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一百一十章 绝望
    杨开话音刚落,一人便如闪电般从外窜进,随手一拂,大门再被关闭。

    望着来人,杨开拱手失笑:“秦老先生!”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秦家老祖秦朝阳。

    “杨老弟!”秦朝阳回了一礼,脸色稍有些尴尬。

    杨开道:“秦老先生不在族内养伤,怎地也跑到这里来了?”

    秦朝阳的脸色不是太好,显然是上次受伤还没有痊愈的缘故。不过更让杨开感到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和段元山一起来看望自己,而是独自一人偷偷摸摸地过来。

    杨开心思一转,有些明白他想做什么了。

    “老夫伤势无碍。”秦朝阳摆了摆手,自顾地找了个位置坐下,道:“倒是听闻杨老弟你安然返回,老夫便急急地赶了过来,没曾想,还是让城主大人他们先了一步。”

    “所以你就躲在外面了?”杨开嘿嘿一笑。

    “有些话不太方便当着城主大人的面说出来。”秦朝阳尴尬道。

    “哎。”杨开一叹,诚恳地望着秦朝阳道:“我大概知道秦老先生的意思,只是……请恕我斗胆拒绝了。”

    秦朝阳奇道:“老夫还没说你就知道了?”

    杨开苦笑道:“秦老先生来这里难道不是想让我加入你们秦家么?”

    “我有表现的那么明显?”秦朝阳一怔。

    杨开点点头:“秦老先生此前就已经旁敲侧击过几次了,我若还猜不透的话,那不是傻子么?而且……据说姜家的产业也将由秦家来接管,姜家偌大一份基业,秦家就这么一口吞下了,若没有足够的武力威慑。怕是震不住其他人蠢蠢欲动之心啊。”

    “老弟懂我!”秦朝阳听的眼前一亮,不迭地点头道:“正是如此,老夫才特意赶来此地。想要聘请老弟为我秦家太上长老,地位与老夫等同。届时你我联手,相信其他的老家伙也不敢放肆!”

    杨开叹道:“我刚拒绝了段城主许诺的副城主之位!”

    秦朝阳一听,脸色顿时一黯,失望道:“这样啊……”

    两人都是聪慧之人,杨开也不需要解释太多,秦朝阳就知道自己没戏了。

    杨开才拒绝掉段元山的拉拢,若是转眼就答应了秦朝阳,日后叫段元山知道肯定会得罪他。段元山会以为杨开小瞧自己,搞不好就要记恨在心。

    到那个时候,秦家也无法置身事外。

    聘请来一位太上长老,却得罪了城主府,这笔买卖可不划算,秦朝阳心里就跟明镜似的。

    望着秦朝阳,杨开有些惭愧道:“本来呢,秦老先生传我玄武七截阵的结阵衍化之法,秦家若有需要,我也义不容辞。只是这事……我若答应对你秦家有害无益,只能让秦老先生失望了。”

    “老夫理会的。”秦朝阳颔首道。

    “不过……”杨开话锋一转,道:“若是日后秦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我倒是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出手,届时还请秦老先生不要客气!”

    秦朝阳闻言,眉头一扬,嘿嘿笑道:“有杨老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他一副大喜过望的模样,很是开心。

    虽然此行没有达成既定的目标,但有杨开的保证,也算是不虚此行。

    秦朝阳大有深意地道:“或许,老夫很快就有事情需要杨老弟帮忙!”

    杨开点点头道:“我等你消息。”

    当日秦朝阳将玄武七截阵的完整结阵之法通过玉简传授给杨开。本来只是要换取他的一个承诺,那就是在危机关头保护秦钰的安全。若是城破的话,可以带秦钰一起走。

    但事后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场魔劫就这么有惊无险地度过了,那承诺自然作废。

    而杨开得了人家的好处,却又拒绝人家的拉拢,心里确实过意不去,也是有意找机会还掉这个人情。

    随后两人又随意地聊了几句,秦朝阳这才起身告辞。

    他有伤在身,急需调养,而且如今秦家正在接收姜家的大片产业,族内忙的不可开交,确实有些分身无瑕,时间宝贵,自然不能多耽搁。

    待秦朝阳走后,杨开这才彻底得了清闲,也连忙调息起来。

    一场魔化,让他变得有些虚弱,那种远超他修为的力量在他身上展现出来,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接连好几天的时间,杨开都待在厢房内。

    直到某一日,他再度睁开双眸,精光四溢,神采奕奕,已不见之前的疲累和虚弱,俨然已经恢复如初。

    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的情况,杨开确定没有留下任何后患,这才安下心来。

    他没有第一时间出去,而是祭出玄界珠,身形一闪,便进了小玄界内。

    小玄界依旧一片宁静,杨开默默感知了片刻,不禁惊咦一声,他发现在小玄界的某一处,有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正在澎湃不休。

