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三百九十一章 辟海梭
    蛮侩的惨叫声让杨开等齐齐变色,纷纷释放神念回头查探。△,

    待看清他此刻的状况之后,众人又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时此刻,蛮侩不知何故,双手紧贴在那异域天金的石板上,仿佛被死死地吸住了一样,任他如何挣扎也是摆脱不得,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那石板竟在吞噬他的气血精华,速度快的超乎想象,肉眼可见地,殷红的气血之力被那石板吞噬殆尽,本来毫不起眼的石板在极短的时间变得通红如血,散发着阵阵令人作呕的气息。

    “大师救我!”蛮侩竭力大吼,慌乱无比,若他早知道这石板如此诡异,肯定不会贸然触碰的,可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

    这才几息功夫,他便感觉虚弱了一半,若是再过一会儿岂不是要被吸成肉干?

    杨开等人齐齐朝桑德瞩目过去,想知道他要怎么做。

    桑德急忙道:“稍安勿躁,老夫这就过来!”

    说话间,他果然直奔蛮侩去了。少顷,那边传来一阵阵剧烈的力量波动,似乎是桑德正在努力营救蛮侩,但具体情况如何谁也没法看清,因为被桑德这么一搅和,杨开等人释放出去的神念都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干扰。

    不大一会儿,蛮侩的声音逐渐消失。

    桑德阴沉着脸从那边徐徐返回,来到众人面前时,一脸沉痛道:“蛮兄他……不幸去了。”

    蛇娘子沈非两人面色微变,目光阴沉地望着桑德,杨开也是脸色如水。

    蛮侩实力有多强,他们大概都知道,可这样一个家伙,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死了。可见绝对是中了什么不得了的禁制和陷阱,换做蛇娘子和沈非中了的话,只怕也好不到哪去。

    “真是可恶,那镇龙石上竟藏有噬灵大阵,老夫一时不察未能发现,让蛮兄遭这无妄之灾。真是可悲,可恨!”桑德哀叹一阵,语气低沉,似乎在为蛮侩的遭遇而感到痛心。

    他顿了一下,抬眼道:“希望蛮兄的遭遇没让几位蒙上什么心理阴影!”

    几人都漠然不语。

    蛮侩遭遇这事,也不知道是真的桑德失察,没能发现那噬灵大阵还是他本就知道故意不说,让蛮侩去送死。不管怎样,大家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而且死的只是个外人,自然不可能在这里打退堂鼓。

    只是这事之后,无论是谁,都不敢再掉以轻心了,这帝阵师的老巢,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是致命的。

    “几位若是没意见的话,就继续跟老夫走吧。”桑德扫了一圈众人。

    杨开淡淡道:“大师,你准备了五人之数。如今少了一个,接下来没问题?”

    桑德道:“没什么大问题。老夫寻蛮侩,主要就是要他推开那镇龙石,他不是已经完成了任务?剩下的本就不需要他出什么力气。”

    “原来如此!”杨开咧嘴一笑,“那很好啊,大师继续带路吧。”

    桑德点点头,果真前头领路去了。

    剩下三人对视一眼。也都漫步跟上。不过经由杨开刚才那么一问,三人几乎可以确定,那镇龙石上隐藏有噬灵大阵一事,桑德绝对是知道的,他也知道蛮侩推开那石头之后会遭遇什么。只是故意不说。换句话说,推开镇龙石后,蛮侩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是生是死都无所谓。

    这老家伙平时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其实也是一肚子坏水,让蛇娘子和沈非二人都不得不对他防备一二。

    一路通行,竟是没有遇到半点阻碍。

    这里确实是一个强者留下来的洞府,内部空间宽敞,洞壁两旁镶嵌有发光的奇石,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让整个洞府都显得不那么昏暗。

    半个时辰后,众人足足往地下走了有上千丈左右,这才忽然来到一个巨大的石洞中。

    这石洞的四周石壁上倒挂着钟乳石,水滴往下滴落溅射出清脆的声响。

    而来到这里之后,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被安置在正中心位置处的一物吸引了过去。

    那赫然是一艘长达七八丈有余,通体曲线流畅,呈现出梭形的秘宝,道道器韵流转其上,让这秘宝看着就极为不凡。

    来到此地之后,桑德的目光一下子明亮起来,站在原地死死地盯着那梭形秘宝,一刻也舍不得离开。

    而杨开等人也都看的目光惊异连连。桑德带他们来这里取一件可以离开寂虚秘境的工具,这一点他们都是知道的,此刻见到这东西,自然是有了一些联想。

    “大师,这难道就是……”蛇娘子第一个忍不住,开口问道。

    沈非虽然没说话,但那殷切的眼神却是深深地出卖了他。

    “不错!”桑德重重颔首,“这便是老鬼炼制的辟海梭!虽不是帝宝,但差的也只是帝韵而已,有了它,老夫便可离开这寂虚秘境!”

