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七十五章 敢拦我就死(过年快乐)

第两千零七十五章 敢拦我就死(过年快乐)

    ps:各位书友过年快乐,恩,今天请假一下,只有这一更了,等会有个请假单章会贴出来,请诸位留意一下。

    另:又犯二了,上一章的序列号弄错,不过内容没错,不影响

    庄盘在那一瞬间,竟察觉到自己的宝塔灵性大受损伤!

    他这件宝塔,是道源级下品秘宝,被他用秘法以心血和神念祭炼温养了好多年,与自身息息相关。用那种秘法祭炼之后,虽然能极大地提升宝塔的威能,但与之对应的,一旦宝塔有所损伤,那么身为主人的他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反噬!

    此刻,他便受到了极大的反噬……

    体内源力一阵动荡不安,几欲暴走,他根本无力压制,所以才不得不吐出一道血箭。

    咔嚓嚓……

    那在宝塔上游走的电光依然持续,好一会功夫才逐渐湮灭下去。

    宝塔表面似乎没有什么损伤,但是灵性却已大失,而且庄盘能感觉的到,自己这件宝塔内部实则损伤不小,竟是出现了不少裂缝,想要修补完整的话,必须得寻觅一些特殊的材料,更得耗费大量的时间才行。

    受此打击,庄盘竟又是一阵气血翻涌,口中喋血不断。

    “副城主大人!”那之前进来禀告的护卫见此,大惊失色地高呼起来。

    庄盘手捂着胸口,脸色灰白无比,气息不匀,神色难看地望着不远处的杨开,眼中溢满了惊恐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实在想不明白,那圆珠一般的秘宝到底是什么档次的,竟能在一击之中发出如此大的威能,竟连自己的道源级秘宝都无法抵挡!

    这要是轰击在自己身上。哪还有命在?

    若他知道那一枚圆珠是帝宝级别的,恐怕也就释然了。

    庄盘毕竟是道源境,杨开也不想跟他多浪费时间。所以一出手便将帝宝二珠之一的寂灭雷珠给祭了出来。

    当年他得到寂灭雷珠的时候,才不过返虚镜而已。虽然能够催动寂灭雷珠,但因为境界不够,根本无法发挥出寂灭雷珠的全部威能。

    而后也多次使用过,每一次动用,都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加,寂灭雷珠发挥出来的威能而变强。

    如今他已是道源境,能够调动起天地法则之力,纵然依旧无法发挥出帝宝的全部威力。也依旧不是道源级秘宝能够抗衡的。

    两者碰撞之下,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庄副城主还请自重!若再敢出手阻拦,就休怪杨某出手无情!”杨开目光冰冷地望着庄盘,口中低喝。

    庄盘面如死灰,张了张嘴,连句场面话都不敢说了。

    他自然能察觉到杨开并非是在虚言恐吓,而是真的这么打算的,换句话说,自己若是再阻扰他分毫的话,那就真的可能会在此陨落。

    “哈哈哈哈。朋友好大的口气啊。”蓦然,一声大笑忽然从外传来,紧接着。一瘦一胖两道身影忽然从外面窜了进来。

    与此同时,一股浓浓的酒香气弥漫在这大殿之中。

    杨开见此,眉头不禁一皱,斜眼朝来人打量过去。

    两人他都认得,矮胖之人赫然便是那行事乖张的副城主醉酒翁了,他悠一进入大殿,便四下扫了一下,紧接着眼帘一缩。

    不过很快就不动声色起来,取下腰间的大葫芦。往嘴里猛灌了一口,似乎是要压压惊一般。

    而那相比稍瘦一点的武者。赫然就是枫林城的城主段元山!

    也是枫林城内唯一的一位道源两层境强者。

    杨开见过段元山多次,对他自然不会陌生。

    此刻。段元山一双精光肆意的眸子饶有兴致打量着杨开,哈哈大笑道:“我枫林城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道源境?真是可喜可贺啊!”

    他仿佛一点也没有要追究杨开打伤庄盘的意思,而是露出一副很是欣慰的表情。

    两人会忽然出现在此地也不难理解,这里毕竟是城主府,段元山和醉酒翁平素里也就是居住在此的,刚才杨开与庄盘之间秘宝的碰撞,散发出来的强烈能量波动他们哪里察觉不到?

    所以不约而同便赶了过来。

    “见过城主大人,见过副城主大人!”杨开眉头一皱,冲两人抱了抱拳。

    醉酒翁一咧嘴,伸手擦了擦从嘴角流下来的酒水,随意地回了一礼,也没多说什么,反而在大殿的柱子旁边找了个位置,一脸懒散地坐了下去,端着酒葫芦就往嘴里猛灌。

    段元山却是呵呵一笑:“这位朋友客气了,恩,还不知道朋友如何称呼?”

    “在下杨开!”

    “原来是杨兄!”段元山面上闪过一丝狐疑,“本城主记得,枫林城中没有杨姓的大家族啊!”

