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五十章 溶洞
    这些摆在石台凹槽内的草药虽然嗅之无味,但毒性凶猛的让杨开都连连咋舌。

    但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就只能完成石台上小字描述出来的要求,杨开咬了咬牙,再次品尝起那些不认识的草药来。

    足足花费了半日功夫,他才将所有自己不认得的,无法确定有毒没毒的药材尝了个遍。

    其中各种痛苦折磨,简直不足为外人道。若非杨开体质彪悍,恢复能力强大,就算不被毒死也要丢掉大半条命。

    绕是如此,他也没能凑齐十五之数。

    “怎么才十三种?”杨开站在石台前,眉头凝成了一团,一脸想不通的神情。

    这洞府的主人既然留下了这种难题让进入之人破解,那么肯定不会故意耍人玩的,换句话说,这二十五种药材之中,确实是有十五种有毒的。

    可杨开望、闻、品三种方法皆用过,也只能确定十三种具备毒性,剩下的两种无论如何都找不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呢?他的目光在石台凹槽上一一扫过,无论如何也无法再从中找出剩下的两种来。

    就在杨开对着石台一筹莫展的时候,所有进入这洞府内的武者皆在面临同样一个难题。

    烈火殿的武者,基(一)(本)[读]小说ybdu..本上都修炼有火系功法,所以第一间石室根本难不倒他们,他们也如杨开一样,往那石台内灌入火系力量,便被传送到了第二间石室之中。

    甚至就连康斯然。也轻松地通过了第一间石室的考验。

    而如今,所有人都被第二间石室的难题给难住了。

    某一间石室内,一个烈火殿弟子望着那二十五种药材,一阵抓耳挠腮。

    不是炼丹师的他,连这些草药到底是什么都不认识,更不要说如何区别有毒没毒了,观望许久,才从其中选出几种确定有毒的药材,剩下的却再也无法分辨出来了。

    眼看着时间不断流逝,这烈火殿的弟子一咬牙。随便从凹槽内取出一株药材。

    而就在他将这药材拿出来的一瞬间。整个石室忽然嗡鸣一声,他面前的石台竟以极快的速度沉了下去,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这个武者面色一惊,匆忙朝后飘去。一身力量运转。以备不测。

    嗡嗡嗡……的声响传出。石室内,忽然闪烁起一点点光芒,那光芒密密麻麻。布满四方,粗略一数,竟有数百之多,乍一看上去仿佛一只只猛兽的眼珠子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下一刻,这些闪烁的光芒便微微一颤,齐齐朝那武者轰击过去,骇人而恐怖的能量波动悠然跌宕出来。

    这个烈火殿的武者见此,面上立刻浮现出一抹绝望之色,口中只来得及大吼一声,便被那无数光芒淹没了。

    片刻后,待光芒散去,这个烈火殿弟子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地面上只有一滩殷红的血迹和破碎的布片证明此人之前存在过。

    不止是这个烈火殿弟子遭遇了厄运,那些选错了药材的武者,全都触动了石室内的禁制,在一个呼吸间被灭杀当场,尸骨无存。

    另一间石室之中,康斯然神色凝重地从面前石台的凹槽内取出一株草药,等待片刻后,发现自己安然无恙,不禁长呼了一口气。

    他虽然不是炼丹师,但是身为灵丹坊的掌柜,更是土生土长的星界武者,论对草药的见识和阅历比如今的杨开可是要超出一大截的,毕竟他也算是整日与药材打交道的人了。

    所以这第二间石室内的考验对他来说虽然也有些难度,但并非没有希望通过。

    还有一间石室之中,烈火殿副殿主廉于明望着面前石台上的二十五种药材,竟是手法迅速一气呵成地从中选出十多种来,旋即他一番沉吟,又从中选出几种,凑齐了十三之数,而且他所选择的药材与杨开一番辛苦确定下来的药材种类,一模一样。

    独独只剩下两种。

    廉于明目光如电,在剩下的药材之中穿梭中,脑海之中搜索着自己在草药中所掌握的知识,一炷香后,忽然微微一笑,气定神闲地从凹槽内取出剩下的两种药材。

    而当他将最后两种药材也取出之后,他脚下所立之地忽然亮起光芒,一个传送法阵悠然浮现出来,将他传送到了别处,石室内的石台,也与此同时慢慢沉了下去。

    ……

    石室内,杨开依然一脸愁容,在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内,他又一次仔细地辨别了剩下的药材,却始终无法确定到底哪两种有毒。

