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三百零七章 纯属私事
    千叶宗几人乍听杨开这么说,都狐疑地朝他望去,一脸茫然。△¢

    杨开咧嘴一笑,低声道:“城主大人一副成竹于胸的模样,岂会没点准备?”

    杜宪面色微变,似是想到了什么,同样低声回道:“杨少的意思是说,他准备……”

    杨开摇了摇头,示意他静观其变。

    那边,凤冠霞帔,头顶着红盖头的新娘子一步步来到柴虎面前站定,柴虎望着她,那独目之中可见欣喜之色,开口道:“五妹且站到一旁替我掠阵,我再让这老匹夫将大哥他们放出来,然后我们就远走高飞,再也不回这天鹤成!”

    那新娘子一言不发,乖乖地走到柴虎身边站定。

    “阁下今日在我城主府大闹一场,坏本座颜面,你觉得……能走的掉?”骆津面露讥讽之色,冷哼一声。

    “事在人为!”柴虎以冷笑回应。

    骆津大有深意地一笑,道:“本座觉得……你还是留下的好!”

    柴虎面色一变,正欲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背后一股凉意袭来,下一刻,一只手掌摁在了自己后背上,澎湃的力量涌入体内,让他浑身巨震之下,直接飞了出去。

    身在半空之中,他满眼不可置信地扭头回望,待看到那出手之人到底谁之后,满眼的悲恸和绝望。

    碰……

    柴虎落地,砸烂桌椅,却很快爬起,不过在那一掌之下,他似乎受了不轻的伤势,所以站起身的一瞬间便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来。

    刷刷刷……

    城主府的强者们一下子窜了过来,几只手掌同时摁在他身上。掌心处力量涌动,却是蓄而不发。

    今日毕竟是城主大人的纳妾大典,实在不宜见血光,若非如此,柴虎此刻只怕已是死人。

    被制之后,柴虎踉踉跄跄。似乎有些站立不稳,一脸伤痛绝伦地望着那新娘子,口中溢着鲜血,悲呼道:“五妹……这是为何……”

    之前那出手偷袭他,直接将他重创之人,赫然便是他此行所要解救的新娘子,直到现在他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不但柴虎怔住,就连四周宾客都张大了嘴巴。看的目瞪口呆,唯有骆津,似是早有预料,面含微笑。

    杨开霍然起身,目光灼灼地朝那新娘子望去,神色变幻不已。

    “妖气?”叶箐晗眉头一皱,手捂住红唇,低呼道:“这新娘子。竟是妖族之人?”

    刚才新娘子动手的那一瞬间,虽然短暂无比。但她所施展出来的力量却与源力大不相同,带着一股纯正的妖元气息。

    虽说也有人族武者修炼了妖族功法或者秘术,让自身力量接近妖元之气,但绝对不会这么纯正。由此看来,这个新娘子竟然不是人族,而是妖族的一员。

    星界之中并非没有妖族。只是妖族鲜少会来人族区域活动,即便有也是极少的,而且会极力掩藏自己的行踪,毕竟种族不同,难免会有人在见到妖族之后起什么异心。

    如叶箐晗一样察觉到这一点的人不在少数。一时间都好奇地朝新娘子望去。

    而从新娘子刚才动手时弥漫出来的力量波动来看,她赫然还是一位道源一层境的武者。

    “杨少,你怎么了?”杜宪瞧见杨开神色不对,连忙问了一句。

    杨开却没有理会的意思,只是死死地盯着那新娘子,身躯微微颤抖,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带下去好好看着,待大典之后,本座再与他仔细聊聊!”那边,骆津一挥手命令道。

    那几个城主府的护卫颔首,齐齐出手封印住了柴虎的修为,便要将他押下。

    “不要!”没想到就在这时一声娇呼传来,然后众人就见到脱离虎口的骆冰竟直直地朝柴虎冲了过去,冲那几个护卫一阵拳打脚踢,将他们使劲拨开,然后张开臂膀挡在柴虎面前,不断地摇头道:“不要过来!”

    她一副要保护柴虎的架势,让宾客们又是一阵瞠目结舌,完全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毕竟柴虎之前拿她做人质众人可是看在眼中的,如今她一朝脱困不是应该赶紧远离柴虎么?怎地又自投罗网了?

    “冰儿你在胡闹些什么!”骆津大怒,他今日可被自己这女儿给气的不轻,三番两次地顶撞忤逆自己,而且竟还要保护这个破坏自己大典之人的安全,他怎能不怒。

    “爹爹,柴大哥他昨日救了我一命,是女儿的救命恩人,你不要为难他。”骆冰带着哭腔央求道。

    骆津眼帘一眯,道:“救命恩人?”

