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心灰意冷
    一般来说,戾气这种东西只有脾气暴躁,心狠手辣的人才会拥有,冰心谷的人修炼的冰系功法,讲究清心寡欲,怎么也会有这种人?

    不但如此,这几个女子看上去都神情冰寒,不苟言笑,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她们径直地朝冰峰走去,很快就来到了一个洞府前。

    为首的那女子四周打量了一下,似乎在询问谁:“是这里么?”

    立刻便有人答道:“是这里没错。”

    为首的女子点头,忽然娇喝一声:“外岛弟子青雅可在!”

    声音不大,却清楚地传出很远的位置,而且极具穿透性。

    杨开一听,顿时喜上眉梢,这可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自己正愁找不到青雅的洞府,忽然就来了这么一群人要见青雅。

    不过……这一群女子似乎有些来者不善啊!杨开暗暗皱眉,并没有急着现身,而是依旧躲藏在原地,暗中观察着。

    那女子话音落下,不到三息之后,洞府外一层薄膜般的屏障忽然主动朝两旁分开,犹如破裂的气泡般,从洞府内,走出一个身穿洁白衣裙,气质端庄的女子。

    青雅!杨开眉头一挑,紧接着就发现不对了。

    青雅气息虚浮,脸色苍白,似乎受了不轻的伤势!

    她前几日回到冰绝岛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受伤的?而且看她的样子,并非是因为修炼出错的缘故。反而倒像是……被人打的!

    杨开心中疑惑万分。

    那边,青雅走出洞府,看清来人的面孔和装束,也不禁有些变色。

    她似乎认得那为首的女子。

    “原来是冰蝶师姐,师姐找我有事?”青雅努力保持着神色的镇定,可话语中的颤抖却出卖了她内心的紧张。

    这个时候,整座冰峰已经有不少冰心谷的弟子被之前冰蝶的呼喊惊动,纷纷走了出来,查探究竟。

    待看到眼前这一幕之后,都不禁流露出惊惧的神色。

    “居然是执法堂的冰蝶师姐!她怎么会来这里。而且是找青雅师妹?”

    “坏了。青雅师妹不会是犯了什么错吧?要不然怎么把这尊瘟神给招来了?”

    “不至于啊,青雅她入谷这些年一直恪守本分,前段时间似乎还立下了不小的功劳,怎么会犯错的?”

    “说不好。我听内岛的一位师姐说。前几日青雅师妹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触怒了大长老,让大长老发了不小的脾气。”

    “这事我也听说了,似乎当时一个叫周云宣的师姐还出手打伤了她。”

    “不会吧。青雅师妹与苏颜的关系很好啊,有苏颜在,谁敢打她?”

    ……

    不大片刻功夫,整座冰峰的弟子似乎都被惊动了,纷纷从洞府里走了出来,站在或远或近的位置观望着。

    四周的窃窃私语声传来,那为首的叫冰蝶的女子不为所动,只是冷漠地望着青雅,口中低喝道:“青雅,你身为冰心谷弟子,得宗门培养,非但不知感恩,反而与外人勾结,动摇我冰心谷根基,传长老令,即日起,将青雅废黜修为,逐出冰心谷,永世不得踏足冰绝岛!”

    一语激起千层浪,冰蝶一番话让整座冰峰的弟子都炸开了锅,一阵阵惊呼声响起,不少女子都用手捂住了嘴巴,震惊而又同情地望着青雅,美眸剧烈颤抖。

    逐出冰心谷,废黜修为,这已经是冰心谷最残忍的惩罚方式了,这种方式比杀了一个人还要让人恐惧。

    死亡不过一瞬间,可真要是被废黜修为再被逐出冰心谷,那这人一辈子都会生活在难以想象的阴影下,这是永远也无法磨灭的污点。

    青雅娇躯颤抖起来,眼眸里溢满了骇然之色,本就不太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颤声道:“冰蝶师姐,这是怎么回事?”

    与外人勾结,动摇冰心谷根基,这种罪名可不是随便说说的,青雅自问入了冰心谷以来,并没有做出危害宗门之事,前段时间因为寻找到了杨开,还得到了谷主的褒奖,怎么忽然就沦落到这种处境了?

    冰蝶忽然造访,就冲她宣布了这样震撼的消息,这让她根本无法接受。

    “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清楚!”冰蝶冷漠地望着青雅,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你是自己动手散尽修为,还是要师姐出手?先说好,你自己动手的话可能轻松一些,师姐下手没轻没重的,可能会让你受伤!”

    “冰蝶师姐!”青雅咬牙娇喝,惊恐的美眸里浮现出一丝剧烈的抗拒神色,“师妹没有做过危害宗门之事,也从没与外人勾结,动摇冰心谷根基,师妹不服,我要见长老,我要见谷主!”

