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收小弟!
    做好人太累,

    做那种可以被拿出来当宣传画册的大好人更累,

    那意味着你将自始至终地保持自己的绝对干净和高尚品格,否则那些无所不如的杠精肯定会往死里搜索关于你的一切黑历史。

    相反的是,

    当反派就舒服多了。

    周老板觉得自己现在就很轻松,压榨新晋同僚,一层层扒皮,简直惬意得一比。

    “欺人太甚!”

    刘楚宇摊开手,掌心之中长出了一根肉芽,像是豆芽发芽了一样,空气中,当即开始弥漫出一股淡淡的清香。

    周泽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继续盯着眼前的这个人,确切的说,是盯着对方手掌上长出的那颗植物。

    每个鬼差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比如自己的指甲和小luoli的口技。

    而眼前的这货明显是在他自己体内种下了什么,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之前刘楚宇能如此能忍了,人是很容易被主观情绪所影响的生物,但植物,却能更冷静地进行趋利避害感知一些东西。

    兴许,就是因为体内这株植物的关系,使得刘楚宇先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

    “以大欺小么,那我要看看,你到底配不配!”

    刘楚宇掌心中的豆芽迅速生长而起,与此同时,书屋外围和内部区域的所有夹缝间都开始长出了藤蔓和杂草。

    匆匆翠翠,

    郁郁葱葱,

    货真价实的“绿色环保书屋”。

    一根根藤蔓拔地而起,直接扫向了周泽所在的区域。

    白莺莺主动上前,双手抓住了几根藤蔓,向下一扯,直接将其扭断,但断裂的藤蔓却迅速再生,像是狗皮膏药一样不停地环绕捆绑着白莺莺,白莺莺一时间还真的没办法脱开身。

    老道那边已经被藤蔓裹成了绿色的粽子,就连小猴子,也被裹成了小球在地上翻来覆去。

    坐在角落里的死侍身体也被包裹住了,但他只是有些迷茫地不停左右侧头,他似乎是在思考,这些植物到底算是书屋的绿化呢还是脏乱差的表现呢?

    在思考好这些问题,或者是周泽主动发布命令之前,死侍估计得一直这样纠结下去。

    他生前是一位特别会搞事情的神父,可以说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到头来变成这种天然呆的模样,不得不说也是一种很有趣的讽刺。

    这不是一种攻击属性的法术,可能只是单纯地拿来进行拖延和防御用的,又或者是刘楚宇这家伙还没能把这颗植物给养熟,所以效果不是很明显。

    但至少眼下来讲,确实起到了阻碍对手的效果,这也说明,刘楚宇也没打算硬磕,他是打算抽空逃离这里。

    逃回大吊州,

    到时候常州那里还有几个鬼差,如果周泽还想要跑常州抓小弟,肯定会激起整个苏南地区鬼差的公愤。

    周泽嘴里吐出一口烟圈,

    刘楚宇还没走,

    他走不了,

    因为他的藤蔓已经把书店里其他人都缠绕住了,但唯独缺一个周泽。

    周泽仍然坐在那里,悠哉悠哉,而那些藤蔓却不敢近他的身。

    恐惧,

    畏惧,

    害怕,

    这些情绪通过藤蔓这个载体也清晰地传递到了刘楚宇的脑中。

    “呵呵,我说了,我们有缘分。”

    周泽笑了笑,

    在那个研究所地下,他吞吃了老树根体内的那株果子,老树根何许人也?几乎就是一只大妖了。

    刘楚宇这个刚刚发了嫩芽的东西,怎么敢在自己身上放肆?

    这就像是当初的白莺莺很是畏惧自己身上流露出的僵尸气息一个道理,

    人在很多时候可以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来造反,但对于妖物和其他类别的生物来说,血脉上的层级压迫真的太过巨大和可怕。

    周泽将烟头丢下,用鞋底去踩了踩,然后站起身,双手轻轻拍了拍。

    “小时候看《神奇宝贝》,里面要收服野生的神奇宝贝,都得先把它扁一顿当它奄奄一息时才好收服。

    一般电视里收小弟,也是一个道理,得先把他打一顿,小弟以后才能服帖。”

    “嘤嘤嘤…………”

    即使被绿色的藤蔓纠缠得很是困扰的白莺莺,

    在此时居然还能分心配合一下自家老板,

    示意自己也是被老板狠插之后才被老板收服的。

    周泽微微侧了一下头,看着刘楚宇,

    “我们打一架吧,其实,当我小弟也不错的,比如林可,就是通城的那位老鬼差。

    她一直说,

    奉我为捕头,做我的小弟,

    是她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还有通城另一个鬼差,是我的小姨子,你看,我和我的小弟们关系真的很好,大家跟着我,其乐融融得很。”

