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五十二章 万宝药汤
    想了一阵,杨开将玉简郑重地收了起来。

    他心性倒也洒脱,知道现在纠结那枯魂印的事情根本无用,索性不去多想。

    他将目光重新投到那一小锅药汤之上。

    按玉简之中所留的信息,这一小锅药汤可是公孙木耗费后半生心血熬制的万宝药汤,这万宝药汤到底是用什么材料熬制的,又有何等神奇的功效,杨开一概不知。

    但这药汤既然是对枯魂印的补偿,那想来服用下来绝对是有好处的。

    而且,公孙木的洞府存在时间已经有几千年了,距离他死去的时间也绝对不短,换句话说,这一锅药汤最起码在这里熬制了有一两千年之久!

    也多亏了有法阵汲引地火之力,持续不断地在此熬煮,否则这一锅药汤恐怕早就变成废品了。

    元鼎山一直荒凉无比,从来不为武者注意,这应该是公孙木有意为之,帝尊境强者稍稍施展一些手段,隔绝了元鼎山灵气的外泄,弄出来一点伪装,让人误以为这里是一座荒山,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

    霞光绽放,奇香溢散的异象出现,才让看到这一幕的武者被吸引到了这里。

    而那异象,明显是由这一锅药汤引发的。

    逆天的天才地宝成熟之时,会有天地异象,极为高档的秘宝,灵丹炼制成功之时,也可能会引发天地异象!

    元鼎山的异象,显然是因为这一锅药汤熬制成功的缘故。

    既然已经熬制成功。而且对自身又大有裨益,杨开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他盘膝坐到了那一口小锅的面前,打出几道力量,掐断了法阵汲取来的地火之力,旋即伸手端起了小锅,将那一锅万宝药汤端到自己面前。

    近距离的观察,杨开发现这一锅药汤浓稠无比,但却晶莹剔透,里面不掺丝毫杂质,一眼便可看到底部。从药汤下方冒出的五彩气泡不断。颇为神奇。

    浓浓的香气扑鼻,让杨开一阵神清气爽。

    他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鼻尖的香气,这种异香,就连那最为纯净圣洁的处子之身的体香都无法比拟。杨开也从来没闻到过这种让人回味无穷的香味。

    一路走来。修炼到了虚王三层境的程度。杨开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口舌之欲了,以他的实力和强大的身体素质,也不需要再去吃什么东西。可是这香气入鼻之后,他竟难得地有了一种食指大动的感觉,仿佛饿了好多天没有吃过饭,恨不得连这一口小锅都吞掉。

    咬了咬牙,杨开端着小锅往嘴边一送,张开大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说来也奇怪,这一锅万宝药汤看似灼热无比,可入口之后却丝毫不烫,反而温度适宜,而且满口生香,比杨开吃过的任何东西都还要美味。

    仅有一碗分量的万宝药汤,被他一口气喝的低朝天,分毫不留。

    片刻后,杨开打了个响亮的饱嗝,口中吐出的都是五彩的霞光。

    还不等他仔细回味一下这万宝药汤的滋味,小腹内忽然变得滚烫一片,一股股热流犹如实质一般,以腹部为中心,迅速在四肢百骸内穿梭起来,带起一阵酥麻的痛痒之感。

    杨开脸色一变,连忙将手上那一口小锅塞进了空间戒,闭眸凝神,屏气凝神,默运起自身玄功。

    而就在杨开将熬煮着万宝药汤的小锅从原地取走十息后,整个元鼎山忽然嗡鸣地颤抖起来,轰隆隆剧烈的声响震耳欲聋,大地摇晃,碎石滚落,山峰倾斜,整个元鼎山忽然裂为无数块,迅速朝下沉落。

    山体内部,那无数间一模一样的石室内,还存活着的武者全都面色大变。

    正当他们疑神疑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所有石室内的传送法阵都被启动了,一瞬间,还活着的武者就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元鼎山外围十几里处,一道道人影诡异莫名地浮现出来,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惊疑不定。

    “廉兄,你也被传出来了?”烈火殿副殿主宗青把眼一扫,立刻看到了眉头紧皱的廉于明,连忙开口呼喊道。

    听到喊声,廉于明扭头朝宗青望去,发现对方也在此地,讶然之后颔首道:“不错,看样子你们也是被传送出来的?”

    “正是!”宗青脸色凝重,遥望着正在剧烈震动的元鼎山,狐疑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大家全都被传出来了?”

    廉于明想了想,问道:“宗兄,你进去之后是不是碰到了一间间石室?”

