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丹成
    药师殿第九层,紫虚鼎上紫气萦绕,鼎盖紧闭,任谁也看不出里面到底有着怎样的变化,甚至连一丝声音都听不到。

    那五百多炼丹师也逐渐收回了目光。

    他们从杨开这边看不出任何东西,只能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左德身上。

    如此近距离地观摩一位虚王级炼丹宗师炼丹的机会可不多,若是不好好把握,必会遗憾终生。

    再者,传闻左德大师素来架子很大,放在平时,这些炼丹师即便亲自登门拜访恐怕也见不到左德一面,此刻能够在此观摩他炼丹,也是托了杨开的福。

    这么想着,不少人竟在心中微微感激杨开了,虽然也有些同情他。

    因为就算他有神识之火,在炼丹术上也不可能赢的了一位老牌的虚王级炼丹师。

    时间缓缓流逝,整个药师殿第九层的气氛相当凝肃。

    最开始的时候,那些炼丹师还时常为左德的一些惊人举动而赞叹不已,议论纷纷,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不开口说话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和心神都放在左德面前的那个丹炉上,都放在左德身上。

    不少炼丹师若有所悟,显然是有了收获,却没时间细细参悟,只能将诸多想法和念头压下,等到日后再慢慢回忆。

    药香气逐渐飘荡了出来,那是从左德丹炉里诞生的。

    香气清淡,让人闻之舒爽。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小手,正在抚摸每一个炼丹师,让众人都露出甘之如饴的神色。

    詹元最是兴奋,望着左德丹炉里的动静,时不时地撇一杨开那边,嘴角边挂着讥讽嘲弄的微笑,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

    他发现自从杨开催动起神识之火之后,那边就没什么异常的动静了,好似那边没在炼丹一样。

    这让他愈发得意。

    想想杨开若是输了,那就会成为左德的奴仆。而自己身为左德的弟子。地位自然要比奴仆高一些,日后与杨开生活在一起,岂不是可以随意指使他做事?

    恩,对方是个虚王两层境。还是稍微给他点面子。要不然逼得他恼羞成怒。自己恐怕还真打不过他。

    就让他每天给自己打扫房间好了,而且这人看样子有些炼丹的底子,也可以让他给自己打打下手。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詹元想到日后的美好生活。比娶了一个天香国色的美人还要高兴,恨不得手舞足蹈一番来宣泄自己心情的激动。

    时间悠忽,一晃便是两日过去了。

    左德浑身狼狈,大量的汗水从他的躯体内渗出,再被此地的高温蒸发,让他整个人的形象看起来邋遢至极。

    但无人会鄙夷他。

    因为左德只不过是个返虚镜武者而已,更上了年纪,持续两日不间歇地炼丹,任谁也有些无法承受。

    不过左德的形象看起来虽然不怎么样,可精神却饱满亢奋,双眸中爆射出道道精光。

    反诡开那边,一直平平淡淡,期间没有发生任何引人注目之事,唯有紫虚鼎内的紫气蒸腾雾绕。

    某一刻,左德身子一震,双手忽然迅速地掐动起繁奥的法决来。

    众人齐齐惊呼。

    “大师自创的收丹决!”

    “这便是传闻中的红莲妙手决?果然名不虚传!比起历代的收丹法决丝毫不差,甚至犹有过之。”

    “这一套手法我也曾学习过,可与大师比较起来,却不足万一啊!”

    “这收丹决本就是大师独创,你如何能与大师相提并论!”

    一群炼丹师也顿时来了精神,每一双眼睛都死死地盯着左德的动作,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若是能通过这一次左德收丹瞧出这一套收丹决的玄妙之处,那也是收获巨大。

    只见左德双手如蝴蝶一般穿梭变幻,一掌掌拍向自己面前的丹炉,那掌印拍出,每一次都会出现出一朵红莲的模样,旋即崩碎,印入丹炉之内,与丹炉内即将成型的灵丹发生神奇的作用。

    这正是左德自创的红莲妙手决!

    左德接连拍出了九九八十一掌,八十一朵红莲之印打进丹炉。

    待到最后一掌打出之后,丹炉里忽然传来一阵滴溜溜的清脆声响,与此同时,一直飘荡的药香气,陡然间变得浓郁了许多。

    “丹成!”有人失声惊呼,眼中神色狂热起来。

    眼前的这一幕,在场的炼丹师都熟悉无比,这显然是丹成的征兆,而且从丹炉内传出的声音和此刻飘荡的药香气来看,左德大师这一次炼丹绝对是以完美收功!

    不愧是大师,一枚虚王级中品灵丹,竟然只消耗了两日便炼制出来,放眼整个星域,在所有虚王级炼丹师当中,左德也是首屈一指的!

