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三百一十一章 岳母大人
    少顷,杨开终于来到新娘子面前,伸手朝她那红盖头抓去。

    骆津神色微变,却依然按捺住没有出手,也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而四周宾客也在这一刻瞪大了眼珠子,齐齐朝新娘子瞩目,静待着激动人心的一刻。

    哗啦一声,红盖头飞起,露出一张略显妩媚的绝美容颜,让众多宾客都瞧的眼前一亮,心中艳羡不已。

    而那新娘子在恢复视野的一瞬间,一双美眸便朝杨开望去,那美眸之中满是激动和嗔怪之意,似是在责怪杨开这么久才把自己的盖头掀起来。

    杨开也长呼一口气,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冲新娘子咧嘴一笑:“前辈,还真是你啊!”

    “五妹!”柴虎也在那边轻声呼唤。

    新娘子转动眼珠子,朝柴虎瞧了一眼,满是感激的神色,今日她虽身不由己,但柴虎所做一切她都看在眼中,被那中年男子所控,暗地里冲柴虎下手,她也是自责不已,恨不能以身相替。

    “前辈不能说话?”杨开咧嘴冲新娘子微笑问道。

    新娘子恶狠狠地瞪了杨开一眼,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

    杨开讪讪道:“那也不能行动咯?”

    新娘子眨了眨眼睛。

    听杨开所言,众多宾客都露出疑窦之色,因为他们能感觉的到,杨开是道源两层境修为,而新娘子只有道源一层境,可是杨开竟然称呼这新娘子为前辈。

    这是什么情况?

    柴虎也是一脸茫然地望着杨开,道:“小兄弟认识我五妹?”尽管之前就有所猜测,可此刻亲眼见到杨开与自己五妹一副及其熟稔的样子。柴虎还是有些惊讶。因为据他所知,五妹和大哥等人在星界里并没有什么熟人。

    杨开笑道,表情古怪道:“认识,当然认识!赤月前辈……可是在下的岳母大人啊!”

    此言一出,四方皆惊。

    无数宾客一下子张大嘴巴。傻傻地望着杨开,似是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而更有不少人,都是表情古怪,瞧一眼赤月,又瞧一眼骆津,神色不断变幻着。

    杨开称呼新娘子为岳母大人。这岂不是说眼前这位待嫁的新娘子已然已经生儿育女了?而威名赫赫的天鹤城城主竟是对此毫不知情,甚至还要将其纳为妾室?

    想明白这一点,不少对城主府有意见的武者都流露出暗爽的表情,瞧着那边面色铁青的骆津,似乎看到他头顶上盯着一顶大大的绿帽子。散发妖娆的光辉。

    杨开在说完那话之后澎湃的心情总算是平静下来,眼前这新娘子,赫然便是与杨开一道破开幽暗星天地封印来到星界,那妖星帝辰的妖王赤月!也正是扇轻罗的义母。

    最初见到新娘子的时候他还没太在意,只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可是当新娘子动用力量偷袭柴虎时,他就发现那妖元的波动自己有些熟悉了,暗暗猜测新娘子自己必定认识。

    仔细一想。才觉得她可能就是赤月,这才非要一睹芳容,他故意当中说出凌霄宗三个字。就是试探新娘子的反应,而新娘子的表现也确实如他所想,正是在那一刻,他确认了心中猜测,只是被骆津阻拦,闹出一些麻烦而已。

    此刻见到赤月真容。杨开也是松了一口气,内心深处暗暗振奋不已。

    当日在那星光通道之中。他与其他五位虚王三层境强者因为一些变故分散开来,甚至连流炎和石傀小小都下落不明。

    这么长时间下来。他只因机缘巧合找到了流炎,让她重回自己身边,可是小小和其他人到底在哪他却一无所知。

    杨开一直很挂念他们,不知道他们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星界会如何生存。只是星界广袤,他一无人脉二无靠山,根本无力去打探什么。

    这一次能够碰在天鹤城里碰到赤月,简直就是个奇迹。

    若非他答应叶菁晗去千叶宗一趟,必定不会露出天鹤城,若不是半途叶箐晗收到叶恨传讯,让她来参加这纳妾大典,他也会与赤月失之交臂。

    种种巧合,才造就今日的偶遇,果真是人生无常,天道有常,一时间杨开唏嘘不已。

    “小子你在胡乱称呼些什么?”骆津果然忍受不了这样的侮辱,漠然片刻后猛地大吼一声。

    柴虎也是惊了,愕然地望着赤月,咕咚吞咽一口口水,艰涩道:“五妹她……还有子嗣?”

