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三百二十章 实力为王
    接下来的半日功夫,鬼祖几人也询问了一下杨开在进入星界之后发生的事。⊙

    杨开并没隐瞒太多,将自己的经历娓娓道来,听的鬼祖等人心里七上八下,纵然明知杨开会在种种危机面前化险为夷,可还是忍不住为他捏了一把汗。

    众人这才发现,杨开在这几年内的经历比他们要丰富多了,也危险多了。可是杨开的成长却比他们更快,走的更远,这让几人不禁有些汗颜,平白生出一种英雄暮年的感觉。

    半日后,众人才散去,各自找房间休息调养。

    杨开去找了一下叶菁晗,让她帮忙寻找几味药材。

    炼制那般凝丹不是太难的事,杨开只是手上没有材料而已,否则在这楼船上便可开炉炼制。几种药材也不是太难找,杨开自然可以放心地交给叶菁晗去处理。

    这点小事,她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当即传讯回宗。

    楼船继续前行,前后不过两日功夫,便已进入千叶山腹地。

    某一刻,正在打坐中的杨开忽然感觉船身一震,紧接着,嗡鸣声起来,楼船徐徐停了下来。

    他睁开眼睛,意识到应该是到地方了,这个念头才刚冒出来,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叶菁晗的声音随即响起:“杨少,我们到了。”

    杨开起身打开房门,冲叶菁晗微微一笑,示意她前头带路。

    不大一会儿,两人便来到了甲板之上,鬼祖等人和千叶宗的弟子们早已聚齐,似乎只差他一人。

    见他出来之后,鬼祖等人也都纷纷朝他望来,面含微笑。

    “爹爹!”叶菁晗忽然娇呼一声。从楼船上一跃而下,飞扑到一个老者的怀中,紧紧地抱着他,抬头道:“你怎么出来了?”

    那老者看着年事已高,一头白发,虽然精神还算不错。可气血之力明显已经开始衰弱,换句话说,他在武道上已经开始走着下坡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修为会越来越低,气血之力也会越来越弱,若不能晋升帝尊,不出十年便会陨落。

    而老者的面容看起来与叶菁晗有些神韵上的相似。

    杨开立刻明白,这老者便是千叶宗宗主叶恨。也是叶菁晗的父亲。

    叶恨微笑着,轻拍了一下叶菁晗的肩膀,道:“有贵客驾临,我自然是要出来迎接,倒是你,老大不小了还跟爹爹玩这些,叫尊客们看了笑话你。”

    叶菁晗皱着鼻子道:“谁说我老大不小了,我还没嫁人呢。”

    叶恨哈哈大笑:“明天就把你嫁了。”

    叶菁晗噘嘴道:“你敢!”

    说话间。杜宪等人也从楼船上飞身而下,来到叶恨面前肃容抱拳道:“见过宗主。”

    叶恨颔首道:“辛苦你们了。”

    杜宪道:“宗主严重。为宗门办事乃我辈本分,不敢居功。”

    叶恨满意颔首,这才将目光转向杨开等人,视线微微一转,便定格在杨开身上,微笑抱拳道:“这位应该就是杨大师吧?果然年纪轻轻。人中龙凤。”

    他显然早已从叶菁晗这边得到了不少情报,也知道叶菁晗这一趟把杨开带到千叶宗来是做什么,所以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有些激动,只不过压制的很好,谁也没瞧出来。

    杨开抱拳道:“晚辈杨开。见过叶宗主!”

    对待老者和长着,他向来报以应有的敬意,从不会因为实力的提升而有所轻视。

    “杨大师不辞辛苦远道而来,叶某感激不尽。”叶恨沉声道。

    杜宪等人听的一愣,不知道宗主这是要感激什么,全都以为叶恨一时口误说错了话,顿时表情古怪起来。

    叶菁晗并没有将杨开此行的真正目的告诉他们,他们自然不了解。

    并非是叶菁晗信不过这几人,只是这种事关系到千叶宗的日后兴衰存亡,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叶宗主客气。”杨开寒暄一声,目光微微一动,转到叶恨身边的另外一个老者身上,狐疑道:“这位前辈是……”

    这个老者一身皂衣,一直站在叶恨身边,一言不发,目光锐利,修为也有道源三层境的层次,看起来比叶恨差不了多少,体内源力雄浑精纯,在杨开与叶恨说话的时候,这老者一直冷眼旁观,并没有插话的意思,也没有要跟杨开打招呼的想法。

    不过在杨开看来,此人既然有道源三层境修为,又与叶恨站在一起,地位应该不低,出于礼节,他自然要问一下。

    叶恨微微皱眉,不过很快笑着介绍道:“这位是……”

