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乾天雷火
    放眼望去,皂袍老者并没有多大的伤势,只是模样狼狈了一些。

    付出一件防御秘宝为代价,他总算从魔焰包裹中逃脱出来,动作果断至极。

    杨开讶然,暗付自己倒是有些小瞧了对方,能将境界修炼到返虚两层境,对方的作战经验果然及其丰富!

    “小子!老夫定要将你抽筋剥皮,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那皂袍老者逃过一劫,不但没有退让之意,反而神情暴戾了起来,咬牙切齿地望着杨开,恶狠狠地威胁着。

    话音落,把口一张,鼓起腮帮子往外狠狠地吹了一口气,神态艰辛,仿佛是要施展什么威力巨大的秘术。

    杨开怎会让他称心如意,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底牌,但战局变化往往只在瞬息之间,说不定这老家伙真有什么一锤定音的大杀招。

    一念至此,金血丝被抖得笔直,如长枪一般朝对方的头颅激射过去。

    金血丝本就锋利无匹,被杨开温养了这么久时间,威能巨大,而且变幻随心,对面的老家伙防御秘宝自爆了之后,仅凭借那护身宝甲,根本无法防护住金血丝穿刺般的攻击。

    杨开有十足的信心将其击毙或者重创。

    而让他诧异的是,面对自己这样的一击,对方居然根本没有躲闪的意思,依然神色凝肃地站在原地,从口中喷出的那口气如滚滚热浪,火红至极。肉眼可见。

    眨眼的功夫,他的面前便出现了一团火红色的气团。那内部蕴藏的恐怖威能即便是杨开都不禁为之侧目!

    依然还是火属性的力量,但这一团火红色的气团与老者之前释放出来的火焰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也不知道内部蕴藏了何等玄机。

    那火红色的气团才悠一成型,金血丝便已杀到,直接刺进了那气团之中。

    不过下一刻,杨开的脸色便微微一变,立刻将金血丝给收了回来,皱眉望去。金血丝前段的位置,竟有些被融化的迹象。

    若不是抽离的及时,自己这一根金血丝肯定要被溶解掉一部分,到时候自己也得受到一定的反噬。

    杨开面色凛然,有些没想到对方施展的这一招秘术威力居然如此强大。

    而反观那老者,原本红润的面庞此刻却微微有些发白,明显施展那秘术对他也负荷极大。不过他却猖狂地大笑起来:“小子来试试老夫乾天雷火的威力!”

    这般说着,手指往前一点,一身圣元疯狂地往前方那火红色气团中灌入着,得了圣元的滋补,那火红色气团蓦然膨胀起来,一股让天地变色的炙热气息悠然荡开。旋即那火红色气团一阵蠕动变幻,化为一只凶猛的浑身燃烧火焰的怪兽。

    悠一成型,这怪兽便凶神恶煞地朝杨开扑了过去,沿路所过,似乎连空间都被融化了。那大地上的砂石更是立刻变成铁水,看起来触目惊心。

    而且这怪兽不但身负温度极高的火焰。在它的身体上,更有漆黑的细小闪电在游动不休,噼啪炸响不绝于耳,看起来骇人至极。

    杨开却不惊不惧,面上浮现出出一丝怪异的神色,眉头微皱,似乎在沉思些什么。

    不过很快,他便收敛了心神,心念一动,一声尖锐的鸟鸣忽然传出,伴随着鸟鸣声,一只怪模怪样的火鸟忽然从他体内冲出,双翅一展,遮蔽了十几丈方圆的空间。

    器灵火鸟!

    被杨开放出来之后,器灵的双眸内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死死地盯着那朝这边冲来的怪兽,犹如见到了什么美味可口的大餐。

    而在器灵现身的那一刹那,这怪兽身上的滔天气势明显停滞了那么一瞬,兽瞳内更流露出拟人化的忌惮之色,似乎非常忌惮器灵一般,连冲向杨开的速度都不由自主地放缓了不少。

    那一脸得意的皂袍老者表情立刻精彩起来,犹如被什么人给狠狠地在脸上来了一拳,张大了嘴巴,愕然地注视器灵火鸟。

    他万万没想到,杨开居然也能施展出与他类似的手段。

    不过现在担忧和诧异已经无济于事了,他可不相信对方施展出来的手段能比自己修炼了大半生的乾天雷火相提并论,他对自己的手段充满了自信。

    就在他失神间,器灵火鸟与那雷火缠绕的怪兽已经冲撞到了一起,两种火焰形态的古怪存在顷刻间纠缠在一起,兽吼和鸟鸣之声不绝于耳,热闹至极。

    皂袍老者暗暗地捏了一把汗,虽然他觉得自己的手段更胜一筹,但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与之比较起来,杨开就显得淡然至极,器灵火鸟可是连太阳真火那种东西都吞噬了数道之多,这乾天雷火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肯定不及太阳真火,这一点是肯定的。

