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三百零一章 你们都是坏人
    “既然死而无憾,那你们就去死吧!”

    就在那胖武者即将亲吻上骆冰之时,一个森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胖瘦两武者本来精虫上脑,热血上头,此刻一听旁人声音,顿如惊弓之鸟般乍起,浑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那胖武者猛地起身,还没来得及看清到底是谁在说话,便忽然见到一只拳头朝自己轰了过来。那拳头之上圣元跌宕,蕴藏了及其凶猛的招式,在他眼前不断地放大,遮蔽了所有光明。

    胖武者有心躲闪,却发现无论如何都躲避不开。对方的修为似乎要比他高出不少的样子……

    碰……

    闷响之声传出,伴随着胖武者的惨呼,他那肥硕的身躯直接仰面飞起,身在半空之中,整个头颅都如被砸碎的西瓜一样爆碎开来,红白之物溅射四方。

    “啊!”异变乍起,瘦武者惊叫一声,不过他还没回过神,自家兄弟便已惨死在面前。

    他连忙抬头去望,只见面前不知何时竟出现一个身形魁梧的披发壮汉,那壮汉似乎不知道跟谁战斗过一场,浑身鲜血淋淋,半边脸颊都被打肿了,眼睛里全是淤血,让人瞧着触目惊心,不敢直视,尤其是这家伙一只眼睛泛着白仁,没有半点黑色,更叫人浑身发冷。

    “你……你是什么人!”那瘦武者神念扫过,发现对方居然有虚王三层境的修为,一颗心顿时凉了一截。

    他与胖武者不过是虚王一层境的修为,对方却比他们要高出两个小境界,尽管看起来这披发壮汉也不是全盛状态,但就凭他刚才一拳轰杀胖武者的威势来看,自己也绝非对手。

    “送你们上路的人!”披发壮汉冷哼一声。铁塔一般的身子只在原地微微一晃,便忽然消失不见。

    瘦武者见此,顿时大叫道:“朋友有话好好说,我等与你无冤无仇,直接动手算怎么回事?”

    他口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却在第一时间祭出了自己的防护秘宝。化为一层光幕守护周身。

    那披发壮汉的声音忽然在他背后响起,冰冷至极,犹如死神的召唤:“跟你们这种欺男霸女的败类有什么好说的?去死吧!”

    话落,他手上忽然出现一柄砍刀,圣元灌入之时,砍刀之中传出虎啸之声,刀身之上更是浮现出一只巨大的虎头虚影,张开血盆大口朝那瘦武者咬去。

    瘦武者大惊失色,厉喝道:“老子跟你拼了!”

    他修为虽然低对方两个小层次。但若真的拼起命来,自觉还是有一线希望逃生的,胖武者之所以被一拳轰杀,不过是因为一时大意,连秘宝都没祭出的缘故。

    如今他防御秘宝守护周身,肯定不会被一击毙命的。

    但事情的发展却是超乎他的意料,对方那大刀劈砍过来,竟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直接破开了自己的防御。余势不减地切在他身上。

    “不……可能!”瘦武者怔在原地,望着自己胸口处那从肩头一路蔓延到小腹的巨大伤口,抬头望着披发壮汉,涩声道:“你是道源境强者?”

    刚才那一瞬间,他分明察觉到一股只有道源境武者才有的威势降临,而对方手上的大刀显然也是一柄道源级秘宝。所以才能轻而易举地破开自己的防御,给自己致命一击。

    “将死之人,何必多问?”披发武者冷哼一声。

    话落之时,那瘦武者浑身鲜血如喷泉一般喷涌出来,整个人一下子裂为两半。五脏六腑全部暴露出来。

    空气之中满是血腥之气!

    骆冰躺在地上,浑身剧烈颤抖,美眸瞪圆,牙关不停地打颤,一转头,干呕起来。

    她从小养尊处优,何曾见过如此血腥残忍的一幕?那强烈的视觉冲击让她一下子就承受不住了。

    呕了好一会,只把胆汁都吐出来了,骆冰才好受一些,苍白着小脸转头看向披发壮汉,一脸感激涕零的表情,颤声问道:“他们……他们死了么?”

    披发壮汉冷冷地瞧了她一眼,不知为何,那独眼之中竟闪过一丝浓浓的厌恶之色,也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只是冷哼一声,将自己的长刀收起。

    然后走到骆冰面前,伸手在她身上连点几下。

    骆冰被封印的修为一下子解开,圣元重新在经脉内流淌起来,她颤颤巍巍地站起身,一脸恐惧地望了下旁边那胖瘦武者的尸身,又赶紧撇开目光,手捂着小嘴,再次干呕。

    披发壮汉一言不发,只是站在原地冷眼旁观。

    好一会,骆冰才抬头,望着披发壮汉道:“谢谢你,谢谢你……”

    她口中道谢不断,诚心诚意。

    毕竟若不是这披发壮汉忽然现身,那刚才等待她的将是及其悲惨的命运。她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的危机,在那危机关头,她也不断地幻想有人能够现身救下自己。

    真的有人来救自己了,尽管这人看着有些吓人,相貌狰狞可怖,但骆冰却不知为何不是那么惧怕他,那壮如铁塔一般的魁梧身材,反而还给了她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让骆冰不禁幻想若是能在这般宽广的羽翼庇护下,自己以后也不会再遭遇不幸了吧?