    身形晃动,他直接来到了那个位置处。

    前方,流炎盘膝而坐,一手虚托,一手双指并拢朝天,摆出一个姿势,正在运转玄功。

    她一身的雷火之力狂暴不安,以她为中心,方圆十几里的地面,雷蛇游走,火焰翻腾。

    而在流炎的身后,却有一道巨大的虚影,翱翔天地,似要振翅而飞。

    “鸾凤!”杨开瞧了那虚影一眼,当即一惊。

    那虚影赫然便是他曾经近距离目睹过的上古圣灵鸾凤的身影,只不过并非活物,而是一道投影罢了。

    但即便是投影,也散发出圣灵之息,虚影表面,黑炎翻滚,滔天气势,猛不可挡。

    流炎的表情及其艰辛,仿佛正在施展什么秘术到了紧要的关头。

    杨开瞧了一会儿。便知道她此刻正在炼化那一根鸾凤之羽了,进展的虽然不算特别顺利,但也不是很艰辛。

    这种事他无能为力。即便他身为小玄界的主人,也帮不上流炎半点忙。所依靠的只有她自己的意志和决心。

    若是炼化成功,流炎必定会实力提升,若是失败的话,极有可能遭遇反噬!

    也幸亏流炎这些年来一直在吞噬太阳真精中的太阳真火淬炼自身,早已习惯了这种超高强度的能量入体,否则单以她道源一层境的实力,根本无法炼化那鸾凤神羽。

    不过即便如此,是成是败也要看她自身的造化。

    法身就端坐在远方。紧密地关注流炎的情况。

    见本体目光投来,法身只是略一颔首,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有法身照看,流炎一旦出现什么问题,自己都能在第一时间得知,所以杨开很放心地离开了。

    身形再度晃动间,他已来到了小玄界另外一个地方。

    此地空旷一片,一个瑟瑟发抖的身影却抱膝坐在地上,仿佛躲在不为人知的一个角落里一样,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样的惊恐和折磨。秀发披散,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美眸一直警惕地四下张望。俏脸上满是惊惧的表情。

    杨开就这么出现在她面前,她却浑然不知,仿佛没有看到。

    “这样子……”杨开望着她,低声念道:“差不多了吧?”

    言至此处,他伸手打了个响指。

    声音不大,但传入花青丝的耳中却如晨钟暮鼓一般震撼人心,她猛地一颤,再抬头的时候,却发现一直笼罩住她的无边黑暗。终于被刺目的光明所取代。

    而一个让她在心中诅咒了无数遍,恨不得千刀万剐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远处。正懒洋洋地望着自己。

    看到那人的面容,花青丝几日来的委屈和惊吓在这一刻化为复仇的火焰。嘴中娇喝一声:“老娘跟你拼了!”

    说话的同时,便如离弦之箭般朝杨开激射而来。

    娇躯一扭,便化蝶为百,铺天盖地,一下子将杨开包裹的严严实实。

    杨开抬手,竖起掌刀,对那上百灵碟不管不问,直接朝前方虚空处劈去。

    碰地一声……掌刀砍到了什么东西。

    “哎吆……”花青丝的身影跌跌撞撞地从虚空里浮现出来,上百灵碟也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她双手捂着脑袋,不住地后退,疼的眼泪水都快流出来了。

    “看样子……”杨开好整以暇地望着她,淡淡道:“你还是没弄明白自己的处境啊……既如此,那就再给你点时间,等你想好了……我们再谈!”

    说话间,他便要故技重施。

    花青丝陡然尖叫起来:“不要!不要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放肆了,你……你绕了我吧!”

    任谁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每天被一些稀奇古怪的存在击杀无数次,感受那逼真的死亡效果,恐怕都无法再坚持下去。

    第一次被击杀的时候,花青丝还以为自己真的死了!

    可没想到不过片刻时间,自己又重新活了过来……

    但却生不如死,因为没多大一会,她又被一些稀奇古怪的存在给干掉了。

    多次之后,她才彻底明白,自己是中了极为高明的幻术,在生死轮回之中,无法自拔。

    每天死个几百次,花青丝几乎麻木。

    若非她实力够强,单是这样的折磨就足以让她发疯。

    此刻乍一见到杨开这个罪魁祸首,自然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结果还是被人家一招制服!

    花青丝彻底绝望。

    “很好,你能如此懂事,让我很欣慰!”杨开瞧了她一眼,点点头,老神在在地站在原地。(未完待续)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