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两百九十七章 酒楼风波
    不但如此,他还忽然觉得浑身一轻,整个人一下子变得神清气爽,精神奕奕起来,体内源力流动的愈发迅猛。+

    察觉到这一点,杨开微微一怔,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这应该是自己心境上有了一些突破的缘故。

    他顿时喜形于色。

    看样子选择出来逛逛还真是个明智的决定。

    若是先前一直在天傀楼内打坐修炼的话,说不定会钻什么牛角尖,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机缘。

    等不多时,店小二便送来了上好佳肴和美酒,这店小二虽有吹嘘的嫌疑,但这酒楼里的酒菜也确实不错,所有食材都不是凡物,蕴藏了极大的能量,若真的常年服用,理论上是可以增进修为的。

    不过这种增进很微小,不如刻苦修炼来的扎实精纯。

    所以说,武者一般不会选择这种方式来提升修为,且不说每日在这里消费需要耗费大量的源晶,所得到的成长也极为有限,还不如老老实实打坐修炼去。

    但杨开也没有要与店小二仔细较真的意思,称赞了他几句,打赏了一些源晶便让他退下了,独自坐在那里自饮自酌着。

    这酒楼三楼处也都坐满了客人,或三五成群,或两两成双,如杨开这样独自一人的并没有几桌。

    这些人喝的兴起,自然也都在高谈阔论,说着各地人情风土,奇闻异事。

    杨开听在耳中,倒也觉得有些意思。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是男人本色的缘故,这话题说着说着,便说到了城主骆津准备新纳的妾室身上。

    “说起咱们这城主大人,嘿嘿。别看他年纪一大把,可是享尽人间之福了!”

    “那是,城主大人已有十四房妾室,算上明日那位,可就是有十五之数了,也不知道城主大人这精力能不能跟的上啊。哈哈哈哈!”

    “美人独守空闺可是及其残忍的事,骆大人若不能均散雨露,这城主府后宫只怕是要闹翻天啊。”

    “怎么?听这么兄弟话里的意思,是有什么想法?”

    “嘿嘿,岂敢岂敢,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某听你的口气极为可惜,还以为你想替城主大人他老人家……嘿嘿嘿……”

    “若有这机会的话,倒也未尝不可一试,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你们两个喝多了吧?说话嘴上没个把门的,小心隔墙有耳,祸从口出!”有人忽然冷哼一声,暗暗提醒。

    这正在高谈阔论的两人闻言脸色一变,都讪讪道:“确实喝多了点,先前我有说过什么?”

    “没有吧,我也没说什么。来来来。喝酒喝酒!”

    一时间,话题忽然被转开。

    不过没一会儿。又有人道:“话说回来了,城主大人那十四位夫人,似乎个个都是国色天香,倾城倾国啊,做人做到骆大人这份上,真是此生无憾。”

    “谁让人家是城主大人呢?不过听阁下这话的意思。似乎是曾见过那些城主夫人?”

    “不错,城主大人将那些夫人都雪藏在城主府中,即便外出也是黑纱照面,隔绝容颜,护卫开道。朋友如何见到的?”

    那人微微一笑,道:“嘿嘿,在下自然是没这个眼福了,只是在下有一侄女,在城主府中做奴婢,贴身服侍那些城主夫人,听她所言,那些城主夫人无不是颠倒众生之色,尤其是那位新来的城主夫人,似尤为出众,颇得城主大人的喜爱啊。”

    “哦?连那位新城主夫人的资料都有?快来说说,她是什么样子?”

    “正是正是,我等也都好奇呢。”

    那人微微一笑,道:“说一说自然是没关系,只不过在下这一桌酒钱……”

    “我给你包了,小二,再上几壶最好的酒来!”有人忽然大喝。

    那人微笑抱拳,道:“朋友爽快,既如此,那在下就随便讲讲。”

    说话之时,他一抹嘴巴,将那新来的城主夫人容貌描述一番,这人口才倒也极好,一通讲述之下,众人似能看到一个袅袅娉娉,婀娜多姿,媚态丛生,搔首弄姿的女子从虚空之中徐徐朝自己走来,一时间都流露出色授魂与的表情,更有几人险些连口水都流了下来。

    “哼!”就在这时,忽有一人重重地冷哼一声,将手上的酒杯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

    众人遐想被打断,都有些恼怒地朝那人望去。

    杨开也正听的得劲,察觉到这一动静连忙朝声音来源之处望去,赫然见到一个批发壮汉独坐一桌,浑身酒气,一脸桀骜凶狠之色。

    神念扫过,杨开发现这人竟只有虚王三层境的修为而已,而且似乎最近不久前才受过伤,体内气息不稳,右边一只眼也不知怎地被人刺瞎了,没有黑瞳,只有白仁,配合他那狰狞粗狂的相貌,让人瞧着不寒而栗。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此刻这独眼壮汉一脸愤怒之色,那酒壶捏在手上都被捏碎了,香喷喷的美酒顺着手指往下滑落。

