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三十五章 不谋而合
    道源果的竞拍可谓是激烈异常,最开始的时候还有虚王境武者出价,但到了后期,虚王境根本就插不上话,有资格喊价的,全都是道源境级别的强者。

    他们在喊价的同时,一个个也在明争暗斗着,一道道神念交织在拍卖场的上空,时不时地有某间包房内传来轻微的闷哼声,显然是在这一番神念交锋之中吃了点亏。

    而主持拍卖的醉酒翁似乎早已有所预料,对这情形竟是不管不问,至于城主府方面,也无人出头,任由那些强者们争的水深火热。

    伴随着一个个高价被喊出,拍卖会的气氛激烈到了极点,让大厅内坐着的武者看的目瞪口呆。

    杨开也着实长了见识,这才意识到这些有家族宗门作为后盾的强者们,底蕴到底有多么丰厚。

    这一场拍卖,足足持续一个多时辰,那道源果最终被甲子号某个包房的道源境强者,以一千一百万的高价竞得。

    一千一百万,放眼整个星界,即便是那些二三等的宗门势力也不一定能轻易拿出,但若是能因为而造就出几位道源境,从而让宗门整体实力上升的话,倒也是个划算的买卖。

    至此,这一场拍卖会算是彻底结束了。

    杨开与康斯然一并退场,众多武者也都一脸兴奋地离开了拍卖大厅,三五成群地交谈着这一次拍卖会上的所见所闻。

    “杨兄,待我回去稍作准备几日,咱们便启程前去那个地方,希望那里……不会让我失望。”

    待走到一处僻静之地,康斯然才小声地对杨开道。

    杨开自然知道他口中所说的那个地方到底指的是什么,当下点点头道:“好。那我就静候康兄消息了。”

    “先告辞了。”康斯然一抱拳,转身离去。

    待他走后,杨开也一转身。朝一个方向行去。

    片刻后,进入了一条街道。随意地找了家酒馆,叫了点酒菜,依窗而坐,边吃边喝起来。

    他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回自己的洞府,自然是因为要追踪流炎的缘故,在枫林城内他不好动手,只能等待飞圣宫一群人离开枫林城了。

    飞圣宫在南域之中也算是个不小的势力,之所以会来枫林城这种小地方。自然是因为上次鸾凤现身的缘故,而之后五色宝塔开启,拍卖大会的消息传出,飞圣宫一群人马的行程自然就耽搁下来,一直没有离开枫林城。

    不过杨开估计,他们应该不会继续久留了,所以便静静等待着合适的机会。

    杨开也没想到,这一等便是两日时间。

    期间,飞圣宫的一群人一直居住在一家客栈内,没曾离开过。而他也能模糊地感应到流炎的气息。所以并不担心会跟丢,也不担心会被那道源两层境强者刘益之给发现。

    杨开暗暗猜测,飞圣宫的人之所以会滞留在枫林城中。或许是因为宁远城想要收服流炎的缘故!

    他猜测的一点都没错。

    此刻,那家客栈的一间上房内,宁远城一脸恼火地盯着手上的圆钵,法决掐动之下,圆钵内立刻浮现出一只火红怪鸟的身影。

    而那刘益之,便一直守护在宁远城身边,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

    “贱人啊!”宁远城也不知道发什么疯,此刻气的哇哇大叫,冲流炎嘶吼道:“还不快快露出人形。别以为装傻充愣本公子就不知道你神智不低,你肯定能听懂本公子的话。”

    被下达诸多禁制的流炎只是扇动着翅膀。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之中,不叫也不闹。

    只在宁远城不经意之间。忽然张开鸟喙,一团火红之中夹着紫弧的雷火之球,便蓦然朝宁远城轰击过去。

    这种事似乎发生过很多次了,所以宁远城见怪不怪,甚至连躲避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是一直守护在旁边的刘益之随手一挥,法则之力涌动下,那雷火便蓦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嘿嘿,脾气倒是不小。好,本公子就喜欢你这样的。既然你一直不肯露出人形,那就休怪本公子无情了。刘执事,准备一下,咱们回圣宫!”

    站在旁边的刘益之闻言,大喜道:“少宫主,要回去了么?”

    “不错。我已尝试两日,也依然无法让这贱人安稳下来,继续留下已经没有意义了,先回圣宫再说吧,到时候让父亲大人出手,还怕这家伙不就范?”宁远城一声冷哼,手上法决再一变化,那圆钵之中传来禁制之力,将流炎重新吸了回去。

    半个时辰后,飞圣宫一群人退了房间,随意乔装打扮了一番,便施施然朝城门处行去。

    同一间客栈之中,一间厢房内,正在打坐的杨开蓦然睁开眼睛,轻呼了一口气,道:“总算要走了么?”

