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四十章 三人行
    周老板曾不止一次地落水过,

    尤其是在落在池塘这种水域;

    在地狱里,

    在梦里,

    都有过,

    但这还是第一次在现实里落水,而且还是被一个疯疯癫癫的糟老头一记顶牛头顶下去的。

    早知道,

    就不那么嘴贱了,

    自己好端端地跟一个疯子一般见识做什么,

    平白地遭受他这一击“野蛮撞击”,

    而且更让周泽惊愕的是,这老头在落水后居然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肩膀同时双腿绊住了自己的小腿,这是打算硬生生和自己一起溺死在水底啊。

    上面倒是有村民开始准备下水救人,但周泽可不敢把自己的命运的选择权交给这些村民,而是直接长出了指甲,对着老头的后背戳过去。

    刚刚还夹得起劲的老头,

    瞬间一个哆嗦,

    直接软塌塌了下去。

    周泽扛着这个老头浮出了水面,周老板的水性其实也就一般,但这里又不是什么大江大河,只是一个小池塘,托一个没多少分量的老头上来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上岸之后,许清朗直接冲到了周泽面前吼道: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是崔疯子发疯把人小哥给撞下水塘的,这崔疯子,整天疯疯癫癫骂骂咧咧的,现在还开始准备杀人了。”

    “打电话报警吧,他无儿无女的,无所谓,但如果下次换了谁家其他人被他给推下去怎么办?”

    “对,报警,最好让精神病院把他给收了,他越来越不像话了。”

    小女孩跪伏在爷爷身边,看着昏迷不醒的爷爷不停地抹着眼泪,喊着爷爷快点醒来。

    “把他送回去,他身上有线索。”

    周泽对许清朗说道。

    许清朗点点头,不疑有他,直接走过去把老头扛起来。

    “我送他先回去,报警的事情先不急,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大家不要慌张。”

    说完,许清朗就扛着崔老头走出了人群。

    周泽和小女孩跟在后面。

    小女童一路上还是在哭泣着,周泽倒是觉得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了,开玩笑的是他,而且是这种玩笑,他被人家爷爷撞着一起下水也是活该。

    “你家在哪里?”周泽问小女孩。

    “他家就在前面路口的泥房子里,这老头无儿无女的,平时又喜欢酗酒,脑子有点问题,所以日子过得不是很好。”

    许清朗对村子这边的情况还是很熟悉的。

    很快,众人来到了那个泥房子的位置。

    在四周都是二层甚至是三层四层的小洋房之间,还有一个上世纪很久远的泥房矗立在这里,确实有些扎眼。

    门没关,或许这屋子也没什么值得小偷惦记的东西。

    泥房子有三个房间,中间是客厅,一半摆满了这阵子老头刚收来的易拉罐酒瓶子这类的废品,另一半则是供奉着神像,供桌那头倒是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左边是卧室,老式的木床,右边是厨房,用的还是土灶。

    许清朗把崔老头先在床上安置了下来,然后看了看周泽,道:“现在把他弄醒?”

    言语之中,有一种不信任的感觉。

    倒不是不信任周泽,许清朗是不信任这个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疯疯癫癫的老头这里能有什么线索。

    这又不是什么书店书架上放着的那些小说,

    荒山野岭捡个戒指里面还能住着个老爷爷,

    少林寺最牛逼的是那个藏经阁的扫地僧。

    “他有阴阳眼。”

    周泽说道。

    能一眼看出自己是鬼,

    除了阴阳眼,没有其他的解释。

    而且在老头身上,周泽没感应到其他的气息波动,如果老头是玄学人士,他也就没必要直接用头把自己顶下水塘玩儿同归于尽的把戏了。

    “阴阳眼?”

    许清朗有些意外地看了眼躺在床上还没醒的老头。

    “真没想到啊。”

    “他能一眼看出我的身份。”

    周泽走到了门槛边,坐了下来。

    “我出去买点东西,当晚餐。”许清朗说着走出了屋子。

    周泽对旁边显得有些怯生生的小女童挥挥手,示意她走过来。

    小女孩有些怕生,叫了几次她才走过来,同时歉然道:

    “叔叔,我爷爷不是故意的,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嗯嗯,我知道,是叔叔的不对,玩笑开过头了。

    对了,你知道村子最近发生的事情么?”

    小女童点点头。

    “那你爷爷有没有说是什么原因?”

