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武炼巅峰 >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陆叶被埋伏
    似乎早就知道阳炎会这么说,杨开微微一笑,将与葛七交换过来的星帝令递给阳炎。

    阳炎接过,面上露出一抹复杂的情绪,轻轻地抚摸着,神色间变幻不已,美眸内竟流露出一丝回忆之色。

    杨开端坐在一旁,没有出声打扰。

    足足半个时辰后,阳炎脸上异色一收,重重地呼了口气,将星帝令交还给了杨开:“这个东西你收好,以后说不定会有大用处。”

    “大用?”杨开眉头一挑,“怎么个用法?”

    “我不清楚。”阳炎缓缓摇头,“这只是我的感觉,你具体让我说,我也说不明白。不过它肯定隐藏了一些秘密,而传闻大帝一生总共炼制了十块星帝令,或许需要将十块全部凑齐,才能揭开谜底。”

    说完之后,又自嘲一笑:“但是凑齐十块星帝令的难度太大了,寻常人一生能得到一块就是了不起的机缘,又怎能凑齐十块之数。”

    “是嘛?”杨开露出一抹怪怪的微笑,“我这里还有呢。”

    “什么?”阳炎愕然地望着他,旋即,美眸瞪圆了,望着诡异地出现在杨开手上的另一块星帝令,久久无言。

    那一块星帝令跟葛七拿来交换的基本上一模一样,看不出任何差别,都是内部封印的神通已被激发的那种,但残存的帝威却清楚无比,显然也是大帝炼制之物。

    这还没完,杨开把手一番。又一块星帝令出现。

    而当阳炎看到这第三块星帝令的时候,不禁用手掩住了嘴巴。美眸剧烈地颤抖起来,喃喃道:“难道这个是……”

    这第三块星帝令与前两块有着明显的区别,样式虽然别无二致,但内部却散发出让人心悸的能量波动,阳炎见多识广,哪里看不出它隐藏的玄机?

    “恩,这是一块完好的星帝令!”杨开微微一笑,将其抛给阳炎。

    阳炎手忙脚乱的接过。

    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当那完好的星帝令被阳炎抓住的时候。一圈灵韵竟肉眼可见地荡漾开来,而与此同时,星帝令内传出一声清脆鸟鸣之声,那鸟鸣声似雀非雀,响亮至极,与此同时,一只青色。体型修长,尾后有长长翎羽的怪鸟图案,在星帝令上一闪而逝。

    紧接着,阳炎体内的圣元波动与星帝令内蕴藏的能量竟产生了一丝共鸣,两者皆都不由自主地漂浮了起来。

    嗤嗤之声大作,整个石府内灵气刹那间紊乱。一股让杨开勃然变色的威压从天而降。

    杨开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匆忙间将紫色盾牌祭出,运转圣元守住周身,这才神念探出,查探阳炎的状况。

    一番查探。杨开惊奇起来。

    他发现,阳炎并无不妥的迹象。反而像是在从星帝令上接收着什么信息,美眸紧闭,睫毛轻颤,眉头时而紧缩,时而舒张开来。

    这样的一幕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十几息功夫而已,正当杨开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阳炎忽然睁开了眼帘,一把将漂浮在她面前的星帝令抓在手上,轻飘飘地落下地来,怔怔地凝视着,面上若有所思。

    “发生什么了?”杨开急忙询问。

    阳炎看了他一眼,答非所问:“你没有将它炼化过吧。”

    “这东西也能炼化?”杨开惊愕无比。

    阳炎微微一笑:“这也算是秘宝的一种,只不过是一次性秘宝,自然可以炼化。不过幸亏你一直都将其雪藏,没有使用,否则的话你必死无疑。”

    杨开没有露出什么意外之色,这种事当初鬼祖已经告诉过他了,所以即便这些年的局面再危险,他也从没有过要动用星帝令的念头,这种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底牌,他当然轻易不会拿出。

    “你好像知道的东西很多啊。”杨开眉头微皱的望着她。

    “你想说什么?”阳炎轻抿着红唇,表情略微有些不安。

    “自从你上次无缘无故地昏迷之后,我感觉你有很大的变化,你到底在隐藏什么?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杨开决定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疑问说出来,尤其是今日,那个葛七在见到阳炎的时候,跟见到鬼一样,表现的唯唯诺诺,但阳炎却说自己从未见过他。而现在,这星帝令居然也跟阳炎有了共鸣,实在让杨开无法再无视下去了。

    他想开诚布公地跟阳炎谈一次。

    “我没有要隐藏什么啊,只是……”阳炎面上露出一抹踌躇之色。

    “只是什么?”

