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两百五十九章 幸不辱命
    被杨开帝宝器韵惊动,前来秦家的道源境武者有二三十人,此刻基本上走的干干净净。

    独独剩下一人,依然立于半空之中。

    杨开眯眼朝那人望去,发现这是一个做少妇打扮的女子,身段婀娜窈窕,肤色白皙如雪,一头黑发如瀑布般披散身后,身穿一件碧绿色的宫装长裙,她美眸明亮,虽对杨开有忌惮之意,却无惧怕之情。

    这少妇的修为不算高,但也不算太低,约莫道源两层境的水准,看样子应该是出身哪个中等宗门或者家族。

    “你还不走?”杨开瞧她纹丝不动,不由地脸色沉了下来。

    少妇闻言,开口道:“敢问小哥,可是杨开杨大师?”

    杨开眉头一皱,内心暗自警觉起来,不答反问:“你是谁?”

    少妇忙道:“妾身千叶宗,叶箐晗。”

    “千叶宗!”杨开眼帘一眯,隐约对这个宗门有些印象,不过印象不深,不过他可以肯定,这个千叶宗应该不是什么大宗门,估计跟碧羽宗差不多,并无帝尊境强者坐镇的那种,只有几个道源境武者支撑。

    在整个南域,如这样的宗门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各自占据着一些地盘繁衍生息,或许他们的祖上曾经创造过许多辉煌,但一代代流传下来,日渐式微,宗门势力也逐渐没落。

    碧羽宗就是最好的例子,那碧羽宗宗主乌蒙山的祖上,可是当年星界第一人,噬天大帝。只手遮天,叱咤风云,可到了他这一代,乌蒙山不过只有道源三层境修为而已,只是一个小门派的宗主。

    这世上。没有不倒的宗门,没有不散的家族,万年传承,只有星神宫和那几个少数顶尖大派能够做到。

    “果真是杨大师吧?”叶箐晗有些急切地问道。

    “你认错人了。”杨开毫不犹豫地回道。

    一旁秦家几人和八方门的弟子望着他,都不禁瞪大了眼珠子。

    “没错,他就是杨开杨大师!”那倾心罗元的圆脸女子也不知道发哪门子疯。竟开口替杨开承认了,说完之后,还笑嘻嘻地冲杨开做了个鬼脸。

    杨开不禁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你果然是杨大师!”叶箐晗坐实了杨开的身份,不禁有些小激动的样子。

    “说了你认错人了,这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快走快走,再不走的话我要对你不客气了。”杨开不耐烦地摆手,赶小鸡一样驱赶着她。

    叶箐晗轻咬着红唇,楚楚可怜地望着杨开,道:“杨大师,能不能听妾身说几句话,说完妾身就走。”

    “没心情!”

    “你这人……”圆脸女子似乎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嗔道:“别人都这么请求你了。听她说几句又会怎样?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啊!”

    杨开瞪着她道:“不知道!而且,人家本是来抢我宝贝的,我现在要听她说什么。这事搁在你家罗元身上,你会怎样?”

    “什么我家罗元……”圆脸女子脸色一红,顿时扭捏起来,不过很快便是俏脸一寒,冷哼道:“谁敢打罗师兄的主意,打死她!”

    她一脸杀气勃勃。瞧的杨开诧异万分,没想到这小女子竟也有如此森冷一面。

    “秦家主。送客吧。”杨开冲秦朝阳说了一声,又冲秦钰招手道:“秦姑娘你随我来!”

    “嗯。”秦钰连忙迈动步伐。朝杨开走去。

    那边,秦朝阳想了想,摇身一晃,飞至高空,与叶箐晗说了起来,似是在劝她离去,叶箐晗却是不为所动,只是苦苦哀求。

    “对了!”杨开走出几步,又回头望着八方门几人,冷笑不迭道:“都给我老实点,再敢放肆,要你们好看!”

    八方门几人额头冒着冷汗,哪敢不应?纷纷点头称是。

    杨开刚才击杀曲怀仁,抢夺那中年男子秘宝他们可是看的真真切切,自知根本不是杨开的对手,真要是惹的杨开动手,他们必定没什么好下场。

    圆脸女子笑道:“放心吧,我看着他们,他们不会乱来的。”

    “最好如此,否则的话别怪我不给罗元面子!”杨开轻哼一声,转身离去。

    领着秦钰,一路来到那密室之中,才刚让秦钰盘膝坐下,秦朝阳便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似是已经处理好叶箐晗的事,一脸期翼地望着杨开,紧张地问道:“杨老弟……此番四季之地一行,结果……如何?”

    自杨开返回到现在,他根本没时间去询问劫厄难果一事,此刻终于空闲下来,自然迫不及待想知道结果。

    秦钰也不由地娇躯微颤起来,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似是不能好好控制情绪。

    毕竟关系到她的生死存亡,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少女,还没看够这世间繁华,还没阅尽这人生百态,如何能够做到视死如归?

