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一百七十二章 冬之域
    “能成为本大爷的果腹之物,是尔等的荣幸,你们谁先来?”穷奇凶目睥四方,沉声喝问。

    没人敢答话,每个帝尊境都面色惨白,身躯微颤,内心深处极为压抑。

    “不说话是么……”穷奇语气讥讽,“不说话的话,那本大爷就随便选一个了,左右都是逃不过的,早晚的区别而已,都不要怕……”

    “萧大人!”紫源商会副会长娄叱忍不住低喝一声,一脸殷切地朝萧宇阳望去,似乎是将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萧宇阳面色一沉,意识到再不出手便为时已晚,只能祭出一面金光灿灿如镜子般的东西,那东西悠一出现,便忽然爆碎开来。

    而在这镜子模样的东西爆碎的同时,一股温和却如大海一般深邃的威压从天而降,那爆碎的空间之中,一道伟岸的身影徐徐浮现出来。

    众人扭头望去,面色不禁一肃,皆朝那人影露出恭敬膜拜之色。

    但见此人玉带金冠,身形挺拔如山,气沉若渊,一身气息深不可测。

    他出现之时,身形虚幻飘渺,显然不是实体,可就在下一刻,两道犹如实质般的目光洞穿虚空,直接定格在穷奇身上。

    强如穷奇,也不禁气息一敛,冷哼一声道:“大帝魂降?”

    它从这虚影之中,感受到了只有大帝才有的气息,自然明白眼前这人影到底是什么。

    这分明是此片天地的霸主——明月大帝的一缕神魂!

    就如黑暗之中两团最耀眼的光芒,在穷奇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到了大帝身上之时,大帝亦在紧密关注着对方。

    “本座竟是不知,在天地之间还有穷奇!”明月忽然开口。

    “哼。”穷奇毫不示弱,冷声道;“本大爷逍遥纵横之时,你还不知道有没有出生呢。在本大爷面前装什么大头蒜?”它一副丝毫没把明月放在眼中的样子,不屑道:“怎么,以为区区一道神魂降临,本大爷便怕了不成?”

    这一人一兽,言语碰撞之间,竟是犹如实质能量的跌宕。撞击的虚空塌陷,威压漫天,细小的空间裂缝四下游走,霎时间,天地无光,飞沙走石,无名山谷几欲崩塌离析。

    萧宇阳等人吭都不敢吭上一声,每个人都表情凝重地站在那里,暗暗催动源力。抵抗来四面八方的恐怖威压。

    “穷奇大人说笑了。”明月身为这天下之间屈指可数的强者,却也丝毫不介意穷奇的嚣张态度,反而微微一笑道:“明月只是想恭喜大人终得自由,脱困而出!”

    穷奇眼神一沉,低喝道:“你知道些什么?”

    明月道:“年幼之时,曾闻岁月大人有一玩伴,正是圣灵穷奇,可惜自从岁月大人作古之后。这位玩伴亦是不知所踪,悠悠几万年。不知大人可还记得当年的快乐时光?”

    “岁月么……”穷奇似被明月一席话唤醒了沉寂无数年的记忆,那嚣张和暴戾的气息也逐渐消失不见,一双燃烧的兽瞳之中竟满是回忆的神色。

    明月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没有打扰它的意思,萧宇阳等人更是动都不敢动。

    良久,明月才道:“不知穷奇大人是否愿来我星神宫一叙。本座这里有一件岁月大人的遗物,或者可以转送给大人!”

    “哼,讨好我也没用!”穷奇摇头晃脑地哼了声,然后道:“本大爷饿了。”

    明月笑道:“自会为大人准备妥当!”

    “这还差不多!”穷奇高声道:“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地邀请本大爷了,那本大爷就给你一个薄面。去一趟又何妨!”

    “明月静候大人佳音,这是我星神宫的位置所在!”明月说着,伸手朝前方一指,从那指尖处,一团莹白光芒徐徐飞出,来到穷奇面前。

    穷奇一口吞下,站在原地沉思片刻,调转一个方向,化作火光消失不见。

    待到穷奇离去之后,萧宇阳等人才猛地呼了一口气,清风拂来,背后一片黏糊糊的冰冷。

    明月转过身瞧了众人一眼,也没多说什么,身形一震,便化作无数白光,消散在这天地之间。

    “恭送大人!”所有帝尊境都躬身说道。

    半晌之后,这六位帝尊境才徐徐直起身子,面面相觑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后怕之意,他们也都是这天下间的强者了,可自从晋升到帝尊境之后,就从没有哪一天如今日这般,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多亏了萧大人,否则今日这事……”曾元一脸心有余悸地说道。

    “是啊,若非萧大人,今日我等只怕真要葬身此地了。”娄叱也点头附和。

    萧宇阳嘴角一抽,苦笑道:“是大帝救了我们……非萧某之功。不过……穷奇现世,这南域恐怕又要灾祸连连了。”

