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三十二章 惊现流炎
    等杨开再度返回厢房的时候,似乎又一件拍卖品落定尘埃,也不知道是被谁给拍走。++

    “还没到压轴的道源果?”杨开落座之后,愕然地问道。

    康斯然摇了摇头,苦笑道:“这一次的拍卖品似乎非常多,不过应该要快了。”

    杨开轻轻颔首,不再说话,将目光投向高台。

    那高台上,醉酒翁再次露出了神秘的笑容,环顾四周,朗声道:“接下来要展示出来的拍卖品非同小可,而且也极为稀少,它本不是这一次拍卖会准备竞拍的物品,而是在场一位朋友临时递交上来的,这么做虽然有些坏了规矩,但经城主大人鉴定,此物确实有参与拍卖的价值,所以便准予拍卖了,嘿嘿,在座诸位若有修炼了火系功法或者有火系秘宝的朋友,还请留心了。”

    他这么说着,朝后示意了一下,立刻便有一个婢女双手捧着一个圆钵模样的东西走上高台上。

    拍卖场中,无数武者的目光都朝那圆钵望去,好奇不已,尤其是那些修炼了火系功法秘术或者有火系秘宝的武者,果然都大起兴趣。

    那圆钵一看就是一种禁制秘宝,上面闪烁着一阵阵禁制的光芒,偶尔有米粒大小的符文在上面游走不定,如活鱼一般灵巧。

    在场大多数武者都眼力非凡,自然一下就瞧出要拍卖的并非是圆钵,而是圆钵里的东西。

    “有意思,不知道这里面封印的到底是什么。”康斯然微微一笑。也聚精会神地关注起来。

    杨开却在这圆钵出现的一瞬间,眉头紧皱。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那圆钵内传出一种莫名其妙的与自己心神相连的感应,可因为圆钵之上的诸多禁制之力,让这种感应变得微乎其微,几乎不可察觉,若不是心中的一阵阵悸动和焦躁,连他也不敢确定。

    杨开放出神念去查探,也无法突破那禁制之力查探清楚内部的情况,他也不敢用强。只能皱眉不断。

    “杨丹师。你知道里面是何物?”康斯然见杨开神色不对,有些奇怪地开口问道。

    杨开下意识地摇了摇头,目光却死死地盯在那圆钵上。

    此刻,高台上的醉酒翁已经开始解释道:“这件拍卖物是一位道源级的朋友寄存来拍卖的。因为这位朋友修炼的是水系功法。正好与这东西相克。所以不得不忍痛割爱,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将之拿出来。”

    “副城主大人。别卖关子了,这不符合你的性格啊。”台下有性急的武者催促起来。

    醉酒翁呵呵笑了一阵,颔首道:“不错,的还是要说的,诸位也都知道,前几个月枫林城内,盛传附近的玉清山出现了一只火系器灵,吸引了诸多武者前去查探,最终证实那并非是什么火系器灵,而是一只鸾凤后裔,我枫林城武者为争抢这鸾凤后裔,死伤不少,但却无一人得手,最终引得那圣灵鸾凤现身,一口灭世黑炎,玉清山至今还在燃烧,圣灵之威,当真骇人啊。”

    他一阵长吁短叹,好似真的亲眼看到那灭世黑炎一样。

    “副城主大人,难道这次的拍卖物……竟是圣灵后裔不成?”底下武者听醉酒翁这么说,顿时兴奋地猜测起来。

    这么想的人不在少数,顷刻间,不少武者的呼吸急促,一个个目光火热地盯着那圆钵。

    醉酒翁嗤笑一声:“圣灵后裔?你们也真敢想,真要有圣灵后裔在此,莫说你们敢不敢竞拍,我枫林城也不会拿来拍卖的,万一惹恼了哪位圣灵,玉清山的现状便是我枫林城的下场,届时生灵涂炭,谁能承担起这个责任?”

    此言一出,不少人打了个冷战,细细想想也是,这普天之下,谁有胆子敢把圣灵后裔拿出来拍卖?这简直就不要命了。

    “那副城主大人您刚才说那些……”

    醉酒翁嘴一撇,道:“重点不在圣灵后裔,而是在那火系器灵!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听的。好了,老夫就让你们看看,这次的拍卖品到底是什么吧。”

    说话间,手掐灵决,往那圆钵上不断地打去,伴随着圆钵上的禁制闪烁,一声清脆的鸟鸣之声忽然从圆钵内传出,紧接着,一道火红的光芒从中激射出来。

    呼……地一声。

    那高台上,骤然就出现了一只体长约莫两丈,通体犹如火焰燃烧的怪鸟,那怪鸟看起来有些类似圣灵凤凰,又有些不同,浑身燃烧的火焰之中,甚至还有一丝丝紫色的雷弧在闪烁跳动。

    这只怪鸟,竟是掌握的雷火两种力量的存在。

    而且,从它体内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是非同小可,赫然已经到了虚王三层境的程度,火焰铸就的身躯,神骏威武,羽翼丰满,美仑异常。

    它仰首长鸣,声音中透着一股倔强,愤怒和不屈。

    “流炎!”

