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龙天伤
    手下若有一位虚王两层境强者可供驱使,再配合左德虚王级炼丹师的身份,那便意味着在整个星域之中,唯我独尊!

    左德不可避免地心动了,尽管他觉得这是杨开下的一个套,可出于对自身炼丹术的自信,还是忍不住想要一口答应下来。

    “杨开!”雪月一声惊呼,似乎是想要劝说,却被杨开举手阻拦了下来。

    他凝视着左德,淡淡道:“杨某不才,如今有虚王两层境的修为,而且正是身强体壮之时,活个几千年应该没什么问题,给大师你当一千年保镖,时间上绰绰有余,就是不知道大师敢不敢接这个赌注了。”

    艾欧动容,诸多炼丹师动容,都为杨开的惊人举动而震撼。

    左德的脸色好一阵变幻,颔首道:“你说的不错,这个提议让老夫着实心动!但只做保镖却是不够,老夫要你言听计从!”

    此言一出,艾欧脸色一沉,显得很是不快。

    虚王境强者,哪个不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就算在面对左德的时候收敛气焰,那也是出于对他的尊敬,杨开说要给左德当一千年保镖,在艾欧看来就已经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是极难忍受之事,换做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答应的。

    可左德非但不知足,竟还要杨开对他言听计从。

    这已经不单单是保镖了,而是奴仆!

    保镖只需要负责保护左德的人身安全,但是奴仆就不一样了。奴仆需要完成左德下达的各种命令,完全放弃自己的尊严。

    这是对虚王境强者的侮辱!是蔑视!

    艾欧也是虚王境强者,而且还跟杨开一样,都是虚王两层境,对他此刻的处境感同身受,不可避免地生出怒火。

    左德似乎也没想到杨开答应的如此爽快,他本以为对方会要跟自己讨价还价的,他这么提议,也只是想尽可能地多捞点好处,甚至心里也迅速地想出了好几个备用的方案。比如说要让杨开无条件地听从他的命令多少次之类……

    却不想毫无用武之地。一时间有些愣了,不过很快,他又开口道:“一千年不够,两千年!”

    “好!”杨开又一次想都没想地答应了下来。

    “左德大师!”艾欧忽然沉喝了一声。“这个提议是不是有些过了?”

    他终于无法忍耐自己心中的怒火了。左德迟迟赶到水天城就算了。拿雪月的婚事要挟自己更算了,此刻竟然还如此狮子大开口,直接将一千年的期限加到了两千年。

    两千年的束缚。谁能忍受?

    艾欧不能忍。

    不管怎么说,杨开会提议跟左德比拼炼丹术都是在为谷碧湖考虑,艾欧虽然不知道杨开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心里还是很感激他的,此事不管能不能成,他都要承杨开的一份人情,一份天大的人情。

    天底下又有哪个虚王两层境,甘愿用一两千年的自由来做这种事。

    唯有一人尔!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一改之前的态度,指责起左德。

    若他连这点魄力和决断都没有的话,那他也不配当恒罗商会的会长。

    左德冷笑一声:“他自己都答应了,艾欧会长你着什么急?”

    杨开望着艾欧,淡然一笑:“艾欧会长稍安勿躁,我虽答应两千年,但……大师能不能活这么久,也是未知之数啊。”

    这话隐约有些在诅咒左德早死早超生了。左德是个返虚三层境的武者,而且也已经活了不少年了,否则也不至于成为一位虚王级炼丹师,未来的两千年对他来说,确实有些路漫漫长。

    左德脸色不禁一沉,冷哼道:“放心,为了今日的赌注,老夫会努力活过两千年期限。”

    “但愿吧。”杨开微微一笑。

    艾欧叹息一声,竟是抬起手,拍了拍杨开的肩膀:“杨兄弟,从今以后,你我便是兄弟,今日之事,艾某记下了。”

    “呵呵……”杨开嘴角抽动起来,内心深处五味杂陈,就跟打翻了调料铺一样,各种滋味一起涌上心头,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悲了。

    他连忙岔开话题,道:“杨某的彩头已经定下了,大师你的呢?”

    左德面色冷然,开口道:“你觉得老夫定下什么彩头合适?”

    杨开微微一笑:“杨某是以自身的人身自由为彩头,既如此,为公平起见,大师是不是也应该这样?”

    左德眉头一皱,没有立刻答话。

    “怎么?大师不敢接了?难道大师对自己的炼丹术没有自信,觉得会输给杨某?”杨开在一旁煽风点火。

    “笑话!”左德怒火冲天,“炼丹一道,老夫不会输给任何人,激将法对老夫没用!”

