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一百六十六章 出路
    “龙息……”萧白衣失声惊呼,他从杨开所处之地,感受到了真龙的气息,这气息虽不强烈,但那天生的恐怖威压却让人心头狂震。

    他话音才落,杨开背后便骤然浮现出一条金光灿灿的真龙虚影,那龙影庞大无比,盘踞在杨开身后,徐徐睁开一双眼睛,朝自己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

    萧白衣的后背顷刻间被冷汗打湿,情不自禁地跌退几步。

    “小白兄实力不俗,所以我也要认真对待了,你……小心!”杨开话落,剑身一震,霎时,五彩霞光大放,五行不灭剑气四溢纵横,那雷海炼狱只在一个呼吸间尽数驱散,露出杨开伟岸的身影。

    他背后的金龙虚影仰天咆哮,龙吟之声响彻天地的同时,化为一道流光,涌入剑身之中,伴随着杨开一道斩击,呼啸而去。

    在那一刻,时间仿若流淌了千万年,穿越无数时空,真龙之威足以轰碎世界之极。

    萧白衣的鬓角一片冷汗淋淋而下,受那无穷威压逼迫,不禁后退几步,但很快,一咬牙,强行站定,猛催源力,在体外星辰坚固防护,与此同时,祭出一面镜子般的防御秘宝,化为光幕,挡在前方。

    轰……

    金光斩击而来,能量暴虐溢出,整个论道台嗡鸣不止,仿若世界末日来临,激荡的灵气波动久久没有平息。

    杨开目光如刀,冷厉地望向前方。

    十几丈外,萧白衣面色苍白,凭空而立。那镜子秘宝所化光幕虽依然挡在身外,但已裂开无数缝隙,下一个呼吸间,便哗啦一声裂成无数碎片。

    他眼珠子剧烈颤抖,手上那神兵利器止不住地发出悲鸣。

    隔空相望。萧白衣咬牙低喝:“道源一层境的你……怎么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杨开淡淡道:“实力强弱,非以修为高低评判,这种道理小白兄难道还不懂?”

    “我不信!”萧白衣怒吼一声,狂暴的气息忽然自体内爆发,那本应沉寂蛰伏的源力在这一刻忽然澎湃爆发,他一挽长剑。嘶吼道:“这是最后一招,你接得下,便是你赢,接不下,唯一死!”

    听他这么说。杨开神情不禁一肃,知道萧白衣要动用自己的极招了,道源三层境级别的拼命招数,可不是那么好接的。

    他立刻屏气凝神,暗暗催动源力。

    萧白衣话落之时,神情陡然肃穆无比,面上一片虔诚神圣之色,屈指在长剑上一弹。剑身嗡鸣之中,他整个人更化为无数光华,从天而落。

    惊人的威压蓦然降临。虚空震动,让人平白生出一种天崩地裂之感。

    低沉的吟声徐徐传来:“天剑,碎星!”

    话落,天空之中爆出无数光团,轰然朝下方砸落,仿若无数流星陨坠。让人避无可避,让人心生绝望。

    杨开眼中爆出熠熠神光。身形一纵,不退反进。弃长剑而不用,双手结印,空间之力萦绕己身,空间法则骤然弥漫。

    无数漆黑的月刃朝上飞射而去,迎向那陨落而下的光芒,伴随着轰隆隆的声响,虚空之中爆出一个又一个黑洞,将那匪夷所思毁天灭地般的能量冲击吞噬殆尽,猛烈的能量波动震的人心神失守,仿若论道台都要沉落一般。

    杨开身形如电,在虚空之中穿梭闪烁,寻觅着萧白衣的身影。

    蓦然,他眼睛一眯,催动源力,一掌朝某个位置拍了过去。

    “啪……”

    声响传出的同时,伴随着两声闷哼,杨开脸色铁青地倒退几步,而那虚空无人之处,萧白衣也脸色苍白地显露身形,气息微弱,满面不甘地朝下方跌落。

    漫天异象在这一刻忽然消失不见,空气中只残留了那大战之后的萧肃氛围。

    萧白衣重重地跌落在地上,旋即又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却一下没能站住,身形摇摇晃晃,不得不手杵长剑,不让自己倒下去。

    他裸露在外的肌肤全部龟裂,鲜血源源不断地从体内流出。

    胸口处,更有一个清晰的手掌印。

    唯有这一掌是杨开对他造成的伤害,其他的皆非杨开之功!

