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外地鬼差
    《咸鱼大典》第一列第一章第一条:

    “人,要懂得满足。”

    作为一个励志要做咸鱼王的男人,

    周老板在挥舞了几下自己的“新爪子”像是一个小孩拿到了新玩具窃喜了一阵之后,

    没一会儿就把爪子收回去,跑到楼下重新洗了个澡,然后搂着女仆白睡大觉去了。

    这种“监守自盗”的行为,真的很危险,尤其体内的那个意识也对此产生了反感甚至开始了反抗,好在最后被周泽镇压回去了。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种感觉,还真刺激。

    周老板像是“偷鸡”成功了一样,

    抱着反正已经赚了的心态,

    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甜。

    兴许是昨晚消耗了太多的原因,周泽一直到下午才睡醒,起床后发现自己的身体上下很多地方都在酸疼,就像是一个平时不怎么运动的人忽然心血来潮高呼减肥地口号咬牙运动了一次的后果。

    作为曾经的医生,周泽当然清楚这是乳酸一下子分泌过多的原因,也没当一回事儿,照旧悠哉悠哉下来洗漱,然后在一楼坐了下来。

    白莺莺马上送上来茶水和今天的报纸,

    报纸是白莺莺特意事先熨烫过的。

    很长一段时间里,贵族看报纸前仆人会事先把报纸熨烫一下,这是因为以前印刷技术不行,熨烫一下报纸可以避免翻阅时手指沾到油墨污渍,现在其实没这个问题了,但白莺莺喜欢这种仪式感。

    周泽也就听之任之。

    现如今,周老板在白莺莺的无微不至照顾之下,很像是前清时每天早上就提着鸟笼出门遛鸟的旗人老爷。

    老道在看着新闻,坐在吧台旁边,猴子坐他怀里,他一边看新闻一边给猴子抓虱子。

    其实猴砸很爱干净,自己也懂得去清理毛发,但老道反正习惯这种感觉了,抓不抓到虱子无所谓,猴毛软乎乎的,手感真不错,揉揉捏捏也舒服得很。

    猴砸也很享受,小脑袋靠在老道胸膛位置,一脸地惬意。

    一人一猴无所事事的状态,比市井小民口中的那种每天喝茶看报纸的机关办公室更加得颓废慵懒。

    “哟,老板,这位明星自杀了啊。”

    老道指了指电视屏幕对周泽喊道。

    “谁啊?”

    周泽头也没抬,他对娱乐圈的新闻并不感兴趣。

    “就是唱《%¥#》的那位男歌手啊。”

    “哦。”

    歌知道,人不知道。

    “他凌晨在微博上自爆出轨,还自爆了自己吸d,另外自爆了自己是同性恋,哇塞,这他娘的是成佛顿悟了吧。

    自己把自己黑历史在网上抖了个一干二净,然后从酒店楼上跳楼自杀了,啧啧,他的几首歌贫道还是很喜欢的。”

    说着说着,老道还伸手抓了撸了一把猴毛,

    “猴砸也很喜欢,经常用自己手机切这歌。”

    “哦。”

    周老板还是继续享受熨贴的报纸给他带来的舒适体验感,他确实对这方面新闻没什么兴趣。

    死人,

    他见多了。

    男的,女的,高的,矮的,环肥燕瘦,秀外慧中,渣男好老公等等等,

    在周老板眼里几乎快成了流水线上的南京盐水鸭,

    赤条条地过来,套路性地打包,然后发送给地狱接收。

    据说有法医喜欢在自己工作的地方睡觉,因为那样可以让他觉得有人在陪伴自己的温暖感,可能真不是人心理出问题了,人毕竟是一个习惯能力很强的动物。

    “咦,等下。”

    老道拿出手机又翻了翻,惊喜道:

    “老板,这歌星昨天在通城有商演,他就是在通城大饭店顶楼跳下去的。”

    “哦。”

    通城大饭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通城人民心中的地标性建筑物,十多年前通城人吹牛时喜欢吹自己昨儿个去通城大饭店吃饭了云云。

    老道越来越激动,根本忽视了自家老板的敷衍,继续道:

    “老板,你说他今晚会不会来咱书店?

    我得准备好牛眼泪啊,如果他来的话,我们兴许还能听他原声唱一首歌。”

    周泽抬起头,瞥了一眼老道,

    “不是所有死人都会来我们书店的。”

    周泽提醒道。

    如果死人都得来书店,那书店的gdp真的很恐怖了,周老板得忙到连喝咖啡的时间都没有,估计赶捕头超巡检都不是梦了。

    但实际上绝大部分的亡魂是自己会下地狱的,只有少数中的少数不听话的亡魂宝宝会通过书店这个渠道被送进地狱去。

    “老板,我觉得他很有冤屈啊,你看,他临死前自爆了自己一切黑历史,然后再自杀,这里面有天大的冤情啊!”

