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二十五章 误会
    深夜,张家庄园内,一座大殿中。《

    张家老妪设宴款待杨开,以谢今日之恩,席上也仅有杨开,中年美妇和老妪三人而已。

    那少女张若惜则站在一旁殷勤伺候,端着酒壶给三人倒着酒水,一双美眸时不时看向杨开的时候,满是感激和崇拜之意。

    少女年纪不大,只有十六七岁而已,正是豆蔻年华,憧憬英雄之际,今日杨开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覆灭了陆家,替她张家报仇雪恨,少女哪里会不崇拜?

    在她一生接触到的人当中,恐怕也只有张高轩是实力最强的了,可惜祖父死在了五色宝塔。

    而杨开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却拥有比她祖父还要强大的实力,自然让她免不了多瞅了几眼,或许还有酒香气的熏陶,少女一张小脸此刻在烛火的印照下,显得红扑扑的,一直低着头站在那里,唯有需要斟酒的时候才会走动一二,显得乖巧至极。

    “我张家也无甚款待,还请恩公千万不要客气才是。”老妪虽然受伤未愈,但也依然显得红光满面,殷勤地招呼杨开吃菜喝酒。

    那中年美妇同样在一旁热情招呼。

    “老夫人客气了,恩公二字确实不敢当,老夫人若是不介意的话,直呼晚辈姓名便可。”杨开被老妪左一声恩公右一声恩公喊的极为不自在。

    之前张家一门孤寡在击杀了陆百川之后,杨开就已经想离去了。若不是因为张若惜和那空灵玉璧的关系,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留下来的。

    只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这事,他本能地感觉到,空灵玉璧隐藏了不小的秘辛,而且这极有可能跟张家有关,贸然开口的话只会适得其反,所以只能寻找合适的机会。

    想到这里,他不禁抬头瞅了张若惜一眼,恰好见到这小丫头用一双明亮的眼睛悄悄地注视自己。

    见杨开朝自己望来,张若惜吓得一个激灵。连忙低下螓首。俏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杨开呵呵一笑,漫不经心地转移目光。

    坐在杨开左手边的美妇却是将这一幕收入眼底,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是抿嘴一笑。

    “老夫人。陆家之事已经解决。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就算是我完成了与张兄的约定。”杨开神色一肃,开口道。

    “这个自然。”老妪点点头。

    “至于那一枚道源丹,待我找到炼丹师炼制完成之后。自会来转交给张家,这点还请老夫人放心。”

    老妪呵呵一笑:“恩公的人品,老身还是信的过的,而且我张家也不急,如今我张家人才凋零,即便得了道源丹又能如何?所以此事恩公无需介意,你何时有空找人炼制了再说吧。”

    “如此最好。”杨开点点头。

    就在这时,那一直没怎么开口的中年美妇忽然道:“杨兄地年纪轻轻,却有如此惊人修为,又长的英伟不凡,想来爱慕你的女子,怕有不少吧?”

    杨开闻言一怔,根本没想到中年美妇会跟自己说这个事。

    那老妪也是眉头一皱,虽然感觉一个妇人跟杨开聊这个有些不妥,但素知自己这个儿媳不会无的放矢,所以也没多说什么,而是神色淡淡地品起酒来。

    美妇也在察言观色,见杨开愣了一下之后眼中竟流露出回忆的神色,面上的表情也柔和起来,不禁心中一突,知道杨开在感情方面肯定不是一片空白了。

    不过再仔细一想,这也难怪,杨开看着虽然不大,但既然能修炼到虚王三层境的程度,自然经历非凡,在这人生的道路上总会结识一些难忘的女子。

    若是杨开真的在感情之事上一无所知,那才是奇怪的事。

    筵席似乎因为杨开的回忆而陷入了一种奇怪的静默氛围。

    许久之后,杨开才长叹一声,起身道:“老夫人,夜已深,小子先回去休息了,老夫人你白日大战受伤,也早些歇息,以免伤势恶化。”

    老妪微笑颔首:“谢恩公挂怀,既如此,若惜,带恩公前去客房,好生服侍着。”

    “是。”张若惜闻言,放下酒壶,冲杨开盈盈一礼道:“先生请随我来。”

    杨开告罪一声,随着张若惜离去。

    待到杨开走后,老妪才瞪了美妇一眼。

    美妇一脸尴尬道:“母亲大人,媳妇知道说错话了。”

    “哼!幸亏没惹的恩公不快,否则老身定不绕你。”老妪冷哼一声。

    美妇连连点头称是。

    “不过……你刚才打探那些事情做什么?”老妪眉头一皱,又开口问道。

    美妇抿嘴一笑,道:“母亲大人您没发现么?在席上这位恩公好像看了若惜好几次呢。”

    “那又如何?”老妪反问道。

    美妇道:“若惜虽不是沉鱼落雁之姿,但也算是小美人了,这位恩公对若惜只怕是有点意思。”

    老妪闻言,迟疑道:“不会吧?若惜才不过圣王一层境而已,又怎会入得了恩公的法眼?”