    众人听他这么说,都不禁心中一沉。

    穷奇是凶兽,本身代表的就是灾祸,战乱,它的现世,绝对会掀起一些不可预测且极度凶恶的狂潮,众人心中暗暗决定,待回到宗门之后一定要将此事禀告宗主,早做防范。

    ……

    四季之地中,杨开独自前行,翻过两季山,朝冬之域进发。

    不久之前,他与慕容晓晓站在两季山中等待之时,后者通过宗门的传讯罗盘联系到了就在不远处萧白衣,彼此见面之后,萧白衣自然是没给杨开什么好脸色。

    毕竟当时在论道台上,杨开虽然是光明正大地战胜了萧白衣,可也算是绝了萧白衣继续探索和获得机缘的道路!

    若非如此,在最后抢夺那几宝的宫殿中,萧白衣最少也要占据一个名额,说不定能有什么不得了的收获。

    杨开知道萧白衣心中有疙瘩,所以也没久留,只与两人说了一声之后。便独自前往冬之域了。

    半道上,他将那一枚火红色的珠子取出来观摩,却怎么也不知道这珠子到底有什么用途,无论他用神念查探还是催动源力灌入其中,这珠子竟都毫无反应。

    无奈之下,杨开只能暂且将之收进空间戒里。

    此刻的两季山。一片平静。

    也不知道是因为不久之前岁月神殿的出现,还是因为穷奇的现身,所以杨开这一路走来,竟是连一只妖兽都没有碰到。

    两日之后,他顺利翻过两季山。

    前方已是一片截然不同的世界。

    入目之中,满眼白色,银装素裹,大雪纷飞,地面积雪厚达十几尺有余。

    一踏入此地。那无所不在的寒冷便包裹己身,顺着毛孔涌入体内,让血液冰寒,让神魂凝结。

    杨开顶着风雪,在这一片满目白色的世界中探索。

    四季之地中,每一域的自然环境都截然不同,在那夏之域中,烈日炎炎。温度奇高,可到了这冬之域。竟是与夏之域截然相反的世界。

    劫厄难果生长的环境正是及其冰寒的地方,冬之域这样的环境也确实及容易诞生出这等灵果。

    杨开怀抱着一丝希望,倒也不觉得这般探索有多艰辛。

    他一路走去,在冬之域中跋山涉水,翻山越岭,虽偶有一些收获。但也都是不常见的灵花异果罢了,并没有见到劫厄难果的踪影。

    无所不在的冰寒,让他体内源力流逝的速度比起平时最少快了两成有余。

    无奈之下,他只能唤出流炎与自己同行。

    流炎是火系器灵之身,吞噬了各种天地异火。自然是不畏这区区寒冷,不但如此,她待在杨开身边,也让杨开也感觉不到多少冰寒了。

    流炎也很贴心地一直紧挨在杨开身侧,无时不刻地用自身的火热驱散杨开周围的寒气。

    与其他域不同,这冬之域似乎也鲜有人踪,即便有武者在刚进来的时候被传送到此地,恐怕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想办法离开这鬼地方。

    除非如杨开这样抱着特殊的目的,不得不来冬之域,否则只怕没人会在这种环境下久留的。

    所以杨开在此地逗留了好几日功夫,竟是连半个人影都没看到,这整片冬之域,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存在。

    三日之后,冬之域某处,杨开举目四望,一脸茫然之色。

    他已彻底迷失在这片银白的世界之中,此刻连方向都有些弄不清楚了。

    如他这样的强者,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这冬之域的环境委实太过恶劣特殊了,连杨开都无法在这里行走自如,并且记下来路。

    他回首望去之时,只见刚刚留下的脚印已经被积雪覆盖。

    “怎么了?”流炎关切地问道。

    “恩,似乎是迷路了。”杨开平静答道。

    流炎抿嘴一笑:“还有这种事……”

    “无妨,大不了朝一个方向一直飞下去,总会离开这里的。”说到这里,杨开不禁叹息一声,“不过这样漫无目的的搜寻,恐怕很难有什么收获啊!”

    “可惜……我没办法帮到你什么。”流炎黯然答道。

    杨开咧嘴一笑:“待在我身边,就是最大的帮助了。”

    流炎嘴角一扬,勾起一抹笑容,下一刻,她忽然惊疑一声。

    杨开察觉有异,连忙朝她瞩目过去。

    流炎站在那里,美眸一直凝视着某个方向,神色不断变幻,许久,她才道:“主人,我似乎是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

    “什么东西?”杨开问道。

    “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说话间,流炎化作一道火光,朝前方激射而去,不大一会儿,便落入了前方一座雪峰之中,不见了踪影。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