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两百三十五章 虚与委蛇
    “嘿嘿嘿……”杨开勉强站起身来,手持着斩魂刀遥遥指向女子,嘴角上扬,浮现出一个微妙的弧度,道:“得婆婆如此称赞,小子真是倍感荣幸!”

    女子脸色微微一变,冷声道:“你说什么。”

    杨开摇头晃脑,面露讥讽之意,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装傻么?难道非要小子点明你的身份……尤婆婆!”

    尤婆婆三个字悠一出口,女子的神情骤然间便冷若冰霜。

    杨开继续道:“本来小子也有点疑惑,不知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您老人家,总觉得您这尊荣有点眼熟,可左思右想也是想不出头绪……”

    “那你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女子似乎也没有否认杨开猜测的意思,而是饶有兴致地问道,围聚在她体外防护处的噬魂虫也被她视若无睹。

    “承前启后罢了。”杨开咧嘴一笑,“被关押在天牢里的人那么多,为何你偏偏就只见青阳神殿的武者?显然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要么这些人你都认识,要么这些人身上有什么与本地武者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大家都是神魂聚身,自然没什么太大的不同,换句话说,你只见他们的原因,是因为你认识他们,而且想从他们身上找什么……恩,至于要找什么,大概就是找温神莲了。”

    “先前你又说出了温殿主的名讳,还摆出一副与他仇恨不共戴天的模样,那一瞬间的狰狞面貌……”杨开微微一笑,“让人不得不联想很多啊。”

    也正是他在朦胧之中听到了对方喊出温紫衫的名讳,才忽然想明白了。

    面前这个女子,赫然便是看守神游镜的那个尤婆婆,所以他在第一眼看到对方的时候才觉得有些面熟。尤婆婆既然常年镇守神游镜。那自然也可以自由出入其中。

    只是尤婆婆老态龙钟,面前这女子如花似玉,杨开最初也没将两者联系到一起罢了。

    “所以你就认出本宫了?”

    杨开讥笑道:“一个老太婆跑到这里来幻化出绝色美人的样子,你也好意思自称本宫?”

    尤婆婆冷笑不迭:“你是想激怒我?若是的话,那你的手段为免太幼稚了。”

    见自己奸计被识破,杨开不禁撇了撇嘴。

    杨开很清楚。面对尤婆婆这样的强者,若是在外面的话,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在这神游世界中,尤婆婆的实力会得到最大程度的提升,他没有半点获胜甚至逃脱的希望,只能寄托于对方暴怒之下犯什么错误,所以才会如此毒舌,哪晓得被对方一眼看穿。

    “小子还算有点头脑。”尤婆婆却冲杨开微微颔首。称赞有佳,“若我猜的不错,你是用这噬魂虫破开了体内的禁制吧?”

    “是又如何?”杨开的态度忽然嚣张起来,斩魂刀遥遥指向尤婆婆,道:“老太婆你最好识相一点,你既然认得这是噬魂虫,自然清楚它们的厉害,乖乖地放大爷出去。否则大爷一声令下,定叫它们将你吞噬的骨头都不剩!”

    他说的好似真能将尤婆婆击杀此地的模样。

    “哼。若它们再成长个几十上百年,或许本宫还会畏惧一二,可就凭你这些噬魂虫?”尤婆婆不屑冷笑,娇躯一震之间,便将那包围她的噬魂虫震飞出去。

    许多噬魂虫被震的晕头晃脑,仿佛无头苍蝇一般乱飞起来。不过很快,它们就恢复过来,再次将尤婆婆包裹。

    “既然大家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那本宫就与你打开天窗说亮话。”尤婆婆无视了体外的噬魂虫,开口对杨开道:“你乖乖抹去温神莲之上的印记。将这宝物交给本宫,本宫必定不会亏待你了。”

    “凭什么啊?”杨开怒道。

    “你说呢?”尤婆婆冷笑不迭。

    杨开一脸无奈,墨迹了好一会,才道:“这个问题暂且不提,在此之前,我想问个事。”

    “什么?”

