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一百二十四章 红尘
    那老者开口发问,青阳神殿的几个弟子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胖师弟和青面师兄已经昏迷过去了,也没看到那强者投影的一幕,而陶执事还在那边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剩下两个道源一层境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都是哑巴不成!”那耄耋老者见此,不禁冷哼一声,面色不悦。

    “陶明你搞什么?”一旁,一个有帝尊一层境的中年男子望着陶执事,皱眉低喝。

    那喝声传入陶执事耳中,犹如一柄大锤敲击在他的心房上,猛地一震间传出一股神秘的力量,让陶明张口就吐出一口鲜血,不过这么一弄,陶明那涣散的眼神总算重新聚焦,惊恐的情绪也得以平复。

    他茫然地望向四周,待看到耄耋老者等人之后,身躯一抖,大呼道:“属下见过副殿主,见过诸位长老护法!”

    “休要啰嗦!”之前用神魂秘术唤醒陶明的中年男子低喝一声,“告诉我,此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有何人来过这里?”

    “何人来过……”陶明喃喃自语,脑海中猛地浮现出刚才那恐怖骇人的一幕,又想起了令牌化为齑粉从自己指尖流过的景象,惊得他不禁脸色一白,直接就跪倒在地上,惊恐道:“诸位大人饶命啊,属下不是故⊙≧长⊙≧风⊙≧文⊙≧学,ww○⊥≧t意的!”

    那耄耋老者见此,缓缓摇头。

    “我来吧!”另一边,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女忽然开口道。

    当然,她只是看起来年纪不大而已,可却是货真价实的帝尊境强者。也不知道她到底动用了何等玄妙的力量,身子就这么诡异地悬浮在半空之中,说话间。慢慢地飘到了陶明面前。

    她的神情温柔似水,伸出一只芊芊玉手,隔空拍了下陶明的脑袋,口中道:“不用怕,将你所见所闻,如实道来便可!”

    此言一出。陶明那战栗的身躯和惊恐的情绪竟像是受到了什么安抚似的,一下子就变得平静下来。

    他目光微微有些呆滞地望向虚空,张口道:“回禀诸位大人,事情是这样的……”

    他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煽风点火,将此前发生的一切如实道来,详细无比。

    杨开看的暗暗心惊,知道那少女模样的帝尊境强者定然是施展了某种神魂秘术,这种神魂秘术应该是可以引导陶明说出实话的类型。但又不会损坏对方的神魂。

    当听到有诡异人影从天而降的时候,那耄耋老者才低喝道:“那人什么模样,仔细说清楚!”

    陶明道:“看不清,来人带着一个宽大的斗笠,遮住了脸面,不过穿着却极为奇怪,明明是个男子,却穿着一件花里胡哨的长衫……”

    老者闻言。神色一变,又惊问道:“那令牌呢。是什么样子?”

    陶明如实描述了一番。

    老者沉默了,久久不语。

    中年男子神色古怪地望着耄耋老者,开口问道:“裘副殿主,您知道这人到底是谁?”

    其他人也都好奇地望着老者,想要他给出一个答案。

    老者并没有回答的意思,而是看向杨开和秦朝阳。

    也是直到此刻。才有人第一次朝杨开与秦朝阳望来。

    两人都不敢怠慢,连忙抱拳行礼。

    老者淡淡点头,问道:“那令牌是你们带来的?”

    秦朝阳道:“回禀大人,令牌正是秦某带来的。”

    “好!”老者说了一声,淡淡道:“都随我来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话落,老者袖袍一卷,下一刻,杨开与秦朝阳便感觉一股柔和的力道将自己裹起,随即不由自主地朝前飞去,紧随在那老者身后。

    其他帝尊境彼此望了一眼,也都紧随着老者而去。

    待到众人走后好一会,陶明才像是回魂似的,身躯一震,目露出惊恐的表情,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

    “陶执事!”另外两个道源境连忙上前,紧张地关注着他。

    “我没事!”陶明心有余悸地摆了摆手,口中道:“幸亏陈倩大人手下留情,否则……我早已变成白痴!”

    不过一想起那至关重要的令牌毁在自己手上,陶明就一肚子惴惴不安,唯恐宗门高层来怪罪他犯下的错误!

