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一百五十一章 乾坤挪移神功
    ps:最近这天气,时热时冷,诡谲多变,一不小心被折腾的感冒了……望大家引以为戒,注意添衣保暖。

    说话的正是慕容晓晓,此刻她一边抬头看天,一边手指着上方,小嘴微张,满是诧异的表情。

    顺着她指引的方向,众人抬头望去,霎时间目瞪口呆。

    只见那天空之中一道道流光划破天际,如从天而降的陨石,拖曳着绚烂的长尾,朝某个方向陨落。

    最初,只有几道流光而已,但是很快,那流光的数量便多了起来,让人一眼看上去,就好似天空中下了一场流星雨。

    “星印!”蓝熏面色震惊,一声娇喝:“如此多的星印?”

    “什么?”萧晨闻言,大吃一惊,“公主你确定这些全部是星印?”

    蓝熏凝神望着天空,也不知道是不是施展了什么秘术,双眸之中隐有华光闪烁,螓首轻颔道:“没错了,全部都是星印!”

    她话音才落,一旁便传来一声咻地轻响。

    众人放眼望去,只见无常整个人已化为红白相间的两色华光,追着那星印坠落的方向迅速驰去。

    他倒是见机的快,一听说那些从天坠落的东西是星印,便立刻行动了起来。

    在他之后,罗元也身形一晃,紧随而去。

    “走!”萧白衣自然不会怠慢,一声低喝,与慕容晓晓两人急忙追赶。

    他们进入这四季之地已经有两三日功夫了,也只在两季山中遇到一枚星印而已,那星印是烙印在一只巨蜥妖兽的额头上,众人出手将之打成重伤。追赶之下却不想最后便宜杨开捡个现成的,甚至罗元和无常还为此差点大打出手。

    此刻这么多的星印出现,就算让在场诸人平分,每人也能分个六七枚了。

    一枚星印意味着一个进入碎星海的凭证,这对任何一个宗门都有巨大的意义!

    萧白衣和慕容晓晓哪敢怠慢。

    “公主……”眼看众人都风驰电掣般地走了。萧晨顿时急了。

    “我们也去!”蓝熏自然不会错过这等好事,立刻答道。

    萧晨一点头,便与蓝熏两人合力朝那边飞驰。

    不过两人才刚动身,一艘木舟般的飞行秘宝便与他们并驾齐驱起来。

    蓝熏扭头一瞧,正看到杨开安然若素地站在木舟之上,摆出一副玉树临风的造型。风儿拂动他的黑发,往后飞扬……

    蓝熏忍不住嗤笑一声,毕竟此时此刻,杨开的形象与之前的懦弱胆小判若两人,看起来倒像是想吸引她注意力的意思。

    她很理解杨开的做法。基本上很少有男人能在她面前保持本性,那些人总是想方设法地引起她的关注,好似能从中得到什么满足一样。

    “哼!”萧晨冷哼一声,面色不悦。

    他早就看杨开不爽了,此刻这家伙竟然还恬不知耻地故作潇洒,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杨开却仿佛没发现他的态度似的,只是一副自来熟的架势,佯装不解冲蓝熏道:“这位姑娘。为什么你身边这位朋友会称呼你为公主?这是姑娘的名号还是什么?”

    “谁的名号会带着公主二字?”蓝熏微微一笑,摇头道:“你想多了。”

    “那……我就不懂了。”杨开摇头晃脑,道:“我看姑娘气质不凡。举止优雅,显然出身尊贵,教养得体,可是……这与公主又有什么关系?姑娘能不能为我解惑一番?”

    蓝熏黛眉蹙了蹙,不禁有些为难起来,她总不能跟杨开说我是明月大帝的女儿。所以才被称呼为公主的,真这样说就有些自吹自擂了。尽管这是事实。

    她只能反问道:“我出身星神宫,你猜不到么?”

    在她想来。只要有点常识的人,听到这句话后,应该都能联想到什么,就免了她回答的必要。

    可让她意外的是,杨开沉思了一阵,竟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

    杨开的无知让一旁的萧晨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冷哼一声道:“星神宫是明月大帝创立的宗门,你眼前这位便是大帝的掌上明珠!”

    “啊?”杨开大惊失色,支支吾吾道:“原来您…您是大帝的女儿?”他一副极度震惊的模样……

    “出身并不代表什么。”蓝熏微微一笑,倒是还算平易近人。

    反倒是萧晨,看不惯地骂了起来:“哪里来的土鳖,连公主殿下的名号都没听过,竟也进了四季之地,简直丢了吾辈中人的脸面,公主殿下,休要搭理此人了!”