    “婆婆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温神莲?这玩意我隐藏的很深的,从来没被人知晓过。”

    尤婆婆眉头一皱,道:“告诉你也无妨,本宫镇守神游镜两千多年,虽无法让这异宝认主,但对其也略有研究。在你们神魂灵体穿过神游镜,进入此地之时,本宫可以窥探你们体内的情况一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本宫惊鸿一瞥,有所发现……”

    “不过你并不敢确认对吧?所以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更不知道温神莲在谁的身上,而你还知道我们进入神游镜之后便会前往天妖山历练,所以你就命周典带人前去天妖山捉拿所谓的祸星!待到将我们擒回之后,再挨个检查……”杨开接着话推测了下去。

    “不错!不过本宫以为那温神莲是在夏笙小子的身上,最不济,也在萧白衣那里,可没想到,竟是在实力最低的你手上,实在叫本宫大为意外。”

    杨开点点头,表示了然。

    他也总算弄明白,为何天牢里关押了那么多人,却独独夏笙等人和自己被带出来了,还有尤婆婆此前口中所说“最后一人”是什么意思了。

    她检查了夏笙等人,都没有发现,轮到自己的时候当然是最后一人了。

    “还有一个问题。”杨开忽然道。

    “小子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尤婆婆脸色骤冷。

    杨开嘿嘿一笑:“婆婆你要是不想看到我魂葬温神莲的话,最好别这么跟我说话,而且……年纪大了,少动气,伤身!”

    他一副极为关切的模样,直把尤婆婆气的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

    瞪着杨开一阵,尤婆婆才阴森森道:“小子,你最好明白自己的处境。”

    “我明白的很!”杨开咬牙切齿,“希望婆婆也合作一下,要不然我真魂葬了,反正落到你手上以后也没什么好果子吃,还不如大家就此一拍两散!”

    他一口一个魂葬,尤婆婆还真不敢对他动粗。

    温神莲乃天地至宝,千万年来,偶尔会昙花一现,为某个机缘丰厚之人所得。

    而这得到温神莲的主人若是死了,温神莲也不会随之消失,而是会吸尽前主人的神魂能量,遗留在这天地之间,静待下一个有缘之人。

    杨开当年得到温神莲的时候,它还只是三彩形态而已,当时它就把前主人的神魂能量保留了下来,让杨开得到很大的好处。

    虽说温神莲不会随主人的死亡而消失,但若是动用魂葬这种特殊的手段,以武者神魂本源自爆为力量,却是可以将它抹消在这天地之间。

    尤婆婆的实力超出杨开那么多,纵然杨开手上有斩魂刀,又有噬魂虫相助,若尤婆婆真的有心冲杨开下手,他如何能够躲避?

    她之所以没有贸然动手,就是有所顾忌,顾忌的正是杨开绝望之下与她拼个鱼死网破,魂葬温神莲。

    先前杨开被禁锢一身力量,又被她动用手段冲击了神魂,杨开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凭其施为,可是如今杨开已恢复自由,完全有机会施展出魂葬这一手段来。

    尤婆婆深深地凝视着杨开,好一会才闭上一双眼睛,待到再睁开时,已是一片平静。

    “这是最后一个问题,小子你适可而止一点。”

    “当然!”杨开咧嘴一笑,“婆婆与我合作,小子当然也不会胡来。”

    “如此最好!”尤婆婆点头。

    杨开面色悠地凝重,沉声道:“婆婆你要这温神莲……是做什么的?”

    闻言,尤婆婆眉头一皱,面若冷霜,沉默起来。

    杨开道:“肯定不单单只是想温养自身神魂而已,因为婆婆你之前说了一些东西,好似得到这温神莲,你便能对温殿主不利的样子。这样吧,小子换个问法……”这一瞬,杨开的眼神变得锐利无比,直直地盯着尤婆婆的眼睛,一瞬不移:“那所谓的镜魂……是啥玩意?为何需要温神莲才能承载?”

    此言一出,尤婆婆那张俏脸上立刻浮现出狠戾之色,隐隐有杀机弥漫出来。

    “婆婆咱们说好的,你这是不讲信用啊,你这么弄,小子也要出尔反尔了,你不仁可不能怪我不义啊,待我魂葬了温神莲之后你可不要哭鼻子!”杨开见她迟迟不答,连忙催促起来。

    尤婆婆怒极反笑:“你真敢魂葬?真敢的话你就动手试试,本宫拭目以待!”

    她忽然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架势,杨开不禁摸了摸鼻子,摇头晃脑道:“反正婆婆你别逼我,逼急了我就魂葬!”

    “哼!黄毛小儿!”尤婆婆心情不愉,怒骂一声。

    如她这等强者,被杨开威胁,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

    沉默了好一会,她才咬牙道:“小子你应该知道,这天地之间,有一些秘宝机缘巧合,经年累月,诞生了自己的意志,这些特殊的意志被称为器灵!”

    杨开一听她要解释,顿时来了精神,专注聆听起来,颔首道:“这一点我自然知道。”

    流炎就是器灵,杨开对这方面自然了解颇深。

    “这等拥有器灵之秘宝,往往都拥有莫大的威能,比起那些没有器灵之物,强的不止一点半点。可是天下秘宝何以亿计,但能诞生出器灵之物,却没有多少,器灵……同样是极为难得之物。”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