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八十九章 请求(月初,求月票)

第两千零八十九章 请求(月初,求月票)

    三月了,求下保底月票!!!

    段元山闻言,顿时傻了眼,望着秦钰道:“这么说来,你手上并没有完整的玄武七截阵?”

    他不禁涌出一丝失望的神色,毕竟若无那种不世奇阵的话,道源境之中根本无人敢擅闯魔气封锁,除非自己活的不耐烦了。

    “有是有,只不过跟原版的不太一样。”秦钰微笑道。

    “此话怎讲?”段元山问道。

    秦钰道:“我秦家祖上也算是个不俗的人才,他虽然只学习了七分之一的阵法,但在平日里时常与宗门师兄弟熟悉演练,所以对其他部分也都多少有些了解,玄武宗覆灭之后,祖上逃到了南域,耗费后半生精力,凭借自己的能力和所掌握的阵法知识,将玄武七截阵补全了。不过祖上也说过,以他之能,所补全的玄武七截阵只是慵劣之物,根本无法与原版相提并论。”

    “你秦家祖上……什么修为?”段元山问道。

    “帝尊两层境!”秦钰傲然道。

    段元山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帝尊两层境的境界,即便放在玄武宗那样的大宗门之中,也是为数不多的精英了,或许还能担任一些诸如执事之类的要职。

    可是,即便是以帝尊两层境的强大修为,也没办法将玄武七截阵原版复原,可见这套阵法有多少深邃强大。

    “阵法虽然不如原版,但我想应对眼前这局面应该足够了。而且……比较容易上手,若是不考虑更多的因素,单是用来防守的话,绰绰有余。”

    段元山闻言,深吸一口气,道:“若真要如此行事的话,还需通知一下秦兄才是。”

    毕竟秦朝阳才是秦家管事的人,若是真要动用玄武七截阵,也必须得得到他的同意才行,这套阵法。应该算是秦家最大的财富了。

    若非逼不得已。谁愿意将这样的阵法公之于众?

    “段叔叔放心,我已经用跟老祖通过信了,老祖即可便会赶来!”秦钰道。

    说话间,她似有所感地扭头朝一旁望去。微笑道:“这就来了。”

    远方。秦朝阳一脸肃然地飞驰而来。落到杨开和段元山面前,略一抱拳。

    段元山也不跟他废话,直接道:“秦兄。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多说了,想必钰儿已经将一切告知于你,如今要动用你秦家的玄武七截阵,不知你意下如何?”

    “事关枫林城安危,我秦家自然不能置身事外,此事我同意了。”秦朝阳沉声道。

    “啊?”段元山听的一愣,一脸的诧异之色,似乎没想到秦朝阳答应的如此爽快,导致他准备好的劝说之词完全没了用武之地。

    他与秦朝阳也打过不少交道,知道对方虽然不是什么小气阴险之辈,但也不是好说话的人,尤其这事还关系到秦家最大的财富。

    他本以为秦朝阳会推诿一二的。

    想了一下,段元山苦笑道:“秦兄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吧,若是不过分的,段某一并答应了就是。”

    秦朝阳嘿嘿一笑,道:“段城主说的这么见外做什么,大家都是在枫林城讨生活的,枫林城有难,我秦家自然义不容辞,责无旁贷……”

    “你再废话,什么好处都没了。”

    “既然城主大人如此恳切,那老夫就勉为其难提点要求好了。”秦朝阳一脸无奈的模样,一副被逼良为娼的悲愤,段元山看在眼中,恨不得一拳揍他个满脸开花。

    “此劫之后,老夫要接管姜家的所有产业!”秦朝阳脸色一肃,沉声道。

    段元山眼帘骤然眯起,道:“秦兄不怕胃口太大,撑坏了肚子?”

    在枫林城之中,除了城主府象征最高的权利和威严之外,所属家族之中,姜家的势力最为庞大,也是最大最强的一个家族了。

    如今姜家人自作自受,高端战力全军覆没,全都被魔化成了魔人,所属的产业和资源自然全都成了无主之物。

    眼下枫林城被魔气和魔物围城,其他的家族家主和老祖们还没什么心思去争夺姜家的遗留之物,只是在齐心协力抵抗魔劫,可一旦等到此事过后,只怕就要撕破脸皮抢个头破血流了。

    那么大的一份家业,任谁得到都能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势力。

    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对姜家遗留下来的产业,城主府方面自然也眼红的很。

    可现在秦朝阳一口便要将其完整吞下,即便段元山已经做好了秦朝阳会狮子大开口的准备,也有些承受不了。

    且不说他本身并不是太愿意答应,就说枫林城中的其他家族也不会同意这种无稽的要求。

    秦朝阳闻言,一笑道:“胃口大怕什么,这不是有段城主替我秦家遮风挡雨么?”