    乙九号包房内,杨开霍地起身,眼帘骤缩,失声惊呼。

    “杨丹师?”康斯然面色古怪地朝杨开望去,不知道他怎么忽然有了这么大的反应,不过一见杨开的脸色又是惊喜又是恼怒,眼珠子一转,顿时隐约有些明白了。

    杨开压根就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再遇到流炎。

    当日在星光通道之中,他与自己的两大助力,与艾欧会长,赤月领主等人纷纷失散,至今也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

    撇开艾欧会长和赤月领主等人不谈,杨开一直很担心小小和流炎,因为它们两个一个是神智不高的石傀,一个是器灵之身,无论哪个被强者发现,都必定要遭遇一些风险,尤其是流炎,对某些修炼了火系功法或者有火系秘宝的武者来说,吸引力无比巨大。

    流炎的器灵之身,若是能让修炼火系功法的人吸收了,那么就可以让武者实力大增。若是融合进火系秘宝之中,也足以让那火系秘宝提升一个档次。

    杨开怕什么,就来什么。如今看来,流炎果然是被强者捉住了,而且投进了这次的拍卖会,可以想象,接下来必定会引起众多武者的抢夺。

    好在杨开如今也在拍卖现场,有周旋的余地,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怪不得那圆钵刚被拿上来的时候,杨开总感觉与圆钵内的封印之物有一种心灵上的联系。

    流炎当年还没有多少神智的时候,杨开曾经祭炼过它的本体,两者之间自然会有心灵感应,这种感应永远都不会断绝。

    而就在杨开起身的一瞬间,高台上的流炎似乎也有所察觉,一双火目朝杨开所在的乙九号包房内望来,口中的清唳鸣叫愈发响亮,它奋力挥动着翅膀,想往杨开这边飞来。

    但醉酒翁见此,只是手上法决一变,流炎的身上便忽然浮现出一条宛若锁链般的禁制,直接束缚住了它的双翅,让它重重地载落下来。

    “住手!”杨开见此,不禁怒吼一声。

    不过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表现的有些太鲁莽了,流炎虽然本来属于他,但现在已被人擒住,投放进了拍卖场,成为了拍卖品。

    他根本没有立场让醉酒翁对流炎手下留情,表现的太明显说不定还会让人看出什么。

    一念至此,他深吸一口,淡淡道:“副城主大人还请小心一些,在下对这器灵很感兴趣,还请不要伤了它。”

    醉酒翁脾气不错,闻听此言朝杨开所在的方向瞧了一眼,嘿嘿一笑道:“放心,老夫出手自有分寸,绝对不会真的伤了它的。恩,诸位也看到了,这次要拍卖的,就是这只火系器灵。它可不是寻常的器灵,它已开启灵智,而且灵智还不低。若能吸收或者融合进自身的秘宝之中,绝对大有作用。”

    高台上,醉酒翁卖力地推销着流炎,叙述着它的种种不同寻常之处,说的天花乱坠,也引得无数人大起兴趣。

    厢房内,杨开坐回了椅子上,神色阴沉。

    眼下这局面,他若是想把流炎抢回来,也只能通过竞拍的方式了,或者他有帝尊境的实力,可以无视在场数千虚王境和几十道源境,以强大的力量抢走流炎。

    后一种方式无法实施。杨开虽然如今到了虚王三层境的程度,又有几件帝宝在身,但真要在这里动手的话,不啻于自寻死路。

    但是想要通过竞拍的方式,他手上也根本没有那么多源晶,最起码,是绝对不够竞拍流炎的。

    一时间,他心急如焚。

    康斯然似乎是瞧出了一点头绪,沉默片刻后低声问道:“杨丹师,你与那只器灵……是否有什么渊源?”

    杨开点头道:“既然康掌柜看出来了,那我也不隐瞒了。它叫流炎,本来就是我的器灵!”

    “啊?是杨丹师的器灵?”康斯然虽然早有预料,但真听杨开这么说,还是大吃一惊。

    “它不单单是器灵,它对我来说,也是个朋友!”

    “朋友……”康斯然愕然地望着杨开,脑袋一团迷糊。这世上竟有人把器灵当成朋友的,在他看来简直不敢想象。u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