    “只是我自己都不敢肯定,所以才没有说,等我确定下来了,再告诉你好不好?”阳炎祈求地望着他。

    杨开沉吟片刻,忽然咧嘴一笑:“告诉我这个东西该如何炼化吧,我以前也研究过几次,却一无所获。”

    见杨开没有继续逼问,阳炎也松了口气,愉快地笑了起来:“我也是才知道的,嘻嘻。”

    这般说着,竟然在指尖凝聚出一缕如剑般的圣元,迅速一划,在手腕上划出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立刻流淌出来,阳炎将星帝令贴在伤口上。

    杨开听到一阵毛骨悚然,如饿鬼吞噬血肉的声音,而从阳炎手腕伤口上流出的鲜血,竟一滴不剩地被星帝令吸纳。

    眨眼的功夫,星帝令便变得如鲜血般通红。

    做完这一切,阳炎似乎显得有些疲倦,将星帝令又抛给杨开,盘膝坐了下来。

    “这就可以了?”杨开愕然地望着手上的星帝令,发现它只是颜色有些变化而已,其他的都没有改变。

    “恩。”阳炎认真点头。

    杨开一脸狐疑。若说炼化它需要鲜血辅助的话,那应该也是由炼化之人提供,阳炎提供鲜血做什么?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阳炎噘嘴道,说完便站起身来,朝外面走去,口上叮嘱道:“这三块星帝令可一定要保管好了。”

    “知道了。”杨开无奈点头。

    待到阳炎走后,杨开这才将信将疑地将鲜红的星帝令握在手心处,尝试往内灌入圣元,出人意料地,圣元轻易地灌入其中,没有丝毫阻碍,而且也没有要激发内部封印神通的迹象,此刻的星帝令就仿佛一个无底洞,不断地吞噬杨开的圣元,与之建立一层若有若无的联系。

    这分明就是炼化秘宝的开始,杨开大喜,立刻明白阳炎所说没错,这一块星帝令真的可以炼化了,当下不遗余力地用心起来。

    与此同时,在距离龙穴山差不多三百多里外的一处丛林上。

    一个青年看似漫不经心地地往前飞驰,速度不紧不慢。

    杨开若是在此地的话,肯定会立刻冲其出手,原因无他,这家伙正是让杨开恨的直咬牙的流云谷陆叶,而看其飞行的方向,显然是要返回谢家去。

    陆叶的嘴角微挑,脸上的轻笑耐人寻味,蓦然,脚下星梭一转,直接朝那丛林中飞去,片刻后,他轻轻地落下地来,背负双手站在那里。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微风拂过,扫过枝叶的哗哗声。

    “怎么?诸位埋伏在此,难道不是专程等候陆某的么?陆某已经来了,诸位还不速速现身,何必藏头露尾?”陆叶歪着脑袋,瞥了一眼两旁的粗大树木。

    没人回话,也无人现身,仿佛此地只有陆叶一人而已。

    但是陆叶却神色笃定,讥笑一声:“一群胆小如鼠之辈,居然也敢来埋伏陆某,好,既然你们不愿现身,那就休怪陆某不客气了。”

    “小子眼力不错,居然能看破我等的隐匿之法,可惜啊可惜,你的命数已尽!”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下一刻,从一颗大树上,忽然跳下来好几人。

    紧接着,四周哗啦啦的响动,左右前后皆都人影绰绰,一个个都不怀好意地朝陆叶望来。

    眨眼的功夫,陆叶便被重重包围,眼看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局面。

    在刚才的拍卖会上,陆叶出手阔绰无比,自然是被无数人给盯上了,虽然在拍卖会最后时刻,他悄无声息地提前退场,但依旧被许多人暗中跟随。

    知道他是要返回谢家落脚的,所以便提前埋伏在这片丛林之中守株待兔。

    果不其然,陆叶真的从这里路过,可让这些图谋不轨的人没想到的是,陆叶居然如此胆大包天,明知道有人埋伏还敢自投罗网。

    那先前说话之人有着返虚一层境的修为,生的五短身材,额头好大一个包,模样丑陋至极,阴测测地打量着陆叶,面上挂着不怀好意的微笑,颔首道:“不错不错,胆量非同一般,好多年没见过这么有胆气的小子了。”

    “程兄,和他废什么话啊,赶紧动手便是。”另一边,一个三缕长须的半大老者不耐地催促起来,虽然表面上看,这半大老者的年纪要比那程姓武者大上很多,但两人其实岁数相差不大,只是容颜有别而已。

    “不错,夜长梦多啊,这小子身家不菲,等会收获肯定不小。”

    “急什么?”那程姓武者冷哼一声,“动手自然是要动手,只是这东西该如何分配,大家是不是该先商议一下?”

    一共三伙人,返虚镜三位,其他的圣王境有之,入圣境也有之,总共差不多十五六个人之多。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