    他一脸激动的样子,情绪极为亢奋。

    沈非和蛇娘子也是欣喜若狂,浑然没想到这一趟竟是如此轻松。

    毕竟这次跟着桑德过来,除了在进入小岛之前需要五人合力破除那水光十色大阵之外,其他的似乎也没遇到什么困难,唯独蛮侩遭遇了不幸,他们也仅仅只是跟着桑德来此,就见到这个特殊的工具,简直就是唾手可得啊。

    “大师,离开之时可别忘了我们的功劳!”沈非连忙提醒了一句。

    桑德嘿嘿一笑,道:“自然是不会忘记的。”他顿了一下,接着道:“老夫此前交予你们的阵旗,可都还在手上?”

    几人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都将之前拿到的阵旗取了出来,这些阵旗本是用来破除水光十色大阵的,破除了之后桑德也没有收回,众人便自己收了起来。

    “很好。”桑德微微一笑,“这辟海梭附近还有个阵法需要破除,老夫需要借助尔等之力!”

    蛇娘子忙道:“大师尽管吩咐就是!”

    事情都到了这个程度,她自然是非常合作,早已忘记了惨死的蛮侩。

    “都跟我来吧!”桑德一挥手,率先朝那辟海梭飞了过去,几人急忙跟上,一个个暗自激动,心情火热。

    不等飞到那辟海梭近前,桑德身在半空之中,忽然伸手结印,口中轻吐一个字,紧接着,以极快的速度朝前窜去。

    听到他吐出那个字的瞬间,杨开等三人就面色微变,感觉到了不对,待看到他竟迅速飞开,哪还不知道这老东西有诈?

    三人大惊之下,正欲追过去的时候,一声爆响忽然从沈非手上传出。

    他拿在手上的那杆阵旗竟忽然爆炸开来,狂暴的力量波动掀起,溅射十方,沈非直接被炸的七荤八素,一身护体源力瞬间崩灭。

    还不等他回过神,又一声爆炸的声响传出,这一次却是蛇娘子手上的阵旗爆开了。

    紧接着是杨开手上的,三杆阵旗连环爆鸣,威力极为恐怖。

    但沈非等人也都不是弱者,尽管一时不查着了道,却依然纷纷祭出防御秘宝催动源力守护己身,险之又险地才避免当场死亡的厄运。

    忽然遭遇这样的偷袭,而且还是桑德下手的,沈非和蛇娘子自然是暴怒非常,待抗过那爆炸的冲击之后第一时间便想要去找桑德算账。

    可让他们面色大变的是,这一瞬间他们竟是浑身酸软,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了,直接从半空中重重跌落,摔在地上,跌的晕头转向。

    杨开看起来也没好到哪去,跌落在那两人身旁,动也不动。

    “有毒!”沈非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哪里还不知道那阵旗不但被桑德加入了爆裂的禁制,炼制的材料也大有问题。恐怕早在他将那阵旗交给自己等人破解水光十色大阵的时候,就已经谋划这件事了。

    桑德的身影慢慢地从一角处走来,步伐不疾不徐,一副老神在在的目光,目光清冷地凝视着躺在地上三人,不带丝毫怜惜。

    “大师,为什么要这样做?”蛇娘子一万个想不通,自己也表现出要对他怎样的意图啊,而且那辟海梭一看便内部空间巨大,最起码也能装下十几二十个人,桑德东西都还没到手呢,为什么就忽然翻脸了?

    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桑德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沈非也是痛心疾首地望着桑德。他早知道桑德不可信,却也没想到这老家伙翻脸这么快。他本以为即便桑德要翻脸,也是等到取的那辟海梭之后的事了。

    “几位勿怪,老夫也是不得以而为之!”桑德淡淡地说了一声,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反而双手迅速掐动印决。

    伴随着他印决的变幻,一阵奇异的声响传出,三人扭头望去,顿时都有些头皮发麻。

    只见地上不知从哪多出来孔洞模样的东西,此刻正在潺潺地往外冒着殷红的鲜血,这些鲜血顺着地面上的一些阵法纹路朝四周扩散,逐渐汇聚出一个玄妙的图案来。

    这鲜血的味道很新鲜,而且蕴藏的气息也让人感觉熟悉。

    “蛮侩的血!”沈非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阵发白。(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