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黑白照片
    入夜了,小泥房的门半遮掩着。

    女童被周泽故意安排让她坐在门槛上,至于崔老头,则是让许清朗用绳子捆绑了起来,堵住了嘴,让他坐在客厅的小板凳上。

    正如崔老头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宁愿全村人都被僵尸杀光,他也不愿意自己的“孙女儿”离开他。

    这是人之常情,

    做出这种选择,说出这种话,也无可指摘,很正常。

    也因此,

    许清朗为了保护自己出生的这个村子,让小女童当作诱饵站在屋外,也很正常,也无可指摘。

    周泽打算等到事情结束之后,把女童送入地狱让她转世轮回,也没错,毕竟生老病死自然规律,小女孩已经死了,那么去地狱获得再次投胎的机会才是正途,留在阳间迟早会出问题。

    你崔老头不在乎全村人的死活,周泽跟许清朗又何必在乎他的意见?

    最重要的是,

    这老头脾气臭得实在是让人讨厌,反正周老板是没一点点冲动想要帮他做点什么,大家公事公办就好,也没必要讲什么人情往来,忒费劲。

    周泽跟许清朗都站在门后面,靠着门框。

    “会来么?”

    “就看这老家伙有没有再隐瞒什么了。”周泽扫了一眼被捆成“粽子”的崔老头。

    “他还有什么隐瞒?”

    “一个自出生开始就有阴阳眼的人,活到了现在,他这辈子,可能这么风平浪静么?”

    “也是。”

    等到了深夜时,许清朗有些疲惫了,直接坐在了地上靠着墙根,周泽还好,一根烟接着一根烟抽着,他是不需要咖啡什么东西来抵挡睡意的,反正没有冰柜或者白莺莺他又睡不着。

    不过,这样等也挺无聊的。

    崔老头折腾累了,此时居然先睡着了,而女童则是继续很乖巧地坐在门槛上,不停地东张西望,还不时地回过头看看自己的爷爷。

    能狠下心来拿一个女童当诱饵,周泽自己心里都有些负罪感,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而且女童是一个尸胎,也没必要真把她当一个纯粹的小孩来看待。

    “咔嚓…………咔嚓…………”

    远处的菜地里,出现了声响。

    周泽马上直起了身子,原本有点打瞌睡的许清朗也马上站起来。

    女童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她感知到了寒冷,同时,也感知到了畏惧。

    “咔嚓…………咔嚓…………”

    声音越来越近了。

    周泽透过门的缝隙向外看着,只是现在只能听到声音,还没看见那个蹦蹦跳跳的身影。

    又等了大概十分钟,那个声音还在附近逡巡着,把它自己隐藏在了黑幕之中,但迟迟没有露面。

    “僵尸也有智商的啊?”

    许清朗惊叹道。

    “…………”周泽。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吵架的时候,那个僵尸可能真的是察觉到有什么问题,所以暂时不敢靠近。

    女童回过头,她的恐惧情绪越来越重,她下意识地想喊爷爷,但是站在其身后的周泽对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女童强忍住了,但眼圈憋得通红。

    周泽这个时候伸出手掌,上面长出了指甲,一层层黑雾开始环绕,周泽蹲下来,将指甲刺入了地面。

    黑雾开始弥漫出去,指向了一个方向!

    “在那里!”

    下一刻,

    周泽直接冲出了门槛。

    既然那东西迟迟不过来,那自己就主动出击吧,对付一头僵尸而已,周老板还真没觉得需要害怕什么。

    当初和白莺莺人生若只是初见时,

    白莺莺的气场跟武则天临朝一样,到最后还不是被自己插到哭?

    前面,是一片菜地,有简单地篱笆挡着,当周泽冲过去时,一道人影也主动地“跳”过来。

    的确是跳,对方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短裤,跳出来时,将周围的篱笆全部撞断。

    “砰!”

    周泽的身体和对方撞击到了一起,自对方身上传来了类似钢板一样的硬度,而且对方的冲势不减,带着一种可怕的决绝。

    而周泽的指甲也顺势刺入对方的胸膛位置,

    在指甲面前,

    再坚硬的胸膛也得化作绕指柔。

    “吧唧!”

    像是手指插入了开了瓢儿的西瓜里的感觉,腻腻的,酥酥的,还带着一种浓稠的感觉。

    对方身体一颤,而后直接扭曲起来,蜷缩在了地上,像是一条被撒上盐巴的水蛭。

    “怎么样了?”

    许清朗也跑了过来。

    “解决了。”

    周泽在这个男子身边蹲了下来,男子已经渐渐停止了抽搐,身上也开始有黑色的雾气升腾起来。

    拿出手机,照了一下男子的脸,周泽发现这男子他白天还见过,是下水救那个落水妇人的村民之一。

    怎么会是他?