    杨开瞧了两人一眼,微微一笑,道:“幸不辱命!”

    说着话,他从自己的空间戒里将那玉盒取了出来,屈指一弹,玉盒打开,一枚如冰雕玉琢般的灵果印入秦家两人眼中。

    秦朝阳瞪大眼珠子仔细观察,秦钰也不由的伸长修长白皙的颈脖,怔怔望着。

    “没错……没错,就是它,这就是劫厄难果!”秦朝阳瞧了一会儿之后,忽然大笑起来,笑的眼泪水都流出来了,“我认得它,当年那位高人,曾经将此灵果的影像幻化给我看过。”

    秦钰闻言,不禁拿小手掩住了红唇,心中一块大石落地,整个人似乎都没了力气,直接瘫软下去。

    “得这枚灵果中间起了不少波折,所以没能在第一时间赶回来,让两位久等了。”杨开没去解释太多,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秦朝阳老泪纵横道:“不急不急,此番可是多亏了杨老弟,这下钰儿活命有望了!”

    “对了秦家主,当年那位高人,可曾说说,这灵果该如何让秦姑娘服用,是否需要炼制成丹?若是需要的话,我倒是可以稍微出点力。”杨开正色问道。

    “无需炼制!”秦朝阳摇头道:“那高人说了,只需找到劫厄难果,让钰儿直接服下便可,她的天地截身本就是因为天地所不容,截断生机所导致,而那劫厄难果之药效可以化为一座无形桥梁,将那断裂的生机重新连接,钰儿日后再无需受这体质之苦!”

    “那事不宜迟,赶紧让秦姑娘服下吧。”杨开说着,连忙将玉盒送到了秦钰面前。

    秦钰伸手接过,瞧了瞧劫厄难果,又抬头看了看杨开和秦朝阳,见他们一脸鼓励自己的表情,当下也不再犹豫,伸出纤纤玉指,将劫厄难果从玉盒里取了出来,一手掩嘴,细嚼慢咽。

    少顷,一枚灵果入腹。

    秦朝阳满心焦虑地望着秦钰,担忧问道:“钰儿,可有什么不适?”

    秦钰摇了摇头,道:“没有,只是冰冰凉的……”

    话音刚落,她忽然脸色一变,俏脸都近乎扭曲起来,似是在承受巨大的折磨和痛楚,而与此同时,一股极为特殊的力量在她体内悠然荡开,化为一层莹白之光,将她通体包裹。

    杨开神色微动,运转神念于目,霎时间便瞧见秦钰体外原本浓郁的黑气,此刻正被那莹白之光缓慢驱散融化,而随着这些黑气的消散,秦钰的痛楚似乎也逐渐缓解,一丝丝生机逐渐在她的娇躯内诞生出来,弥漫四肢百骸。

    瞧见此幕,杨开微微颔首,知道应该是对症下药了,秦钰必会一解顽疾。

    “杨老弟,这这这……”秦朝阳颇有些六神无主。

    杨开微微一笑,道:“秦家主我们且先出去吧,秦姑娘这边,理应无事,只需时间的积累便可。”

    “杨老弟能确定?”秦朝阳不放心地问道,说完之后又察觉不妥,连忙道:“并非秦某不相信你的话,只是……”

    “我明白。”杨开笑道:“秦家主这是关心则乱。你用神念扫视下秦钰体外的情况就知道了。”

    听他这么说,秦朝阳当即施为一番,片刻后,也是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这下,可以放心离开了?”杨开微微一笑。

    秦朝阳被他揶揄的有些不好意思,尴尬道:“钰儿从小命苦,她父母也在早年双双亡故,我秦家也只有她一个血脉了,与我这老家伙这十几年来相依为命,若是连她都……”

    “我懂。”杨开正色颔首。

    说着话,两人已退出密室。

    杨开手腕一番,取出那百万剑,双手捧着朝秦朝阳递了过去,道:“秦家主,这剑归还秦家,还请秦家主验证一番。”

    秦朝阳望着百万剑,目光平静,许久之后,他才伸手触碰剑身,开口道:“百万剑是我秦家先祖遗留下来的,也是秦家的镇族之宝,我秦家万年以来,历代祖上都以重振家族雄风为己任,都以祭炼御使百万剑为目标,但达成者却是寥寥可数,到了老夫这一代……哎!”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接着道:“宝剑尘封,不见天日,祖上若是泉下有知,也不知是否会怪罪。”

    杨开道:“秦姑娘天资不凡,年仅十八便已有返虚镜修为,此番得解脱苦难,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秦朝阳微笑道:“老夫的希望也寄托在钰儿身上了,所以老夫想请杨老弟先保管此剑!”(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