    骆冰道:“是的,昨日女儿遭遇危险,是柴大哥救了我……”

    “昨日?”骆津眉头一皱,冷声道:“昨日你不是与邱公子一道出去的么?怎地这人又救了你?”

    骆冰摇头道:“事情原委女儿会细细与爹爹说明的,你现在不要为难他,让他走吧。”

    那边邱雨一听,顿时脸都白了,一个闪身窜到了骆冰面前,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道:“冰妹妹,不要胡闹了,城主大人不是说了不伤他么,你乖乖听话。”

    骆冰摇着头,道:“那现在就放他走!”

    骆津眼中闪过一丝不耐,冲邱雨道:“邱公子,小女不懂事,带她下去休息。”

    邱雨颔首:“尊大人之命!”

    说话间,伸手在骆冰身上一拍,骆冰立刻软绵绵地倒了下去,虽然神智清醒,却已无力行动,邱雨将她拦腰抱起,便要朝后堂行去。

    那柴虎在被那新娘子打伤之后,便仿佛失了魂魄一样,对眼前的一切都不为所动,直到这时,他才红着一只独眼,咬牙道:“五妹,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你真的是自愿嫁给这老匹夫?”

    骆津冷笑道:“本座已给足你颜面,你若再不识抬举,休怪本座对你不客气了。”

    一旁宾客叫道:“城主大人也无需太过仁慈,此人之罪,罪无可恕!”

    “正是,新娘子与城主大人恩爱有佳,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的共正枕眠,天设一对,地造一双,岂是你这卑鄙小人可以轻易拆散的。”

    “我不信,我不信!”柴虎竭力嘶吼。

    “冥顽不灵!”骆津冷哼,沉喝道:“那你便在一旁仔细看着,拙荆是不是自愿与本座成亲!”

    话落之后,骆津扭头四望,面色阴沉地道:“还有哪位朋友不同意这门亲事的,都站出来,本座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今日他被人搅了大典,颜面损伤,有意立威挽回威严,说这话之时一脸的杀机。

    谁敢站出来再顶撞他?

    “城主大人说笑了,这世上总有那么几个人不识抬举,大人不必理会。”

    “是啊,让这种人坏了雅兴实在不值,继续,继续吧!”

    骆津这才面色稍蔼,冷哼道:“今日本是喜庆之色,本座也不愿大动肝火,若还有人不同意,大可直言相告。”

    他环视四周,众人都一脸赔笑。

    “我……”一人声音忽然响起,缓和的气氛陡然再度紧张起来,更有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朝声音来源之地望去,暗想这世上还真有不怕死的人啊,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敢唱反调。

    骆津也是脸色一厉,愤怒之情溢于言表,满眼的杀机朝一旁望去。

    只见那边一张最靠前的桌子上,一个青年笑吟吟地站了起来,举手道:“我……有那么一点点小意见,希望城主大人不要生气。”

    “千叶宗的人!”

    “竟是千叶宗的弟子,该不会是要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吧?”

    “这人看着好面生啊,真是千叶宗的人?”

    “还能有假,你没看到他与叶箐晗和杜宪等人坐在一处么?”

    “这下有意思了。”

    窃窃私语之声响起,当众人看清说话之人竟与千叶宗弟子坐在一块之后,立刻明白今日之事变得更复杂了。柴虎毕竟只是一个人,前来抢亲不成反被打伤不过是贻笑大方,可若是千叶宗趟进这浑水里,那搞不好就是两个势力彻底撕破脸皮,直接开战,这可是关系到方圆几十万里的大事。

    大堂门口处,邱雨本来抱着失去行动能力的骆冰快要离去,听到这话之后猛地顿住身形,回头望去,待看清说话之人到底是谁后,面色不禁微变:“怎么是这小子,太无法无天了吧!”

    “杨……杨少……”叶箐晗傻了眼,呆呆地看着站起身的杨开,手误着红唇,不知道杨开发什么神经竟要凑这个热闹。

    “杨少你做什么?”杜宪也是面色微变,瞬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他们虽然知道杨少并非千叶宗弟子,但旁人不知道啊,大家都坐在一张桌子上,旁人肯定会理所当然地猜测一番,杨开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反对这门亲事,让别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代表千叶宗行事一样。

    一旦有这个误会的话,只怕他们就再无法离开天鹤城了。

    一瞬间,杜宪的额头就冒出了冷汗。

    “私事!纯属私事!”杨开冲两人微微一笑,抬头朝骆津望去。

    骆津显然也一肚子茫然,瞧了杨开一阵后,道:“阁下也是千叶宗的?本座怎么从未见过你?”

    更让骆津不解的是,千叶宗这一群人竟然坐在最靠前的一张桌子上,这是什么情况?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