    器灵火鸟对付它应该不算什么难事。

    趁此闲心,杨开还抽空查探了下其他战场的情况。

    孔文栋和那少妇自不必说,两者修为境界相当,在没有祭出那虚王级秘宝玄阴摧心鼓的前提下,两者可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的热火朝天,平分秋色。

    而另一侧两位返虚两层境的战场处也是差不多如此,一时半会看不出谁占什么优势。

    倒是那返虚一层境的战场处,冰心谷的女子大占上风,毕竟她的对手之前被冰心谷的领头少妇给偷袭重创,此刻根本发挥不出太多的战力,在对手面前只能咬牙支撑,苦苦挣扎而已。

    距离落败陨落,大概也用不了多久。

    只要这边分出了胜负,那优势便会慢慢地倒向冰心谷这边,获得胜利是没有丝毫悬念的。

    查探这些情况并不需要多少时间,杨开只是放出神念扫一下,便立刻将全局洞悉,而就在此时,一声悲鸣的兽吼忽然从那边传出。

    杨开眉头一扬,朝那边望去,正见到器灵火鸟气势滔天地将那怪兽全面压制,器灵视那怪兽体内放出的雷火于无物,化为火团,将其包裹着。

    虽同为火焰之体,但彼此间却有优劣之分。

    杨开的器灵早已诞生神智,在地肺火池中被地肺之火滋养了数万年,本就不是一般的火焰能够比拟的,更吞噬几道太阳真火后,它的威力大大增加,那乾天雷火所化的怪兽与它比较起来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所以才刚交手,便立刻处于下风,而看火鸟器灵的架势,似乎是想将它一并吞噬。

    这一幕印入眼帘,那皂袍老者又急又气,他耗费了巨大的力量施展出的杀手锏,居然出人意料地没起到任何作用,怎不让他吐血?

    不断地释放神念,想要控制乾天雷火所化的怪兽逃出器灵火鸟的包裹,却根本无济于事。

    “老东西,看这边!”杨开忽然冲他咧嘴一笑,大大咧咧地吆喝了一声。

    皂袍老者不由自主地转头望去,暗暗提防杨开的动作,免得他趁机偷袭自己。

    可这一眼望去,便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杨开的左眼处,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悠然出现,微微一晃之下,便诡异地扎根在了皂袍老者的识海之中,旋即,那花朵一瓣瓣地朝四周扩散开来,似乎是要绽放出自己的美丽。

    但是让皂袍老者惊骇欲绝的是,随着这花朵的绽放,自己的神识力量居然在朝它聚集,被其吸收,丝毫不受控制!

    仿佛它的绽放,是在以自己的神识能量为源泉。

    短短片刻功夫,自己的神识力量就消耗了将近十分之一,而且还在以恐怖的速度消耗着,恐怕用不了十几息功夫便会彻底干涸。

    识海一旦干涸,自己势必会受到心神上创伤,这种伤势可不是轻易能够康复的。

    皂袍老者大惊失色,也顾不得去催动自己的乾天雷火了,连忙运转神识力量,朝那花朵包裹过去,将其淹没。

    轰……无声的爆裂在老者的识海内产生,整个识海飘摇欲坠,卷起了滔天巨浪。

    噗……地一声,老者一口血雾喷出,俨然已经受伤不轻。

    虽然利用自身的神识,强行将杨开的生莲秘术解除,但他依然不可避免地遭受重创。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老者才刚解除自身的危机,那边没有他控制的乾天雷火却已被器灵火鸟整个吞噬。

    火鸟再一次现出原形,那乾天雷火所化的怪兽却了无痕迹,只不过仔细望去的话,却能发现在器灵火鸟的肚子里,有一道漆黑的雷弧闪烁的能量,正在游走不停。

    那自然是乾天雷火无疑!

    噗……

    又是一口血雾自那皂袍老者的口中喷出,乾天雷火与他心神相连,如今被火鸟吞入腹中,联系被切断,自然会出现反噬。

    接二连三的遭遇让皂袍老者的气势变得极其萎靡,脸色也苍白如纸,那还有之前返虚两层境强者的意气风发?此刻的他,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仿佛风吹即倒。

    一招错,满盘输,老者怎么也没想到,区区一个返虚一层境,竟然能把自己逼到这种程度。

    不等他稳住体内翻滚的圣元,一抹金光已经袭至面前。

    杨开的金血丝!

    趁他病,要他命,杨开在外闯荡了这么多年,经历大大小小的战斗数不胜数,这么浅显的道理自然是懂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