    “我不过是个散落武者而已,一年多之前才来到的枫林城!”

    “原来如此!”段元山露出一丝讶然之色,旋即道:“那不知杨兄与庄兄这是因为何事而大动干戈啊!大家都是道源境,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谈谈嘛,何必如此激动呢?”

    “城主,此人实在是有些目中无人,竟无视城中规矩,御使楼船冲进城内,庄某不过是想询问一番,哪晓得他却毫不配合,还请城主明察!”庄盘不等杨开开口,便抢先说道,所说倒也还算符合实情,没有什么添油加醋。

    “有这事?”段元山眉头一皱,扭头望向杨开。

    “是,确实有这事!”杨开点点头。

    庄盘顿时冷笑起来:“城主大人,枫林城的规矩可是你亲自定下的,此人如今却视之无物,肆意破坏,敢问该如何处置!”

    他刚才在杨开手上吃了亏,连自己的宝塔都被打的灵性大失,自然对杨开痛恨到了极点。此刻段元山和醉酒翁一并到此,若真的能将杨开定罪的话,绝对能让杨开吃个苦头。

    这也是他喜闻乐见的!

    “城主大人若是在得知另一个消息后还想对杨某进行处置的话。那杨某也无话可说!”杨开不等段元山开口,便冷笑地接了一句。

    “什么消息?”段元山见他神色严肃。顿时有些疑惑。

    “两千里外,上古大魔的封印被破,精纯魔气外泄,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袭扰到枫林城了。”杨开接道。

    “什么?”段元山闻言,失声惊呼:“上古大魔的封印?精纯魔气外泄?”

    一旁,靠在石柱上正在品尝美酒,一副醉醺醺模样的醉酒翁也怔在了那里,脸上醉意全消。瞪大了眼珠子朝杨开望去,嘴角处的美酒流了一身,却犹自不知。

    “信口雌黄!”庄盘在一旁怒喝一声,“城主大人,不要听信此人胡言乱语,他……”

    段元山举手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正色地望着杨开,问道:“此事当真?杨兄又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又可有什么凭证?”

    “这事是我亲眼所见!我也是一路逃回枫林城的。”杨开瞧了庄盘一眼,冷笑一声,指着莫小七道:“我这位朋友心念枫林城几十万生灵的安危。特意前来城主府通风报信,想要诸位早做准备,可是这位庄副城主却不为所动。根本连派人探查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因为在下一时情急御使楼船飞进枫林城,坏了规矩而喋喋不休,胡搅蛮缠,甚至大打出手。嘿嘿,至于凭证……你们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两千里而已,也不是太远!”

    “我去看看!”那边,醉酒翁闻言,哪敢有什么怠慢。连忙将那酒葫芦别在腰间,猛地站了起来。化作一道流光朝外激射。

    “该说的都说了,城主大人。在下告辞。”杨开说完,冲莫小七打了个眼色,莫小七会意,连忙朝外行去。

    “你不能走!事情还没弄个明白……”庄盘站在原地,色厉内荏地低喝!

    “你敢拦我,我让你死!”杨开头也不回,口中丢下一句话后,便已和莫小七不见了踪影。

    “城主大人,此人简直太过嚣张跋扈了!”庄盘不敢去阻拦杨开,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段元山身上,指望他出手去制约杨开。

    后者悠悠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若是此人所说属实的话……枫林城只怕危在旦夕!”

    庄盘闻言,一个激灵,呐呐不敢言了。

    段元山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他哪里还瞧不出这位城主大人眼中的不满和责怪之意,知道他心中此刻极为恼怒和焦急。

    可是……上古大魔的封印被破,精纯魔气外泄这种事,怎么想怎么不可能啊!

    少顷,段元山忽然从空间戒中取出一块传讯罗盘来,神念往内灌入,显然是醉酒翁传讯回来了。

    庄盘满脸期待地望去,心中暗暗祈祷着,祈祷杨开和莫小七所说不过是随口杜撰,如此一来,他就有理由去找杨开的麻烦了。

    而如此欺骗城主,段元山肯定也不会放过杨开。

    但……

    在庄盘紧张期待的注视下,段元山的脸色骤然变得苍白无比,身子都微微一颤。

    “城主大人……”庄盘紧张地喊了一声。

    “传令,开启城中所有防御大阵,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阵法的威力增到最强!”段元山忽然口中爆喝一声,传遍了整个城主府!

    “不会吧?”庄盘顿时面如死灰,跌坐在地上。

    段元山愤愤地看了他一眼,身形晃动间,已经消失在了大殿之中,少顷,无数道指令有条不紊地从他的传讯罗盘中传出,传递到枫林城各个方向。

    片刻后,枫林城城墙附近,传来了一阵阵嗡鸣之声,许多年未曾启动过的各种防御大阵,竟在今日被纷纷激活。(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