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两千章 骗局(借此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第两千章 骗局(借此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居然两千章了……没想过,武炼能写这么多字。当时本书刚上架的时候,成绩很差,差到无法维持生活。小莫告诉自己,就算再差,就算没有收入,也要写两百万字(那个发奋的单章应该还在vip章节里),做个有始有终的男人。现在我三倍做到了……一切都得感谢各位书友的大力支持,真心的感谢你们,有你们真好。

    ……

    一道玄光,蓦然自升龙坛处激射而来,目标直指那后退之人。

    这人面色大变,想都没想,便再次以更快的速度朝外逃去,同时身上光芒狂闪,似乎是动用了所有的防御力量。

    但他再快也快不过升龙坛的力量,不过一息的功夫,那玄光便追击上了此人,直接洞穿了此人的身躯,那不知道多少层的防御之力,在这玄光面前,竟如纸糊的一般,脆弱不堪。

    “啊……”一声惨叫传来,这人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与那些之前被玄光杀死的武者一样,浑身血肉骨骼尽碎,死状凄惨。

    四周诸人,无不骇人变色。

    毕竟自杨开出手,到这两人一前一后死亡,也不过三息功夫而已。

    短短三息时间,身在第一层次的两位虚王境顶峰强者就先后毙命,不管杨开动用的是什么秘宝,什么招式,都足以彰显他的强大和不好惹。

    顷刻间,杨开附近的武者望着他的眼神都变了味道,充满了忌惮和惊恐之意。有意无意地拉开了和他的距离,以示不想与其为敌。

    这个效果正是杨开所期望的,他手腕一翻,收起了斩魂刀,大刺刺地朝前行去,视四周众多武者为无物,嚣张至极。

    “吼……”

    蓦然,一声高亢的吼叫之声从人群之中传出,有些似龙吟,又似兽吼。

    众人面色一惊。齐齐朝那声音来源之地看去。下一刻,不禁神色一滞。

    因为在那个位置上,一个身穿锦衣约莫三十左右的男子也不知道动用了什么秘术,浑身忽然变得通红无比。仿佛一只烤熟的大虾。散发着阵阵热气。而他的头顶上,却出现了一只火红色的蛟龙虚影。

    那蛟龙虚影几乎凝为实质,张牙舞爪。神态捭阖,微微一晃,便忽然激射而下,钻进了那男子的身躯内。

    下一刻,男子气势陡然拔升,并且他往外散发出来的气势之中,还掺杂了一丝丝类似龙威的气息。

    “段天赐!是段天赐!”

    有人忽然惊呼起来。

    “是城主大人的嫡子?”

    “早就听闻这家伙年幼的时候偶得机缘,得到了一条完整的蛟龙之魂,原来是真的……这下坏了,有此蛟龙之魂相助,他前进的阻力会大大减弱啊。”

    许多武者七嘴八舌地叫嚷起来,有人面露不甘,也有人一脸羡慕,更多却是忌惮之意。

    杨开也瞬间明白了这个人的身份。

    竟然是城主段元山的嫡子段天赐,那蛟龙虚影显然就是他早年获得的蛟龙之魂了,利用秘法激发出来,对抗此地雄浑的龙威压迫。

    蛟龙虽然并非真龙一族,但再怎么说也有一丝真龙的血脉,此时此地,拿来对抗龙威是最好不过了。

    段天赐倒也是个能忍之人,之前一直没有暴露出自己的这个优势,直到距离升龙坛足够近了,才忽然先发制人,显然是所图甚大。

    不过……并非只有他一个人打着这个算盘。

    就在段天赐激发了蛟龙之魂加身的同时,不远处又有一个青年沉喝一声,身形外陡然出现一个半圆形,仿佛大钟模样的防御罩。

    四周武者的攻击落在他身上,他竟不管不顾,只是目光火热地盯着升龙坛上的宝物,一步步地朝前行去。

    而那些攻击竟无一个能破掉他身上的防御,全部被阻挡在外。

    “是烈火殿的不动天王钟!这人是烈火殿的宗子晋!”

    有武者一下认出了那武者的名字和所使用的秘宝。

    “道源级中品防御秘宝,不动天王钟?”

    “这是作弊啊,这还怎么打?”

    诸多虚王境武者愤愤叫嚷起来。

    虽然以宗子晋的修为并无法将不动天王钟的所有威能发挥出来,但那毕竟是道源级中品的防御秘宝,根本不是一般的虚王境武者能够打破的,除非有十几人联手,发出全力一击,才能对他造成威胁。

    宗子晋一边朝前走着,一边阴测测地扭头看向攻击他的那些人,冷笑道:“宗某记住你们了,待此地事情完结,宗某定会好好拜会尔等!”