    “爷爷说,爷爷说…………”

    小女孩有些难以启齿,掐着自己的手指,似乎是在犹豫着该说不该说。

    “放心吧,和叔叔说,叔叔不会告诉别人的。”

    “爷爷说,是村子里的人们贪图赔偿款,为了那点钱,连祖坟都不要了,祖宗泉下有知,都得气得跳脚。

    爷爷还说,

    本来我们村的祖坟位置是极好的,这次本不应该拆迁到我们这里,是村长和上面什么人勾结,硬生生地把这条线迁向了这边。

    前些年西村被拆迁了,西村的人都赔了好多房子和钱,大家都住进城里去了,村民们眼馋得不行,也都想着拆迁。”

    周泽闻言,点点头。

    祖宗有意见,或许是有的吧,但搞破坏的,应该不是那些“魂归来兮”的祖宗。

    “你爷爷还说了些什么?”

    “他叫我晚上不要乱跑,说最近不安生,有脏东西在村子里乱窜呢,我问爷爷是什么,是不是狐狸还是野狗,爷爷也不告诉我。”

    脏东西,

    乱窜?

    晚上才出来?

    周泽点了一根烟,心里慢慢地琢磨着。

    之前姑娘说的西村的事儿,应该就是老许之前所在的村子,东村西村应该是一个姓,大家的祖坟应该也划拉在一起,以老许如今的身家,他应该是不屑于贪图这点补偿款的,之所以承担这件事,也是看在这里头也有自个儿先人躺在里头的原因。

    如果不是鬼魂作祟的话,

    会不会是成了精的东西再搞怪?

    如果是精怪的话,那一切也就说得通了,但精怪处理起来,其实比鬼魂更麻烦一点。

    这时候,屋子里传来了咳嗽声,那个老头醒了。

    周泽走到卧室门口,看着已经坐起来的老头。

    老头又看了一眼站在周泽身边的小女童,当即骂道:“你这挨千刀的小鬼,你敢对我孙女动手,我就……

    我就…………我就…………”

    想了半天,崔老头都没能想到有什么可以进一步威胁的方式。

    “我来这里是受人之托解决问题的,没功夫跟你瞎闹,你再胡搅蛮缠,我就找关系把这女孩送福利院去,反正看你这个样子和条件也不像是能带好孩子的样子。”

    “你…………你敢…………”

    老头的气焰当即衰弱了一些。

    小女童很会聪明伶俐,给周泽抽来一张木质小板凳让周泽坐下,周泽道了一声谢谢,吐出一口烟圈,伸手指了指老头道:

    “说吧,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是有阴阳眼吧,应该能看见那帮村民所看不见的东西。”

    崔老头嗫嚅了几下嘴唇,试探性地问道:“你真是来帮忙的?”

    “我骗你,有好处么?”

    “好,我跟你说,这是造孽,这是后人造的孽!这帮数典忘祖的东西,这帮…………”

    “直入正题,在村里搞事情的,是先人的亡魂么?”

    “不……不是。”崔老头摇摇头。

    “那你骂他们做什么?”

    “我只是气不过,多好的祖坟啊,多好的风水方位啊,我的爹妈我的爷爷奶奶,也都葬在那里,结果被他们一挖,大家的尸骸都滚落到一起去了。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到底谁是谁家的,都没人能分得明白!

    你说这不是造孽是什么?”

    周泽点点头,“继续说,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看见我家门槛了么?”

    “看见了,很高。”

    “具体点。”

    周泽站起身,走到了客厅门槛边上,这门槛有些年头了,跟这个老泥房一样,但在外侧有两道最近才刚刚摩擦出来的痕迹。

    “那晚,他来了,撞开了我家门,想要进来。

    但门槛太高,

    他跳不起来。”

    周泽抬起头,看向依旧坐在床上的崔老头,沉声道:

    “僵屍?”

    “咳咳咳…………”崔老头咳嗽起来,“除了僵尸,还会是什么?”

    “那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那天,他是穿着衣服的……”崔老头面露狰狞道:“穿的是,当地人的衣服,我怎么知道,他到底伪装成了哪个人?天黑着,我看不清楚他的长相,也不敢跑到外头去看。”

    “我回来了。”

    许清朗提着一些熟菜回来了,还买了几份盒饭。

    “你醒啦。”许清朗看了一眼崔老头。

    “呵呵。”崔老头笑笑,没再说什么,他是认识许清朗的,毕竟也是在这块地界儿长大的孩子,不用别人搀扶,崔老头自己慢腾腾走到了客厅。

    许清朗把菜放到了小桌上,又拿来几张板凳。

    盒饭摆上去,熟菜也在塑料袋上摊开,

    周泽在旁边坐了下来,看了一眼小饭桌,有些奇怪地问道:

    “你怎么就买了三份盒饭?”

    “什么叫就买三份?

    就我们三个人,所以买三份啊,

    难道你今天胃口更好了?

    那我把我的饭匀一部分给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