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零二十四章 感应
    听陆百川一番讲解,杨开这才知道事情的始末。

    据他所说,这块空灵玉璧是两百前张家一个女子的嫁妆,带到陆家之后,陆家当时的强者也多次研究过它的用途,却没有什么发现,只知道这玩意极为坚固。

    当时的陆家家主也向张家家主旁敲侧击了一番,发现张家似乎也不晓得这空灵玉璧的用途,只把它当成了一种珍稀的炼器材料,随后充作了嫁妆,带进陆家。

    陆家家主倒也信以为真,随后便带着空灵玉璧去寻一些炼器大师,想要炼制秘宝,可惜那些炼器大师竟也无法融化这个珍稀的“炼器材料”,更说不出它的种类和来历。

    自此之后,这空灵玉璧便一直雪藏在陆家的秘库之中——直到陆百川这一代。

    “你是怎么发现它的用途的,竟还能从中窥探到空间力量的修炼法门?”杨开顿时来了兴<无-错>致。

    “此事说来也是一个巧合。”陆百川苦笑一声,继续道:“十几年前,陆某在这密室之中修炼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这空灵玉璧竟然有了一些能量波动,当时陆某惊疑不定便前去查探,却没查探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而且它过了一会便恢复了原状,当时陆某也以为是错觉罢了,并没有放在心上。”

    “之后过了半年,它竟再次有了反应,陆某第二次查探的时候才知道,上一次并非错觉,这一次。它持续了不短的时间,可惜依然没有收获。又是两年之后,它第三次有反应,而且足足持续了一个月,而就是在那个时候,陆某得知了它的名字,也从中窥探到了一丝空间力量的修炼法门。”

    “这么曲折?”杨开一脸狐疑地望着陆百川。

    “陆某绝不敢有所欺瞒啊,事情确实就是这个样子的。”陆百川连忙道。

    杨开点点头:“继续说,我倒是想知道,这空灵玉璧为何会隔三差五地有反应。而且时间也不固定。”

    陆百川苦笑一声:“陆某当时的想法。跟小兄弟是一样的,陆某既然从中得到了一丝修炼之法,也知道了它的大概用途,那自然是不愿意错过这个机缘。后来经过仔细查探。这才知道。它会有反应,竟是因为一个人来到我陆家,在我陆家做客的缘故。”

    “哪个人?”杨开眼中精光一闪。

    陆百川嘴角一抽:“是张家的一个小姑娘……”

    杨开皱了皱眉。很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道:“张若惜?”

    “就是她。”陆百川点点头,解释道:“这空灵玉璧每次有反应的时候,这个小丫头都在我陆家,而且距离秘库并不是太远,若说第一次和第二次只是巧合的话,那第三次就肯定是因为她的缘故了,因为那一次,她确实在我陆家住了一个月之久,待她走后,这空灵玉璧便重归沉寂。陆某有此推测之后,便从此留上了心,果不其然,从那以后,张家那小丫头每次来我陆家,空灵玉璧都会有一些反应,而且随着她年纪的增长,玉璧的反应也似乎越来越强,陆某在空间力量上毫无资质,之所以能够修炼出空间秘针,也多亏了这个玉璧。”

    “那个小丫头竟然跟这东西有感应?”杨开也有些愕然了。

    一般来说,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张若惜身负了什么特殊的体质,能够引动空灵玉璧的反应,第二种便是张若惜身负了炼化空灵玉璧的那位大能之士的血脉之力。

    可是,杨开见过张若惜,也没发现她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是不是有特殊体质还得仔细查探一番才行。

    至于第二种可能,可能性比较低,因为张若惜若是因为血脉之力引动空灵玉璧的话,那张家其他人应该也可以。除非张若惜血脉之中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觉醒了,具备张家其他人不具备的条件。

    杨开皱眉沉思着,陆百川也不敢有所妄动,只能提心吊胆地察言观色。

    “这么说来,你让自己的后嗣迎娶张若惜,为的就是这块空灵玉璧?”杨开忽然开口道。

    陆百川尴尬一笑,点头道:“正是,只要那小丫头在我陆家,老夫就有大把的时间来研究空灵玉璧,在空间力量之道上未必不能再进一步!”

