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三百八十五章 长处和短板
    等了足足一个时辰,也不见桑德的踪影,正当杨开极为不耐,怀疑桑德是不是在骗他的时候,对面那少妇忽然取出一个传讯珠,皱眉查探起来。

    这个异动引起了杨开的注意,如果这个美貌少妇是桑德邀请的帮手,那从她身上肯定可以寻找到一些线索的。

    少妇很快就将传讯珠收了起来,然后飞身一纵,朝大海深处射去。

    猜错了?杨开愕然,这少妇一言不发就离开了码头,难道说她不是跟自己一伙?

    就在杨开疑神疑鬼的时候,耳畔边忽然传来了一个酥柔的声音:“一盏茶后动身,海上等你!”

    这声音绝对就是那少妇传音过来的,联想到她之前取出传讯珠的一幕,杨开立刻明白,应该是桑德偷偷地给她传讯,然后又让她转告自己。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杨开微微一笑,暗想桑德这人行事也真是够谨慎的。不过这恐怕还真怪不到他,桑德在通天城太出名了,肯定也很容易被人给认出来,若是叫人看到他在码头处带人出海的话,势必会引起一些人的警觉,比如说通天岛主和冰心阁主二人。

    ↑如今桑德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通天城,事后才悄悄地给少妇和杨开传讯,足见此人行事之周密。

    如那少妇所言,杨开在码头处等候了一盏茶功夫,这才忽然身形晃动,消失在了原地。

    那一直藏在暗处监视他的武者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看到杨开身子一阵模糊,便一下子不见了,心中大惊之下,连忙给余乐平传讯。

    不大片刻功夫。暴跳如雷的余乐平急匆匆地来到了码头处,面色阴沉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很快将目光定格到了大海深处。

    城内不见杨开返回的踪影,码头处没有,那唯一的解释便是杨开已经出海了。

    这种天赐良机,余乐平自然不愿错过。当下便祭出一艘楼船,带着一批人手冲出码头,航向大海深处。

    ……

    杨开在大海上飞了不到半刻钟,就遥遥地看见一艘楼船停泊在那里,甲板上隐约有几道身影,正朝他所在的方向观望,见他出现之后,其中一人立刻挥动了一下手上的一面旗帜。

    杨开见此,也没有犹豫。朝那楼船处激射过去。

    少顷,他落在了甲板上,举目望去,这甲板上站了四个人,先前杨开看到的那名美艳少妇赫然就在其列,此刻正笑吟吟地盯着他,上下审视不停,仿佛要从杨开身上瞧出一朵花来。

    而另外两人杨开自然都不认识。其中一个,生的熊腰虎背。壮硕如塔,一身魁梧的肌肉就好似最精美的艺术品,散发着独有的色泽和力量的美感,这人竟比杨开还高出一个脑袋,单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极为猛烈的压迫感。

    另外一个男子倒是看着不太出奇。普普通通,浑身上下没有什么特色,仿佛丢到人群中就找不出来的那种,不过这人神情极为冷漠,而且看他所站的位置。杨开也知道这人必定是个极为自傲的人,因为他与那美艳少妇和魁梧壮汉都拉开了一些距离,似乎不屑与这两人为伍的样子。

    刚才自己上船的时候,他也是随意地瞥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一副入不得他法眼的模样。

    这船上的第四个人,自然就是桑德了。

    他似乎是使用了什么改变面貌和自身气息的秘宝,若不是杨开先入为主,恐怕还认不出他。此刻的桑德一改先前老者的模样,而是化身成了一个中年男子。

    难怪他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通天城,有这神奇的秘宝辅助,还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

    “人齐了。”桑德化身的中年男子见杨开到来,沉声说了一声后,手掐灵决,催动楼船朝前航行。

    “这人虽然齐了,但是大师你是不是该给我们介绍一下啊,大家知根知底也方便合作啊。”那美艳少妇忽然咯咯一笑,笑声如铃音般清脆悦耳,似乎还掺杂了一些魅惑之意,让人听的心神一荡。

    她在说话之时,竟是施展出了媚功,甲板上立刻飘荡起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让人嗅入鼻中,浑身燥热。

    “蛇娘子,你在找死么?”那自恃甚高的青年男子忽然冷哼一声,平淡无奇的双眸陡然爆射出精光,冷冷地盯着美艳少妇道:“再不收起你这媚功,我现在就把你丢进大海中喂鱼!”