    “啧啧……”杨开阴阳怪气地啧啧一阵,“大师有些输不起啊。罢了罢了,你这般怨气冲天,我也不要你拿多少年的人身自由当赌注了,这样吧……在大师有生之年,每年给我炼制百枚虚王级灵丹好了。”

    “每年百枚?”左德神色一怒,“你不觉得有些狮子大开口了?”

    杨开还没说话,一直站在一旁的宗傲冷声道:“大师此言差矣。杨开可是以两千年的人身自由为赌注的,他是一位虚王两层境强者,大师不觉得应该拿出对等的彩头么?每年百枚虚王级灵丹,对大师来说不算什么,但两千年的自由对杨开来说,却是很沉重的。大师您也算德高望重之人,这也不成那也不成,难不成只能倚老卖老?”

    宗傲站在一旁看了半天戏,早就忍无可忍了。

    本来同为炼丹师,他虽然对左德的人品有些鄙夷,但还是挺尊重的,毕竟达者为师。可现在一看,这老家伙的人品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恶劣,与他对比起来,杨开的人格魅力简直伟岸的没边了。

    心中仅有的对左德的一丝敬意,也烟消云散。

    听到宗傲的话,左德也不为所动,冷笑道:“在老夫看来,他的人身自由不值一文,倒是老夫每年百枚虚王级灵丹,可要让人打破脑袋,不知多少人丧命!”

    “唔……这话说的也有些道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杨开竟点头赞同了,“那这样吧,我每年也不要你一百枚了,八十枚怎样?”

    “五十枚,多了免谈!”左德一挥手。

    “七十五枚……”

    “五十五!”

    “七十枚!”

    “六十!”

    “成交!”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两人一番迅速的扯皮和讨价还价,最后将数字定为每年六十枚虚王级灵丹!

    尽管比杨开提议的要少了一小半,但六十枚虚王级灵丹,那也是难以想象的财富了。在这整个星域之中,任何一枚虚王级灵丹,都足以让人争抢,让人为之送命。

    也只有左德这样的大师,才能随随便便一开口就是上百六十……

    “小子!”条件谈妥,左德似乎也露出了狰狞的一面,狞笑地望着杨开,“今日你我之赌局,可是当着艾欧会长和这诸多虚级炼丹师的面定下的,到时候你若是输了敢不认账的话……”

    “放心,艾欧会长名誉星域,行事公正,不似有些人欺世盗名,我想请他当个仲裁者,若你我二人谁敢输了不认账,便让艾欧会长当场击杀!”杨开笑眯眯地提议。

    左德不禁脸色一变,眼眸深处似乎流露出一丝惧意的样子。

    他一个返虚三层境,若艾欧真要杀他的话,他无论如何也活不过明天。

    想了想,沉声道:“并非老夫质疑艾欧会长的人品,只是……阁下也是虚王两层境强者,与艾欧会长修为相同,你若想逃,艾欧会长怕是拦不住你啊。”

    艾欧脸色一冷,正欲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虚空之中忽然跌宕出一丝微妙的能量波动,旋即,一道人影忽然显露出来。

    这人面上挂着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发须皆白,但面色却红润至极,看起来就如一个青年一般,背后斜背着一柄带鞘长剑,身形笔直,站在那里,整个人就一柄藏锋不露的绝世利刃,让人望而生畏。

    他背负着双手,一步步从天空中走了下来,微笑道:“艾欧拦不住的话,我亲自出手拦截,左德大师觉得如何?”

    听到这人的声音,众人才反应过来,连忙朝他望去,待看清他的面容之后,艾欧不禁一惊,连忙抱拳行礼:“龙师叔,您怎么来了?”

    龙师叔……

    艾欧的称呼一下子让众人明白了此人的身份。

    恒罗商会唯一的一位虚王三层境强者,站在星域顶峰的人物,龙天伤!

    紫星有狂师宗坐镇,恒罗商会有龙天伤坐镇,这两人都是威震寰宇的强大存在。

    不过论名气的话,龙天伤的名头比狂师宗要大的多,因为在一千年之前,龙天伤刚刚晋升虚王三层境之时,不知为何前往了一颗修炼之星,然后在那里屠灭了大大小小宗门势力总共数十家,那修炼之星上方圆几千万里,血流成河,积尸成山,宛若人间地狱。

    那一战,龙天伤的恶名远扬!星域之中谈起这个人,无不变色。(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