    这种感觉是自己的父亲,乃至邱雨从来没有给予过的。

    她的心脏不知为何忽然跳动的厉害不少,一种古怪的感觉在心房之中慢慢滋生。

    “你……你叫什么名字?”骆冰怯怯地望着壮汉,轻声问道。

    披发壮汉瞧了她一眼,独目之中一片冷漠。

    骆冰被他盯得浑身发冷,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

    “柴虎!”那披发壮汉口中忽然迸出两个字来。

    骆冰闻言一喜,抬起头来,展颜一笑:“原来是柴大哥,我叫骆冰。是城主的女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说完之后,她一下子怔住。

    因为除了邱雨之外,她从来没有这么亲切地称呼过旁的男子,可是在这个壮汉面前,她却是很自然地将那个称呼喊了出来。没有丝毫不自在的感觉,反而在喊出之后,内心深处竟有一种雀跃的感觉,好似做了一件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自己这是怎么了?骆冰美眸里一片茫然。

    “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柴虎淡淡地回道,目光移向别处,似是不想让自己那可怖的面容吓到对方。

    “也是啊,我虽然不常出来,但柴大哥既然在天鹤城内生活,那定然是听说过我的。”骆冰抿嘴一笑。让这整个天地都明亮了不少。

    犹豫了一下,她开口道:“柴大哥,我……我迷路了,你能不能送我回家?”

    她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再加上刚才受了点惊吓,小脸还有些苍白,只怕是个男人听到这话都不会拒绝。

    柴虎颔首道:“可以!”

    骆冰一喜,道:“谢谢!”

    “但不是今日!”柴虎又冷冷地补充一句。

    骆冰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怔怔地望着柴虎,道:“柴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柴虎道:“我有一件事要请骆小姐帮忙。你跟我走一趟吧!”

    骆冰悚然一惊,回想起刚才那两人对待自己的场景,本来恢复了少许血色的小脸再次苍白起来,一边往后退去,一边摇头道:“你……你也要跟那两人一样对待我么?”

    “你想多了,我不会伤害你。当然你得乖乖的跟我合作才行!”说话间,柴虎便伸手朝骆冰抓去。

    “不要!”骆冰大叫,但柴虎的修为比刚才那两人还要高许多,她哪里能反抗的了?只是一瞬便被制。

    骆冰整个人如坠冰窖,今日这一连番的遭遇。比起她这一辈子遇到的都要跌宕起伏,她也没想到自己竟是前门驱狼,后门迎虎,不断地捶打着柴虎的胳膊,娇喝道:“坏人,坏人,你们全都是坏人!”

    柴虎不为所动,只是冷声道:“再乱动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骆冰闻言浑身一僵,但很快,就一张嘴朝柴虎的手背处咬去。

    这一口咬的结结实实,很快,骆冰的嘴中便被鲜血充溢,满嘴都是血腥的气息,却是兀自不松口。

    柴虎乃虚王三层境武者,若真有心摆脱骆冰的话,只需微微一用力,便可震碎她一口牙齿。

    但不知为何,柴虎却没有这么做,凝视着咬在自己手背上,不断吞咽自己鲜血却不松口,本能地保护自己的骆冰,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随即微微一阵叹息,掌刀一起,轻轻地砍在骆冰的颈脖上。

    这力道把握的相当好,骆冰只是嘤咛一声,便软绵绵地倒了下去,虽然昏迷,却有两行泪水从那眼角处徐徐滑落。

    接着,柴虎弯腰将她抱起,身形晃动间,消失在原地,只剩下之前那胖瘦武者的残躯遗留此地。

    天傀楼。

    杨开施施然返回,便见到叶箐晗正焦急在门口处度步,不断地朝外张望,见到杨开之后,似是松了一口气地迎了上来,道:“杨少,你去哪了?”

    杨开道:“随便转转。”说着话,他瞧了叶箐晗一眼,笑道:“怎么?担心我不告而别?”

    叶箐晗摆手道:“没有没有,只是不见了杨少踪影,问旁人也没有答复……”

    杨开道:“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不会失信的,恩,刚才走的时候本是想知会你一声,不过你房间中似乎不止一个人,所以就没打扰了,嘿嘿嘿!”

    叶箐晗一下闹了个大红脸,啐道:“讨厌!”

    她一跺脚,逃也似的跑进内堂。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