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三十章 不亏!
    周老板今天收获真的很大,甚至可以说是好长时间都没有这么大的一次收获了,无论是业绩点还是冥钞,这次是赚得足足的。

    毕竟不管什么时候也不管事哪个行业,学生的钱,总是最好赚的。

    送完这批学生亡魂上路后,周泽去洗了一个澡,然后上楼准备休息,白莺莺铺好床,早就把自己洗白白洗得香喷喷的候着了。

    走到床边的周泽并没有急着上床,而是先站在窗口边上点了一根烟。

    许清朗知道周泽有这个习惯,笑称他别人都是事后烟抽得有滋有味,周老板喜欢抽事前烟。

    不过今天周老板这“事前烟”连续抽了好几根,

    躺在床上早就摆好姿势的白莺莺发觉到奇怪,就差喊一声:

    “老板,你来嘛,你来嘛……”

    周泽回过头,看见莺莺,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本来很困的,现在又不困了。”

    说着,又点了一根烟。

    白莺莺下了床,给周泽搬来一张椅子让周泽坐在上面,她则是站在后面给周泽捶着肩,柔声道:

    “老板,想什么呢?”

    周泽没回答,而是默默地摊开双手,十根黑色的指甲慢慢地长出来,点点黑雾在指甲间不断地环绕酝酿着。

    白莺莺的身体连续颤抖了几下,对于周泽的指甲,她有着一种本能地畏惧。

    “你说,我除了这双灰指甲,还剩下什么?”

    周泽像是在问白莺莺,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小luoli给了周泽“监守自盗”的建议,

    所以现在周泽开始真正思考这个问题,

    怎么盗,

    如何盗,

    盗得让公家不起丝毫怀疑,不引起反弹和追责,甚至还得谢谢你,

    这可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

    白莺莺没能明白老板的意思,既然没明白,她就不多问了,专心给老板按摩。

    这时,

    周泽的手机响了,是小luoli的电话。

    “喂,什么事?”

    一夜前才刚见面说过话,这个时候再打电话来,周泽也觉得有些奇怪。

    “小事,常州的一名鬼差有事要经过通城,给我打了声招呼,我来知会你一声。”

    “哦。”

    电话挂断了。

    周泽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转而又陷入了沉思。

    人类有着天生的模仿能力,这种能力从原始的不能再演化一步,就是“学习”。

    放下电话后,周泽慢慢地闭上眼,脑子里开始慢慢地回忆自己体内那道意识苏醒时的感觉。

    最好的盗窃,

    其实就是模仿,

    读书人的事儿,能叫偷么?

    更何况,说一千道一万,都是自家的东西。

    白莺莺发现老板的气息正在慢慢地变悠长,她以为老板是睡着了,也开始慢慢地减弱按摩的力道。

    周泽其实不是睡着了,他的思维仍然很清晰着,他只是暂时抛除了自己的杂念,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那种状态之中。

    第一次进入那种状态,

    是在高楼天台上面对青衣娘娘时,

    自己站在天台边缘位置不停地来回摇摆,生死一线;

    之后就是在林家,和小姨子的鬼差亡魂斗的那一场,之后则是在盐城和将军山这些地方。

    每次,

    当那个意识苏醒过来时,

    那种睥睨一切的气势,

    那种绝对的自信,

    那种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周泽正在慢慢地把哪时候的情绪调动起来。

    而后,

    还在边上给周泽慢慢按摩的白莺莺忽然愣住了,因为她看见周泽的皮肤正在慢慢地干瘪下去,身上的气息也在越来越内敛,内敛到了仿佛根本就感知不到他活人的气息一样。

    同时,周泽的指甲开始变得更长,散发着幽然的光泽,周围的空气也在慢慢地压抑下来,像是一切都陷入了一种凝滞。

    白莺莺的小心肝“噗噗噗”地直跳,那种来自血脉上的压迫让白莺莺有些承受不了,甚至,产生了想要跪下来的冲动。

    这还是白莺莺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近这种状态下的周泽,以前每次都是周泽瘫痪之后她再负责照顾的。

    “老板…………老板…………”

    周泽依旧闭着眼,仍然在细心地追逐寻找着那种感觉,乃至于,或许是因为太过沉浸其中的原因,周泽本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正在发生的变化。

    指甲开始越来越长,

    周泽的身体也在越来越佝偻,

    原本他是软塌塌地葛优躺一样的姿势斜靠在椅子上的,毕竟这样子让白莺莺按摩更舒服也更方便一些。

    现在,

    周泽的身体像是泄了气的气球,开始变得缩水起来,就像是一个人步入老年,身体的水分开始流失。

    但那指甲,

    真得长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周泽的双手是垂放在膝盖上的,

    但此时他的指甲,

    却长长到了可以接触到地面的地步,足足有几分米长,几乎可以拿来当镰刀用。

    而且原本黑色的指甲,此时居然还有暗红色的光泽正在流转。

    “滋滋滋滋………………”

    十根指甲的尖端接触到了瓷砖地面,地面上竟然刮蹭出了一串火花,瓷砖居然像是被烧融了,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白莺莺都看傻看呆了,

    好粗,

    好长,

    好硬啊,

    这被插一下,

    谁能受得了啊!