    “你连我城主府也要算计?”段元山神情顿时悲愤起来。

    秦朝阳呵呵一笑:“段城主说的哪里话,只不过如今我秦家式微,想借城主府威名摆摆威风罢了。毕竟若是没有段城主的话,我秦家也没吞不下那些财富。”

    “你这老匹夫……”段元山当场骂开了。

    “怎么说话呢,身为一城之主,还有没有一点尊老爱幼的美德?”秦朝阳一翻白眼,扭头望向杨开道:“杨小兄弟,刚才城主大人骂我,你可听的清清楚楚了,老夫很生气,会折寿十年,这事我要跟他没完!”

    “你们聊,我先走一步!”杨开见此,连忙便要遁走。

    这两人扯皮,他可不想把自己也牵扯到其中,他只是枫林城的一个过客而已……

    “哈哈,开玩笑开玩笑……”秦朝阳一把拉住了杨开的胳膊,道:“杨小兄弟可别急着走,真要结成玄武七截阵,还需得小兄弟出力才行!”

    “我也有份?”杨开眉头一皱。

    秦朝阳笑道:“适才钰儿应该也说过,这玄武七截阵需得由七人联手施展,才能一现圣灵玄武之威,我枫林城道源境强者数量不多,小兄弟自然是要算上一个的。”

    杨开想了想,颔首道:“好,那就算我一个。”

    他对那玄武七截阵也是极为好奇的,若是能够学到这种不世奇阵,对他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见杨开答应下来,秦朝阳神色一喜,再次望向段元山,道:“城主大人,秦某这边是没问题的,只是不知道你考虑的如何?”

    段元山神色凝重,沉声道:“秦兄,我城主府在枫林城虽然是第一势力,但你也知道那些老家伙们并不好惹,这种犯众怒的事情……”

    “城主大人神通盖世,实力超群,关系通达,还怕了那些老家伙?”秦朝阳闻言一笑,摇头道:“老夫不相信!”

    段元山眼帘一缩,沉喝道:“好,就依你所言!”

    “痛快。”秦朝阳大笑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城主大人安排七人出来吧,由老夫和钰儿一同教授玄武七截大阵的结阵之法。”

    “一个时辰后,我给你答案!”段元山沉声道。

    秦朝阳这才点点头,朝杨开打了个眼色,带着他和秦钰飞驰离去。

    不大一会儿,三人便返回了此前秦朝阳负责防守的城墙处。

    到了此地,秦朝阳忽然神情一肃,递给杨开一枚玉简,道:“杨小兄弟,这里面记载之信息,你自己参悟完之后请立刻毁去,若有不懂之处直管询问钰儿,在修为境界上她虽然远不如你,但在阵法之道上她或许可以解惑一二。”

    杨开神色一动,接过那玉简,道:“秦姑娘阵法之术之精妙,我已经有所领略了。”

    说话间,他将神念沉入那玉简内,粗略扫过一番,神色微变,惊疑地抬头望向秦朝阳,道:“秦老先生你这是……”

    玄武七截大阵是由七人联手施展的,当年玄武宗为防止这不传秘阵外泄,所以给每一个弟子传授的都只是阵法的一部分而已,七人合力,才能衍化出完整的大阵。

    杨开本以为秦朝阳给自己的,也会是七分之一,但此刻看去,却发现那玉简之中所记载的竟然是完整的玄武七截阵的结阵之法。

    这显然不是原版的阵法,而是秦家祖上自己参悟出来的。

    绕是如此,也是顶尖大阵了。

    只是杨开想不通,秦朝阳为何有此一举。

    秦朝阳一笑道:“杨小兄弟不必多想,只是如今枫林城危急,若是撑不过此劫的话,枫林城完蛋,我秦家也必定灭亡,到时候,这玄武七截大阵只怕就要湮灭在时间的长河之中了。现在将它交给你,或许还有能保存一份火种的希望,这毕竟是我秦家祖上耗费后半生精力参悟出来的东西,老夫也不忍让它随我秦家埋葬。”

    “城池若真的防守不住,我也未必能够逃出此地。”杨开沉声道。

    “小兄弟过谦了。”秦朝阳大有深意地笑道,“以你之能,应该早就可以离开枫林城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迟迟未走,但既然愿意留下来共守城池,那必然有自己的原因,老夫交予你这个东西,只有一个要求。”

    杨开神色一动,道:“什么要求?”

    “若杨小兄弟真要离开枫林城的话,还请一定要将钰儿带上,保她周全!”秦朝阳神色肃穆,恳切央求。(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