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爹
    煮药膳需要一点时间,办公室里等着的周泽最先等到的,居然不是明明,而是莺莺。

    “老板?”

    白莺莺站在办公室门口喊了一声。

    周泽走了出来。

    “老板,你在这里做什呢,不在玩游戏啊?”

    白莺莺扫了一眼网吧里面,很多屏幕上都在玩吃鸡。

    “网咖老板是个厨子,在给我做饭,我等着吃呢。”

    周泽当然不可能说他在等煎药吃药,

    否则白莺莺再追问吃药治什么病时该怎么回答?

    “啊,那许娘娘得伤心死了,他的汁水你也不吃了,

    现在连他做的饭你也不吃了。”

    白莺莺一副很替同事心疼的样子,但目光很快就看向了吧台。

    “你去玩儿吧,等我要走时喊你。”

    “好嘞。”

    白莺莺马上跑去吧台那边充钱,然后很是开心地去了八十元一个小时的顶配vip厅。

    周泽站在吧台边,随手拿了一包烟,拆开,抽出一根,点燃。

    恰巧渠真真从二楼走了下来,看见周泽在拿烟,她也没说什么,只是面无表情地走到了吧台里整理东西。

    周泽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恶邻,跑人家家里连吃带拿的。

    吃人嘴软,拿人手软,周泽也不想看这个女孩一直冷冰冰的样子,人家哥哥又是自残又是做药膳的,自己也不能总绷着个脸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

    “你哥挺帅的,长得跟李易峰一样。”

    网吧声音有点嘈杂,

    渠真真听了周泽的话,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看向周泽,问道:

    “长得跟**一样?”

    “…………”周泽。

    “算是吧,**叔叔也挺帅的。”周泽认下了。

    “今天,是我的错,我哥哥已经教训过我了。”渠真真叹了口气,“但那个女人敢骂我哥哥,还打了他,我实在是看不过。”

    “事实上是这样子的,你们也不算是很普通的人,但如果想过普通人生活的话,在心态上,还是需要调节一下的。”

    “那换做你呢?”渠真真看着周泽,“刚刚过去的那个女孩,和你很熟吧?如果现在网吧里有人去骂她打她,你会是什么反应。”

    “我会继续抽我的烟。”周泽很平静地说道。

    渠真真皱了皱鼻子,对周泽这个人她真的是没办法有什么好感了,当下也不说话了,坐下来整理自己面前的东西。

    周泽吐出一口烟圈,看了一眼坐在那边vip玻璃包厢里的白莺莺。

    笑话,

    谁敢跑去惹她,骂她,打她,

    她会跟你嘤嘤嘤?

    直接把你生吞活剥了都有可能。

    周泽可是见过白莺莺本来面目的。

    倒是这对兄妹,是真的眼瞎,自己是鬼差看不出来,硬说是盗墓的,白莺莺是一头僵尸她也看不出来。

    香味传来,

    周泽回过头,

    看见明明同学端着一个砂锅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周泽主动上前,问道:“烫不烫手?”

    “有点。”明明同学回答道。

    渠明明刚打算说“没关系他自己能拿得起,不用周泽帮忙”,

    但谁知道周泽下一句话却是:

    “那你小心点,别撒出来了,我等了这么久呢。”

    “…………”明明。

    砂锅上桌,

    周围再摆上了一套古色古香的碗筷。

    周泽把瓷碗拿在了手中,把玩了一下,欣赏着上面的精致雕纹,道:

    “真奢侈,乾隆年间官窑出来的吧?”

    “周先生好眼力,平时也玩古董收藏么?”

    周泽心里呵呵一笑,

    他上辈子那个活法,哪有钱有闲工夫玩什么古董啊;

    这碗他认识是因为莺莺的陪葬品里就有一对,周泽拿去当的时候,这一对瓷碗就有五十多万了。

    “当中医很有钱么?”周泽好奇地问道。

    拿这种碗吃饭,一般人还真消受不起,这是托着五十万吃饭啊。

    “其实还好,不过现在中医被炒过头了,很多传销方面喜欢拿中医打名头;

    而且,真正的中医是需要时间的静养沉淀的,很难速成,所以社会上活动的,真正有水平的中医,真的不多。”

    渠明明亲自给周泽盛了一碗,只是汤,没有菜,更没有乱七八糟的补品在里头,汤泽靓丽,汤水清澈,丝毫不觉得油腻。

    周泽在事先就已经偷偷喝了一点彼岸花口服液了,这会儿自然是可以慢条斯理地将碗托起,喝了一口。

    鲜美,

    很鲜美,

    而且喝下去之后,

    仿佛有一股热流,瞬间涌入自己的肠胃。

    又连续喝了几口,

    等了一会儿,

    只觉得好几股小小的热流在自己四肢百骸位置不断地流淌,到最后,一同向下而去,

    汇聚向了不可说的位置。

    “呵。”

    这效果,

    真牛逼,

    赶得上伟、、、哥了。

    渠明明给周泽盛第二碗,摆在了周泽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有点饱了。”

    周泽一边说着一边又端起了碗,

    喝了一口后问道:

    “你怎么不喝?”