    周泽差点说得自己都信了,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好老板,好老大。

    刘楚宇脸色一阵阴晴变幻,下一刻,他果断地将手中的茎芽收回,转身都不走门了,直接准备撞破玻璃离开。

    周泽一看他要撞门了,

    也不敢耽搁了,

    昨晚他偷出了“龙爪手”,

    差点引起体内的那位苏醒,结果虽然被镇压下去了,但同样的也是把书店里的玻璃窗子以及各种屏幕全都震碎了。

    自己是下午醒来的,所有人没一点怨言。

    老道拿公费先请人把玻璃换了一遍,然后买了更贵更好的电视机换上,白莺莺喜不自禁地又换了一个更贵的游戏显示屏。

    反正都是走公款,大家都没意见,就当提前提高生活质量水平了。

    但花的可是周老板的钱袋子啊,

    周老板心疼啊,

    这玻璃白天刚换上,

    你又要给我撞?

    电视剧电影看多了吧,不走门偏偏喜欢撞玻璃?

    周泽手掌一挥,

    五根长长的指甲当即长了出来,

    一股阴风当即荡漾开去,

    可怕的吸扯力直接贴住了刘楚宇的身体,刘楚宇刚起跳,还没碰到玻璃呢,整个人就直接倒飞了回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周泽快步上前,刘楚宇双手撑开,一根根藤蔓自他身上长出来,企图拦住周泽。

    但周泽的长指甲真得太过锋锐,顷刻间就将其给完全撕裂成碎片,而后弯腰,下蹲,两根指甲直接卡在了刘楚宇的脖子两边。

    这时候,

    周泽只需要轻轻一夹,

    刘楚宇就得被“狗头铡”伺候。

    周泽停了下来,

    看着刘楚宇。

    刘楚宇觉得今天的经历,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他是来抓鬼的,来冲业绩的,

    结果鬼没抓到,还惹来了东北大仙儿,

    东北大仙儿倒是很讲道理,说话也很好听。

    但最后的结局偏偏就是自己被一层层扒皮之后,还得卖身给他?

    新晋鬼差刘楚宇心里可以说是满满的阴影,他在常州还是认识几个其他的鬼差的,大家平时谈不上多熟络,但也算是点头之交,彼此之间也还算客气。

    怎么一到通城来,

    就感觉这里的同行像是土匪一样?

    一滴魂血自刘楚宇的额头上浮出,带着浓郁的愤懑和不甘,

    这真的是被周泽逼良为娼了。

    收起对方的魂血,周泽也不耽搁,直接将其融入了自己的鬼差证上,契约成功,完美。

    收起了指甲,

    刘楚宇慢慢地爬了起来,扫了一眼周泽鬼差证上的绩点,原本就脸色苍白的他更是直接面如死灰。

    “怎么了?”

    周泽问道。

    “你的绩点……比我还少……”

    “…………”周泽。

    在业绩上被自己的下属鄙视了和超越了,作为领导来说,脸上难免有些挂不住。

    其实,也是因为周老板的咸鱼作风,外加隔三差五的一个昏迷就半个月一个月的,导致其正儿八经在做业绩的时间并不多,而且周泽之前有一段实习鬼差的时间,也算是被耽搁了。

    “作为领导,你不需要去知道具体的事情需要怎么去做,只需要知道要做什么事,你明白么?”

    周泽伸手拍了拍刘楚宇的脸,

    好滑,

    好嫩,

    该死的,

    这得打了多少玻尿酸!

    刘楚宇不想再争辩了,他爬起来后,对周泽又单膝跪下,

    “拜见捕头!”

    “嗯嗯,起来吧,起来吧,地上凉,别冻着自个儿身子。”

    “…………”刘楚宇。

    “行了,这没你的事儿了,你回常州吧,以后有事儿我就打电话给你,反正常州距离这里也近得很。”

    “额……好。”

    刘楚宇爬起来,

    然后道:“我的镜子…………”

    “端午节快到了吧。”

    “啊……嗯。”

    “逢年过节给领导送点东西孝敬一下,不过分吧?”

    “额……不过分……不过……”

    “那你还不走?”

    “哦,好,我走。”

    刘楚宇失魂落魄地走出了书店,他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

    “老板,这镜子很好玩哎。”

    白莺莺拿着镜子说道,

    镜子里的她,笑靥如花,戴着古代头饰,娇羞可人。

    说着,

    白莺莺还把镜子对准了周泽,“老板,你来照照,它好像能照出前世嘢。”

    当镜子对准周泽的脸时,

    只听得“咔嚓”一声,

    镜面出现了裂纹,而后更是直接炸裂。

    “嘶……”

    白莺莺收回手,

    看着地上的一摊碎片,有些不知所措。

    刚刚从下属手里潜规则收礼的周泽也是一愣,

    摇摇头,

    叹息道:

    “唉,败家娘们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