域的地形了若指掌,在她的指引下,杨开倒也不担心会迷路。

    如此飞行了三五日左右,正在船舱内打坐休息的杨开忽然听到甲板上传了一阵骚动,他蓦然一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忙来到了甲板之上。

    此时此刻,梵馨等人都站在甲板上,目光齐齐朝一个方向望去。

    “怎么了?”杨开皱眉问道。

    “杨师兄!”梵馨见杨开到来,连忙指着那个方向道:“那边有人在争斗,而且是好多人围攻一个女子,真是太不要脸了。”

    杨开闻言,连忙放开神识,果然发现在十几里开外的地方,有一群人正在围攻一个女子,那女子修为不俗,有道源三层境的水准,而且一身源力雄浑至极,手上秘宝档次也是极高,所以即便孤身一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拿下的。

    围攻她的那一群人中,也有两个是道源三层境,只是不知道他们在忌惮些什么,并没有冲那女子痛下杀手,只是围攻不止。看架势是想消耗女子的力气,待她筋疲力尽之时将之活捉。

    杨开只瞧了一眼,就知道这女子必定是出身哪个大宗门的精锐弟子,她的实力压根就不比自己认识的夏笙,无常等人差多少,生死之战的话绝对在伯仲之间。

    南域的各大顶尖宗门培养出夏笙无常这样的后起之秀。北域自然也不会逊色太多,这女子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杨开估计围攻女子的那群人应该认得这女子,所以才会有所忌惮,不敢痛下杀手,只想着活捉对方。

    念头闪过。杨开淡淡道:“行走星界,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管它做什么。”

    虽然一群人欺负一个女子确实有些不地道,但这种事在星界多不胜数,杨开也没心情去多加理会。更何况,他觉得以那女子的实力,真要拼死逃跑的话,这群人未必就拦得住。她现在被围困也只是没有下狠心而已。

    “可是杨师兄……”梵馨焦急地望着杨开,“那女子使用的是冰心谷的秘术和功法,她说不定是谷内的哪位师姐!”

    “冰心谷的?”杨开眉眼一扬。有些意外地道:“你确定?”

    梵馨急急道:“当然了,我们一直修炼师尊传授的功法和秘术,不会感应错的,这位师姐如今有难,我们不能坐视不理啊。”

    杨开再仔细观察了一下那女子,发现她所用的果然是冰系的功法和秘术。手上秘宝催发出来的威能也是冰寒无比,看样子梵馨没有说错。这女子确实是冰心谷的。

    只是……冰心谷在北域也是最顶尖的宗门之一,门下弟子外出行走北域之时鲜少有人敢招惹。这女子怎会遇到这样的麻烦事?围攻她的又是一群什么人?

    “师兄……”刘纤云也眼巴巴地望着杨开,一脸央求的神情。她如今也算是冰心谷弟子,看到同门师姐被这么多人围攻,自然有些看不下去,可她的修为太低,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杨开身上,想让他去助那女子一臂之力。

    “好吧,既然是冰心谷的,那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杨开点点头,手上法决一掐,楼船立刻调转了个方向,朝那片战场所在之地驰去。

    十几里的距离,以楼船的速度只是几个呼吸间便已抵达。

    下方正在争斗的双方察觉到有人到来,都表情各异。

    那女子黛眉一皱,似乎有些忧心忡忡,那一群围攻女子的武者同样表情不悦,不过双方都不约而同地停手罢战,抬头朝楼船望去。

    凑近了看,杨开才发现,这个冰心谷的女弟子长的极美,一缕如云的长发微微飞舞,如淡烟般的柳眉,一双美眸顾盼生辉,兴许是因为战斗的缘故,此刻她呼吸微微有些急促,玉腮嫣红,娇艳欲滴,她的皮肤也是极好,洁白无瑕,欺霜塞雪。