    说这话的时候,陆百川一脸的狂热之色。

    不过很快,他又垂头丧气下来。如今他一招错,满盘输,小命能否保住都要看杨开心情好坏,哪还能奢望日后的风光。

    “小兄弟,该说的我都说了,还求小兄弟能够开恩,放了我吧。”陆百川忐忑不安地望着杨开。

    杨开点点头,笑眯眯地道:“这自然没问题。”

    “多谢小兄弟……”陆百川大喜过望,纳头便拜,可话音刚落,便忽然一声惨叫,整个人犹如破布麻袋一般倒飞出去,直接撞在墙壁上,浑身骨头粉碎大半,一口鲜血喷出,软绵绵地倒了下来。

    “你……”陆百川不可置信地望着杨开,似乎没想到前一刻杨开还一脸笑眯眯地,下一刻便如此狠毒地冲他下手了。

    “我答应绕你不死,那自然不会杀你的,你就放心吧。”杨开继续微笑着,“要杀你的人,在张家。”

    可那笑容印在陆百川的眼中,却如魔鬼一般骇人,顿时一口气血攻心,堵在喉咙处,嗬嗬嗬嗬半天没缓过气,直接晕了过去。

    杨开转过身,将陆家秘库里的源晶卷起,又将陆百川的空间戒取下,这才提着他,打开秘库的禁制,施施然飞了出来。

    破解这秘库的禁制花费了杨开一点时间,纵然有陆百川的令牌在手,那十几层禁制也不是那么好开启的。

    等他从秘库中飞出之后,时间已经过去大半日了。

    神念往外一扫,杨开不禁有些愕然道:“这陆家的人跑的倒是挺快的,竟一个人都没了。”

    之前陆百川让陆家的那几人收拾东西尽快离开的时候,杨开也隐匿在一旁,自然全部都听到了,只是没想到他们效率居然如此之高。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杨开答应张家的老妪,替他们报仇雪恨,如今陆百川被他生擒,只剩下半条命了,前去张家的那三个虚王境估计此刻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赶尽杀绝这种事杨开从来没想过,陆家一门上下三四百口,不少老弱妇孺,就算真的站在杨开面前,杨开也下不了手。

    所以他在察觉陆家人已经跑光了之后,也没有要追逐的意思,而是心安理得地朝原路返回。

    此刻,张家庄园门口处,鲜血遍地,三具陆家虚王境的尸体横呈在地上,死状凄惨,除了这三位虚王境之外,其他前来迎亲的人,也无一人逃脱,全都被张家人斩杀殆尽。

    老妪脸色苍白,一身鲜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那中年美妇也有些气息虚浮,握住长剑的玉手在不住地轻颤,娇美的脸蛋上,还有殷红的鲜血,平添一丝美艳之感。

    胖瘦武者都坐倒在地上,一个捂着大腿处潺潺流出的鲜血,一个捂着肚子,指缝之中,同样有鲜血流出。

    这一战,虽然覆灭了陆家的迎亲队伍,但张家这边也是无数人受伤,好在并没有人因此死亡,是个可以接受的局面。

    娘子军们正在打扫战场,每每在陆家武者死去的尸体前,都会狠狠唾上一口唾沫。

    休息片刻,中年美妇道:“母亲大人,杨小兄弟一去大半日,至今未归,也不知是什么情况,我想去接应一下,您看如何?”

    “好。”老妪点点头,“宫娥你去吧,一定要小心。”

    “是。”中年美妇正色颔首,也等不及自身恢复,便要朝陆家所在的方位驰去。

    就在这时,那张若惜忽然道:“祖母大人不用去了,杨先生似乎回来了。”

    听她这么一说,老妪和中年美妇连忙抬头望去,果然见到那边的天空中,一道人影正急速地朝这边飞来。

    “果然回来了。”中年美妇心头一松。

    老妪也微笑道:“杨小兄弟实力惊人啊,安然回归就好。”

    “咦,他手上似乎还提着什么东西……是一个人……”中年美妇凝神望着,待到杨开近了,娇躯猛地一颤:“是陆百川那老贼!杨兄弟将陆百川那老贼擒回来了。”

    “果真?”老妪眼中精光一闪,连忙起身,遥遥地朝那边注视,少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确实是陆百川那老贼,果然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啊,高轩吾儿,你泉下有知,亦可瞑目了!”

    说到最后,竟滚下两滴泪水来。

    张若惜在一旁搀扶着老妪,心中悲恸,也是眼圈一红。

    前方人影一晃,杨开已经落到了众人面前,将手上那只剩下半条命的陆百川往地上一丢,抱拳道:“劳诸位久等了。”

    “好,好,有劳小兄弟了,小兄弟此番大恩,我张家上下感激不尽。”老妪正色道。

    杨开一摆手道:“老夫人不用客气,我只是完成跟张兄之间的约定罢了。”

    听他提起张高轩,老妪脸上神色又是一黯。

    “咳……陆百川我已经带回来了,该如何处置,老夫人你们自己商议一下吧。”杨开岔开话题道。(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