    美妇抿嘴笑道:“母亲大人,男人看女人,可不单单只是看修为的,也看感觉,感觉来了,修为再低又如何,感觉不对,修为再高也没意思。”

    老妪没好气道:“你是在教训老婆子不懂男女之道么?”

    美妇吐了吐香舌道:“媳妇哪敢啊,只是如今我张家势微,高轩惨死在五色宝塔之中,虽然如今陆家已灭,短时间不必担心外敌,但母亲大人不要忘了,在这附近万里,可不止陆家一个家族。我张家若是没有什么强者庇护的话,万一哪一天有强敌来袭,又该如何是好?而那位恩公与高轩之间约定好的三个要求,已经被我们一次性都用完了,日后想让他帮忙出手也不可能。”

    “你的意思是……”老妪若有所思。

    “若是能让我张家与他牵扯上一些关系,日后我张家有难,难道他还能袖手旁观么?”美妇盈盈一笑,“而若惜,就是能与恩公牵扯上关系的关键。”

    “我明白你想说什么了。”老妪点点头,沉吟片刻道,“如果真如你所说,这未必不是一个好办法,高轩已经死了,我张家确实该想想以后的出路了。”

    “对啊,而且,他年纪如此之轻,竟已经到了虚王三层境的程度,而且从他白天的表现来看,似乎还不是一般的虚王三层境,一般的虚王三层境可没本事深入陆家,活捉陆百川!以他的资质,日后晋升道源境也不是不可能的,我张家若是能与他有点关系,也算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即便一门孤寡,到时候又有谁敢来招惹?”

    听闻此言,老妪眼前一亮,大为心动,在这枫林城周围,能与道源境强者扯上关系的家族可不多,有一个道源境强者庇护的话,家族最起码可保百年无忧。

    不过她还是有些迟疑道:“话是这么说,就怕是我们一厢情愿了,万一惹得恩公不快……”

    美妇娇笑道:“母亲大人,我们完全可以这么做……”

    说话间,凑了上去,在老妪耳边低语起来。

    老妪听了连连点头,好半晌微笑道:“好,好,你说的很好,就依你说的办,不过如此一来,就苦了若惜这丫头了。”

    美妇笑道:“怎么会苦了她?我看恩公那人绝非恶人,若惜若是真的跟了他,只怕享福不尽。母亲放心吧,晚上媳妇就去跟若惜说明此事。”

    “恩,若是若惜不同意的话,你也不要勉强,我不希望用她的幸福来换取我张家的未来。”老妪点点头。

    ……

    杨开在那少女的带领下,在庄园内走动着,不大一会功夫就来到了一间厢房前,少女推门进入,铺床叠被,娴熟至极。

    路上杨开倒是有意地问了她几句话,但从少女的反应来看,她却是极为容易羞涩的人,回答杨开问话的时候,声音轻颤不止,脸色通红,搞的杨开也不好意思多开口了。

    一切处理完毕之后,少女才躬身道:“先生,你且休息,若惜告退了。”

    “有劳。”杨开点点头。

    少女连忙从他身边走过,就着月色,杨开分明看到她耳根处都是殷红之色。

    待到少女离开之后,杨开这才转头打量起这间厢房来,发现厢房内部的装饰倒也奢华,旋即他把手一挥,体内力量和神识裹杂着,在厢房内形成了一道禁制,隔绝外人的查探。

    他一个晃动,来到床上,盘膝坐下,开始检查今日的收获。

    从陆家秘库里得到的东西自然不用说,那些源晶数量不菲,足有六十多万。

    合以杨开之前的收获,他如今已经有差不多一百万下品源晶了。

    秘库内还有一些秘宝,都是虚王级档次的,杨开只是瞧了几眼,便随手丢进了空间戒,而一些珍稀的矿石,他便塞进了小玄界之中,让法身以噬天战法吸收熔炼。

    还有一些丹药,杨开一一检查着,分门别类整理好,以备不时之需。

    再接下来,杨开又检查了一番陆百川的空间戒。所得到的东西跟秘库里的基本上相差无几。

    不过那个雷风锤和银月紫霜刀倒是让杨开稍微上了点心,雷风锤也就算了,虽然能御使雷电之力,狂猛霸道,可毕竟是虚王级的秘宝,无法超越发挥。

    但银月紫霜刀却是可以激发一丝丝法则之力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