    她整个人的气息与冰云有些相似,都极为纯净,而娇俏的琼鼻上渗出的些许汗水让她平添一丝美艳的感觉。

    这女子果然是冰心谷的。

    感受到她身上与冰云那有些相似的气息,杨开立刻肯定了下来,站在甲板之上,冲她微微颔首。

    女子皱了皱黛眉,虽然她也能察觉到杨开的善意,但不知道这人为何会愿意来此帮助自己,毕竟围攻自己的这群人也都不是好惹的,一般人根本不敢与之为敌。

    “问情宗办事,闲杂人等速速滚开!”下方一个道源三层境的中年男子却不耐地一挥手,冲杨开爆喝道。

    问情宗?杨开闻言愕然。

    前几日他们刚回到北域的时候,碰到那群太清岛的人,说是在捉捕蓝婴兽,为问情宗少宗主大喜之日准备贺礼。没想到现在碰到的这批人,居然就是问情宗的。

    冰云说过,问情宗在北域也是顶尖宗门之一,在她离开的时候,与冰心谷的实力在伯仲之间,所以门下弟子在北域行走之时嚣张惯了,杨开现在一看就知道冰云所言不虚。

    这些问情宗的人也不问问自己等人的来历,便这么气势汹汹,显然是没把自己等人放在眼中。

    或许在他们看来,只需报上问情宗的名字,其他人就该乖乖地滚蛋。

    杨开本来对这个问情宗并无太多的善恶之感,可现在一听这人说话的语气,再加上先前他们以多欺少,竟然围攻冰心谷的这个女弟子,杨开对问情宗的感觉一下子就不好了。

    “问情宗很了不起么?”梵馨愤慨自己这位同门师姐的遭遇,顿时恼怒接了一句,“五六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子,你们也真是不要脸。”

    “贱婢你找死!”那中年男子闻言大怒,杀机腾腾地朝梵馨望去,说话之时,一缕精纯的神魂力量轰然而出,朝梵馨冲击过去,显然是动了火气,想要给梵馨一个教训。

    他们问情宗弟子在北域之中,还真没多少人敢招惹,这一楼船的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蹦跶出来的,竟敢来此多管闲事,真是不知死活。

    船上就杨开一个道源三层境稍微能入他的法眼,剩下的人修为参差不齐,他想当然地认为这群人没什么太大的来头,应该是哪个中等势力的弟子。

    那神魂力量一出,一股压抑的感觉便扑面而来,梵馨俏脸一白,连呼吸都微微有些急促,冥冥之中,感觉像是有一柄利剑朝自己捅了过来,自己却是避让不得,吓得她一颗芳心沉入谷底,浑身冰冷,手脚发凉。

    就在这时,杨开忽然拉了她一把,将她扯到自己身后,同时神魂力量迸发,朝前迎了上去。

    无声无息的碰撞,杨开纹丝不动,倒是那态度嚣张至极的中年男子身躯一阵摇晃,不迭地朝后退出几步,脸色微微一白,张口就是鲜血喷出。

    只是这一下,他的神魂便遭受了创伤,可见他与杨开神魂力量的巨大差距。

    “董执事!”问情宗的几人大惊失色,连忙朝那中年男子围聚过去。

    中年男子似乎受伤不轻,竟是连说话都没力气,只是微微摆了摆手,然后赶紧从空间戒中取出丹药塞入口中服下。

    “小子你敢偷袭董山,拿命来!”另外一个道源三层境大怒,叫嚷之间手上忽然祭出一柄鬼头砍刀,身形一纵,若雄鹰展翅一般飞扑到杨开头顶,狠狠劈下。

    他以为那董山受伤是因为一时不查被偷袭了的缘故,依仗着自己略胜于董山的实力,准备直接将杨开击杀,一雪耻辱。

    这一刀之威,破碎长空。

    即便是站在杨开身后,梵馨和刘纤云等人也都是俏脸发白,一股死亡的气息迎面扑来。

    杨开站在甲板上没有动弹避让,只在那鬼头砍刀快要劈下之时才暴起发难,双拳猛地捣出,霎时间,连绵不绝的拳影将前方偌大一片空间彻底充斥。

    笼罩四方的刀芒一下子崩溃开来,犹如一面被打碎的镜子,不堪一击。

    “什么?”那问情宗的武者面色大变,察觉到前方袭来的恐怖威能,连忙将刀身一转,护持住己身,同时催动源力,脚下一点,便要朝后退去。

    可是已经迟了。

    轰轰轰……

    几声闷响过后,这人仰面飞了回去,重重地落在地上,喉咙一甜,也是鲜血喷出。

    “曹阳执事!”余下几个问情宗的武者大惊失色,急忙窜到这曹阳身边,查探他的伤势。(未完待续)i580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