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两百六十三章 灵气之雨
    “不客气?”庄盘顿时叫了起来,冷笑不迭地道:“怎么个不客气法?本执事今日倒是要见识见识,你段元山有何胆量要对我不客气。”

    “打我,打我啊,你们有种就打我!”庄盘将一张脸都凑到了段元山等人面前,不断地叫嚣挑衅。

    四周武者无不摇头唾弃

    虽说这些外来的武者基本上都是头一次与庄盘见面,此前甚至都不知道此人的存在,但一个人秉性如何,往往只要听他说几句话就能瞧的出来。

    庄盘无疑便是那种小人得志便猖狂的类型,让人所不齿。

    而随即赶来的枫林城的几大家族的家主们,也都神情黯然,颇有一些兔死狐悲的哀伤。

    这些年来,几大家族在城主府的管理和遏制之下,虽说彼此之间都有些小摩擦和小冲突,但并不会真的发生什么伤筋动骨之战事,许多时候,城主府都成了几大家族的缓冲和调和的存在,所以大家对城主府还算比较信服的。此刻眼见城主副城主连带着一个秦家家主被庄盘如此欺辱,都心情难受的紧。

    “啪……”一声脆响传出,响彻天地。

    所有人都表情一呆,面上一片冷汗淋淋,心中暗想:真的打了?城主大人这么大胆子?

    疑惑之下,纷纷瞩目望去。

    下一刻,众人便露出恍然之色。

    但见一道身影站在庄盘面前,一边晃动脖子一边揉动手腕,摆出一副准备要大干特干的架势来。

    “谁!谁敢打我。”庄盘被刚才那一巴掌给打蒙了,此刻只觉得半边脸颊都高高肿起。彻底麻木,被大力甩动之下,头颅偏到一旁,所以也没看清到底是谁下的手,回过神后立刻大声叫嚷起来。歇斯底里道:“到底是谁……呃……”

    他话才刚喊完,便瞧见面前杨开咧嘴笑望着他,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獠牙,似是择人而噬的猛兽,让他一股寒意从头袭到脚,接下来的狠话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口了。直接咽进肚子里。

    “有意思的很……”杨开说话之时,又是一巴掌糊了出去。

    “啪……”脆响声传出,庄盘另外一边脸颊也直接肿起,几颗带血的牙齿飞落出去。

    杨开一手提住他的衣领,让他固定在自己面前。另一手不紧不慢,不疾不徐地煽动起来,一下比一下重,手掌之下,源力的跌宕也越来越猛烈。

    “啪啪啪……”

    一声声有节奏的脆响,响彻在这荒野之上。

    “这世上……”杨开一边扇,一边冷笑连连,“竟还有人……主动要别人打他的。这么清晰脱俗的愿望……我还是头一次听到,所以我决定……好好地满足你!”

    瞧着这一幕,所有武者都忽然生出一种看着都疼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庄盘彻底懵了,好一会才回过神,不断挣扎着,欲要摆脱杨开的控制。

    可他道源一层境的修为哪能做到?杨开源力覆盖,直接将他的力量镇压在体内,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绝望之下。庄盘大声哭喊,求饶起来:“杨大人。住手啊,住手。别打了。”

    “杨大人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放过我,我给你赔罪!”

    “我是飞圣宫的执事啊,你快放开我啊!”

    “混蛋!士可杀不可辱,你再敢这样我就跟你拼了……”

    “呜呜呜呜……杨大人绕我一命吧,我还不想死啊!”

    围观武者瞧着这一幕,将庄盘的话语听在耳中,个个都一脸黑线,暗暗唾弃庄盘毫无气节,当真是死不足惜。

    而几十巴掌扇下来,庄盘的脸已不成人形。

    之前杨开殴打宁远术的时候并没有下什么死手,毕竟宁远术身份特殊,有个帝尊境的老爹,杨开还不想把事情做绝,给自己招惹麻烦上身。

    但是对庄盘就不同了,杨开那每一巴掌,都灌入了源力在其中,几十巴掌打下来,庄盘整个人体内的经脉都被震断。

    换句话说,庄盘这次就算活下来,日后也会成为一个废人,再无半点修为,也没有再修炼的可能了。

    “杨老弟……”段元山瞧着庄盘这凄惨的模样,似有些于心不忍,意兴阑珊道:“算了吧,贪生怕死,临阵逃脱也是他本性使然,他也没对我们做什么,给他一个痛快吧。”

    醉酒翁打了个饱嗝,眯起的眼中泛着寒光,道:“打蛇不死顺棍上,放虎归山终为患!”

