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六十八章 完全是个误会
    “杨丹师!”姜林忽然站了起来,目光冷鸷地望着杨开,语气极为不善,“没想到你倒是有些本事,竟然能找到这里来,姜某小瞧你了。”

    杨开冷哼一声:“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姜林目中寒光一闪,神色很是愤怒,扭头看了姜太生一眼,见对方一脸不动声色的样子,顿时深吸一口气,朗喝道:“杨丹师,姜某念你也是个人才,并不想对你赶尽杀绝,若你能当着我姜家诸人的面,签下这份神魂之契,我等未必不可绕你一命!”

    说话间,他忽然取出一张古朴的兽皮纸来。

    杨开定眼望去,发现那东西赫然跟当初康斯然拿出来的东西很是相似,不但是形态大小,而且连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几乎一模一样。

    杨开顿时明白,这是真正的神魂之契了,乃是出自幽魂宫的东西。

    神魂之契是十大帝尊之一幽魂大帝研究出来的,向来也只有幽魂宫的人懂的制作,一旦有武者在神魂之契上烙下自己的神魂烙印或者生命印记,那么这张神魂之契便会发挥出神奇的功效,束缚武者履行契约上的约定,若是违背,便会遭遇噬魂之痛,神魂俱灭。

    当日康斯然为了让杨开不泄露出源凝丹的丹方,不得以动用一张神魂之契,可让他心疼了好些日子,毕竟这东西可是珍贵至极,每一张都价值不菲。

    也不知道姜家是从何处得到了一张,此刻竟也拿了出来。

    “神魂之契?”杨开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姜家主好大的手笔,这东西可是很珍贵的,用在杨某身上不觉得太浪费了么!”

    姜林面无表情道:“为了杨丹师,一张神魂之契又算得了什么?”

    杨开好整以暇地望着他。道:“不过我倒是想知道,这神魂之契上到底是写了些什么。”

    “写了什么杨丹师难道还不清楚么?”姜林微微一笑,“无非就是希望杨丹师日后成为我姜家之人。为我姜家炼制灵丹而已。”

    “这种事恐怕我无法答应!”杨开缓缓摇头。

    姜林面色一沉,厉喝道:“杨开。你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今日这神魂之契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可由不得你!”

    一个虚王级炼丹师,对姜家这样的家族来说可是宝贵至极的,若非是想活捉杨开,姜家等人哪里会惊动姜太生这个道源境级别的强者?而且今日族中高手几乎是倾巢出动,就是为了逼迫杨开在神魂之契上烙下神魂烙印。

    只要杨开就范。那么姜家不但可以收获了一个虚王级炼丹师,也不用担心他会泄露矿坑里秘密。

    听姜林如此大言不惭,杨开不禁大笑一声:“真是笑话,手脚长在我身上,我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你姜家能耐我何?”

    姜林大怒!

    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那一直默不作声的姜太生却忽然睁开了眼睛,淡淡地望了杨开一眼,一抬手,制止了姜林说话的企图。

    他淡淡道:“年轻人。自以为有点本事便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今日老夫亲自赶赴此地,也算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听他们说,你是个虚王级炼丹师,而且炼制的源凝丹也品质不凡,老夫爱惜人才,并不愿对你出手,你乖乖地在这神魂之契上烙下自己的神魂烙印,今日之事,老夫便当没有发生过,至于你怀里的女娃娃和身边的这位同伴。老夫也可以饶她们不死,不过……前提是她们必须得嫁到我姜家为妾!”

    “什么?要我嫁到你们姜家当妾?”

    杨开还没说话。一直站在一旁一脸无动于衷,仿佛看好戏一般的莫小七却跳了起来。一脸羞怒地望着姜太生,娇喝道:“你这老东西为老不尊,这么不要脸的话也能说出来!”

    “放肆!”

    “大胆!”

    一群姜家武者冲莫小七吆喝起来,表情愤怒,仿佛莫小七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一样。

    杨开呵呵一笑,一手托着怀里的张若惜,一手装模作样地掏了掏耳朵,歪着脑袋问莫小七道:“小七啊,我怎么听到有疯狗在吠啊。”

    “唔……”莫小七闻言瞧了他一眼,一本正经地点着脑袋道:“是啊,还吠的很难听呢。”

    闻言,姜太生眼睛一眯,目中寒光闪烁起来,沉声道:“很好,两个小辈胆子果然很大,老夫已经很多年没听到有人跟我这么说话了,天堂有路你不走……”

    “你在那装模作样,装神弄鬼个什么劲啊。”杨开不等他说完,便一脸不耐地打断了他的话,“自以为是个道源境就了不起了?”