    蓦然,左德神色一肃,狠狠一拍自己的丹炉,鼎盖飞起,同一时间,一道浅蓝色的光芒自丹炉里飞射而出,速度奇快。

    左德早有准备,伸手一点,立刻将那浅蓝色的光芒定在原地,再一招,一收,往另一只手上的备好的玉瓶丢去。

    滴溜溜……

    一阵响动传出,让众人的眼珠子都看直了。

    左德长身而起,哈哈大笑一声,虽然疲劳无比,但脸色却红润至极。

    “恭喜大师,贺喜大师,今日能炼制如此完美的灵丹,大师晋升虚王级中品指日可待啊。”

    “不错,太初转魂丹乃是虚王级中品灵丹,便是让同等级的炼丹师来炼制,恐怕也不如大师这般轻松写意,大师俨然已经有虚王级中品的水准了。”

    “大师果然乃我辈楷模,我等自叹弗如!”

    一群炼丹师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有趁机拍马的,有诚恳恭贺的,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左德面上挂着微笑,手上拿着那装有太初转魂丹的玉瓶,抱拳道:“诸位同道抬爱了,老夫不过是先行一步探探路而已,诸位都是炼丹届的精英,未来成就未必就比老夫差了。”

    似乎因为这一次的炼丹想象不到的顺利,让左德的心情变得非常好,态度也亲和无比。

    “恩师,弟子有幸能看看这枚灵丹么?”詹元深谙拍马之道,自然知道此刻应该说些什么。

    “拿去!”左德毫不介意地将手上玉瓶丢给詹元,詹元佯装惶恐,小心翼翼地接过,透过玉瓶观摩了一下那太初转魂丹,顿时惊呼一声:“恩师果然厉害,这一枚灵丹色泽通透,饱满圆润,药性凝练,单论品质只怕有上品之质了,若再进一步,只怕连生出丹纹都有可能啊。”

    一些炼丹师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心知这马屁拍的有些过分了。

    能炼制出一枚虚王级灵丹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竟还奢求丹纹。

    这整个星域之中,几万年以来,似乎就没人炼制出生有丹纹的虚王级灵丹。

    心中虽然这么想,却没人会说出来。

    一个个都好奇地望着詹元手上的玉瓶,詹元哪里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征询了左德的同意之后,将玉瓶交给另外一个炼丹师观摩去了。

    随着玉瓶在一个个炼丹师手上辗转着,每一个炼丹师都发出惊叹,赞扬不已。

    左德春风得意,似乎也一下年轻了几百岁一样。

    “爷爷,你的灵丹炼制好了,那人不知道怎么样呢。”左灵忽然开口道。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左德微微一笑。

    詹元抚掌笑道:“老师有所不知,最近两日弟子也在观察那人,弟子本以为他既拥有神识之火,炼丹之术必定也出神入化,可惜啊……”

    “可惜什么?”

    “可惜他就只拥有神识之火而已!”詹元大笑。

    左德微微一笑,训斥道:“不要小觑了天下人,神识之火对我们炼丹师有着难以想象的作用,我看他也不像一无所知的样子,或许还真是一个炼丹师。”

    “老师教训的是,不过即便他是炼丹师,也远远比不上老师您啊。”詹元道。

    左德傲然一笑,挥手到:“看看便知,现在的年轻人啊……”

    当下,一群人在左德的带领下,来到杨开附近。

    “恭喜大师。”身为东道主,艾欧会长虽然一直站在杨开这边,但左德既然过来了却也不能不行礼,而且他也从刚才众人的议论声中得知左德已经炼制好了太初转魂丹。

    心中滋味复杂。

    一方面,太初转魂丹已成,谷碧湖必然有救,这让他很是欣喜。

    另一方面,这灵丹可是杨开以自己两千年的自由为赌注赌来的,若是杨开输了的话,他势必心中不安。

    所以艾欧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忧了,内心深处只能祈祷奇迹出现,杨开也能顺利地炼制出太初转魂丹来。

    “应该恭喜艾欧会长才是。”左德微微一笑,伸出手去,詹元赶紧将那玉瓶双手奉上,左德拿着玉瓶递给艾欧道:“太初转魂丹已成,谷夫人必然无恙!”

    艾欧强挤出一丝微笑:“多谢大师仗义出手。”

    “应该的,老夫乃恒罗商会供奉,谷夫人又是艾欧会长的发妻,谷夫人又难,老夫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左德神色肃然地道。

    艾欧差点没忍住破口骂娘!

    老混蛋现在跟本座说这些,之前怎么没这个觉悟?还拿着雪月的婚事来逼迫本座。

    简直太不要脸了。(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