    杨开尴尬道:“我以前在深山中修炼,前不久才出来历练的,所以对外面的事……嘿嘿,不太了解,不过明月大帝的名号我还是听过的。”

    “这样啊……”蓝熏也不知道信没信,反正从她的表情上看不出来什么,“看样子你是那种刻苦闭关修炼的武者啊,对外面的信息了解不多也算正常。”

    “公主殿下过奖了,我只是孤陋寡闻而已。”杨开挠着脸颊谦虚道。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萧晨接道。

    “对了,你怎么称呼?”蓝熏问道。

    萧晨道:“公主你问这土鳖名字做什么?莫要污了你的耳朵!”

    “问一下有什么关系?”蓝熏皱了皱眉,显然不喜欢萧晨管这管那的,要不是出来之前明月大帝亲自叮嘱过,她才不会一直跟萧晨待在一起,早就自己单干了。对她来说,任何事都不如自己历险来的快乐,那种刺激和未知的危险,让她一直欲罢不能。

    “鄙人杨开。”

    蓝熏点点头,忽然露出笑吟吟的神色,开口道:“我有一事不明,不知杨兄愿否赐教?”

    杨开目光闪烁了一下。呵呵一笑道:“公主殿下有什么事尽管问好了,杨某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蓝熏道:“杨兄话可不能说的这么满哦,说不定我问的问题关系到你的秘密……”

    “哼,欲擒故纵啊!换做一个想要勾搭你的男人只怕早已拍着胸脯让你尽管问来博取好感了……小丫头果然也不是吃素的!”杨开心中念道,隐隐有些猜测蓝熏到底想问什么。所以有恃无恐道:“公主殿下能问我事情那是给我面子,有什么不能说的?”

    此言一出,萧晨便暗觉不妙,这个叫杨开的土鳖虽然是从深山老林里蹦跶出来的野小子,但似乎深谙女人之心啊,才一见面就跟公主殿下聊的如此投机。这岂能容忍?最关键的是,从来对男人不假辞色的公主殿下,竟然一直笑容满面地应对这土鳖!

    萧晨心中危机感陡生,所以他立刻朝杨开投去一个威胁的眼神,一副你再敢叽歪我就要你好看的架势。

    因为位置和角度的关系。他这番动作蓝熏是注意不到的,很顺利地传达到了杨开的视野中。

    哪曾想,杨开压根就没去瞧他,仿佛彻底被蓝熏给迷住了一样,一门心思全扑在了公主殿下身上。

    萧晨颇有一种狠狠一拳砸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适才那两人一前一后围攻你,你到底是如何化险为夷的?”蓝熏直言不讳地问道。

    诚然如她所说,这个问题绝对关系到了杨开的秘密。一个道源一层境,能在两大道源三层境武者的夹攻下毫发无伤。必定是施展了什么惊天秘术,这等秘术岂能随便外传?

    所以蓝熏话一出口,杨开就立刻露出为难的神色。讪讪一笑,结结巴巴道:“那个啊……哈哈……其实那个……”

    “不能说就算了,当我没问好了。”蓝熏道。

    这话听起来像是善解人意,但却又是一招欲擒故纵!

    如杨开此刻这样完全被蓝熏“迷住”,已经只能用身体思考的男人,又怎会忍心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正常情况下。不想说也得说了。

    所以他悠悠地叹了口气,道:“并非不能说。不过……”

    言至此处,他忽然换上一副肃然的表情。同时压低声音,道:“还请公主殿下为我保密,这个秘术若是传言出去的话就不灵验了,下次再碰到这情况恐怕我就必死无疑。”

    他说话间,还特意往蓝熏那边凑了凑,差点把嘴巴贴到人家耳朵上去了。

    一股清香立刻萦绕在鼻尖。

    两人距离太近,蓝熏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精致的耳朵一下子泛红起来。

    “你做什么?”萧晨见此情景,哪还忍得住,一声爆喝,同时一柄利剑在手,隔着蓝熏指向杨开。

    杨开吓了一跳,连忙拉开距离,一脸无辜道:“我没做什么啊,兄台这是什么意思?”

    “你刚才……”萧晨话说了一半,有些说不下去了,毕竟杨开虽然距离蓝熏近了些,也确实什么都没做,真要追究这个就显得自己太小气,他只能哼道:“总之,站在那里说话就行了,再敢靠过来,小心我取你项上人头!”

    杨开愕然道:“这位朋友还真是奇怪啊……好吧,那我就站在这边说,公主殿下明鉴,我那秘术叫乾坤挪移神功,一经施展,可以借力打力,以弱胜强。”

    “借力打力?”蓝熏目露诧异之色。

    “不错。”杨开正色颔首,一本正经道,“之前那两家伙一前一后,都想取我性命,正好符合乾坤挪移神功的发功要点,所以我便……”杨开嘿嘿一笑,伸手画了个半圆,“稍稍牵引了一下,让他们自己打了起来。”

    蓝熏若有所思道:“如此说来,当时若只有一人攻击你的话……”

    “那我死定了!”杨开两手一摊。(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