    说着话,他忽然伸出一手,朝庄盘头上覆盖而来。

    杨开眼睛一眯,伸手一推,将醉酒翁的手推了开来,笑道:“这种小事,就不用劳烦副城主大人了。”

    醉酒翁不方便出手,杨开就不同了,反正他连宁远术都打过一顿,杀个庄盘又算得了什么?与飞圣宫的过节,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话落之时,他手上微微一震,一股滂湃的源力灌入庄盘体内,随即猛地一推,将庄盘推向半空之中。

    “啊啊啊……”庄盘凄厉大叫,但那叫声却是戛然而止,身形猛地爆裂开来,化为一片腥风血雨,淋淋洒洒而下。

    四周武者,噤若寒蝉。

    不过一想起杨开之前连邪月谷的副谷主都杀了,又暗暗觉得眼前这一幕没什么大不了的。

    段元山和醉酒翁都一同朝杨开投去感激的眼神,似是在感激他为枫林城清理门户。

    就在这时,天地灵气又是一震,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忽然迸向四极,紧接着,轰隆隆如闷雷般的声音,从大地深处滚滚而来。

    众人一惊,纷纷举目四望。

    “诸位有没有觉得……这天地灵气忽然变得浓郁不少。”人群中,一个道源两层境的武者忽然开口问道。

    立刻便有人答道:“先前我就有所感觉了,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既然刘兄也这么说,看样子是真的了!”

    “天地灵气有变故,那极有可能是那矿脉和地脉发生了什么异变!”

    此言一出,众人都眸露精光,互相对视一眼后,纷纷施展身法,朝那矿脉和地脉所在之地飞驰而去。

    段元山和醉酒翁两人身为此地之主,自然也不能坐视不理,与杨开打个招呼后,立刻跟随众人遁走。

    “杨老弟……”秦朝阳望着杨开,“如此看来,之前感受到的动静,并非是因为罗元和高山流水二老打斗引起的,而是这地下的地脉矿脉的缘故啊。”

    “应该是了!”杨开点点头,他本来也以为那动静是罗元和高山流水二老大战之时引发,可是现在看来,却是另有别的原因。

    “要不要去看看?”秦朝阳征询杨开的意见。

    “这么有趣的事,自然是要看一看的。”杨开咧嘴一笑,正欲离开之时,目光一撇,却见那千叶宗的叶箐晗站在一旁不远处,静静地望着她。

    杨开的脸色一下沉了下去。

    这女人就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实在让他烦不胜烦。

    见杨开脸色不好,叶箐晗却是很识趣地主动退后一截距离,面上一副凄婉的模样,让人瞧着很是不忍。

    “走!”杨开说了一声,便朝动静来源之地飞驰而去。

    两人还没到地方,便远远地看到那天际边,七彩霞光飞逸,祥云笼罩,那荒野之地,霎时间似是成了一片人间仙境。

    “这是怎么回事?”秦朝阳也是一头雾水。

    上次魔气围城之时,他们可是来过那封印之地的,想要秦钰加固封印,虽然最后功亏一篑,但是当时也没察觉那封印之地内有什么异常,除了无边的魔气之外,再无他物了。

    可是时隔不过几个月,这里竟被发现了许多地脉和矿脉,让人实在惊诧万分。

    轰……

    一声爆响传出,杨开视野之中,那大地下方似乎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而从那窟窿内,一道光柱,冲天而起。

    那光柱之内,荧光流淌,呈螺旋之势直冲云霄,直将天上云彩都冲破一个洞来。

    “这是……”

    “我的天。”

    “这世上竟还有这等事?”

    所有来此的武者都大呼小叫起来,个个都抬头望着那光柱,神念外放,很快便察觉到那光柱的真面目了。

    那竟是由最精纯的天地灵气汇聚而成,几乎已经浓郁到了灵气化液的程度。

    所有人都震惊的难以自已,神情激动万分。

    因为这灵气的纯度和浓度简直让他们不敢想象,来此的武者虽然出身都不算多么高贵,可好歹也是中等宗门和家族的人了,在这些中等家族和宗门内,都有一些修炼圣地的,在那些圣地中,灵气比一般地方要浓郁许多,弟子们可以在其中修炼,晋升,速度会快上很多。

    可是此时此刻,众人发现自家的修炼圣地内的灵气比此此地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没有可比性。

    恐怕只有那几个顶尖宗门所占据的福地洞天,才能如此光景了。

    震惊之时,冲上云霄的光柱顶端忽然爆开,难以想象的浓郁灵气呈现出辐射的架势,朝四周扩散开来。

    淅淅沥沥……

    天空之中下雨了。

    下的是灵气之雨。

    荒野之上,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往上攀升,攀升,再攀升…

    每个人在极短的时间内,都置身在一片灵气之海中。(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