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一百一十七章 玉女乞丐令
    一般来说,令牌上都会铭刻一些图案或者文字,以显示出令牌的来源和用途。

    秦朝阳交给杨开的这块令牌自然也不例外。

    那令牌上并无文字,正面是一副画,一副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画,一副……玉女出水画!

    尽管图案的纹路生硬死板,但一眼望过去,那令牌正面上的玉女却仿佛具有自己的生命似的,正从浴水清池之中缓缓起身,娇躯线条优美,惹人遐想联翩,五官精致可人,上半身的部位在溅射而起的水珠和秀发遮掩下若隐若现……

    最关键的是,她下半身也不着片缕,美腿与小腹之间的神秘所在,浸润在水面之下,叫人看不到又心痒难耐,有一种千呼万唤不出来的可恨感,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将她从令牌里面拽出来,一窥究竟!

    “可恶啊!”杨开瞧了一会儿,破口大骂起来,兴致败坏到了极点。

    画这画的家伙心里绝对阴暗,却又深谙男人之心,故意施为,让人恨得牙痒痒。

    杨开又翻到背面,同样是一副画。

    画上之上蓬头盖面,衣衫褴褛,蜷缩在地,面前摆放着一个破碗,碗中空无一物。

    这竟是个乞丐的图像。

    与正面的玉女出水像给人两种截然相反的观感。

    望着这图像,杨开似乎能感受到寒风肆掠而来,看到那乞丐瑟瑟发抖的模样。

    “这乞丐……”杨开皱眉,喃喃自语道:“好像一个人啊!”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脑海之中不由自主地蹦出一个猥琐的身影来。

    “这是那位高人交给我的。”秦朝阳在一旁弱弱地解释道。

    “秦老哥……你确定那位是高人,不是……骗子?”杨开愕然地望着他,道:“这令牌的材质,看起来也就是一块普通的木材吧?虽说画像必定出自高人之手,可……什么样的高人如此儿戏?”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木材。”秦朝阳一本正色地道,“老夫仔细看过了,这是一块百年老榆木!”

    “有区别?”杨开道。

    秦朝阳嘴角一抽,道:“似乎是没什么区别。”

    但凡令牌,必是一种权威的象征,一种身份的替代。一种力量的体现。所以令牌的锻造之物绝对不是随处可见的百年老榆木,如杨开手上的龙岛令,那材料到底是什么,杨开根本就认不出来。

    可手上这枚“玉女乞丐令”的材料竟是寻常之物。

    这让杨开不由地疑心大起。感觉秦朝阳是不是受了什么蒙骗!

    “杨老弟。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秦朝阳沉声道。“不过……你试试看能不能捏碎这令牌!”

    杨开眼帘一眯,道:“秦老哥确实要我这么做?万一捏坏了……”

    “那就说明老夫真的被骗了,坏了也不可惜!”

    杨开点点头。道:“好,那我试试!”

    话落,他便已握紧了手上的令牌,蛮力一催。

    咔嚓嚓一阵声响传出。

    杨开脸色骤然一变,秦朝阳却露出了微笑的表情,似乎早有预料的样子。

    传出的声响,并非令牌捏碎的动静,而是杨开手指关节的响动,那令牌被他猛地一握,竟是安然无恙!

    “怎么会?”杨开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令牌的材质一看就是极为常见的木材,并非什么特殊的天才地宝,在自己的蛮力之下竟然毫发无伤?

    杨开不信邪地又加大了一些力道,但无论他如何用力,那令牌竟一点都没有损坏,甚至都没有变形!

    “杨老弟,这下你可以确认了吧?那可真是一位高人!”秦朝阳笑呵呵地望着杨开出丑,“老夫这些年也曾多次怀疑过,但无论老夫用什么方法,都没破坏掉这块令牌,若非如此,老夫哪里会将它拿出来?”

    “这确实是一位高人!”杨开悚然动容。

    也不知道那神秘的高人在这块令牌上加持了什么力量,竟让这普通的木材也变得坚硬难毁,一般的帝尊境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至此,杨开再无怀疑,郑重地将那令牌递还给秦朝阳,问道:“用这块令牌,要如何才能进入四季之地?”

    秦朝阳道:“那高人说,让我前往青阳神殿,找青阳神殿要一个进入的名额!”