    此时,男子已经没了气息,身体也开始发软,黑色的脓血开始从他的眼耳口鼻位置溢出。

    被周泽的指甲直接刺入,等于是搅乱了他的根基,就是当初的白莺莺被周泽指甲擦到都难以忍受,何况这货明显和白莺莺不能比。

    “这人我认识。”许清朗也拿出手机照了一下,“是徐家婶子的三儿子,叫…………”

    “我也认识。”

    周泽打断了许清朗的话,转而将男子的脖子给翻转了过来。

    在对方脖子的左边位置,有两道清晰的齿痕。

    周泽的手指在齿痕上摩挲着,而后目光猛地一凝:

    “不对,这是刚刚被僵尸咬被控制成行尸的替身!”

    下一刻,

    周泽马上起身冲回了小泥房,原本坐在门槛上的女童已然消失不见。

    等到周泽冲进屋子里时,之前被许清朗捆成粽子的崔老头人也不见了,原地只剩下了一圈绳子和一个板凳。

    中计了,

    居然中计了。

    许清朗跑回来时看见屋子里空荡荡的一幕也是紧皱眉头。

    “这怎么可能…………”

    许清朗有些难以置信。

    这僵尸不是周泽,也不是有着白夫人两百年滋养的白莺莺,

    但居然会玩“调虎离山”?

    “这老头也被僵尸吃了?”许清朗自言自语道。

    “不对。”

    周泽蹲了下来,将散落在地上的绳子捡起。

    “绳子断裂位置是经过反复切割弄出来的,不是僵尸的指甲抓断的,老头是自己挣脱的。”

    说着,周泽站起身,他先看了看外面的方向,

    “我们刚刚就在前面的菜地里,老头如果从屋子里跑出来,我们不可能不知道,而且老头明知道外面有一头僵尸在对他虎视眈眈时,应该也不至于蠢到冲出来企图逃跑,至少在屋子里,我们还能保证他跟他孙女的安全。”

    许清朗闻言,先走到了厨房那边看了一下,接着又走到了卧室那边,然后指着床铺位置喊道:

    “这下面,有地道!”

    周泽起身,走了过去,果然,床铺被掀开着,下面居然真的有地道。

    一个孤寡老头,只有一个鬼孙女陪伴,在村子里人缘又非常之差,他挖地道做什么?

    难道是崔老头年轻时看入了迷,没事做时给自己家也弄了一个?

    “你先去处理那具尸体,弄到屋子里来藏好,我跟着地道去追,注意安全。”

    周泽对许清朗吩咐道。

    许清朗点点头,那具行尸刚刚被周泽杀了,但尸体就这样露在外面等天亮有村民经过时难免会引起大的波乱,确实需要一个人先去处理一下。

    等许清朗走后,周泽一个人跳入了地道之中,地道不宽敞,大部分区域都得弯着腰甚至带着点爬行的方式才能通过。

    而且,地道真的不短。

    周泽在心里都开始佩服起那位老光棍晚上折腾的能力了,人家是耕田播种,他就在这里打洞。

    大概四分钟后,地道开始向上,周泽也发现了有人刚刚从这里经过的摩擦痕迹,上面的门板也是开着的,周泽很轻松地走了出来。

    进来后,

    周泽意外地发现这里居然也是一个老瓦房,很是陈旧了,而且应该没什么人会经常过来的样子。

    农村里这种房子很多的,以前一般都是给老人住,等老人过世之后,年轻一代都早就住进盖起来的楼房里了,这种老房子要么当厨房要么就当堆放杂物的地方了。

    果不其然,周泽拐了个弯走入厅堂位置时,看见了一个灵台,上面有两盏灯烛,没点燃,也挂着蜘蛛网,灯烛中间有一个香灰炉,后面则是有一个老太太的黑白照片。

    老太太露着白牙,笑得很开心。

    崔老头的地道是通到这里的,难不成这老太生前是崔老头的姘头?

    可能老太早就丧偶了,但有子女,所以不方便跟崔老头在一起,在农村这种给丧偶的爹妈找另一半还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关键还是子女觉得自己面子上抹不开。

    但崔老头这种挖地道私会的精神,还真的是让人感动。

    但物是人非,

    老太先走一步了,

    估计这地道崔老头也很久没用过了,这一次,纯粹是当逃命转移的手段了。

    “呵呵。”

    周泽摇摇头,从厅堂穿过去,他现在要去尽快找到崔老头,因为他清楚,那头有灵智的僵尸,也在找他们爷孙俩。

    而且,

    那头僵尸一开始只是偷鸡摸狗,

    现在已经开始杀人了!

    周泽没看见的是,

    当他从厅堂穿过去之后,

    布满蜘蛛网的灵台上,

    那张黑白照片里原本就在笑的老太,

    笑容,

    更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