    正一筹莫展间,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眼前一亮。

    旋即,他连忙将剩下的草药纷纷取下一部分来,然后两两合并到一起,仔细搓揉研磨着。

    少顷,当他将其中两位药材合并到一起搓揉的时候,一股刺鼻的辛辣之味忽然自指尖弥漫了出来,这气息让人嗅之头昏脑涨,并且指尖还传来灼热的火烧之感。

    杨开一运玄功,驱散了心中的不适,神色一喜,哈哈笑道:“就是你们没错了。”

    这世上,有些药材本身是无毒的,但若是与一些特别的药材混合在一起使用的话,那就可能变成剧毒之物,这种常识不单单适用于炼丹界,在一些没修炼过的普通人的生活中,也屡见不鲜。

    杨开最初也没有想到这一层,可如今这情况却证明,他的想法没错。

    一脸笃定地将那两种有反应的药材从凹槽内取下,放到一旁。

    下一刻,他的脚下便浮现出一个传送法阵来,光芒闪过之后,杨开眼前一黑,传送的感觉再度袭来。

    等到他重新稳住身形之后,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顿时露出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颔首道:“果然如此!”

    他所处的地方,依然还是一间石室,与此前到过的那些石室并无什么区别,中间位置处,一样有一个石台。

    至此,杨开心中对这地方的作用已经隐隐有些猜测了,而且通过之前的各种蛛丝马迹来看,。

    他压抑住心中的喜悦,迈步上前,来到石台前。

    定眼望去,发现石台上一共摆放了三株一模一样的药材,从这药材散发的气息上来看,应该品质不算高,约莫只有返虚级的档次。

    伸手拂开石台上的灰尘,杨开望着石台上的小子,立刻洞悉了这一间石室的考验内容。

    竟是要凝练药液。

    只要纯度达到一定程度,便可激活石室内的传送法阵了。

    凝练药液对杨开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他炼丹至今,凝练药液这项工作已经做过几千上万次了,而且他还有神识之火这种特殊的力量,可以更轻松地凝练药液,剔除药液内的各种杂质。

    而一株返虚级的药材,凝练药液也不是多么困难。

    一念至此,他不再犹豫,催动起自身的神识之火,将其中一株药材包裹。

    片刻后,那一株药材便化为一滴碧绿的液体,不断地有杂质从中飞出,让这碧绿的液体也变得更加清澈鉴人。

    因为心中对这里的各种考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所以杨开在凝练药液的时候不遗余力,发挥的及其完美。

    待到他将那三株药材全部凝练成药液重新放置进石台的凹槽内的时候,熟悉的传送法阵再度浮现。

    ……

    接下来的好几天时间,杨开都在一间间石室之中度过的,每一间石室中给予的考验都各不相同,有考验炼丹时刻画灵阵的,有需要炼制灵丹的,有考验火候把握的……考验林林总总,千奇百怪。

    但所有的内容,都脱离不了炼丹二字。

    到了这时,杨开已经完全可以确定自己心中之前的猜测了。

    这绝对是公孙木在考验后来者对炼丹之术的掌握,他本人就是个炼丹大师,会考验这方面的内容并不奇怪。

    身为一代炼丹大师,他自然是希望自己的遗物可以被同为炼丹师的人得到,而非被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取走,之前的诸多考验,就完全可以确定一个人是否是一个合格的炼丹师。

    或许,公孙木还想为自己找一个衣钵传人也说不定。

    ……

    石室之中,杨开将自己新炼制好的一枚灵丹放入石台的凹槽内,片刻后,熟悉的传送感觉袭来,光芒闪过,他再次消失了踪影。

    等到杨开恢复视觉,打量了一下四周之后,他不禁面色一喜。

    因为自己如今所处的地方,总算不是那种一成不变的石室了,而是在一个甬道之中。

    甬道内干燥异常,前方隐约还有一丝火光和古怪的咕噜声传来,灼热的气息弥漫在四周,让人平白地生出一种掉进岩浆里的感觉。

    杨开催动力量护持己身,朝那有火光来源的地方一步步行去。

    片刻后,他进入到了一个溶洞之中。

    这溶洞也不知道存在于地下多少丈之处,并没有人工的痕迹,看似是天然形成的。

    在那前方,一团通红的火光闪耀,杨开眯眼望去,发现那火光竟然是一片流淌的岩浆!岩浆汇聚成池,不时地从下方冒出一两个气泡,爆裂开来,溅射一片。

    宣传一下小莫的微~信~公众号,大家在上搜索:(“莫默本尊”的中文拼音),加关注就可以,希望大家有空的话都可以关注一下,这个对小莫的未来很重要,拜谢拜谢。(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