    “原来如此!”杨开露出了然之色。

    青阳神殿在南域也算得上是一流的大宗门了,无论是实力还是威望,都只在星神宫之下,这样的宗门肯定是有不少进入名额的,秦朝阳拿着这块令牌换取其中一个,倒也说的过去。

    就是不知道,这令牌的主人跟青阳神殿有什么关系了。

    “四季之地是不是快要开启了?”杨开问道。

    “应该是的!”秦朝阳点头,沉思了一会儿,道:“老夫怀疑,这一切都早在那高人的预料之下,钰儿五岁的时候,他将这令牌交给我,告诉我十二年之后前往青阳神殿。四季之地是不是快要开启,老夫也不知道,毕竟这种事我们枫林城是得不到什么消息的。不过如今看来,应该就是这样的。”

    “秦老哥是想让我替你去一趟四季之地,寻找那劫厄难果吧。”

    秦朝阳苦笑道:“若老夫有杨老弟的一半实力,我也不会麻烦你,但是老夫知道自己的情况,虽说也是道源境,但比起那些宗门精锐还是相差甚远,真由老夫进入其中的话……恐怕没法活着出来,我死没关系,但是钰儿她……此事,我也只能拜托你了。”

    “什么时候出发?”杨开直截了当地问道。

    秦朝阳愕然道:“杨老弟这是答应了?”

    杨开咧嘴一笑:“为什么不答应?秦老哥既然愿意给我提供这次难得的机会,我岂会不好好把握?南域秘境之地,我也想去看看!”

    说到这里,杨开露出向往之色。

    这一次的事,说起来是秦朝阳委托他进入四季之地去寻找劫厄难果,但换一种思路来考虑的话,却是一场机缘!

    各大宗门的精锐弟子们都争先恐后地要进入那秘境,里面显然是有不少好东西的。

    且不说蕴藏在其中的天才地宝,单是那无数青年俊彦,就值得杨开进入一窥,这可是检验自己实力的绝好机会。

    “太好了!”秦朝阳也没想到杨开答应的如此爽快,本来他还担心杨开会拒绝,没想到压根就不需要他去劝说,欣喜之下,激动道:“因为我也不知道四季之地具体什么时候开启,但迟恐生变,杨老弟若是无事的话,我们明日便启程如何?此去青阳神殿,也是需要十几日功夫的。”

    “好。”杨开点头,起身道:“那我先回去准备一下,明日再来找你。”

    “就这么说定了。”

    少顷,杨开离开了秦家,朝张家返回。

    而在杨开走后不久,秦钰忽然再次来到密室,看了一下秦朝阳的脸色,便已有所洞悉,低声问道:“老祖,杨大人……他答应了?”

    “很爽快的答应了!”秦朝阳喜道,“根本不需要我多说什么,杨老弟真是个痛快人啊。”

    “那老祖有没有告诉他,进入其中的风险?在那里面,杀人夺宝可是再正常不过了,各大宗门弟子之间明争暗斗,也没人会去禁止的,杨大人虽然实力不俗,但毕竟只有道源一层境的修为,万一……”

    秦朝阳闻言,陷入了沉默中,好一会才道:“我看杨老弟也不是短命之人……”

    “老祖什么时候会观人相貌了?”秦钰咬牙道。

    秦朝阳脸色一讪,无奈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枫林城中,我秦家没有可信之人,除了杨老弟之外,我想不出其他人选了,要么……老祖自己去?”

    秦钰脸色一黯,道:“老祖若是亲自前去,只怕就真的回不来了,我秦家才刚刚接手姜家的产业,你一走,何人能维持住眼下的局面?”

    顿了一下,她又道:“罢了,老祖,将我秦家的百万剑和使用之法交给他吧。”

    “百万剑!”秦朝阳闻言,脸色大变,“钰儿,那可是我秦家祖上留下的……”

    “钰儿知道百万剑事关重大,但是如今我秦家已无人能御使这帝宝了,杨大人修为虽然差了一点,但我想以他的实力,多少能发挥出一点百万剑的威能,或许在四季之地中能助他一臂之力,逢凶化吉。杨大人既愿为我秦家孤身犯险,我秦家总不能半点表示都没有,真这样的话,我于心不安。”

    “你都这么说了……罢了,待他明日过来,我便将百万剑交予他吧,希望他能明白你一片苦心!”秦朝阳叹了口气,最终妥协。

    杨开一路返回张家,只与张若惜交代了一些事情,告诉他自己要出门一阵,让她好好在族中修炼。

    张若惜面露不舍,但一口应承下来,没多说什么,只不过杨开看的出来,这小丫头现在似乎憋着一股狠劲,一门心思地想要闭关修炼,提升修为境界。

    想了想,杨开又改变主意道:“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先生愿带我?”张若惜美眸一亮,惊喜问道。

    “带你没有问题,只不过你无法跟在我身边!”杨开道。

    “先生说的我糊涂了。”张若惜露出疑惑之色。

    杨开微微一笑,伸手一挥,源力裹着她,在张若惜一声惊呼之中,直接进了小玄界里。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