    飞圣宫的人若是再不走的话,他还真有点伤脑筋,毕竟已经答应了康斯然过几日要去探索那洞府的,万一时间上有冲突的话就麻烦了。

    这虽然不是什么大事,甚至只需要跟康斯然随便解释一下就行,但毕竟失信于人了。

    此刻飞圣宫的人正往城门处行去,显然是要离开枫林城了,这也正是杨开所期望的。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跟上去,而是等了一会儿,才走出房间,朝同一个城门处行去。

    半日之后,距离枫林城足够百万里之遥的一片平原之上,杨开正急速朝前方追赶着。

    因为有与流炎之间的感应,所以他能很清楚地知道飞圣宫一群人的位置所在,并不担心会追丢。

    可是他手上并没有合适的飞行秘宝,导致一时半会竟追不上对方,这让他不禁有些急躁。

    正奋力前行的时候,杨开蓦然感觉到,前方有一道强大无匹的神念忽然扫了过来,这个突兀的情况让他脸色一变,脚步骤然停下。

    那神念并无杀机,却阴冷至极,扫过杨开之后,便悠然收回。

    杨开站在原地,脸色阴晴不定,好一会才低声道:“竟然还有人在追踪飞圣宫的人?这感觉……是那姓韩的。”

    之前在拍卖会中的时候,那韩姓男子曾经动用神念压迫过康斯然和杨开,让他记忆犹新,所以此刻接触之下,杨开便立刻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只是他也没想到,除了自己对飞圣宫的人抱有想法之外,竟还有旁人存在。

    若不是对方自恃实力强大,没把自己这个虚王境放在眼中的话,杨开说不定还无法察觉。

    一旦到时候自己出手攻击飞圣宫的人,搞不好会让这姓韩的捡个便宜。

    想到这里,杨开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也幸亏姓韩的有多此一举,否则事情还真麻烦了。

    对方恐怕是想用神念恐吓杨开一番,让他知难而退,不要来搀和这趟浑水。换做任何一个虚王境,此刻只怕都要掉头就走了,但杨开却有不得不继续追下去的理由。

    顿了一会儿,杨开继续追赶着,不过此刻,他的心情却不再那么焦急了,而是不紧不慢。

    反正那姓韩的一看就是要跟飞圣宫的人为难的,杨开也不用急着出手了,等到双方打个两败俱伤再出面更好。

    而韩姓男子会追击飞圣宫的人,想来也是为了流炎,在拍卖会上,他的财力比不过宁远城,只能半路抢夺!

    他这个想法,跟杨开倒是不谋而合。

    有了韩姓强者在前头打先锋,杨开的心情蓦然愉悦起来,一边追赶一边在考虑等会该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出手,最好让两边都无法发现自己。

    但考虑良久,也没想出什么良策来,让他颇为郁闷,只能打定主意到时候见机行事了。

    前方飞圣宫的楼船上,众弟子各司其职,维持着楼船的快速飞行,对后方隐匿气息追赶的两人自然毫无察觉。

    这样又过了半日时间,差不多天色入黑的时候,正在飞行的杨开忽然神色一动,举目朝远方望去。

    在那远方,有一道道光芒闪烁着,隐约还能听到种种爆裂之声,强烈的灵气波动传递过来。

    “那家伙动手了!”杨开心中一喜,连忙运转虚无秘术,悄无声息而又迅疾地朝前方接近过去。

    他的虚无秘术,除了在规避致命一击上有奇效之外,还可以隐匿自身的气血和气息,这种源自于空间力量的秘术,比一般大宗门的隐匿法决还要厉害。

    除非有实力高出杨开一个大境界的武者,用心查探才能发现他之外,其他人一般是不可能察觉到他的存在的。

    足足往前飞行了半个时辰,杨开才总算赶到地方。

    在那月色下,一艘精美的楼船正悬浮在半空之中,楼船的甲板上,隐隐约约有一些人影,正朝某个方向张望。

    其中一道身影,赫然便是飞圣宫少宫主宁远城的,至于其他人,自然也都是飞圣宫的弟子。

    而在距离楼船约莫千丈左右的天空之中,两道身影此刻正纠缠成一团,打的不可开交。

    杨开细望之下,发现那两道身影正是刘益之和韩姓男子。

    他们拼斗应该也有不短的时间了,在修为境界相同的前提下,比拼的自然就是毅力和临场应变的能力。

    而从场面上来,两者做的都很不错,显然是经历过不少大战的,照这情形看下去,似乎还有得打。(未完待续)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