    被唤作蛇娘子的少妇淡淡一笑,对那青年的威胁一点也不没放在心上,只是笑吟吟地道:“这么大火气做什么,人家好怕怕啊。”

    她说话之时,一阵奇异的声响忽然从甲板上传出。

    杨开定眼望去,头皮一阵发麻,这甲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许多古怪至极的蛇蟒,大大小小不一而足,看起来都毒性猛烈的样子,而且此刻这些蛇蟒竟全都围绕在那青年的身旁,将他包围的水泄不通,不断吞吐着蛇芯,看起来渗人至极。

    “装模作样!”青年面不改色,视那些蛇蟒于无物,一脸平静地望着蛇娘子,似乎一点都不惧怕她的样子。

    两人一上来就把气氛闹的这么僵,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就有什么恩怨。

    “谁敢再吵,现在就滚下老夫的船!”桑德冷哼一声,一双威严的眸子扫向四周,蛇娘子和那青年立刻都不吭声了。

    若桑德只是个炼器大师,在这寂虚海上未必就能镇的住他们这种桀骜之辈,关键桑德不但是个炼器大师,本身实力也丝毫不逊于他们。

    “把你的这些宠物收起来,老夫看着心慌!”桑德瞪了一眼那蛇娘子说道。

    蛇娘子抿嘴一笑,娇滴滴地道:“大师有命,奴家自然不敢不从。”

    她将玉手放在红唇边,轻轻地吹了个口哨,遍布在甲板上的那些毒蛇顷刻间退散的一干二净,也不知道它们都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桑德道:“其实你们各自应该都听过彼此的大名,只是可能以前没见过而已,也无需老夫来多介绍什么,自己报个姓名就是了。”

    蛇娘子颔首道:“也是,妾身见过几位哥哥,接下来的旅途还请多多关照哦。”

    她说话间,一双媚眼秋波不断,那语气酥酥麻麻,及能挑拨人的。

    那自傲的青年冷哼一声,道:“沈非!”

    说完自己的名字,便没有下文了,对他来说,仿佛多说一个字都是耻辱。

    那魁梧壮汉则是嘿嘿一笑,挠了挠头,嗡声道:“我叫蛮侩!”

    他看起来憨厚至极,但谁都知道若是被他这外表给欺骗了,那倒霉的可就是自己了,能在通天岛上混出名堂的家伙,没一个是简单的,简单的人都已经死了。

    “果然是蛮哥哥!”蛇娘子美眸一亮,似乎对蛮侩的大名早有耳闻的样子,说话间,将娇躯贴了过去,娇滴滴地道:“妹妹一直久仰蛮哥哥大名,今日总算有幸得见,真是名不虚传啊。”她一边说着话,一边伸出纤纤玉指,在蛮侩臂膀壮硕的肌肉上轻轻抚摸,一副食指大动的诱人表情,连呼吸都微微急促,眼角泛着春光。

    蛮侩很配合地鼓起自己的肌肉,嘿嘿一笑,道:“妹妹若是喜欢,尽管摸就是了,我蛮侩也就这一技之长!”

    蛇娘子舔了舔红唇,道:“不见得吧?蛮哥哥难道就没别的长处了?”

    蛮侩嘿嘿笑道:“自然是有的。”

    “有多长?”

    “足够探明妹妹的深浅了!”

    “那咱们可得多多亲近亲近了。”

    这一对狗男女,在这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不知廉耻地这般打情骂俏,一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的样子,让杨开等人都瞧的一脸黑线。

    “这位朋友叫什么?似乎面生的很啊!”沈非似乎懒得去看那奸夫淫妇,一转头望向杨开问道。

    他这话一出,蛮侩和蛇娘子也都朝杨开关注过来。

    杨开微微一笑,抱拳道:“杨开!”

    “杨开?”沈非眉头一皱,与蛮侩两人眼神一交汇,都瞧出了彼此的疑惑之意,因为两人压根就没听过杨开的名字。

    “原来是杨小哥啊,失敬失敬。”蛇娘子丢下了蛮侩,一下子来到杨开身边,娇躯贴着他,媚眼如丝道:“小哥哥可有什么长处?跟妹妹说一声好不好?”

    杨开黑着脸,道:“没有没有,我浑身上下全是短板,半点长处也无。”

    “怎么会呢。”蛇娘子咯咯娇笑起来,“是男人,就该有长处啊,小哥哥别这么害羞嘛。”

    杨开脸一冷,道:“阿姨你多大了,叫我哥哥,要点逼脸可好?”

    蛇娘子面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起来,整个人都冒出了寒气,扭头望着桑德,道:“大师你从哪找来的这人,我要撕了他的嘴,行不行?”

    桑德面色一沉:“看样子老夫刚才的话你没记在心上啊。”

    蛇娘子气的花枝乱颤,咬牙道:“大师,你邀请的蛮哥哥和沈非我都早有耳闻,也都是岛上出名的独来独往的强者,可这小子算哪根葱,也有资格与我们共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