    杨开站在半空之中,低头看向自己出招的那只手,此刻也是鲜血流出,整个手掌都被刺穿,疼痛难忍,伤口之出似乎还有一丝法则之力萦绕,阻扰伤势的康复。

    他甩了甩手上的鲜血,催动力量,化解那残留的法则之力,淡淡道:“小白兄,这一招天剑似乎超过了你能奴役的范畴啊,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杨开虽然不知道萧白衣到底都学了什么样的秘术,但这最后一剑显然不是萧白衣此刻能施展出来的,他强行施展,必然会给自身带来危害,此刻萧白衣的状态就是最好的证明。

    “哈哈哈哈!”萧白衣看起来虽然凄凉,却是忍不住放声大笑,笑声说不出的爽朗和愉悦,丝毫没有后悔和不甘的意思,他开口道:“当然有必要!面对强敌,便该尽展所学,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区区反噬之伤又有何妨!”

    杨开微微颔首,道:“小白兄果然有一颗强者之心!佩服,佩服!”

    萧白衣徐徐摇头,道:“可惜最后还是敌不过你……道源一层境……呵呵……”

    他苦笑了一声,语气极为复杂,包涵了诸多情绪,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会败给一个道源一层境的对手,他是天之骄子,他自视甚高,这普天之下,除了少数几人,皆不被他放在眼中。

    但是今日一战,却让他认识到了许多。自己好像就是一个站在齐腰深的河水中,说是见识过大海的人……可笑至极。

    “杨开!”萧白衣喝了一声,随手将长剑扔了出去,摇摇晃晃道:“动手吧!”

    他一副引颈就戳的架势,似乎也不打算还手了。

    毕竟连自己最强的一招都被杨开神奇化解,他已没有余力再战。

    “我可没说要杀你。”杨开咧嘴一笑,“一个劲地叫嚣你死我活的,只有你一个吧?”

    萧白衣皱了皱眉,道:“你想继续前进,只有动手,否则你我可能会一直被困在此地!”

    “不见得!”杨开否认了他的观点。

    诚然如他之前所说,他跟萧白衣无冤无仇的,根本没有必要痛下杀手。而且……之前与萧白衣争斗的时候,对方也没有抱有杀机,只有高昂的战意罢了。

    可见萧白衣也并不是想致他于死地,他只是单纯的想要跟杨开一战!

    这正是一位追寻武道巅峰的武者应有的心态。

    说话之间,杨开扭头四顾,想要寻觅这论道台的出口。

    可是此地只是一座高台孤零零地悬在半空之中,四周尽是无边深渊,黑漆漆的深不见底,下方鬼哭狼嚎,似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充斥其中。

    “出口在下面?”杨开来到论道台的边缘处,朝下方俯瞰着,感受到下面传来的诡异气息,不禁有些头皮发麻——这真要是跳下去了,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杨开暗暗决定,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跳。

    其实,他倒有另外一个办法通过此地。

    按照萧白衣所说,这论道台大概只有在一人死亡之后,出口才会出现,既然如此的话,他把萧白衣收进玄界珠里,大概也可以让出口呈现出来。

    只是……如此一来,就暴露了玄界珠的秘密了。

    所以,他催动空间之力,想要试试能不能瞬移走,不过下一刻,他便摇了摇头。

    空间之力可以使用,瞬移也没有问题,但却只能在这论道台上瞬移。

    这里似乎就是一个隔绝的空间,杨开根本没办法瞬移到外面的世界去。

    “你找不到的!”萧白衣见他四周乱窜,忍不住开口提醒道:“我先前就说了,我已经仔细搜索过此地,根本没有出口。我已经输了,你连给败者一个应有的结局的勇气都没有?”

    杨开扭头望着他,正欲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整个论道台忽然嗡鸣一声,开始震荡起来。

    杨开脸色一凛,连忙放出神念查探四周。

    萧白衣显然也吓了一跳,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不过很快,让人诧异的一幕便发生了。

    只见那天空之中,一只高悬的三个大字,骤然化为两道一大一小的光芒,其中的一道激射向萧白衣,根本没等他做出反应便将他通体包裹,微微一晃之下,便消失不见了。

    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萧白衣整个人!

    而另外一道光芒,却是接天连地,在一阵扭曲幻化之中,化为一道光幕桥梁,斜向通往上方,在那光幕桥梁的尽头,隐有一扇紧闭的大门,通往那未知的世界!

    杨开不由地怔了一下,皱眉思索一会儿,才望着那光幕桥梁自语道:“这玩意肯定是通往出口的道路了……小白兄看样子是被传送出去了,所以……关键之处是要他自己认输?”

    按刚才的一幕来看,似乎是萧白衣认输之后,这论道台才发生了变化,不但将他传送走了,还出现了出路。

    这么一看,契机到底在哪,自然就一目了然。(未完待续)r466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