    话落,杨开的身形骤然一阵模糊。

    姜家一群人还没反应过来,杨开已经诡异地出现在了姜林身前不远处。

    “啊?”姜林一骇之下,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跌退出去,还不等他再有什么其他的动作,杨开已经朝他一伸手。

    姜林大惊,想都不想,一催体内源力,双拳一握,猛地朝前打了过去。

    虚空之中能量攒动,一声虎啸传出,一只体型巨大的老虎虚影闪现出来,张开血盆大口朝前方咬去。

    但这一击却是打在空处,前方的杨开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消失不见了。

    等到姜林面有惊色地环顾四周之后,这才发现杨开居然重新回到了原地,仿佛从来就没有动过死的。

    霎时间,姜林额头上冷汗岑岑而下,一众姜家人也是面如土色。

    “小七,看看这个是不是真的。”杨开随手将手上的一个东西递给莫小七,莫小七接过,仔细打量起来。

    “啊?我的神魂之契!”姜林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拿在手上的神魂之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杨开给抢走了,愕然地凝视了一下自己空荡荡的双手,再抬头看向前方不远处,一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道源境!”姜太生却是眼帘一眯,低喝起来。

    之前杨开没有动用任何力量,他也没仔细去查探杨开的实力,只以为杨开的修为境界是在虚王境层次而已,可如今杨开一动手,便让姜太生瞧出了端倪。

    发现这一点之后,姜太生的面色不由地变得难看起来。

    毕竟他也不过是个道源一层境而已,杨开的修为与他持平的话,他根本占据不到任何优势。

    这跟他此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本以为自己亲自出马,对付两个小辈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而且从始至终,也没有正眼去瞧过杨开和莫小七。

    可直到现在,他才知道错了,大错特错!

    同为道源一层境的武者,杨开已经有了与他平等对话的资格!

    而且从他刚才出手的速度来看,他若是想杀姜家的其他人,只怕早已得手了……

    “没错,杨大哥,这确实是出自幽魂宫的神魂之契,这可是好东西,你收好吧,日后说不定有用。”莫小七检查了一番之后,将那张神魂之契还给了杨开。

    杨开取回,一脸无所谓地塞进了自己的空间戒中。

    “老夫失礼了,原来阁下竟也是道源境级别的武者,难怪有这么大的自信!”姜太生的神情不再如刚才那么轻松写意,而是带着一丝凝重的表情,嘴角微微抽搐着。

    杨开讥笑一声,道:“变脸倒是挺快的啊。”

    “真是无耻之尤!”莫小七也在一旁唾弃不已。

    姜太生前后的表现判若两人,实在是让莫小七有些瞧不起。

    姜太生冷哼一声道:“不过阁下纵然是个道源境,今日之事,也非得给老夫一个说法不可,否则阁下别想轻松离开。”

    “说法?”杨开脸色一冷,森然道:“这说法是你们姜家应该给我的,还是我给你们姜家?杨某的朋友被你们无故抓到此地来采矿,饱受折磨,杨开前去姜家打探消息,你们隐藏不告也就罢了,竟想还杀人灭口,若非我来的及时,我这朋友哪还有命在?你还想要说法?”

    “这……”姜太生闻言,一阵语塞,没想到杨开言辞竟是如此犀利,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

    “杨丹师!”姜林身为姜家之主,此刻也不得不站了出来,一抱拳道:“杨丹师息怒,这事……这事完全是个误会!”

    他刚才被杨开欺近身旁,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如今哪还敢小瞧杨开,语气也不敢如刚才那么目中无人了,而是陪着些笑容,苦涩道:“这真是误会啊!”

    “误会?”杨开冷眼望着他,嘴角微微上扬,面容虽在笑,却没有丝毫笑意,反而愈显得冰寒刺骨,“抓了我的人,你现在跟我说误会?姜家主,你当我是三岁孩童,还是自己是三岁孩童?”

    姜林一脸愁容,道:“杨丹师,我等也不知道这小姑娘是你的人啊,若是早知如此的话,将她奉为坐上之宾还来不及呢,又怎会将她带到矿坑里来。如今总算她也安然无事,今日之事,不妨就到此为止怎样?那一张神魂之契,便当是我姜家的赔礼了……恩,另外,过些日子,我姜家自另有重礼送到杨丹师府上。”(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