    “不错,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考验,似乎与炼丹有关,对了,廉兄你精通炼丹之术,那些考验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廉于明闻言,缓缓摇头道:“老夫也才过了第五个石室而已,并不知道通过全部考验之后会有什么好处,不过这么看来的话,这洞府的主人应该是一位炼丹师了。”

    宗青闻言,想了一下,颔首道:“廉兄说的有道理。若是如此的话,倒可以问问其他弟子有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说话间,宗青扭头望向四周,待发现自家的精锐弟子只剩下一小半之后,这才脸色一变。

    悠地,他的目光定格在不远处的一个人影身上,惊疑道:“是你?”

    对面不远处,康斯然一脸无奈。

    他在元鼎山有动静的一瞬间,也被传送了出来,正好被夹在众多烈火殿弟子的中间,也不敢有什么轻举妄动,免得引起别人的误会,此刻被宗青注意到,也只能赔笑抱拳道:“枫林城灵丹坊掌柜康斯然,见过两位副殿主。”

    “灵丹坊?”廉于明闻言,眼帘一缩,“紫源商会的灵丹坊?”

    “正是。”康斯然颔首的同时,心中松了一口气,他在这个时候表明自己的身份来历也是实属无奈,毕竟拳头不如别人大,也只能用紫源商会的名头威慑一下对方了。

    果然,在得知康斯然的来历之后,宗青和廉于明对视一眼,收敛了一下原本的敌意,前者道:“灵丹坊宗某是知道的,原来阁下竟是灵丹坊的康掌柜,失敬了。”

    “宗副殿主客气了。”康斯然不动声色地回道。

    “康掌柜,你可知这元鼎山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宗青沉声询问。

    康斯然摇了摇头,道:“康某也是一头雾水,并不知晓。”

    “我记得康掌柜此前身边还有一个朋友,那人现在在哪?”廉于明若有所思地问道。

    闻言,康斯然脸色一黯,望了一眼元鼎山的方向,叹道:“杨兄他既然没能出现在这里,想来是在里面遭遇了什么不测吧,我看贵殿似乎也折损了不少弟子,这元鼎山内部的考验,其实并不简单啊。”

    他是真的以为杨开陨落在了元鼎山内,毕竟连宗青和廉于明两位道源境的强者都被传送了出来,没被传送出来的人下场如何自然可想而知。

    一时间,康斯然心中不免有些悲恸,一方面是因为没能在这元鼎山内搜寻到自己需要的道源丹,另一方面自然是因为杨开的意外陨落了。

    宗青和廉于明对视一眼,微微颔首。

    他们没从康斯然的神态中看到什么虚假,倒也没了要与他纠缠不清的想法,宗青道:“既然如此,康掌柜节哀顺变,这就请回吧,这元鼎山好歹也是在我烈火殿的势力范围内,我等还要再搜查一遍。”

    这么明显的逐客令,康斯然哪里听不出来,长叹一声后,冲宗青和廉于明抱了抱拳,转身就朝枫林城所在的方向飞去。

    片刻后,伴随着震天动地的巨响声,整个元鼎山彻底倒塌。

    待到一切平静下来之后,宗青和廉于明才带领着剩下的烈火殿弟子开始搜索元鼎山的废墟,可惜他们在这里搜索的整整两个月,几乎将整座倒塌的山峰都搬空了,也依然毫无发现。

    倒是找到几个弟子惨死的尸体!

    两个月之后,烈火殿的人不得不撤离此地。

    ……

    地下不知道多少丈深处,溶洞内,不断地传出杨开如受伤的野兽般的嘶吼之声,若有人能够听到的话,只怕会被吓得立刻逃离此地。

    那万宝药汤的药力强大而连绵不绝,喝下肚中便化为一股股精纯的力量,冲撞着杨开的血肉和四肢百骸。

    体内的经脉和血肉被这药力侵蚀之后,不断地变得更加坚韧有力,经脉被拓宽,血肉被重塑,杨开浑身都在剧烈地颤抖,浑身上下每一寸血肉,每一寸肌肤,甚至五脏六腑,骨头里面,都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仿佛万蚁噬身,又如遭遇了人世间最痛苦的酷刑!

    他体表的肌肤一点点龟裂开来,从内部流淌出金色的鲜血,逐渐凝结为血咖。

    血咖之外,再度被新流淌出来的金血覆盖。

    逐渐地,杨开整个人就仿佛被一层金色的血茧包裹住了一样,从外看去,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只能听到一声声强劲有力的心跳,犹如战鼓一般锤击着。

    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仿佛是无数年,又仿佛只是一瞬间。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从血茧内传来的杨开的嘶吼声逐渐衰弱下去,最终消失不见,仿佛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痛苦转变。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