    一言出,不少虚王境脸色陡然苍白。

    “宗少,这是误会啊,在下之前有眼无珠,没认出宗少,有所冒犯,宗少见谅啊,你若是早点报出姓名,我怎么也不可能攻击你啊。”一个虚王境连忙服软起来,生怕宗子晋事后跟自己算账。

    “我也是啊宗少,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宗少这是何必呢?”

    宗子晋冷笑连连,脚下不停,同时淡淡道:“好啊,既然是误会,那就这么算了,不过……若还有人敢骚扰本少,日后必不轻饶。”

    “不敢不敢。”

    “宗少大谅!”

    众武者大喜过望。

    宗子晋显然也知道现在不是和这些人纠缠的时候,若不退让一步,逼得他们跟自己拼个鱼死网破,最终也只会便宜旁人,所以并没有逼迫太甚。

    除去段天赐和宗子晋两人,就只有杨开的行动最快了。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自然是稍稍运转了一点金圣龙的本源之力,抵挡那无形的龙威压迫。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最轻松的一个。

    三人一边前进,一边打量着彼此,目光交汇间,隐有火花在迸射。

    杨开心中此刻却是暗暗发苦,丝毫没有什么喜悦,因为他与段天赐和宗子晋都不同,没有靠山,没有背景,若真的施展手段将升龙坛上的宝物全部打包走的话。势必会成为众矢之的。

    他在考虑要不要让段天赐和宗子晋先下手。以此来分担一下压力。

    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不管自己到时候取走多少件宝物,都势必会被人盯上的。既然如此。那就一不做二不休……

    正当他打定主意的时候。那段天赐却忽然双手一掐诀,旋即在自己身上猛点了几下,伴随着那几指的点下。段天赐整个人本就不弱的气势陡然暴涨。

    他竟不惜损耗地动用了某种威能巨大的秘术。

    旋即,他哈哈大笑一声,竟速度飞快地直接窜出好几丈,一下就来到了升龙坛旁边!

    见此情形,杨开心里一个咯噔,而那宗子晋同样脸色一变,咬牙加快了速度。

    “都是我的了!”段天赐大笑着,一伸手,就握住了一柄长剑模样的秘宝。

    在升龙坛上的十几件宝物,就属这长剑的卖相最好,光华流转,通体泛着幽光,一看就不是凡物。

    段天赐倒也是个小心谨慎之人,在拿取这长剑秘宝的时候,还特意观察了下四周,同时体内力量暗暗运转,随时防备不测。

    可让他意外至极的是,他竟轻松无比地将那长剑拿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让他也为之一呆,不过更多的却是惊喜。

    正当他想将第一份收获收进空间戒的时候,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长剑离开升龙坛不到一息的功夫,竟在一阵扭曲之中,变成了一截枯树枝,不但没了本来的模样,而且灵性全无……

    风拂来,那枯树枝一下断成两截,掉落在地上。

    段天赐的笑容一下子僵硬在脸上。

    众多朝他瞩目的武者们的表情也是精彩至极,有质疑,有惊诧,有幸灾乐祸,也有若有所思……

    “这……这……这难道是假的?”好一会,段天赐才不甘地怒吼一声,一把扔掉了手上的半截枯树枝,朝另一件锤子秘宝抓了过去。

    第二件秘宝被他取出,同样地,在离开升龙坛后,变成了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

    “幻术!这是幻术!我们都被骗了!”

    人群中,忽然传来了惊呼之声。

    也无需这人来提醒了,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毕竟段天赐拿起那两件秘宝的过程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根本没机会弄虚作假,也不可能掉包,如此一来,唯一的解释便是升龙坛上的那些宝物并非真的,而是经由一阵威力巨大的幻术印射,给武者们造成的视觉错觉。

    一时间,正在不断往前进的武者们纷纷停住了步伐,脸上的表情哭笑不得。

    任谁也没想到最终的结局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升龙坛,升龙坛,鱼跃龙门,化身为龙,这属于传说中之物,竟然是一个天大的骗局。

    杨开也傻住了。

    在段天赐施展秘术往前冲去的瞬间,他还心急如焚,可如今出现了这么一副戏剧化的场景……让他颇有些措手不及。

    蓦然,他神色一动,闭眸,再睁开。

    没人发现,他的左眼变成了金色的竖仁。

    下一刻,他急速冲上前去。

    另一边,宗子晋也来到了升龙坛附近,与段天赐对视一眼,不断地从升龙坛上拿起宝物,然后失落至极地丢下。

    那些看似不俗的秘籍功法,赫然也全都是极为普通之物,根本没什么大用,被扔到地上之后,直接变成了齑粉,风一吹全散了。

    很快,杨开也加入了其中。

    他拿起一个玉瓶,打开看了看,嘴中愤愤地骂了一声,将玉瓶随手扔掉。

    不多时,在三人的合力检查之下,这升龙坛上的东西竟无一是真的。

    “怎么会这样?”段天赐似乎还不能接受这个结局,一脸失望地喃喃道。

    “看来……我们都被耍了啊!”宗子晋自嘲一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