    忽然被人扣上这么大的屎盆子,青雅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承认的,不过她心里倒是隐约有所猜测。

    所谓的与外人勾结,无非就是跟杨开的联系罢了。

    杨开是因为她,才能来到冰绝岛。

    而动摇冰心谷根基,说简单直白点,大概就是干扰到了苏颜的修炼。苏颜一直被冉云婷视为冰心谷的未来,干扰到她的修炼,也可以说是动摇了冰心谷根基。

    只不过……相同的事情,换一种说法,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执法堂大概是因为收到了冉云婷的命令才会出动的。

    “你见不到长老,也见不到谷主,今日这里,由我做主!给你十息时间好好考虑清楚!”冰蝶不为所动,只是冷眼注视着青雅。

    青雅脸上骤然没了血色,心如死灰。

    她一个小小的圣王两层境,如何能反抗得了整个执法堂?

    真要反抗的话。今日,此地,或许就是她的埋骨之地,执法堂这些师姐妹的行事手段,青雅可是有所听闻的。

    青雅凄凉地笑了笑,寒风吹来,她的心比身体更冷。

    曾经入了冰心谷,她还满心欢喜,暗暗觉得上天眷顾,在最困难的时候遇见了冉云婷这位贵人。进了宗内之后。她也恪守本分,履行弟子的责任,宗门但有命令下达,无不遵从。

    她更没有依仗苏颜的身份和地位为自己谋取过什么。尽管她完全可以做。也有这个资格。

    她只想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增强实力,不求能比肩苏颜,最起码不能让她丢脸。再怎么说,两人都来自同一片故土,同一时间拜入冰心谷,苏颜的修为越来越高,自己若是太差劲的话,旁人也会说三道四的。

    前几日被冉云婷一番毫不留情的训斥,更被那叫周云宣的师姐打伤,青雅也毫无怨言,只是默默地返回外岛,闭关疗伤。

    她知道,自己当时的做法确实有些冒失了,错不在外人。

    可是今日冰蝶带来的消息却如晴天霹雳,让她心灰意冷。

    大长老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自己不过是个外岛弟子,身份地位不显,无外乎就是与杨开认识罢了,就因为这个,大长老也不愿意放过自己?而且还扣下了那么大的帽子。

    与外人勾结,坏冰心谷根基……

    青雅的美眸逐渐暗淡下来,眼中反抗的神色渐渐消失。

    “你还有三息时间考虑!”冰蝶冷冷道。

    青雅捋了下耳边的秀发,盈盈冲冰蝶行了一礼,轻轻道:“冰蝶师姐,师妹劳烦你一件事。”

    冰蝶皱眉看了看她,淡淡道:“说。”

    “今日之事不要让苏颜知道,她日后若是问起我的话,就告诉她,青雅外出历练去了。”

    “不劳你费心,苏颜那里,大长老自会给个交代。”冰蝶冷笑一声,“你以为搬出苏颜的名字,就能幸免于难了?执法堂行事向来说一不二,就算是苏颜知道了,也阻止不了今日之事。”

    她显然以为青雅有些居心叵测,抬出苏颜的名号企图让她们有所忌惮。

    “师妹没有这个意思。”青雅苦涩一笑。

    “时间到了,你的决定!”冰蝶发出最后通牒。

    “就请师姐出手吧!”青雅缓缓闭上眼睛。

    一路修炼而来,好不容易才有今日的修为,青雅无论如何也不想自废修为。

    “如你所愿!”冰蝶眼中寒光一闪,抬起一只手掌,朝青雅印去。

    那手掌上寒气缭绕,蕴藏了极大的破坏威能。

    四周一片惊呼之声响起,无数冰心谷的弟子美眸颤抖。

    有不少人暗暗皱眉,面上流露出不忍之色。

    她们的实力还算不错,自然看的出,冰蝶这一掌不但是要废去青雅的一身修为,极有可能一掌将她灭杀!

    就算青雅侥幸活了下来,受了那么重了伤,日后恐怕连个普通人都不如,连生活都不能自理。

    心中叹息,她们扭过头,有些不忍看到那残酷的一幕。

    冰蝶眼神如冰,似乎没有人类该有的感情,只有冷酷之意。

    “恩?”蓦然间,冰蝶惊呼一声。

    她的手掌在距离青雅一尺之遥的时候,忽然眼前一花,青雅前方多出了一道身影。

    那身影看似漫不经心地抬起一掌,正好印在自己的掌心上。

    下一刻,冰蝶花容失色,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威能从正前方袭来,不但瓦解了她的攻势,反而将她体内的圣元震荡的溃不成军。

    冰蝶的身躯就如断了线的纸鸢一般,仰面倒飞出去,身在半空之中,一口鲜血没抑制住,哇地喷了出来。

    啪地一声,冰蝶重重地落在雪地上,又往后滑行了十几丈,才堪堪稳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