    赤月安静地站在那里动弹不得,但一双脸颊却是窜出两团红云,嗔怒地瞪着杨开,似是在责怪他口不择言,败坏自己名声。

    杨开讪笑道:“柴兄误会了,赤月前辈有一义女,是义女!”

    柴虎闻言一笑,洒脱道:“不管是义女还是亲生,总之你与我们也是一家人了!”

    杨开道:“柴兄所为,杨某看在眼中,在下先替岳母大人谢过柴兄拔刀相助!”说着,他一抱拳,躬身行礼。

    柴虎摆手道:“五妹身陷囹圄,这是柴某应该做的,小兄弟你还是先看看怎么将五妹身上的禁制要紧!”

    杨开颔首,瞧了一眼赤月,沉声道:“前辈,得罪了!”

    说话间,他一手抓住了赤月白嫩的手腕,体内源力涌动,朝她经脉之中灌入。

    赤月娇躯微微一震,有些惊讶地望着杨开,之前她被那红盖头遮盖,也无法看到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杨开与不少人大战一场,此刻一察觉到杨开源力的精纯和雄浑程度,不禁神色一震,暗暗钦佩不已。

    她如今也是道源境的修为,自然知道这个境界之上力量的差距。她能清楚地感觉到,杨开体内的源力已经转化完毕,早已不是自己能够相提并论的。

    回想当初一起来星界的时候,自己的修为还高他一个小层次,可是今日再见他竟已遥遥领先。

    这才不过短短两三年的时间而已!

    赤月很是好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杨开到底经历了什么,竟能有如此成长。

    就在赤月暗自震惊之时,杨开已沉神查探起来,少顷,杨开眉头微皱,自语道:“果然不是什么秘术,也无禁制之力的痕迹……”

    赤月闻言,不断地给杨开打眼色,似是想告诉他什么,但神念无法释放,也不能开口说话,根本无能为力,一时间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骆津远远地望着这一切,只是冷笑不断,却没有半点干扰之意,似是对那中年男子所动用的手段有十足的信心,觉得以杨开之能根本不可能解除。

    “到底是什么东西……”杨开眉头皱成了一圈,细细地查探,不放过一丝一毫可疑之处,那些宾客们也都好奇地张望,同时也对那中年男子生出浓浓的忌惮之色。

    杨开有多强,他们可是亲眼见识过的,但以杨开的能力竟都没法找出控制之法,可见那中年男子的手段之诡异。

    这样的人若是与之交流,必定得小心提防,否则一旦让他施展出这诡异手段控制住自己,那自己就成了行尸走肉了。

    “你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控制了新娘子?”叶菁晗见杨开在那边忙活半天也不得要领,忍不住好奇地问了起来。

    中年男子闻言不断地摇头,道:“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哪敢透露出什么线索?一家老少都在天鹤城内,一旦他透露出这个秘密,那便是为家族引来祸端,骆津必然不会轻饶了他。

    “没胆的家伙!”叶菁晗唾弃道。

    中年男子一脸灰败,也无力反驳,只能默默不语,望着杨开的表情充满了忌惮。

    “咦……”蓦然间,杨开像是有了什么发现一样,神色一震,神念沉在赤月腹部丹田的某一处位置仔细查探起来。

    又过了片刻,他才眼前一亮,低呼道:“傀芽?竟是傀芽?”

    此言一出,那中年男子一下子张大了嘴巴,满眼惊骇地望着杨开,呼道:“你怎么可能认得此物?此物早已绝迹,不可能有人认得。”

    “还真是傀芽啊?”杨开却一扭头,朝那中年男子咧嘴一笑,道:“本来还不敢确定,不过听朋友这么一说,那就是傀芽无疑了。”

    中年男子表情一呆,旋即大怒道:“你诓我!”

    杜宪一巴掌拍在这中年男子的脑门上,将他打的一个趔趄,讥笑道:“智商是硬伤啊,哎!”

    杨开大笑道:“谢啦!”

    中年男子一阵失魂落魄,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他扭头惊恐地望着骆津道:“城主大人,这可不是我告诉他的,我没有给他透露出任何信息啊,是他自己发现的。”

    “废物!”骆津冷哼一声。

    中年男子表情一僵,有气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浑身都没了力气,不过下一刻,他便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色厉内荏地冲杨开大叫道:“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没有我的独门秘术,你根本不可能将它驱除,你若想你这位岳母大人安然无恙,就乖乖地让他们放了我,给城主大人赔礼道歉!”

    到了这时,他还想抱住骆津的大腿,期望能得到谅解。

    “让他闭嘴!”杨开不耐地低喝一声。

    叶菁晗干脆利索地一掌刀砍下去,直接将这中年男子打晕过去。(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