    ……

    青阳神殿主峰,万圣峰上。

    宫殿前,杨开与秦朝阳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这宫殿门口一个守卫都没有,耄耋老者将两人带到此地之后,便将他们丢在了这里,不管不问,至于其他人,都一股脑地进了宫殿里。

    宫殿内布置诸多结界,大门紧闭,以杨开和秦朝阳两人的实力,根本无法窥探到什么。

    虽然两人都没有受到什么约束,但却根本不敢贸然行动,只能乖乖地站在那里。

    “杨老弟,你说……”秦朝阳有些忐忑地开口了。

    “不会的!”杨开不等他说完,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了,淡然一笑道:“他们若真的会对我们不利,早就动手了,我们哪有反抗的机会?把我们带到这里,又丢在门外,看样子……他们自己也要讨论一番才有决定!我听刚才那些人谈话的意思,似乎有很多人都不知道那令牌主人到底是谁!”

    “秦某到现在也没想出他是谁!”秦朝阳懊恼道。

    “不知道是正常的。”杨开微微一笑,“不过一般的帝尊三层境未必有让青阳神殿如此忌惮的本事啊,那人……”

    “杨老弟的意思是……”秦朝阳听他这么一说,也猛地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低呼道:“那十位大人之一?”

    “八成是这样的!”杨开颔首。

    “嘶……”秦朝阳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曾经与那样的传说人物正面接触过。

    ……

    宫殿内,一人端坐上首位置,身穿一件紫衫,神情不怒自威,气息深邃如海,这人,正是青阳神殿殿主,帝尊三层境的强者,温紫衫。

    而杨开之前见过的耄耋老者等诸位帝尊境,也都来到了这大殿之中,个个屏气凝神,听着老者跟温紫衫汇报得到的情报。

    “令牌,花衫男子……”温紫衫闻言一笑,他的笑容算不上有多好看,但却似乎具有奇特的魅力,笑容绽放之下,整个宫殿仿佛都明亮了一瞬。

    “殿主,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耄耋老者问道。

    “老裘啊。”温紫衫丝毫没有殿主的样子,当着众人的面对副殿主裘染的称呼也是随意至极,这让耄耋老者额头上青筋直跳,反倒是其他人有些忍俊不禁。

    连带那气质如冰的高雪婷,嘴角也浮现出一个微微的弧度。

    “你自己既然想到了,何必来问我呢……”温紫衫说着,伸手拈起旁边的一串灵果,高举在自己头顶上方,一张口咬下一颗,一张口又咬下一颗……吃的满嘴生津!

    “殿主大人!”裘染忍不住低喝一声。

    “好啦好啦。”温紫衫嘴中含糊不清地接道,将手上没吃完的灵果放下,拍拍手,站了起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人会将象征自己身份的令牌一面雕刻成乞丐,一面雕刻成玉女呢?又有什么人,会穿着那么没品味的衣服招摇过市?答案只有一个……”

    大殿内,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朝温紫衫关注过去。

    这一刻,温紫衫的气质也陡然一变,目光锐利如剑,仿若能刺穿虚空,他沉声道:“流浪红尘,游戏人间……”

    “红尘大帝!”高雪婷忽然失声娇呼。

    “哦?小雪婷很聪明嘛,这就猜出来了。”温紫衫冲高雪婷所在的方向瞧了一眼,之前那威严的一面陡然间消失殆尽,露出灿烂的微笑,柔声道:“想要什么奖励啊?叔叔都可以满足你哦。”

    高雪婷嘴角微微有些抽动道:“殿主大人,请自重!我已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早已过了要奖励的年纪!而且……我已经两百多岁了!”

    “两百岁……还很年轻啊。”温紫衫一笑,有些失落道:“我还是喜欢你小时候的样子,长大了这么冷淡……”

    “哼!”高雪婷冷哼一声,把脑袋撇到一旁,露出一副“懒得理你”的表情。

    “殿主大人,说正事吧!”裘染额头上的青筋跳动的更加厉害了,颇有些忍无可忍的样子,一身衣袍都无风自动。

    “好吧好吧。”温紫衫闻言,一转脸,又若无其事道:“红尘大帝,是十大帝尊之中最为神秘的一人,老东西向来神出鬼没,神龙见首不见尾。”

    “老东西……”

    一众帝尊境顿时惊了,个个脸皮抽动。

    十大帝尊,何等人物。到了自家殿主口中,竟是成了老东西……

    “殿主大人,这样称呼没问题么?万一叫那位大人知道的话……”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惊骇插话。

    温紫衫笑道:“别瞧老东西那副德行,其实人还是很不错的,他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生气……”

    他随口解释一番,又接道:“而他的红尘令也很少有人见过,即便是帝尊境,也鲜有人知道那红尘令到底是什么样子,不过……本座恰好知晓。正面一副玉女出水图,背面一副乞丐行乞图,而且……令牌的材料随处可见,绝非是什么名贵之物。”(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