    渠明明闻言,

    微微一笑,

    有点自信,

    一切,

    尽在不言中。

    周泽忽然觉得这汤的味道,没之前那么美味了。

    “周先生经常下墓,自然是见闻广阔,不过我有一件事很好奇,通城这片区域,古墓应该很少才对,周先生为何会选择在这块地方落足?”

    “你喜欢去嫖的话,难道还得把家买在会所对面?”

    渠明明点点头,似乎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

    “如果周先生手中有需要出手的东西,可以送到我这里来,你也看见了,我个人喜欢收藏古董。”

    “呵呵。”

    周泽也就干脆把这个误会继续下去了,点点头,道:

    “好。”

    喝好了汤,周泽起身准备告辞,渠明明将周泽送到了网咖门口。

    白莺莺还在那里玩,周泽看她玩得正尽兴,也就没喊她,反正离家又不远,就隔着一条街,周泽自己先回了书店。

    这会儿,

    老道刚刚扫好马路,哦不,是为了创建文明城市做好了贡献收工回来;

    不过,在老道身边站着两个穿着城管制服的青年人。

    老道夹在二人中间,有些难堪,尤其是见到周泽也正好走回来时,更是有点手足无措。

    周泽微微皱眉,

    难不成老道中途开小差又去慰失足去了?

    但也不对啊,

    没见过城管扫黄啊。

    “是他么?”一个年轻城管指着周泽问道。

    “嗯,哎,不是,不是…………”老道开始解释什么,但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

    “哦,就是你啊。”

    一名年轻城管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了周泽面前,指着周泽的鼻子呵斥道:

    “你就是他儿子?”

    “…………”周泽。

    周泽看向老道。

    老道吓得一个激灵,暗道完犊子喽。

    “你是怎么当儿子的!

    大夏天的,叫老人出来扫马路,万一老人中暑了怎么办,我告诉你,你这是虐待老人!”

    周泽舔了舔嘴唇,倒也没急着反驳什么。

    “这次是被我们发现了,我不是警察,也不是工商,管不到你,但你要知道一个道理,人在做天在看。

    不管老人以前和你的关系怎么样,但你这个做儿子的自己心里得有一杆称,称一称自己的良心!”

    说着,

    这名年轻城管还伸手在周泽胸膛位置拍了拍,

    “记住了啊,下次我还来,如果再让我发现你虐待老人,让老人再在这种大太阳底下扫马路的话,有你好看的。

    我可是城管,

    城管什么名号,

    侬晓得伐?”

    年轻城管说这话时还故意装出一脸凶横的模样,还把城管的名头拿出来自污一下以增强威慑力。

    “呵呵。”

    周泽笑着点点头,取出烟,递给对方一根。

    “少跟我套近乎!”

    年轻城管根本不接,“对老人好点,知道不?”

    说完,他又走到了老道身边,拍着老道的肩膀道:

    “老先生,下次你儿子再对你不孝顺,你跟我们说,可以去城管局找我们,我们给你主持公道!”

    老道一张脸简直比哭还难看,一边纠结地看了看面前的年轻城管,一边又偷偷地看了看老板的反应,只能硬着头皮千恩万谢地把这两个好心城管小伙送走。

    两个城管上了旁边的公务车,其中一个在接电话,倒是没急着开走。

    老道战战兢兢地走到了周泽旁边,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老板,听我解释啊,是他们多管闲事主动过来问我的,我就是想找个由头别让他们烦我,谁知道随口一提是儿子让我…………

    他们就当真了,

    还硬要跟着我回来找我儿…………”

    周泽吐出一口烟圈,

    看着老道,

    喊了声:

    “爹?”

    “哎哟,哎哟!!!!!!!”

    老道吓得直接对着周泽跪了下来,如果不是在这街上,老道都想直接对着周泽磕头了。

    娘类,

    要遭咧!

    完犊子喽!

    周泽把烟头丢在了地上,道:“站起来,他们还没走。”

    老道只能重新站了起来,但脸色都吓绿了。

    “裆里还有符纸吧?”

    “没咧,没咧,祖传的符纸,精贵少滴很,上次就用光咧,上次就是最后一张咧。”

    周泽直接忽视了老道这句话,

    指了指那边城管的公务车道:

    “去给他们车后面贴一张符。”

    说完,

    周泽直接走入了书店。

    “车后面贴张符?”

    老道疑惑地扭过头看去,没发现什么异样,

    但想着老板不可能玩儿自己,

    当下取出了自己兜里的牛眼泪,抹了一下,

    老道整个人直接愣住了,

    先前城管公务车后车位置是空空如也的,

    但现在,

    竟然塞满了惨白的花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