    “所以?”

    “所以他很可能今晚就真的到书店里来啊!”

    老道满满的追星范儿感觉。

    讲真,

    老道这种追星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完爆了有名的“虹桥一姐”,

    你堵机场门口,我堵地狱门口。

    “想追星?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明星很多,还有张荣梅芳这类我也很喜欢的明星在。”

    “真的?”老道惊喜道。

    “嗯,赶紧找根绳子自己吊上去,我负责把你灵魂送进地狱,说不定还能赶上他们的地下演唱会。”

    “…………”老道。

    晚上,许清朗又准备了一桌大餐,周老板第一次郑重其事地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彼岸花牌果汁,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小口,接下来只觉得胃口大开,真的是饱餐了一顿!

    桌上其他人看周老板的感觉跟前天看那个奈何桥老阿婆狼吞虎咽时差不多。

    果然,

    地狱的生活条件差,

    看把这些鬼饿得。

    饭毕,

    有些撑到的周老板干脆搬着一把椅子在书店门口坐了下来,借着彼岸花药劲儿没过的余韵,周泽接过白莺莺端来的果子蜜饯继续吃着。

    幸福地进餐,

    享受食物的美妙感觉,

    这种久违的幸福,

    如果不是周老板刻意忍着憋着,可能在饭桌上都会哭出来。

    许清朗走到店门口,点了一根烟,表情有些失落。

    今天的这一餐,标志着许清朗的以酸梅汁为主打的系列汁水饮品即将退出市场。

    没说话,没交流,抽完烟后许清朗就回书店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周老板很是安逸地享受着傍晚南大街最后的喧嚣,

    同时心里也在盘算着今晚是花点时间把昨天出来的镰刀爪子练练先熟一下手呢还是继续偷鸡一把?

    后一种冲动很快被周泽抑制住了,算了,贪多嚼不烂,慢慢来吧。

    一辆小轿车在书店门口停了下来,车窗拉下,周泽看见里面坐着一个身穿着蓝色裙子的……男人!

    喉咙里的蜜饯一下子噎到了,周泽咳嗽起来。

    对方侧过脸,看了看周泽,表情上有一点点的不满意,但也没说什么。

    拿出手机,像是在重新定位一样,最后,他又往周泽这边看了看,这才推开车门,下了车。

    等到对方下车时,周泽这才发现自己之前可能是看错了,对方穿着一件黑色精致的小西服,之前在车上可能是把女人的裙子披在了自己的身上在开车。

    人还没走近,那一股子香味就已经弥漫了过来,是香水的味道,很刺鼻,很浓郁。

    此情此景之下,周泽很想把许清朗喊出来比划比划。

    你遇到对手了!

    不过,很快周泽就发现了不同,老许是直男,那方面功能和兴趣都没啥问题,他的偏女人容颜是天生的,而眼前这位,则是充满着一种矫揉造作的气息,而且作为一名资深外科医生,周泽能看出来对方的脸上应该动过了不少刀子,这是硬生生地把自己整修出女人的味道来的。

    “来到贵地,打个招呼,我叫刘楚宇,新晋鬼差,常州来的,今晚要羁押一名亡魂回去。”

    对方对周泽伸出手,打算握手,但对方事先在手掌上放着一道手绢,意思很明显了,他嫌弃周泽的手脏。

    周老板自己还有洁癖呢,看到这一幕笑了笑,也懒得跟这货握手,直接问道:

    “林可和我说了有个越界的常州鬼差要到这里来,怎么,从我这里带鬼走,抢生意?”

    “我可以在其他方面对你进行补偿,这个亡魂对我来说很重要,我需要亲自给他送行,而且中途可能会出现一些意外。”

    对方弯下腰,看着周泽:

    “如果我的态度和姿态让你觉得很不舒服,那我在这里先给你道歉,我不想在这里惹事。

    我不是孤傲,也不是清高,

    而是因为这具身体的惯性太过强大,

    我现在的很多行为细节都被这具身体以前的习惯带动着,还没完全适应过来,不好意思。”

    “身体的惯性?”

    “哦,简而言之,这具身体本能地排斥男人,讨厌男人,但偏偏他自己又是一个男人。”

    刘楚宇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

    “落入这个寄主身体身上,我也很绝望啊。”

    说着,刘楚宇还仔细看了看周泽,笑了笑,道:

    “老兄,你这身体选得不错,还挺帅的,我真是羡慕你啊。”

    “呵呵。”

    周泽本想和对方说说落到杀死自己的仇人身上也不是什么值得被羡慕的事儿,

    但再看看面前的这位,

    他忽然觉得徐乐还是有他的可爱之处的。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