    “老夫千叶宗副宗主石苍英!”皂衣老者直接打断了叶恨的话,目光阴沉地望着杨开。

    杨开眉头一皱,本能地感觉这老者对自己抱有一些敌意和排斥的意思。这让他忍不住又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对方,确信自己从未没有见过这个人,也从未与他打过什么交道,一时间心中狐疑不解,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叶恨在一旁打圆场道:“石副宗主乃本宗栋梁之柱,这些年多亏有他帮衬,千叶宗才能勉力支撑下来。”

    “原来是石副宗主,晚辈失礼了。”杨开倒也没太在意,微笑抱拳。

    那石苍英却是丝毫没有给面子的意思,闻言只是重重地冷哼一声,扭头望着叶恨道:“宗主大人,老夫本以为你不惜亲自出来迎接的必是什么经天纬地的青年俊彦,可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嘛,区区一个毛头小子,何等何能让你这般大动干戈?宗主你是老糊涂了。”

    这话不但把杨开贬的一无是处,甚至连叶恨都骂了进去。

    一言出,气氛一下子压抑起来,千叶宗几个弟子虽满面恼火却不敢吭声。

    叶恨也时满脸尴尬之色,他显然也没想到石苍英竟如此不识大体,当着杨开的面就说出了这些话,让人根本无法下台。

    石苍英又道:“更何况,这几人前两日才刚刚大闹了城主府,不但得罪了骆城主,还得罪了许多宾客,老夫听闻连天极殿的柯大人被他们活生生打死,甚至连天照宫的邱少宫主都被打成重伤!如此凶徒,若进了我千叶宗那还了得?”

    叶恨皱眉道:“石兄,事情不是你说的那样,其中有些原委……”

    石苍英道:“事情始末老夫了解的一清二楚,无需宗主讲解。骆城主不过是纳一房小妾罢了,何罪之有,竟在众多宾客面前遭此侮辱!宗主,你若让这几人进入宗内那就是引狼入室!届时天鹤城,天极殿和天照宫方面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我千叶宗无力可挡!”

    此言一出,叶恨面色微变,显然对这几个势力也是极为顾忌的。

    鬼祖在那边桀桀怪笑一声,阴森无比,体表处黑气缠绕,一双如鬼火一般的眸子盯在石苍英身上,道:“听朋友话中的意思,倒是我们做错了?那骆津要纳我五妹为妾,我等就要乖乖合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石苍英冷冷地瞧着他,道:“实力代表一切,你等修为不过尔尔,能靠上城主府这颗大树是你们的福气,可你们却身在福中不知福,反而自惹祸端,引火上身,真是可笑至极。”

    “老匹夫放屁!”赤月气的脸色通红,咬牙叫骂了一声,娇喝道:“你怎么不把你老婆女儿嫁给那老狗,去靠他这颗大树,却偏偏要拿别人来说事。”

    石苍英闻言,神色一怒,体内源力骤然涌动起来,赤月一个道源一层境武者敢这么跟他说话,他自然有些无法忍受,不由自主地想要出手教训她一番。

    不过还不等他催动起力量,便忽然察觉到一双充满戏谑目光的眼睛盯着自己,在那双眼睛注视之下,石苍英莫名地打了个冷颤,有一种若是出手自己下场必定很惨的感觉。

    他扭头朝那边望去,正见到杨开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石苍英皱了皱眉,也没敢冒然动手,一脸傲然道:“老夫乃道源三层境强者,还无看骆津脸色行事,若尔等也有此等修为,自然可如老夫这般。”

    到了这时,杨开也知道为什么才初次见面,这个石苍英就对自己等人抱有敌意和排斥的感觉了。

    他分明是怕引火上身。

    毕竟前两日自己才在天鹤城城主府大闹过一场,得罪了不少势力,杀了不少人,其中有几个势力是千叶宗极为忌惮的,尤其是那天极殿和天照宫,皆有强者坐镇。

    以石苍英这等个性,他真正怕的不是杨开等人给千叶宗带来祸端,而是怕自己被殃及池鱼,所以一上来就对杨开等人很不客气,有点想立刻赶走他们,不让他们与千叶宗有半点瓜葛的意思。

    所以他才丝毫不顾及叶恨在此,也没有给杨开等人脸面。

    “老先生说的很有道理!”杨开忽然微笑地说了一句。

    “臭小子!”赤月俏脸一沉,瞪了杨开一眼,她也没想到在这种时候杨开不但没帮自己说话,竟还出口赞同那个讨人厌的老匹夫,这让她实在难以接受。

    杨开冲她一阵挤眉弄眼,微笑道:“实力为王,强者为尊,谁的拳头大谁就能说话,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是亘古不变的至理,难道不是么?”

    石苍英冷笑道:“难道你这小子年纪不大,却能看的如此透彻,好,很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