    嘤嘤嘤嘤嘤!!!!

    身边的女仆是什么反应,周泽是一概不知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解脱了新的“姿势”。

    看起来,很简单。

    但实际上,如果没有小luoli白天的那番话,周泽根本就想不到可以这么做,这可能就是当局者迷吧。

    但至少,目前来看,见效很快。

    “嗡………………”

    然而,

    就在周泽还沉浸在这种“回忆”的感觉时,

    他的身体忽然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一边还在感叹感怀又粗又大的白莺莺目光瞬间一凝,她感觉到老板的气息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冥冥之中,

    周泽感觉自己的意识陷入到了布满粘稠液体的沼泽里,当他警觉到时,想睁开眼从沉思中醒来却发现根本就没办法做到。

    “咔嚓咔嚓咔嚓………………”

    周泽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

    椅子都开始出现了裂缝,

    而后直接崩裂,化作了碎片乱飞,

    但周泽却在下面没有椅子的前提下,依然保持着坐的姿势,根本就没有摔下来。

    因为他身体的重量和平衡完全被这十根指甲给支撑住了,

    很诡异的姿势,

    很违和的画面。

    周泽的眼皮开始疯狂地颤抖,像是在做着剧烈的挣扎。

    那个意识,

    那个意识居然在自己“回忆”时,被自己无意中激发出来了?

    这似乎是一种大势所趋,周泽还没尝试过在它要苏醒时阻止,因为每次让它苏醒,都是周泽自己本意所为。

    遇到了危急的情况,

    需要更为强大的力量,

    周泽主动召唤它的苏醒,借用它的力量,

    然而这一次,

    周泽并不是主动的。

    并且周泽清楚,如果是真的遇到绝对的危险召唤它出来也就罢了,无非是两害相较取其轻,但现在自己都快睡觉了,在书店里,

    没事做把它弄苏醒做什么?

    这好比是在做买卖,真得亏得慌,付出和收获完全没有可比性。

    克制,

    克制,

    克制!

    周泽慢慢地仰起头,

    他在竭力克制那个意识的苏醒,正在发力把控住自己的身体主动权。

    你,

    给我,

    回去!

    “噼啪劈啪噼啪………………”

    隔壁房间里,正躺在床上拿着书看睡前读物的许清朗忽然发现屋子里的灯好像出了什么问题,开始忽明忽暗。

    老道房间里猴砸马上从床上跳下来,“吱吱吱”地叫着。

    老道睡得死,双脚用力夹着被子转个身继续睡了。

    而和老道同一个房间一整夜都坐在床上的死侍,

    直接跪在了地板上。

    古语有云,旱魃一出赤地千里,周泽这边的动静当然不可能有“赤地千里”那么夸张,但他周围的小环境以及周围的人,都受到了极为明显的影响。

    “额………………”

    压抑的声音自周泽喉咙里传来,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拔河,

    拔河的彩头就是这扇门的钥匙到底还能不能挂在自己的腰间。

    如果对方在自己不愿意的情况下依旧能够苏醒过来掌控这具身体,那就意味着对方其实已经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

    身体上传来了阵阵骨节脆响,

    周泽慢慢地抬起头,

    脖子位置青筋毕露。

    他的嘴张开,发出了无声的嘶吼,

    整个书店二楼几个房间的窗户包括电视剧电脑屏幕在此刻集体崩碎。

    这一切过去之后,

    周泽的身体一阵摇晃,但还是靠着插在地上的指甲稳定住了自己的身形。

    “呼呼…………呼呼…………”

    嘴张得大大的,不停地喘息着,

    周泽缓缓地睁开眼,

    眼眸里,

    还是清明的。

    但冷汗已然打湿了周泽全身,

    这是吓的。

    因为在刚才,周泽清楚地感知到,对方似乎知道了自己的用意,并且展开了反击!

    虽然这一次压制住了,但下一次想要再以同样地方式去窃取一些东西,还真得先掂量掂量了。

    不过,

    当周泽的眼睛看向自己那十根长到可以扳断下来送给农民伯伯当镰刀割麦子的指甲时,

    他嘴角还是露出了笑意,

    至少,

    这波,

    没亏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