    “我道是谁,原来是下山虎柴兄啊。”那先前说话的人轻笑一声,说完之后又拍了拍自己的嘴,道:“不对不对,应该是……独眼虎才对!哈哈哈哈!”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和嘲弄之意,其他人也都跟着大笑起来,似乎这个柴姓男子并不讨人喜欢。

    “柴兄,我很好奇,你这眼睛到底是谁给戳瞎的?”那人笑完之后又问了一句。

    柴虎闷哼一声,也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坐在那里,神情狰狞,翻着一只白眼瞪着那人道:“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否则我撕烂你的嘴!”

    那人面色一变,低喝道:“什么信口雌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柴虎道:“那位姑娘……可不是如你所说的那样!”

    “哪位姑娘?”那人眉头一皱,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眯眼道:“柴虎,你该不会是说……那新来的城主夫人吧?”

    柴虎冷哼一声,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那人不依不饶道:“瞧你这意思,你难道见过那位城主夫人?”

    柴虎手上动作一顿,仅剩的那一只独眼中流露出回忆的神色,不过一闪而逝,冷声道:“何须多问。”

    那人怔了一下,忽然又是笑着拍手道:“我知道你这眼睛是怎么瞎的了!”他顿了一下,卖个关子,然后大笑道:“定是偷看那新来的城主夫人出浴,被她给刺瞎的!”

    一语出,哄堂大笑。

    柴虎却猛地起身,直接掀了桌子,身形晃动间,如猛虎下山冲到了那人面前,手上忽然出现一柄砍刀,直接朝那人劈去。

    也不知道这话是不是触动了柴虎的逆鳞,此刻柴虎一身杀机犹如实质般浓郁,吓得那人一个激灵,连忙运功抵挡。

    两人都是虚王三层境的修为,这么拼命起来造成的威势倒也不小,只见那气浪翻卷,圣元涌动间,整个三楼的桌子一下子全都掀飞出去,甚至连酒楼都一阵摇晃,差点就此倒塌。

    酒楼的掌柜听到动静,急匆匆窜上来,正见到两人殊死搏斗,吓得脸都白了,一个劲在旁边哀求让两人去城外决死一战。

    但两人哪里听的进去?

    杨开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模样,伸手抓起桌子上的酒杯,饮掉杯中美酒,丢下一些源晶,身形一晃便离开了酒楼,穿梭在人群之中。

    武者之间打架斗殴是及其常见的事,每个武者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主,今日那柴虎和另一人的其中之一说不定会因这次斗殴而死,但这也是他们的宿命。

    杨开并不准备去理会。

    他本想径直返回天傀楼,但在路过一家药铺的时候,却是忽然顿住了身形,然后施施然走了进去。

    这药铺应该是紫源商会的产业,因为店铺的门口招牌上,有着紫源商会的标志。

    他想趁这个机会采购一些草药。最近一段时间,他手上的丹药消耗不少,虽说空间戒内材料还挺多,但想要炼丹的话,还需要辅以另外一些材料的。

    而这些材料就只能购买了。

    紫源商会在天鹤城中的这药铺规模比枫林城的灵丹坊大不少,货物也是充足的很,杨开在一个店小二的陪同下,选购了不少自己认为用的上的药材,让那店小二喜上眉梢,暗暗觉得碰到了财神爷,愈发地恭敬陪同,鞍前马后,极为周到。

    花了一个时辰的功夫,杨开才选购完毕,让店小二将所有货物打包整理好,来到柜台处结算。

    掌柜的似也知道碰到了金主,笑容很是亲切和蔼。

    正算着价钱,却见门口处光线一黯,有人走了进来。

    掌柜的抬头一看,顿时惊讶道:“原来是骆小姐大驾光临,小人失礼了。”

    闻听此言,杨开忽然神色一动,暗暗觉得掌柜这口中的骆小姐,可能就是这天鹤城城主骆津的女儿。

    因为两人是同姓,而且能得这掌柜如此重视的,也只有城主府的人了。掌柜的好歹也是紫源商会的人,没点身份的客人不可能让他如此郑重对待。。

    他好奇之下回头望去,一下便见到一个身材玲珑有致,穿着古灵精怪的少女,笑嘻嘻地从外面走进来,闻言挥手道:“掌柜的你忙,本小姐只是来随便逛逛!”

    “骆小姐请便!”掌柜的微微一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